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行尸星球 第5章 爱福生

时间:2018-04-01作者:秋老板

    ,精彩小说免费!

    人生活在这个世间,所经历的事情,就像一串珍珠项链一样,当一颗珍珠“事件”完结,第二颗又会紧跟着冒出来。

    林瀚一大早从床上起来,就感觉浑身清爽、舒坦——能够自由地从房子里走出来,在绿草地里逛一逛,而且还没有行尸来烦恼,这是一件多么让人舒心的事!

    同样心情不错的哈迪带过来一个人,那是一个十六岁左右长相干净、阳光,身材消瘦略微有一点花季少男的腼腆的孩子,个子还不到林瀚的肩膀。

    “林瀚先生!”那个名叫高罗的孩子微微欠身、他黑色的眼睛在浓密狭长的眉毛下“害羞”地“偷窥”林瀚的表情,“爱福生先生想见见您?”

    爱福生是拾荒者营地里的老大,拾荒者营地每一件事,无论大小,他都会过问,他就是一位“超级管家”兼“保姆”!

    “什么事?”林瀚的目光看向高罗的黑色的瞳仁,他目光深邃而锐利,似乎可以看穿一个人的内心,“我好像不认识爱福生先生吧!”

    “具体什么事情,我还真不清楚。我只是个传话的。”高罗不好意思的笑笑,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嗯!那请带路吧。”林瀚没有从高罗的眼神里看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所以他决定去看看。拾荒者营地的老大,即便是混个脸熟也好!

    爱福生的房子并不比拾荒者营地里任何一栋房子大,唯一的区别就是在他的门前有一把钢筋做的一米多长的木柄叉子——这是一把拾荒工具。这让林瀚不禁对这位爱福生先生增加了几分好感。

    “林瀚,我听泰迪说,你过来的时候,给过他5盒罐头。”爱福生是一个面色有些苍老,额头皱纹很深的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他的性格可能很直很古板,因为他看上去一脸正经的样子。不过,当他抬起额头和别人说话时,他的抬头纹如同生产后的母猪躺下时那皱褶重叠的肚皮一样——那些又粗又深的皱纹足足可以夹住一张纸。

    “是的!”林瀚点点头,他目光淡然地看着爱福生那张常年被阳光照射而显得过分的黑的脸——在他的脖子以下和手腕以后没有受到阳光“肆虐”的地方,皮肤都是呈白色的。

    “你还有多少?”爱福生急切而直截了当地问道,他额头的抬头纹显得更加深刻。

    爱福生还是个急性子,因此一早就让人把林瀚叫去,林瀚也看出来这一点,不过,过度的直来直去,让林瀚感觉不太舒服。

    林瀚突然想起红鼻子菲兹,又想起赫克缇斯古堡与他对峙的厨师埃里克森,那种不慌不忙又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瞬间涌上林瀚心头。

    “咳!”于是林瀚慢条斯理地轻轻咳嗽一声,然后不急不慢地、声音婉转、抑扬顿挫地问道,“亲爱的爱福生先生,请问这是选择题还是解答题?”他说完这句话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爱福生那和高罗一样黑色的瞳仁。

    林瀚的这句话,虽然听起来很柔软,其实包藏在“柔软”里面的是一种近乎“强硬”的态度。实际的意思就是在反问,“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林瀚相信这个爱福生能够听懂自己的话外之音。不过,如果连这个都听不明白的话,说实话,林瀚会认为他实际不配做这个拾荒者营地的老大。

    空气似乎有一秒钟的凝重,紧接着房间里响起爱福生爽朗的大笑声,他把双手抚向脑后,让他的头发可以向后,以稍微可以掩盖他略微秃顶的头皮,“哈哈哈,林瀚先生,我正式向您道歉,是我太唐突了!”

