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行尸星球 第3章 死亡,只是开始(下)

时间:2018-03-18作者:秋老板

    这天晚上的食物是厨师埃里克森的“拿手”好菜,蒜烤土豆配罐头玉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食物的分量很少,只够浅浅的铺满盘底,而且看起来相当恶心,就跟厨师埃里克森的脸一样叫人恶心——埃里克森的左脸上被烫出一大片红中发黑的伤疤,左脸上除了一只眼睛还能勉强分辨出来,其他器官都糊在一起,就如烤糊的土豆一样。

    尽管如此,林瀚还是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吃着,细细咀嚼。虽然口腔中充满土豆发芽的龙葵碱的味道,但是林瀚还是把他的那份全部吃完。

    因为他真的很饿!

    林瀚从来没有感觉到过像现在这么饥饿!

    林瀚正在认真对付面前的食物——如果可以称它们为食物的话,这时候,却有另有一双眼睛却恶狠狠的盯着林瀚的后背。

    这双眼睛射出凶狠如刀的目光,凶狠得仿佛可以生生在林瀚后背上剜出一大块肉来。

    正在专心“吃饭”的林瀚也感觉到了这恶狠狠的目光,他把最后一勺土豆泥塞进嘴里,咀嚼了两下,慢慢地放下了勺子。身体还是保持坐着没有动,只是扭过头,他的目光向后越过自己的右肩膀,看向自己的右侧后方,和正朝自己刺来的那道凶狠的目光“迎面相撞”。

    仅仅是一刹那的吃惊,林瀚心中剩下的就只是惊骇!

    “惊涛骇浪”在林瀚心中翻滚!

    林瀚的眼光顺着对方的目光上移,看到了这个恶狠狠的目光的主人——厨师埃里克森那一张如烤糊了土豆一般的丑脸。

    林瀚把目光微微下移,这样可以不用盯着这张丑脸看,林瀚这样做,一半是出于礼貌,另一半确实是出于害怕还有恶心。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林瀚相信自己已经被杀死很多次了。厨师埃里克森的目光毫不掩饰的透露出**裸的杀意。

    高大强壮的身材、充满杀意的眼神,再配上“异形”一般的恐怖面孔,这种感觉让林瀚有点害怕,更确切的说是:毛骨悚然。

    林瀚原本以为在背后看自己的人是“屠夫”杰里,没想到是这个厨师埃里克森!

    其实,这还不算最吓人的,最夸张的是,厨师埃里克森左手拿着一把三十多厘米长、寒光闪闪的剔骨小刀,林瀚毫不怀疑,这把狭长的小刀可以轻松放倒一头皮糙肉厚的野牛。厨师的右手拿着一只四十厘米左右的金属磨刀棒。

    埃里克森是一个左撇子,所以他把小刀拿在左手上。他把剔骨小刀使劲蹭在磨刀棒上,仿佛把全身的力量都用上了一样,磨刀棒因此发出刺耳的声音。

    “咯……咯……”

    厨师脸上显出龇牙咧齿的表情,使得他的丑脸更加丑陋和吓人,这个样子仿佛是在说,“小子,终于落到我的手里了,今天晚上就是你的末日!”

    林瀚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点什么,哪怕是出于礼貌说一句“你好”之类的。

    但就在林瀚微微张口准备要说一点什么的时候,却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林瀚,上来!”说话的是苏珊——驻守在赫克缇斯古堡中的保卫,她蹬着棕色皮靴的脚踩在红桃木楼梯的最底下一阶,她的声音并不大,声音却越过长长的樱木雕花长桌,清晰的传到林瀚耳朵里,“头儿叫你!”

    苏珊用她戴了黑色半指手套的右手向林瀚招招手。

    “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尽快上去!”说着,苏珊伸出右手的食指,向上指了指,意思是说“头儿在楼上”。

    林瀚是个既善于观察又乐于观察的一个人,他又注意到一个小小的细节,苏珊不论是说话还是打手势,她和红鼻子菲兹一样,左手始终垂在腰部以下固定的位置,即使是在走路时,摆动的幅度也是很小。

    林瀚还注意到,这个苏珊是个和厨师埃里克森一样,也是个左撇子,因为在她的左腿的大腿根部有一个用皮带拴着黑色的快拔枪套。一支露出黑色枪柄的手枪插在枪套内,从枪套下垂的幅度看,这把枪是个装满子弹的不折不扣的“真家伙”!

