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行尸星球 第7章 柔软的力量

时间:2018-04-01作者:秋老板

    ,!

    林瀚答应了替爱福生搞一批罐头!

    林瀚这样做,并不是为了获得拾荒者营地的庇护或者赢得某个美女,而是因为一个重要的人——苏!

    用苏的话说,不管怎样,绝对不会允许“疯狂的掠夺者雷恩”那样的人统治这个世界!林瀚认为这是对的,而且林瀚一直最信任的就是苏——就像他是信任自己的右手一样!

    当然,这些原因林瀚不会告诉爱福生。

    因为在林瀚看来,一个没有秘密的人,一个没有底牌的人,那就跟傻子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尤其是在这个末世颓废、荒凉、丛林法则横行的行尸星球!

    “太好了!林瀚先生!”爱福生急速地搓动着粗糙的双手,那个样子仿佛就有成堆的罐头就摆在他面前似的,他黑色的瞳孔射出因兴奋而变幻陆离的光,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失去应有的冷静和智慧,“那么,需要我们提供设备或者配合做些什么吗?”

    这是一个老练的家伙!他精力充沛、铁血无情,善于思考、归纳和分析,方方面面的各种事情都尽可能地想得周全。他像是一台超级计算机一样总是在高速地运算着,他是拾荒者营地的“超级管家”和保姆——尽管林瀚自始至终都不怎么喜欢这个人,尤其是在他拿女儿当筹码之后!

    林瀚让爱福生规划好运输路线和运送方式,爱福生点头赞同,规划和设定计划,是他的强项。林瀚只管把罐头弄出来,至于怎么运输和保证安全,那都是爱福生的事儿了。

    “为我们的愉快合作,干杯!”当商议结束后,爱福生把酒杯高高地举过头顶,像是已经完成某一项重大任务而进行的庆祝一样。

    “干杯!”林瀚同样举杯,毕竟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

    两只透明玻璃杯碰到一起,里面用带淀粉的树根、一些杂粮以及各种野果酿造出来带酒精味道的饮料——艾尼汉酒在酒杯中剧烈地晃动着,然后倒入各自的口中。

    此时,爱福生老脸上的抬头纹更加的“深沉”,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声音低沉而沧桑,“那么,林瀚先生,你打算今晚就带艾兰——我的女儿去你的房间吗?”

    林瀚听不出这话语里充斥的是不舍还是催促,抑或是无情r许都有。

    “不,爱福生先生。”林瀚摇摇头,他把酒杯里的酒一点点的喝完,酿酒的原材料虽然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很差,但经过艾兰小姐的巧手精心酿造后,口感却非常的玄妙!

    这些酒精饮料一点儿也不比高档就把那售价不菲的鸡尾酒差!

    艾兰小姐,她是个精细到精致的女孩!

    “爱福生先生,请恕我直言,我并不喜欢你用自己的女儿当做筹码的这种交易方式,尽管我始终承认艾兰小姐是一位极其优秀的姑娘。因为如此,所以,我拒绝这一条!”林瀚把最后一滴艾尼汉酒倒进嘴里,他目光炯炯,坚定地说道。

    不过,就在林瀚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厨房里传来玻璃器皿落到地面上的碎裂声。林瀚紧接着听见有人在后厨慌乱地收拾地上的玻璃残屑。

    ……

    夜晚的风总是凉的,不管白天的阳光有多热,它总是给人们一种惬意的清爽。对于刚刚喝完两大杯艾尼汉酒的林瀚来说,适时地吹吹凉风,散发一下酒精饮料所带来的燥热,实在是一种特别的享受!

    林瀚也正好趁此机会琢磨一下怎样才能以最小的代价弄到一批罐头。于是林瀚把自己“扔”在小楼的阳台的躺椅上。

    为了确保可以静悄无声息地把这件事做成,林瀚刚刚在回来之前向爱福生要了两张反曲弓和一些羽箭,为了以防万一,林瀚还准备了一些烈性炸药。

    对于这种事情,林瀚脑子里早就想好了指导“原则”: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

    当林瀚正在琢磨这些问题的时候,突然在他的“感觉区域”中出现一个人——艾兰小姐。

    这个女孩是突然闯进林瀚的“感觉区域”的,她快步地走近林瀚的房间,犹豫了一秒钟,然后好像是做出某个惊天动地的决定似的,轻轻地敲了几下门,坐在黄色旧藤椅上吹风的林瀚正要起身开门,门外的艾兰小姐却先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有一些颤抖,“林瀚先生,你在吗?我知道你在里边,但是……”她停顿了半秒钟,仿佛使出最大的力量说道,“我要说,我要大声地说出来,我要告诉你,我爱上你了!”

