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行尸星球 地14章 耐心的回报

时间:2018-04-11作者:秋老板

    ..行尸星球

    尼森是个厉害的家伙!

    他身材瘦高,面色冷酷无情,深邃的蓝色眼珠里仿佛蕴藏着无穷的智慧。

    在发射了3枚火箭弹之后,尼森轻轻地抬起右手,止住了攻势。

    “麓谷镇的人们!”尼森站在一辆“野马”后面,他打开一扇“野马”的副驾驶的车门,让车门挡在自己的胸口位置,他蓝色的眼睛像一匹捕猎的狼一样警觉地四处扫视,“我们是疯狂的掠夺者雷恩的人,你们都知道,雷恩对于顺从者一向都是宽厚仁慈的,对于逆反者也绝对是下手绝不容情的!”

    尼森沙哑而粗犷的嗓音在麓谷镇上空不停地回荡,他把停火的时机和方式安排得恰到好处:既“当头一棒”把麓谷镇的守卫者“敲”得晕头转向,又不至于敲得太狠而引起过度的反弹!

    这是一名聪明的指挥官,在任何时候都懂得收放自如、以巧取胜的奥妙!

    如果不是因为某种目的,西蒙都打算举手投降了,但是他不会这么做。

    西蒙躲在一颗被炸去一半的钢筋混凝土支撑柱的后面,他用手背擦去额头的血迹,对着二十米外的一丛枯黄的落叶和枯枝的底下打了一个隐秘的手势——那是隐藏的狙击手的位置!

    枯黄的落叶看起来一点异常都没有,但是,如果仔仔细细的观察的话,就会看到在这些枯叶之间有一片黄绿色的类似迷彩的破帆布,一支自动步枪的枪管缓缓地从帆布下面探出来,枪管上缠绕着一圈又一圈黄绿色的布带。

    在枪管后部的瞄准镜的后面,有一只绿色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被瞄准镜套住的“猎物”。

    枪口一点点的移动,即使是一直盯着枪管,也很难看出它在移动。

    尼森站在副驾驶车门后面,突然没来由地感觉到一股被毒蛇盯住了的心悸,他毫不犹豫,侧身向路边的一丛灌木倒去。

    与此同时,帆布下面那支自动步枪也响了,一颗黄铜子弹旋转着飞出,子弹发出剧烈的尖啸,划出一道弧线,飞向尼森刚刚所站立的位置。

    “啪”!

    副驾驶的玻璃被当场击穿,如果尼森刚才没有卧倒,这颗子弹就会准准地命中他的眉心!

    子弹去势不止,击在尼森身后的一名火箭炮手的胸口上。

    那个年轻的、长着一头好看的棕色长发的火箭炮手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像被一辆时速100迈奔驰而来的轿车撞到,他的身体倒飞而出,重重地摔在地上——他的胸口上被子弹“咬”出一个碗口大小的大洞,死得不能再死了。

    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戛然而止!

    狙击手的技术无疑是相当精湛的,机会把握得也不可谓不好,然而他遇到的是尼森,这个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许多年的老家伙。

    很多时候,经验和阅历能够帮助一个人获得生存,而不仅仅倚靠的是年轻——这也是雷恩倚重尼森的原因之一!

    西蒙懊恼地狠狠一拳击在他面前的支撑柱上——可能是唯一的机会,就这样被生生错过了!

    但是,他来不及懊悔,因为接下来的事情更让他恼火!

    就在西蒙的手下的狙击手出手后的一秒,西蒙眼角看到不远处的土坡上不知道什么亮光闪了一下。

    “不好!”一个不详的念头刚刚在他脑子里冒出来,西蒙就看到仿佛有一颗黄色的弹头之类的东西“撕裂”开空气,紧接着那片土坡上“腾”地生起一股烟雾,最后“轰”的一声爆响声传了过来。

    对于一位精于枪械的射手来说,没有什么比巴特雷的声音更有特点的了!