    “这又是一个厉害的家伙!”林瀚心里想。一点也没有这是一个女人而轻视她。

    虽然苏珊是个女流之辈,但是,能让红鼻子菲兹安心让她驻守古堡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任何人绝对不能因为这个女人的性别而轻视她的战斗能力。

    而且,这个女人有着接近男人一般的身高和修长有力的手臂,令人更加羡慕并且嫉妒得要死的是——她长着一张令绝大多数女人都觉得自己黯然失色的漂亮脸庞。

    在这这个末世世界里,她身上的无论哪一点,都让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感到羡慕且自惭形秽。

    林瀚站起来,向这个漂亮的女人友好微笑道,“谢谢!”

    无论如何,林瀚都是不愿意得罪这样一个人的,而且是这样一个出色且漂亮的女人。虽然没有其他什么感激的话可说的,但起码的礼貌还是可以做到的,林瀚如和煦春风般的向她微微点点头,以示感谢。

    并且,不管这个女人刚才的有意还是无意,确实都是帮林瀚解了这个围。

    “小子,最好离这个丑八怪远一点!”就在林瀚经过苏珊身侧踏上第一阶红桃木楼梯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声音,苏珊眼皮微微一抬,似乎是不经意的说道,“柯提斯只剩下半个蛋蛋了,你最好不要步他的后尘。”

    林瀚一愣。

    柯提斯——搜索小队中那个年轻的男孩。

    从外表看,那个男孩和林瀚年龄相差无几,都是十七八岁的样子——林瀚的实际年龄可大太多了。

    林瀚头颈微微扭动,看向长长的樱木雕花长桌的最阴暗的一个角落,那里坐着那个名叫柯提斯的“男孩”——如果现在还能称他为男孩的话。

    林瀚记得在花匠房前注意过他,他长相清秀,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漂亮”,如果是在文明社会,绝对属于正太+长腿+鲜肉,能迷倒一大片无知少女和人老珠黄的半老徐娘们。

    不过,当所有的目光转向他的时候,柯提斯根本没有抬起头,他低着头,任由漂亮的亚麻色长发从他脸的两颊垂下来,遮住了他大半的面容。他只顾低下头,一勺一勺的吃着自己面前的食物。

    这里是末日之下的赫克缇斯庄园!漂亮的脸蛋,一文不值!

    而且,不仅如此,漂亮的脸蛋还会招引来另一个可能致命的东西——仇恨和嫉妒!

    没有法律保护的漂亮一无是处,就如同没有武力保护的财富一样,人人都可以抢夺、占有和糟蹋!

    一个小细节,几乎坐在樱木雕花长桌上吃饭的每一个人都注意到了:这个“男孩”的肩膀在微微抖动。那是在无声的啜泣。

    这是一个可怜的人。

    漂亮且可怜的人!

    “独自哭泣,是这个该死的世界留给可怜弱者唯一的权利!”这是林瀚上楼前听到的苏珊说的最后一句话。

    赫克缇斯古堡二楼有好几间私密的会客室,在最靠近里边的那间最大最豪华的,原本是赫克缇斯古堡的主人私属的,不过现在被红鼻子菲兹毫不客气的占据了。

    林瀚的鼻子闻到了一缕淡淡的烟味,并且从半开的木门看到房间里闪现着忽明忽暗的微弱亮光,于是他朝这个房间走去。

    菲兹翘着腿坐在单人沙发里,他两臂张开,像山大王一样双臂扶在沙发的左右扶手上,他又似乎是在如优秀的掌握一切的政治家一般的在思考,他嘴里叼着一根点燃的雪茄,雪茄的烟气袅袅升起,他目光在这袅袅的烟气下显得愈加深邃,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他面前的那那面墙壁。

    嫣红色名贵墙毯的墙壁上挂着一幅镀金画框装裱的油画,画的是一个秃顶的、一身蓝色戎装的中年男人的半身像。画像中的中年男人身体微微发福,但他胸前的金质勋章和一身戎装显示了他高贵的身份。他的秃顶和他胸前的金质勋章一样显眼,甚至是有些光芒耀目。

    “弱者并非只有独自哭泣的权利,至少他还有选择的权利!”

