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行尸星球 第5章 愚蠢的人

时间:2018-03-18作者:秋老板

    当枪声响起来的时候,楼下响起一片慌乱,林瀚听到盘子和勺子摔在地上,瓷器碎裂的声音,以及桌椅挪动与地面发生剧烈刺耳的摩擦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然,这其中还夹杂着玛姬和帕瑟芬妮的惊声尖叫以及“屠夫”杰里愤怒而暴躁的咒骂。

    “菲兹!”,楼下传来一声应答,林瀚听出那是苏珊的声音,她的声音很平稳,一点也听不出急躁和慌乱,这是一个出色的女人!这个女人是菲兹手下最优秀最得力的助手之一。“是柯提斯!那个混蛋,他偷走了莉莉娜的枪!”

    “柯提斯?!小白脸?!那个只剩下半个蛋蛋的废物?!”“厨师”埃里克森跪在地板上,他撅着肥硕的大屁股,把他肥腻的如同烤糊的土豆一样令人恶心的丑脸藏在一根白色的大理石罗马柱后面,他的嘴巴张得老大,眼睛里充满吃惊和慌乱,脸上露出“怎么会是他”的表情。

    “闭嘴!”“屠夫”凶狠地横了他一眼。

    “厨师”埃里克森,这是个色厉内荏的变态。“屠夫”杰里鄙夷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凶狠的眼光看向另外一边。

    在“屠夫”杰里的另外一边的矮桌后面半蹲着的,是一个身材不高但很强壮的女人,她的粗壮的胳膊抓紧矮桌的一条桌腿,异常饱满的胸脯正在剧烈的起伏着,她戴着一副黑色宽边眼镜,脑后扎着一大束足有笤帚粗细的棕黄色大发辫。莉莉娜——赫克缇斯古堡的仓库保管员。

    菲兹的这支“队伍”一共只有五支枪,四只柯尔特左轮,一支老式的“邮差”——双管霰弹枪。

    红鼻子菲兹、苏珊、“厨师”埃里克森、莉莉娜每人各有一支柯尔特左轮,双管霰弹枪“邮差”则是在“屠夫”杰里的手里。

    此时,“屠夫”杰里斜卧在一张沙发的背后,打开手里的“邮差”,填进去两颗大拇指粗细的霰弹。每一颗霰弹都可以轻松放倒一头嗷嗷叫的公牛!

    “屠夫”杰里他牙齿咬得咯吱响,脸上却没有一丝畏惧,显出既生气又兴奋的神情,一个字一个字从他牙缝间蹦出来,“哈!待会儿老子要剥了那个小崽子的皮!”

    “杰里,先不要动!”红鼻子在二楼大声命令道,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穿透力极强,在整个古堡里回荡,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屠夫”杰里生气的一拳打在地板上,发出“砰”的一声。这是个凶悍甚至有些残暴的男人,但是他并不傻,所以并没有因此而脑子犯糊涂,因为他明确的知道,谁才是这里的“老大”!

    红鼻子菲兹的目光停留在柯提斯射出的子弹在窗户上挂着的毛毯上留下的破洞上,他似乎是在思索,继而扭过头,笑着对林瀚问道,“这么一折腾,老子还真是有点饿了!我觉得现在能吃下去十块牛排!额,再加上一打果冻甜品。如果能再来一个大屁股的姑娘就好了!嘿,小子,你猜猜柯提斯这个小家伙,现在会在想什么?”

    这是一个思想极具跳跃性、让人捉摸不透的粗鲁的家伙!竟然在这个时刻,问出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问题!

    林瀚先是一愣,他的目光定格在“红鼻子”菲兹那异常硕大的鼻子上,然后在下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了菲兹的意思。

    别人的想什么,这个问题,很重要!

    柯提斯现在一个人独自在赫克缇斯古堡外面,他在想什么?他能想什么?最有可能想什么?逃出赫克缇斯庄园吗?不,那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实际上,翻越赫克缇斯庄园的“城墙”,并穿过林荫大道和51号公路,这件事比给他一把雨伞让他在20层楼顶上平安降落到地面的难度差不了多少。

    所以,柯提斯他心里最有可能想的是:从古堡里冲出去一个人,然后柯提斯跟他拼命,要么他自己死,要么别人死,最好是一起死!杀一个保本,杀两个赚一个。反正自己是贱命一条!一死百了!这才是柯提斯最有可能的想法,甚至也可能是唯一的想法!

    这是个破罐子破摔、失去理智到了疯狂的家伙!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现在冲出古堡,那是最不划算的,还不如等柯提斯等不及了自己冲进来,以逸待劳!毕竟,一把柯尔特左轮手枪,也不是闹着玩的。

    其实,这还不是红鼻子菲兹想要的答案,红鼻子菲兹真正想要的答案是:所有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随时都要换位思考!这个思维模式,才是最重要的!

    林瀚在这一瞬间明白了红鼻子菲兹的想法,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心里顿时却对这个粗鲁的人有一种刮目相看的感觉。

    与此同时,菲兹也从林瀚细微的眼神变化中,得到了他的答案。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红鼻子仰面躺在地板上,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他很满意林瀚的表现,所以又把雪茄塞进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片氤氲。“我曾经问过杰里和柯提斯相似的问题,结果他们都没能明白我的意思!他们的脑袋,就跟……额……就跟这塞满了烟草的雪茄一样,又笨又硬!”红鼻子菲兹用了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

    刚才那样紧张的情况,这个粗鲁的家伙都竟然没有把雪茄丢掉!这个家伙甚至连枪都没有拔出来!林瀚对红鼻子菲兹的认识又增进了一步。这个家伙绝对没有表面上表现出的粗鲁那么简单!