    林瀚感觉到了艾兰小姐泪水的咸味和“滚烫”的温度,这是这个女孩所能做出的最大的限度!

    这真是一个外表柔软内心坚定的女子!她像温柔的流水一样,虽然足够“柔软”,但是也有足够的“力量”!

    有时候,甚至是很多时候,柔软也是一种力量!

    林瀚苦笑着摇摇头,把自己的“感觉区域”维持住,林瀚觉得自己应该要说点儿什么。不过,林瀚在艾兰小姐身上“闻到”浓烈的艾尼汉酒的味道。

    没等林瀚开口,艾兰小姐的音量稍微变大了一些,情绪也变得有些激动,“我知道,过了今天,我再也不可能向您表露心迹了!所以我一定要说出来!”

    这个可怜的姑娘此时已经是泪雨滂沱,“每一次你的手指无意中碰到我的手的时候,我的手指都好像变得像冻僵一样,我不知道那你是无心还是我的太在意;还有,我闻到你说话时的清爽的味道,我知道那是我的自作多情,但那种味道对任何时候的我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因此我每次总是故意装作深呼吸实际是贪婪地吮吸你的味道。我害怕,我不敢看你眼睛,我不敢看你嘴唇和脸颊,我只会在你出门散步的时候,轻轻抚摸你用过的钢笔和书,想像那曾经是你手指抚摸过的地方,我还想偷偷地亲吻你留在杯口的唇印……”

    这是个感情细腻且“不顾一切”的姑娘。她不顾一切地爱上了林瀚。林瀚“感觉”到她的手指上刚刚不小心被玻璃割破了的地方尚在流血,她却全然不在乎。

    林瀚在自己的“感觉区域”里“看到”裹着的白色纱布下面沁出的嫣红色的如同一支盛开玫瑰的血。

    这是一个好姑娘,是一个值得敞开胸怀,然后把她放入内心深处,好好呵护的女孩!

    在那一瞬间,林瀚心中似乎变得不那么坚硬而有了一点温热和柔软了。

    ……

    当第二天的黎明之前,第一缕阳光照耀到绿色幽静、鸟语花香的鹿鸣山上的时候,林瀚就已经出发了。

    林瀚小心地避开大路,沿着一条预先规划好的小路迤逦而行。

    当林瀚和哈迪走了8公里路程的时候,太阳的光线和大地正好呈现45度的斜角。

    林瀚和哈迪的位置在一片断崖的中部,他们停留了下来。

    林瀚拿出地图,仔细地核对,并和周围的地形进行详细对照,5分钟后,林瀚找到那个地图上用红笔圈出的极其隐蔽的休息地点。

    “我敢说这个洞窟一般人绝对找不到——如果没有地图的话!”哈迪把两把弯刀从自己后背摘下来,这两把弯刀原本是锁禁他的枷板,现在,打破的枷板,变成了武器,“我们一路走来,连一只行尸都没有遇到,这个小洞窟是绝佳的宿营地和休息点,老爱福生的地图可真给力!”

    老爱福生的地图标注得极其详尽,就连什么位置适合宿营、哪条河夜里会涨水、涨到什么位置,都标注得一清二楚。

    爱福生这个人绝对是一个难得的统筹人才——尽管林瀚还是不怎么喜欢他。

    林瀚和哈迪在一座悬空的距离地面两米多高极其隐蔽的小洞窟里休息了一阵,他们煮好了松针茶,吃了一些补给品,然后休息了一阵子。

    但是,当林瀚收拾妥当,打算离开休息点时,他突然像蚂蚱一样趴在地上——因为一大波人突然闯进了他的“感觉区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