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行尸星球 第21章 卢卡斯

时间:2018-04-16作者:秋老板

    ,!

    “头儿,你最好看看这里!”史蒂夫向停在身边的那辆“野马”做了一个手势,显然,那辆“野马”汽车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所有的车门都锁得死死的,但是“野马”的正驾驶和副驾驶的车窗玻璃都分别留下了一条两厘米宽的缝隙,这样,空气就可以自由地流动进去。

    副驾驶座位上堆了许多面包、饼干和奶粉的盒子,里面有些是还是满的,但有些已经空了。

    在“野马”汽车的第二排,有一个可爱的小小的儿童座椅,一个头发金黄、年龄大概两岁多的男孩子,正躺在儿童座椅上呼呼大睡,他睡得很安稳,可爱的嘴角流出一大滴透明的口水。他一点儿也不知道他的爸爸早就已经倒在车窗外面,死在那里!

    在那个小男孩的儿童座椅旁边的座椅沙发上,堆了大量的已经拆开包装的面包、饼干和小零食。四瓶灌满清水的奶瓶整齐地摆在小男孩顺手就能拿到的地方,汽车地毯上还有两个已经完全喝空掉了的奶瓶。

    在那个熟睡的小男孩的旁边,放着一个五寸的相框,画面里是一对年轻漂亮的夫妇,那个漂亮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刚刚出生大概一个来月的小婴儿。

    半张从日记本上撕下来的纸夹在相框的缝隙里,纸上用颤抖、潦草的左手笔迹写着,“亲爱的卢卡斯,愿上苍能赐给你平坦的道路,愿命运能指引你遇到善良的人……”

    这是一个善良而伟大的父亲!

    弗朗西斯用颤抖的手揭开那位“无名”父亲的右臂的袖子,那里露出一个骇人的伤口——那是行尸撕咬后的痕迹,在伤口四周,一圈罪恶的“黑藤”在肆意蔓延……

    在这个残酷冰冷的行尸星球上,如果说还有那么一丝温暖和怜悯的话,那么就是爱!

    ……

    麓谷镇镇长室,爱福生坐在一张藤椅上,他把右胳膊肘压在藤椅的一只扶手上,右腿翘在自己的左膝盖上,这个姿势再配上他犀利的眼神和额头上深深的皱纹,使得他看起来像是某个正打算带一波人出去“干一票大的”黑帮大佬一样。

    一个头发和胡须都刚硬得像发怒的豪猪背上的尖刺一样的男人坐在爱福生对面。

    “斯坦森先生,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你之前在麓谷镇就是因为私藏‘拾荒品’而被开除的!”爱福生用宽厚的老手拍了拍他面前的一大摞材料,这里面记录了所有麓谷镇里的出入人员——包括已经除名和死掉的。

    “是有这么回事!不过,那不过是很普遍而且鸡毛蒜皮的小事,爱福生先生!”斯坦森脸上微微有一丝不快,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斯坦森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新任镇长会在这件小事上给自己“穿小鞋”,“平心而论,在麓谷镇的几乎每一个人都不敢保证他没有做过一丝‘出格’的事情吧!”

    “是吗?我的女儿艾兰就敢这样保证!”爱福生声音微微提高了一点点。

    “所以我用了几乎这个词!尊敬的爱福生先生!”斯坦森眉毛微微一抬,看了一眼正在收拾另一张桌子的艾兰小姐。

    自从林瀚走后,艾兰小姐再次“沦落”为爱福生手下的“仆人”——这真是个“苦命”的姑娘!

    斯坦森的目光在艾兰小姐的脖子下面停留了一秒钟——那里有一枚漂亮的、绿色的鹌鹑蛋大小的翠钻。

    爱福生“凶狠”地瞪了斯坦森一眼,“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你有什么特长或者说你曾经在哪方面做到过第一吗?”

    爱福生决定换一个话题。

    “我有一个灵敏的鼻子!比如我可以闻到你刚刚趁艾兰小姐不在的时候,偷偷地喝了她酿造的那种味道很香的酒——虽然你就浅浅地尝了一小口!”

    “父亲……”艾兰小姐惊讶地小声叫起来,“那些艾尼汉酒还没有酿好,如果你要喝的话,你只要告诉我,我可以去给你拿点儿已经酿好的过来……”

    艾兰小姐的话还没有说完,爱福生就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几乎是“跳”起来的,还因此顺带地弄翻了桌子上的一杯清水和吃了剩下一半干面包盘子,“斯坦森先生,我想我们的谈话结束了!”

    斯坦森毫不在乎地微微一笑,打算转身就走。

    “那么,我现在请求你管理麓谷镇的别动队,担任别动队总队长!斯坦森先生!”爱福生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让人始料未及,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一丝倨傲和不耐烦的神情,反而是充满得意和满意,“林瀚说得不错,斯坦森先生,你是一个值得合作的伙伴!”

    ……

    通往格兰茅茨的车队里多了一辆“野马”,弗朗西斯单独驾乘一辆,哈迪和史蒂夫一辆,林瀚带着小卢卡斯乘坐一辆。

    林瀚的车上塞满了饼干、奶粉、面包和尿不湿,他成了一位名符其实的“超级奶爸”!

    幸好小卢卡斯是一个安静的小家伙,一路上不是吃就是睡觉,只有在换尿不湿的时候,林瀚才需要停一下车。

    格林茅茨是一座小镇,它距离麓谷镇不过150公里,如果在平常的时候,驾车最多只要两个小时就能到达,但是,在行尸出没的公路上,实际速度要比之前慢上三倍——这还是在没有遇到大队行尸的情况下。

    当格林茅茨的建筑远远地出现在林瀚视野中的时候,小卢卡斯也醒了,他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奶声奶气地出声喊道,“爸爸!爸爸!”

    这是一个神奇的时刻,在那一瞬间,林瀚的胸膛似乎被什么神奇的东西“点燃”了,在此之前,还从来没有人喊过林瀚“爸爸”!

    尽管这个孩子跟林瀚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当那个叫卢卡斯的小崽子奶声奶气的喊出“爸爸”这两个字的时候,林瀚的心似乎一下子都“融化”了。

    这个满头毛茸茸金色头发的“小东西”似乎会一种神奇的“魔法”——他可以让一个被冰封成冰山的男人的心,瞬间“融化”,并让那颗因寒冷而坚硬的心灵空间,瞬间充满阳光而变得温暖而柔软!

    这个孩子就像是这个冰冷世界里的一束光!

    林瀚在那一瞬间毅然决然地决定,把这个孩子带回去,把他像亲生儿子一样养大——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

    “儿子,你的艾兰妈妈一定会喜欢你的!”林瀚回答道。

    ……

    格林茅茨既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医学专科高等学府,又是一家科室齐全的现代化综合医院。

    其实它还是一家有自己独立知识产权的新药研究中心和药物制备工厂。

    从某种程度上讲,整个格林茅茨市镇就是围绕着这所医学专科学府而建造的一座“庞然大物”!

    如同所有的大学城一样,格林茅茨不仅有着统一的区域规划,它也拥有着完整的“行政生态系统”!

    预防和治疗流感的疫苗,就存放在格林茅茨市政区的地下仓库的冷冻室里。

    与行尸病毒爆发前的熙熙攘攘的大学校园道路完全不同,现在整个格林茅茨街上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

    这里出奇的安静,安静得可怕,可怕得就像有什么阴谋要发生似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