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行尸星球 第15章 正义的边界

时间:2018-03-21作者:秋老板

    大胖子肥克倒下了,不是疲劳,而是感染!病毒感染的速度,并不因为大胖子高大如山的身材而有所减缓的,他如同一个被感冒袭击而发高烧的儿童一样,浑身裹着厚厚的被子,冷汗不断、面色萎靡。

    这个笑容阳光的胖子很不幸,他感染了行尸病毒!

    林瀚的观察力很好,他看得没错,在那片绿草如茵的草地上,在被红鼻子菲兹的消防斧砍掉半个脑袋之前,那具行尸撕破了大胖子肥克的护膝,携带行尸病毒的指甲划破肥克的膝盖上的皮肤,并把行尸病毒送入大胖子的血液里。

    这些原因导致肥克如此虚弱和昏迷不醒。

    林瀚的脸色很不好,他看到大胖子肥克的膝盖的皮肤下,像是趴着一只黑色的被压扁的八爪鱼一样,在那个长度两指深度半指的小小伤口周围,呈放射状的黑色“触手”向外延伸,侵蚀着肥克的腿。而且,这些“触手”好像是活的一样,还在缓慢地的蠕动——如果足够耐心观察的话。

    然而,这还不是最坏的局面,更糟糕的是有着一头金色头发的玛姬和青春洋溢的帕瑟芬妮急急忙忙地报告了另一个消息:厨师跑路了!

    在林瀚、莉莉娜和苏珊进入地下通道的时候,厨师埃里克森打开了赫克缇斯古堡的大门,如同破门而入后偷盗得手的盗贼一样逃之夭夭,而且,临走的时候,他还带走了邮差——那支双管霰弹枪!

    虽然他还想带走玛姬和帕瑟芬妮,不过显然没有成功。

    这个消息对于大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们只剩两支柯尔特左轮,子弹也只剩下几个基数!如果行尸进攻我们,我想我们是支持不了多久的!”重新关闭好赫克缇斯古堡的大门并检查所有的出入口之后,莉莉娜疲惫地靠在嫣红色天鹅绒沙发的靠垫上。她给大胖子肥克包扎消毒一番,看起来她很疲惫。“所以我们要尽量保持安静——我是说在任何时候!”

    “死鬼厨师私吞了多少好东西!这种好东西竟然都没拿出来!”这个强壮的女人看起来很饿,她在厨师的厨房里搜罗出不少好东西。她左手里拿着一大罐即食的青豆玉米罐头,右手用不锈钢勺子舀了一大勺青豆玉米塞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咀嚼着。

    “我觉得大家都应该知道,一旦肥克尸变,内外夹攻的,我们就更加难以应付!他就等于是一个……定时炸弹!尽管我不愿意说!”莉莉娜撇着嘴,脸上露出前景堪忧的神情。

    定时炸弹!这个词形容现在的大胖子肥克,再合适不过了。

    林瀚的目光看向莉莉娜,后者的眼神里露出了坚决。

    林瀚看到她的身边多了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尖头木柄消防斧。这把消防斧就像国王或者王后身边最忠诚的卫士一样,靠在莉莉娜旁边,斧刃上寒光闪闪,看起来威风凛凛。

    林瀚没有反驳,莉莉娜说得有道理。

    玛姬和帕瑟芬妮还没有从厨师埃里克森离开时的恐吓中恢复过来,神色木然。

    赫克缇斯古堡现在实力大降,能正常说话走路的仅有5个人,莉莉娜、苏珊、玛姬、帕瑟芬妮和林瀚。大胖子肥克和红鼻子菲兹只能躺着。

    所以,林瀚转向了苏珊,投过去询问的目光,好像在问,“你怎么看?”

    自始至终,林瀚都觉得先了解别人的想法比一开始就抛出自己的想法要更合理。某些时候,甚至是大部分时候,倾听比倾诉更重要!

    苏珊依然站在红桃木楼梯的最后一阶——就好像那里是她的专有位置一样。她身材挺拔修长,双手环抱在胸前,使得她看起来像是一位豪放果决、心思缜密的女企业经理人一样,她的脸色看起来也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她的声音波澜不惊地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杀人?”

    话如其人!

    苏珊的言辞永远如她的枪法一样的犀利——即便她的表情看起来依旧风轻云淡!

    “不是杀人!”莉莉娜也发现自己话语中的漏洞,不过她并不为意,她扶了扶她的黑色宽框眼镜,顺手用翘起来的兰花指把自己的一缕耷下来的黄色粗糙头发拂到耳后,然后把第二勺青豆玉米塞进嘴里,颇有点语重心长地说道,“这是尊重事实——如果我们还不想死的话!”

    玛姬和帕瑟芬妮两人对望了一眼,都不说话,她们的眼中显示出犹豫和摇摆不定——就好像是普通人在做某个重大决定之时一样。

    不过,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实力的人是没有话语权的!就像没有武力保护的美丽和漂亮有时候并不属于自己一样!