    称呼从“林瀚”变成了“林瀚先生”,这就代表了一种变化。

    林瀚点点头,他并不是迂直之人,所以欣然地接受了这个道歉。

    一切不好的情绪立即都烟消云散了。主宾双方的距离瞬间拉近了许多。

    “是这样一回事儿!”爱福生又抬起额头,这让他的抬头纹深得像用凿子凿过或者一把锯子锯过的一样,“林瀚先生,你知道,我们拾荒者就是靠拾荒和采集生活,整个鹿鸣山区几乎都是如此。因此,一些好的资源比如哪里新发现了一片无人的农场,这通常会引来采集者的疯狂争抢,另外我们还要经常受到游荡者的偷窃和袭击——这也是我们聚居在一起形成这个松散的组织的原因。”

    林瀚背对着窗户坐在一张蓝色宽条纹的旧沙发上,沐浴在早晨灿烂又温柔的阳光下的感觉,这让他觉得极其舒服和惬意。

    微微点点头,林瀚用他那仿佛可以穿透人们内心的“锋利”目光看着爱福生的黑色瞳孔,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也正是因为我们的组织结构足够松散和庞杂,我们才可以获得很多别人获取不到的消息。”爱福生坐在林瀚对面的一张更加破旧的紫色布艺沙发上,他把左肘压在沙发的扶手上,把沙发的扶手压得凹陷下去一大块,他粗糙的十指交叉在一起,仿佛是在斟酌词句,“比如说,我们得到一个消息:掠夺者内部最近有了大动作,其中一只掠夺者队伍突然爆发,整合了四五只掠夺者小队,成为掠夺者中实力最强的一只!而且,他们将要整合所有的掠夺者,他们的老大是一个最近才冒出来的家伙,名叫雷恩——疯狂的掠夺者雷恩!那是一个聪明、狡猾、实力强劲又极度疯狂的家伙!他有两名出色的手下,韩和尼森。如果让他们整合了所有的掠夺者小队,组成掠夺者联盟,那么他们的目标将会是麓谷镇和整个鹿鸣山区,他们将横行无阻!”

    “于是,你们要……”林瀚面色不变,心里却是一动,暗暗地记下这几个名字。

    “于是,我们要提早做准备。未雨绸缪,才是成熟理智的做法。”爱福生摊开双手,他像一位自信的州长或者总统一样把双手放在沙发两侧的扶手上,“相信我,即使是一无所有的拾荒者,也没有人愿意在头顶上住在一位暴君!”

    林瀚承认,爱福生说得很有道理,而且最后一句的总结也很有力量。从这一点上看,爱福生一点儿也不像个拾荒者——不是从外貌,而是心理和智慧上,他倒像是一位未雨绸缪、善于谋划的政治家和决策者。

    不过,林瀚也有自己的决定和判断,不会轻易被别人的情感所感染和左右。林瀚虽然年轻,但是心思却已经如磐石一般的坚定,他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出来,在自己的眉心揉捏了几下,“所以,你说的这些和我的罐头有什么关系?”

    林瀚提出一个自己关心的问题。

    影响别人而不被别人影响,是一种重要的能力,同时也是一个成熟男人该有的表现。

    在这一点上,林瀚无疑做得很好。有很多聪明人,他们其实并不笨,然而他们往往受别人的情绪影响,然后干出许多并不高明甚至愚蠢的事情来。

    “是这样的,我们虽然讨厌游荡者,但是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偷窃能力!那帮疯狂的家伙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偷了一整座弹药仓库,他们手里有一批真家伙!”爱福生伸手做了一个“手枪”的动作,“但是贪婪的游荡者只肯要罐头才肯交换。所以我想,我们可以做个交易,你给我们提供罐头,我给你提供保护或者其他你想要的东西……或者人——如果你需要和愿意的话!”

    林瀚正在想该怎么拒绝,这时候,门口响起敲门声。那个叫高罗的腼腆男孩走了过来,他先是在木门上礼貌地敲了几声,等到林瀚的目光转过去,他才走进客厅,“对不起,先生们,打扰你们了!”他又转向头发花白的爱福生,神色恭敬,“父亲,您让我给林瀚先生和哈迪先生准备的房子,我准备好了!”

    在男孩高罗身旁,还有另外一个人——一个看上去年龄在十八九岁的漂亮女孩,她看上去气质颇高,一点儿也不像个普通拾荒者。她的面容和高罗比较接近,长相秀气而干净,她的身材修长而匀称,发育良好的胸部和臀部显示出少女快成熟时的那种致命的诱人风姿,她有一头漂亮柔软的金色长发和似乎蕴藏着一整片湖泊的清澈的蓝色瞳孔。

    “林瀚先生好!父亲!”那个像快要成熟的、清香甘甜的苹果一样的女孩向林瀚微微欠身,眼光迅速在林瀚脸上扫了一下,然后俏脸迅速红到耳根。

    林瀚突然意识到,这个女孩就是爱福生刚刚提到的那个可以“被提供”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