    “兄弟们都不要动,守住入口,不许说话,不许发出声音,拉屎撒尿都在自己裤裆里解决。”

    菲兹粗鲁的发出命令,然后和林瀚轻手轻脚的爬到窗户旁,透过厚木板的缝隙往外看。

    林瀚的目光由远及近,黑夜中的赫克缇斯庄园显得格外荒凉凄清,白天看到的柳树现在在黑夜里就如同一头头巨大的随时都要跳出来吃人的黑暗“怪兽”,在赫克缇斯古堡前的菱形大理石铺成的大广场上,有一个身材修长又孤独的黑影,他在广场上焦躁的走来走去,显得犹豫不决又手足无措,那就是柯提斯。

    林瀚看到他手里有一支枪,没错,就是和红鼻子菲兹判断的一样——一支柯尔特左轮手枪。

    红鼻子菲兹的目光如同暗夜里的星光一般深沉,“嗯,莉莉娜通常会把枪和子弹放在两个地方,而且她放子弹的地方很隐秘。刚才开了五枪,所以现在,柯提斯只有一发子弹了,你猜猜会怎么样?嗯……我赌两个土豆!我觉得十有**这颗子弹会留给他自己!柯提斯先是吃了厨师的那一刀,丢了他的蛋蛋,现在吃自己的一枪,这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事实上红鼻子的猜测一直都是极其的准,林瀚找不出更好的选项。而且,无论赌注是两个土豆还是两袋土豆,对于红鼻子菲兹丝毫都不影响。

    红鼻子菲兹在封窗户的厚木板上用力摁灭雪茄,然后把最后剩下的一小截雪茄塞进衬衫的口袋里,小心的收起来,抱怨道,“说实话,这种发霉的雪茄抽起来,就跟在吸一坨浣熊拉的屎一样恶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赫克缇斯古堡内鸦雀无声。

    柯提斯焦急的等待着,古堡中开始还是乱糟糟的,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仿佛所有人都忘记了自己一样。

    这是一个被遗忘的人,这是一个被忽略的人!这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月亮渐渐西斜,把柯提斯的影子拉得老长。

    这是一个孤独的影子!

    刚才五声枪响,穿透树林,在静寂的夜空中传出老远。

    行尸老弗朗西斯和它的伙伴们在听到这一阵枪声后,骤然加快了速度。对新鲜血肉的渴望,让它们变得极度疯狂,它们发出恶心渗人的“滋滋”声,像打了鸡血一样,笨拙的四肢扭动,竟然开始小跑起来。

    没有什么能阻挡得了它们,不管是假山、树林还是灌木丛。

    十几分钟之后,这群行尸出现在一片干涸的水池旁——这原本是露天游泳池,在这群行尸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人。一个活人——柯提斯。

    这可是鲜活的**!血管里充满的是新鲜而温暖的血液!

    在行尸的眼中,任何可以自由行动的物种,都是它们的食物——甚至有时候也包括它们自己。

    行尸们不顾一切的“嗷嗷”叫着冲过来,其中一个因此还被挤得摔进干涸的水池中,发出“咯吱”一声,显然是它身上的某一根或者某几根骨头折断了。

    柯提斯很快发现了行尸。

    每一个决心求死的人,都是不畏惧死亡的——至少在他们的心里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当死亡的危险真正降临的时候,这些决心求死的人往往又会爆发出无比强烈的恐惧和求生**,只不过,绝大部分情况下,都为时已晚。真正留给他们的往往只剩下绝望和后悔!

    柯提斯就是如此!

    他手里的柯尔特左轮,只有一发子弹!这一点,柯提斯比谁都清楚,一发子弹,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使得七八个行尸后退。

    早知道躲在古堡不出来就好了,早知道开始节省几颗子弹就好了,早知道……

    柯提斯真正慌张了起来。半个多小时前,他偷了莉莉娜的手枪,并不是出于深思熟虑,而纯粹是当时脑子一热,做出的“鬼使神差”的举动,现在他的脑子里只剩下后悔。

    “求……求求你们……让我进去……”柯提斯朝着赫克缇斯古堡二楼看过来,他清楚的知道,红鼻子菲兹就在二楼。“我只是一时糊涂,下次绝不会再犯……我还有用,我会算术,我是亚特兰蒂斯大学的毕业生,我会统计经济学,我……我还会搬运东西……我很有力气……”

    柯提斯最后哭出来,这个可怜的年轻人,像一个被带离了妈妈的婴儿正遇到恶狗的袭击一样,失声痛哭出来。“求求……求求你们……我还不想死……”

    林瀚眉头紧紧皱起。

    “可怜的孩子!”红鼻子菲兹嘬着牙花子,目光却异常的坚定,从里面看不出有一丝的怜悯,“人,明明是有选择的,可有些人却偏偏选择愚蠢!这个世界不需要愚蠢的人!林瀚,你记住,这个世界在惩罚人的愚蠢的时候,是绝不容情的!”

    红鼻子菲兹目光灼灼。林瀚从其中看到了如磐石一般的坚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