    菲兹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这仿佛是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回应楼下苏珊的话,更仿佛是说给刚刚走进房间的林瀚听的。“至少他可以选择怎么样一个死法,不是么?”

    林瀚刚要有所表示,却突然看到红鼻子菲兹的脸庞猛然清晰了一下,那是他吸了一大口雪茄,因此雪茄的火光亮了一点,紧接着暗了下去。在那一瞬间,林瀚看到菲兹的眼中闪现了一下火焰一般的光芒。

    菲兹猛然扭过头,气势汹汹的站起来,声音阴沉而粗鲁的问道,“小子,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把毫无防备的林瀚足足吓了一大跳。

    “还有,你到底发现了什么?”菲兹又凑近一点,如同准备吃掉猎物的豹子一般的眼睛,凶悍的盯着林瀚。

    屠夫“杰里”的眼睛充满攫取的光芒,“厨师”埃里克森的目光凶狠,而红鼻子菲兹的目光凶悍中带着坚定和几乎洞穿一切的睿智。

    林瀚的身高比菲兹矮半个脑袋,所以,他微微抬起头,好让视线向上看,穿过菲兹面前袅袅的雪茄烟气,目光坚定的看着菲兹的蓝色瞳仁,清晰有力地说道,“我知道我是谁!我发现古堡似乎并不安全!”

    我知道我是谁!这似乎是最合适的回答了。

    林瀚从刚开始的惊慌中重新镇定过来。因为林瀚发现,菲兹的左手叉着腰,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雪茄指着自己的鼻子,眼神凶悍,虽然他的这副样子看起来很吓人,像是要动手的架势,但是,实际上,林瀚知道,当一个抢手的右手下垂的时候,那才是真正危险的时候。用手指着鼻子,只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林瀚猜测的没错!

    菲兹的目光在林瀚的脸上“猛烈”地搜寻,如同“掘地三尺”一般,似乎想搜寻点什么异乎寻常的东西,但是,三十秒后,菲兹放弃了。

    菲兹重新把自己“扔”进沙发,重新像个山大王一样翘着腿坐着,享受一般地又狠狠的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一长串烟气,脸色缓和了许多。

    “小子,肥克、苏珊、你和我,都是安保部的——尽管你是来的最迟的,而杰里和埃里克森只是外来的。我这么说,你明白?”菲兹伸出双手,手掌伸直,一掌在里,一掌在外,做出一个“一分为二、划清界限”的手势,凶悍的蓝色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瀚重复问道,“明白吗?”

    “明白!”

    林瀚心领神会。拉山头这种事,无论是古今中外,无论世界的哪个角落,只要是有人的地方,都会上演这出戏。

    林瀚点点头。

    “希望我不用再提醒你下一次!如果有下一次,我保证会任由‘厨师’骟掉你的蛋蛋!哦,对了!这是今天刚刚找到了,不过已经是一周以前的报纸了!看看吧!”

    红鼻子菲兹伸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位,做了一个“坐”的手势,然后弓身把自己面前矮几上的一张暗黄色的报纸推过来。

    这张报纸虽然才一周,但是纸质暗黄,看起来像是已经有十年那么久!

    菲兹坐回去,狠狠地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一大片烟气。

    林瀚在菲兹对面的一张沙发上坐下。眼光朝矮几上望去。

    尽管室内很暗,但借着菲兹雪茄上的点点红光以及走廊上传来的烛光,林瀚还是看得清清楚楚,暗黄色的报纸在头条上几个黑色的大字,“死亡,只是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