    这种反器材狙击枪比绝大多数狙击枪都要“张扬”——当它发射完子弹后,闪光、烟雾和爆响会确定无疑地暴露狙击手所在的位置,但是,当敌人带着小分队去找狙击手“算账”时,狙击手必定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10米的超远狙击距离,让绝大部分枪械都望尘莫及!

    西蒙刚刚想出声提醒,就看到距离他二十米远的地方——那个狙击手隐藏的地点,猛地爆起一团血雾——狙击手整个上半身被巴特雷的子弹轰成了渣渣!

    巴特雷粗犷的声音如闷雷一样在麓谷镇上空回荡,仿佛是在昭示和宣判!

    爱福生伏在一丛灌木丛的后面,跟在他屁股后面的35个“新兵蛋子”老老实实地“夹着尾巴”一动不动。

    “你们都记住了,在战场上,谁先乱动,谁就先死!”爱福生像是一个驰骋沙场二十年的老兵一样教训手下的这些“菜鸟”,“有时候,甚至是绝大多数时候,耐心是最好的武器!”

    天知道这个老家伙是怎么想到这些话的,这个说起来头头是道的老家伙甚至连一天的战场都没有上过。

    如果细细算起来,爱福生的有限的战斗经历全部来自于他年轻时和几位朋友去的cs户外拓展营鬼混的那段历史!

    但,仅仅是这么一点点的“战斗经历”,却实实在在地挽救了他手下的人的生命,也挽救了他自己!

    暴怒的尼森在半分钟内,让所有的火箭炮手把所有的火箭弹都打空——这个家伙发起怒来比一头暴怒的狮子还要可怕!

    麓谷镇的“城门”被炸得稀烂,只剩下一地的断砖碎瓦。

    西蒙手下的枪手,一下子死了6个,伤亡惨重,就连西蒙自己都受了不轻不重的伤。

    爱福生还没有出手,他像是一只最“狡猾”的护理,在看到“兔子”之前,他是绝对不是露出半点尾巴出来的!

    爱福生之所以这样做,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保罗加油站油料失踪案件、“疯狗”山德鲁被一片片地切成肉片、“暴力”保罗暴亡……这些事情都瞒不过爱福生的眼睛,他也很早就知道了那个叫苏的女人,而且,爱福生凭他强大的直觉猜测:很有可能,在苏的背后,也有一个强大的组织,或许,这个组织一点都不必比绿野庄园的掠夺者联盟小!

    这是一场不见面的、无声的心理博弈!

    虽然看不见刀枪鲜血,但是比任何刀枪都要锋利,比任何鲜血都要残酷!

    爱福生就这样一直待在灌木丛里等着,直到四个小时后,掠夺者在付出6条生命的代价后,终于拿下麓谷镇的城门!

    三位小队长贾斯特、托比和史蒂夫已经不止10次地向爱福生询问何时进攻,都被爱福生粗暴地撵回来!

    现在正是关键时候,绝对不容许有任何失误!

    爱福生这个老家伙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个时候,即使心里有任何一丝微不足道的恐惧和不确定,这一丝恐惧和不确定都会以几何级别的量级,倍增和放大恐惧和不确定!

    在这之后,这些放大和倍增后的恐惧和不确定,会像瘟疫一样传染,最后腐蚀掉整支“军队”的士气!

    所以,在任何人问到该何时进攻或者提议“该进攻了”时,爱福生都粗暴地打断他,然后大肆嘲讽并训斥,“你懂个屁!把眼睛擦亮点,站在一边学着点儿!你们都不许动、不许说话,就是拉屎都给了拉到内裤里面!看看老子怎么打仗的!”

    爱福生的耐心终于得到了回报——在晚上11点的时候,麓谷镇西边的悬崖峭壁上,突然出现了十几个黑影,他们是攀岩上来的。

    这些黑影像鬼魅一样,悄悄地、毫无声息地向“掠夺者联盟”的方向摸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