    玛姬、帕瑟芬妮和柯提斯就是最好的例证。

    如同风雨之前一样,大厅里的气氛有一点沉闷和压抑,短暂的安静中,林瀚听到不远处传来几声类似老鸦嘶哑的叫声,这种叫声林瀚以前也偶尔听到过,但是最近却是越来越频繁。

    “事实是——肥克还有呼吸!”苏珊的声音依旧如水一般地平静,她伸出右手,轻轻地拨弄红木栏杆顶头雕刻精美的六翼天使的雕塑的尖尖的翼尖。如果不是在这个末世的行尸星球,如果林瀚不去注意她左大腿根部那一把黑色柯尔特左轮,林瀚甚至会误以为这个苏珊是一个生活在豪宅庄园里的贵妇或名媛。

    “行尸也有呼吸!”莉莉娜现学现卖,话锋也如苏珊一样犀利。她继续把青豆玉米塞进嘴里,针锋相对!虽然她说话时声音像发情的母牛一样的洪亮,但神奇的是她并没有喷出一点点嘴里的青豆玉米的残渣碎屑。

    林瀚并没有说话,这时候,他脑子里突然蹦出了红鼻子菲兹的画面,然后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问题:他会怎么想?

    毫无疑问,红鼻子菲兹虽然粗鲁不堪,但是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他是一个睿智的人。

    这是林瀚应该学习的地方!

    “至少现在肥克还不是行尸!”苏珊的漂亮的下巴微微上抬,使得她的声音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林瀚听出苏珊话语里没有一丝犹豫。

    “是的!但那也是迟早的事情!”莉莉娜把不锈钢勺子从嘴里拿出来,她稍微有点激动地挥动着手臂,使得亮闪闪的勺子在空中划出一道亮银色的弧线,“他现在还不是行尸,但他会变成行尸,或许下一天,或许下一秒!难道我们所有人什么事都不干,都要成天盯在他身边看着吗?”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因为害怕而杀人!而且要杀掉的是我们的朋友!”苏珊把手放下来,声音依然平静如水,但眼神中却露出更加执着的坚定,“那我们和行尸又有什么分别?”

    苏珊的话起了作用,莉莉娜沉默了,玛姬和帕瑟芬妮脸上的神色变化,分明的告诉大家,她们是支持苏珊的。

    “我们和行尸又什么分别?我们或许已经是行尸了!”莉莉娜喃喃地说,然后胸膛突然地猛烈起伏起来,“厨师埃里克森切掉那个漂亮小伙子下面蛋蛋的时候,他的朋友在哪里?你们的正义在哪里?他的惨叫,无论是在赫克缇斯古堡的哪个角落都不会听不见的!”

    莉莉娜说的是那个漂亮的小伙子是柯提斯。

    “还有这两个女孩!”莉莉娜激动起来,她一把拉起距离她最近的帕瑟芬妮,她的力气很大,把帕瑟芬妮的上胳膊的肌肉捏得变了形,以至于帕瑟芬妮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屠夫杰里几乎每天晚上都要选这两个女孩子中的一个陪他过夜,那时候你的友情和正义在哪里?”

    林瀚吃惊地看着莉莉娜以及那两个吓得瑟瑟发抖像失去母鸡庇护而噤若寒蝉的柔弱雏鸡一样的女孩。

    “你说的没错!”苏珊足足沉默了有半分钟,然后声音平缓像是在陈述一个毫不相关的事实,“但是,我们的任何行为,都只会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正义和友谊,也只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的!正义,也是有边界的!”

    没有无边无际的边际,即使是大海,也是有边际的。在这个边际之内,是公平和正义,在这个边际之外,充满不公和罪恶!

    这是事实,莉莉娜也必须承认这一点,所以她无力地松开手。

    一个人没有任何理由和资格去评论和要求另一个人,更没有任何理由和资格去杀掉一个活人——即使他是一个罪犯。

    即使这个社会已经崩溃掉,但是残存在人内心的道义依然存在——或许这就是人和行尸最大的区别。

    在文明社会,每个人都有发财的机会,虽然不可能每一个人都会发财;即使在这个罪恶的行尸星球上,每个人也应该有选择的机会!

    不过林瀚其实还有其他的想法!

    夜晚的风吹过树梢,灌进每一个可以灌满的孔洞和缝隙。

    林瀚站在窗前,他的目光透过封闭窗户的厚木板之间的细小缝隙,投射的远方摇摆不定的树梢上,林瀚敞开衣领的颈颊感受着这穿过封闭窗户的厚木板的缝隙过来的凉风传来的丝丝凉意,这让他的头脑稍微清晰了一点儿。

    虽然气温并不低,但是林瀚却感受到触碰肌肤的清冷和远方夜风中传来的阵阵孤寂和萧索。

    过了好久,林瀚终于收回目光,似乎是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一般,脚步沉稳地走到台灯旁边。在那之前,林瀚将封闭窗户的厚木板后面的毡毯整理好。

    林瀚目光坚定地擦亮一根火柴,火柴的火焰在燃烧,像是一个欢呼跳跃的精灵一样逐渐在向木质柄部燃烧。林瀚点燃蜡烛,淡黄色的光芒瞬间“灌满”整间屋子,让“卧室”角落的镜子前面映出一大片白亮。

    林瀚站在镜子前,如同打开一个神秘箱子一般地,猛然扯开自己的上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