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抗战海军连 二十 赠 药

时间:2018-03-18作者:车间主任老歌

    二十赠药

    万金松急得满头大汗,咱可是海军啊,到了内地,可没功夫打鬼子军舰了,“报告首长,我生是新四军的鬼……哦,不,人”

    张仁山哈哈大笑“好了,好了,我懂了,老彭真不知走了什么运?小家伙二十几了?有没有入党?要不我当你的入党介绍人吧?”

    “那个,还有两个月十八岁,额,我这样子,只是长得有点着急了!”万金松恨死这张地主脸了,不但老相,还不俊!

    “没关系,先挂我这,等再过一年考察期就可以了,别忘记了,我老张是你的介绍人!”

    万金松心中一动,“首长,你这是去哪里呀?”

    老张轻轻一笑“也不瞒你,我这是去延安开会,要不要同行啊?”

    “呵呵,同行就不用了,不过我可以交党费了是吧?”

    “额,这个原则上可以不交,当然,也可以交一点。”老张瞄向了那堆军火。

    石头和铁蛋把两个水淋淋的鬼子拖上了河堤“万哥,两死鬼子拖上来了,子弹,枪,一样不少。”

    “好了,补充子弹,干粮,再把那批伤马带上,准备出发。”

    说完,对张仁山道“首长,我们只要点弹药和吃的,其他全上交了,行吗?”

    “行,哪能不行呢?你们不再补充点步枪?这可都是三八大盖啊!”

    “不用了,我们想要再跟鬼子抢就是了,哦,还有个事”

    万金松把老张拉到一边“首长,路途遥远,我们就不跟着去了,这些是我上次从伪县长那里抢的,我想延安更需要它们”说完把一个皮箱交给了老张。

    一接手,沉甸甸的,明显里面是金银之物。老张正要夸奖,万金松又送上三个大背包。

    “首长,这三个包上有红色的拉带,万一不行,要拉开,哪怕炸掉也不能落入敌手”

    感觉挺珍重,老张不由问道“是些什么?”

    “是一套医疗器材,还有救命的消炎药,这药还是从美国实验室搞来的,一克就可以救两人,说明书都在里面,请千万要保管好!”

    “消炎药?比云南白药还好?”老张手都抖了。

    “好上许多,不管是败血症、伤员发烧、化脓等,都能救!有时一针就能救一个伤员……”

    “啪”老张对万金松敬了个军礼,“小万同志,我代表党,代表全体八路军战士感谢你!”

    “别,别,我也是新四军一员,这怎么能感谢我呢,我这也是为我军作贡献不是?”

    老张向身边一人轻声说了几句,那人点头,骑上一匹大马向前跑去。

    这边老张安排手下人把鬼子的全部武装都集中了起来,准备运走,只是万金松看到他们准备埋尸体时,有点看不下去了。

    “我说同志,这鬼子全身都是宝,你们怎么能轻易放过呢?”

    这话一出,一个班长模样的就来气了“小同志,要不是看你杀了这么多鬼子,我可要和你说道说道了,你看,这手表、大洋、皮带、小壶,可全都搜上来了,难道你还能变出花来?”

    “怎么就没有花了?你看这军装料子,要是在根据地,拿来做鞋不也是很好的吗?我跟你说,这鬼子你就不能把他当人看,除了兜裆布,其它什么都能用上,你呀,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这过两年河南要是来个大旱灾,那可就晚了!”

    还没说完,就被老张一把揪住了“什么河南旱灾?”

    糟糕,说漏嘴了,万金松恨不得给自己来个大嘴巴子。

    “这个,那个,我是遇到一个老人,他说明后年,河南,河南赤地千里!”

    老张竟然没有反驳他,轻叹道“现在延安也很紧张啊,要是真来个旱灾,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放心,不管以后有没有,我都会上报中央,做好准备的!”

    “万哥,找到了,你看”王喇叭和铁蛋两人站在面前,手里捧着十来枚金牙,上面的血都没洗干净。

    刚才那个班长楞住了“还真有,还是金的?”

    “给,以后多找找,万哥说得不会错的,鬼子都喜欢镶金牙,他说过的。”

    几个人抬着一副单架从前面赶来,旁边跟着一个军医,身材不错,短发,跑得有点急,小脸红彤彤的,一双丹凤眼正朝这边看来,几个小家伙全都呆住了。

    万金松一巴掌扇了过去“你们死喇叭,把你的口水揩干,什么样子,没见过美女啊?”

    老张解释道“她叫吕珍,和她同学吴铁军都是上海医科大学的学生,是八路军山东总部的军医,本来是要去山西八路军总部的,谁知过铁路时吴铁军受了枪伤,一路上没有药治,现在已经发烧了,正好这有药,先给她治一下”

    说着,担架已放了下来,伤员脸色挺白,鼻子高高的,眼睛闭着,怎么看都是个小白脸。吕珍上前问道“首长,药呢?”

    万金松一听,连忙打开一个背包,从里面取出一个医疗箱,打开后,里面的手术刀等闪闪发光,一看就是好东西。

    他取出一个不锈钢大针筒,然后又找出现成的一小瓶药,商标已除去,这可是真的药,钠盐的。

    用砂轮磨了半天,注射液的玻璃都没磨开,被美女医生一把推开,“真没用,我来”

    万金松在旁边指点“先抽出来,对,再插进药粉瓶中,摇匀,好了,再抽出来!”

    美女脸更红了,回头瞪了他一眼,“我会!”

    “要打皮试,对,先在他胳膊上打一点点,观察十五分钟,不过敏才能打屁股!”

    美女正在给伤员擦酒精球,听到这话,怒火中烧,右腿向后一撩……

    “嗷呜……”万金松抱着小肚子嚎起来,那声音能把狼吓走……

    老张也看不过去了,“你这丫头,没轻没重的,万一,唉!”

    十五分钟过去了,发现没有红肿,万金松又凑了上来,这家伙真是记吃不记打,同时,他对小白脸也很恨“那个,可以打屁股了”

    “你给我滚开,女人打针,男人能看吗?”

    “他不是小白脸吗?都是男的,怎么不能看了?”万金松也来气了,

    老张道“吴铁军是女的!”

    “我艹,她老子真是个人才!能取这名!”

    “八路军不许讲脏话!”

    “我是新四军!”

    “新四军也不许!”

    “好吧,你赢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