西丰中文目录

抗战海军连 四十七 我会对你负责的

时间:2018-03-18作者:车间主任老歌

    四十七我会对你负责的

    万金松在拐角看到了小栓子,连做几个手语,示意他先和大柱他们到预定地点集中,并搞好目标侦察,自己和后面这些人先找好地点再去会合。

    小栓子点头,眼角一拐,却发现黄包车上一抹蛇精样的美丽侧脸,“蛇……郝、郝姐……”看到四人远去,这才调转车头,向城北行去。

    万金松和阿福他们刚进入一条小巷,大街上就响起了摩托声,一大队人马从身后经过,向着出事地点跑去。

    各条小弄堂转得万金松头晕,好半天,才跟着阿福进入一个小院,这里周围很清静,只有一个邻居开门,胸着挂着个香烟箱子,和阿环眼神交流了一下,就关上大门,跑到街头继续卖烟去了。

    “阿福,你去幸福巷,注意安全!阿环,你去鸡鸣弄,你们两人去了以后和他们一起转移,我会去和你们会合的!”

    阿福有点不放心“站长,那你这里?”

    美女蛇向万金松看了一眼,“没事,我有小弟保护,他一个能顶鬼子五个,再说,你们刚才也看到他手下了,都是精兵强将!”

    两人也不多话,悄悄退了出去。

    只到此时,美女蛇才定下来,用手拍了拍胸口,把旁边的万金松看得想冒鼻血,真没看出来,这洋装一穿,美女蛇的身材更加吸引人了,以前怎么没这么宏伟呢?最近是不是吃木瓜了?

    “小弟弟,给我倒杯酒来,那边酒柜里有,就那个白兰地吧!”

    万金松走到洒柜前,一看,嗬,品种还不少,威士忌、碧露、芝华士等,啤酒也有,找了半天,竟然没有发现拉菲,不由摇了摇头,以前没能尝到82年的,现在连32年的都没机会尝,看来真是越喝越回去了。

    倒了杯白兰地,送到美女蛇面前桌上,自己回头又拿了瓶芝华士,满满倒了一杯,走到桌前,正要开喝,美女蛇“噗”的一声笑了“小弟弟,洋酒不是这样倒的,只能倒三分之一,不然被人看到会笑话的!”

    万金松喝了一大口,皱了皱眉,这东西还真不如汤沟呢,“首先,我审明一下,我不小了,不要叫我小弟弟,第二,喝酒就是个高兴,谁还管别人怎么看?什么醒酒、品酒,在我眼里都是做作,我高兴怎么喝就怎么喝!”

    美女蛇美目连眨“你小弟弟很大?”

    万金松一口酒“噗”的一下喷了出来“玉姐,不带这么消遣我的,我多大我不知道?还用你问?”

    美女蛇放下酒杯,站起身走到万金松对面,脸贴着脸“那我先查一下,看我小弟现在是不是在吹牛?姐这一阵压力太大,想找个贴心的人放松一下都找不到,你就从了我吧?”

    万金松吓得一动不敢动,把柄在人家手里,想反抗都不成……!

    万金松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在一处工地上,化身为一柱水泥桩,而上面有一个打桩机在不停冲击,一下下,还带着不同平常的呻吟!

    终于,打桩机停了,但一条蛇又绕上一水泥桩,并伸出红舌,信子一下下闪动着,终于,水泥桩不堪负重,化为岩浆,喷薄而出!

    梦醒了,万金松抬头,发现美女蛇侧躺在身旁,长长的黑发带着卷曲,正好挡住一片山峰。

    美女吸着一支烟,轻声说道“放心,你已满十八岁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万金松欲哭无泪“姐,我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你夺了,你是不是该发个红包给我?”

    “呸,你个小东西,人不大,弟弟却争气,跟姐说说,那么多花样是从哪学的?要不是看在你比我小,我早就一巴掌呼你头上了!年纪轻轻不学好,还想要红包!”

    万金松苦着脸“可我不能白被你……”

    话未说完,美女蛇又缠了上来,万金松整个肥脸都被一片白光挡住,心想“完了,蛇又吐信子了,还在我身上吐,这日子没法过了!”

    …………

    第二天一大早,万金松软软地骑着车,对身后抱着自己腰的美女道“我说美女蛇,你给我介绍的这个军火揩客靠谱吗?别把我卖了回头还给你数钱!”

    郝玉咯咯一笑,“放心吧,小弟弟,我想卖还舍不得呢,谁让我尝到第一口了呢?要不是昨天正好放松下来,我还差点放跑了你呢!”

    来到临时聚集点,看到一帮小家伙正在等候,小栓子跑过来,先向郝玉问候了一声,回头看了看“哎呀,万哥,你怎么了?两眼都带着黑圈,是不是被蛇咬了?大柱哥会采蛇药,让他给你看看吧?”

    万金松没好气地一推栓子后脑“去去去,有正事,让大家过来,我分配任务!”

    一个个看着万金松,嘴角抖动着,不敢笑,只有万人迷毫无自觉性,双手抱着万金松右臂,一双宏伟都压变形了。

    “大柱,你带几个人跟着郝姐的助手,把各个电影院都跑下来,要买大量的废旧电影胶片,哪怕价格压不下来也要买,这次带来的资金你带一大半过去!”

    栓子正要跟着走,万金松道“你跟我一起,去见见外国人,我们这回要搞个大的,那两个背包你背着,成不成就靠它们了!”

    大柱倒没什么,令行禁止,带着人跟前来的阿福一起去购买电影胶片,只有栓子低着头,身上的两个背包其实并不重,但心里还是不快活,看到前面一对玉人,心中有说不出的愤慨!

    一处僻静的茶馆,包厢内,科尔大毛手抓起眼前的小茶杯,一口就把里面的茶干了,完了还咂巴下嘴巴,显得很不过瘾。

    “这么说,你想买咖啡机和咖啡豆了?我不是吹的,整个上海滩,除了我科尔,你再也找不到货比我全的代理人了,关键是,你准备出多少钱?或者是,你总共有多少钱?”

    万金松心中怒骂:该死的德国佬,一辈子都不知道变通,还死要钱。

    脸上微微一笑,一颗祖母绿就滚到了桌上,在科尔变色的眼珠中,淡淡开口。

    “钱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只要你有货,先给你个订单吧,蔡司六倍瞄准镜来个一千副,那个……”

    “噗”科尔刚喝下的红茶一口喷了出来,呛得连连咳嗽“你当瞄准镜是大白菜啊?一千副!先别说有没有这么多货,你有这么多钱吗?”

    万金松轻蔑一笑“做生意不要怕大,尽你所有的能力,只要你有货,我就有钱,还有,除了瞄准镜,再给我来上几万个撞针或两吨铬镍锰钢,五吨弹簧钢,对子,钨钢也来上五吨,或者钨钢车刀和拉刀来上五百套也行。”

    “你怎么不去抢?哪有这么多货,整个上海,也没这么多货给你!”

    万金松轻飘飘扔出一份图纸“告诉你的幕后人,这份图纸值这个价,还有,帮我把整个上海的废钨钢车刀都买过来!”

    科尔大叫道“那些都是管控物资,你让我上哪弄去?再说了,就是想搞,至少得有订金吧?总不能象你一样空手套白狼!”

    万金松打了个响指,门外早已用眼神斗败那个大灰熊的小栓子进来,把一个包袱往桌上一放,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看到科尔蓝眼珠开始变绿,万金松道“这些只是购买废车刀的钱,至于以上物资,等你们筹集全了,用这个呼号联系我,后续图纸就会当面交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