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三国大土匪 第三百三十七章:光天化日之下的赌局

时间:2018-02-01作者:黑风土匪

    “贾先生,你觉得如何?”

    贾诩房间里,张绣哪里还有半点醉意。他原原本本把张任赵云的来意告诉了贾诩,正是想听听贾诩的意见。

    “这还要看将军的志向如何。将军是想参与乱世角逐,争霸天下还是做个将军,搏一个名垂千古。”

    两个选择,两种方向。贾诩给了张绣一个选择题。

    “先生,张绣并没有角逐天下的野心。”

    张绣如实说道。他结果叔父张济的人马,只想在乱世之中保存自己以及自己的亲人们。

    “既如此,益州不妨为一个好去处!”

    听了张绣的回答,贾诩眼中流露出莫名的神色。

    “不过益州偏安一隅,吴顺能有多大能耐?”

    张绣其实并不看好吴顺,益州地处西南,远离中原,而且东出的道路被堵死了。

    “如何选择,全凭将军做主。”

    从吴顺冒险出兵占据长安,贾诩能感受到吴顺的野心。听说魏延率军进西凉,贾诩知道,韩遂和马腾蹦哒不了多久了。西凉终归要为益州所有。

    ……

    第二天,比武大会最后一轮比武即将举行。

    白虎营校场上的十个擂台,现在只剩一个。一个比寻常擂台大几倍的大擂台矗立在校场中央。

    吴顺早早就到了校场,现在他正念着诸葛亮给他准备好的“稿子”在那里念着。台下的十位擂主都在仔细的听着。

    “诸位将军,最后一场比武,两两对决。以擂主排号为准,第一擂主对战第十擂主,第二擂主对战第九擂主……”

    洋洋洒洒一大片,吴顺口干舌燥的时候才读完。

    接着锣声一响,第一场比试开始。黄忠对战马超!

    “兄弟们,黄忠和马超,你们说谁能赢?”

    看台上,吴顺和众将在讨论分析黄忠马超对决的结果。

    “大哥,俺觉得黄忠能赢。”黄忠看上去就很可靠的样子,张雄和和他打过,印象颇深。

    “末将觉得马超吧,西凉锦马超可是名声在外。”

    魏延常买西凉,听的多少关于马超的传言。神威天将军,那名号听起来就威武。

    “马超那是打羌族得来的名号,羌族可不能与中原相比。”

    张任反驳道。光看样貌体型,黄忠的赢面大一些。

    “这张的,咱们赌个彩头好了。觉得谁能赢就押谁如何?”

    伤员管亥今天也出现在看台上,一张嘴就赢得众将的支持。博彩头这种事情,大家都喜欢。

    “好,我同意。”

    “我也同意。”

    “没问题!”

    “诸位将军都没问题,我自当相陪”

    ……

    吴顺坐在前面满头黑线,心中有无数羊驼神兽奔腾而过。

    这都什么时候,自己的将军们居然玩赌博,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开盘口,太没把自己当回事了。

    “我押黄忠,看着就稳。”

    “我押马超,年轻有为。”

    “我押黄忠……”

    “我也押黄忠。”

    “你们都押黄忠,那我就押马超。”

    众将在后面玩了起来,赌资都是一坛神仙酿。动静闹得老大,引得曹操袁绍身后的将领们心痒难耐。

    “别看了,一起来玩玩啊。来来来,赌多赢多了!”

    张雄没心没肺,自己玩得不痛快,还怂恿曹操和袁绍的将领。说实话,典韦,许褚,颜良,文丑几人还真意动了。

    几人不停的望向自家主公,寻求意见。

    看到曹操,袁绍和吴顺在前面相谈甚欢,根本没有搭理他们。三大诸侯的将领们,都参与了赌局,其中买黄忠胜的最多。

    “哎,我说。我们赌的是神仙酿,你们拿什么赌啊?”

    开盘口的管亥不乐意了。要参与得拿出等值的东西才行。

    “奶奶的,这帮人真奢侈,竟然拿神仙酿这种美酒做赌注!”

    典韦等人来都来了,可不愿意丢面子。两方人本来就不对付,此时却有些“同仇敌忾”的意思。

    “怎么?神仙酿怎么了,我们也用神仙酿!”夏侯惇神气地说道。

    “就是,不就神仙酿吗?本将玩得起!”颜良在一旁帮腔道。

    “好吧,赌注是神仙酿一坛,记好了啊,输了可别耍赖!”

    管亥申明了赌局规律后,就把每个人的下注的是谁给写上。就等着擂台上分出胜负。

    “主公,您也不管管他们?”

    曲阿心里痒痒,眼睛一直盯着后面,嘴里却在向吴顺抱怨。

    “管什么?娱乐嘛。”

    吴顺心累得很,都已经玩起来了,还怎么管。平时也没见他们这么顽皮啊。

    “那末将……”曲阿欲言又止,有些不好意思,在那里扭扭捏捏。

    “去吧去啊……”

    吴顺无奈的挥挥手,像赶苍蝇一样。

    “好好保护主公!”

    曲阿凶神恶煞地叮嘱两名亲卫。随后一溜烟儿跑到后面喊道:“管哥,给小弟我我记上。两坛神仙酿,押马超赢!”

    睡觉负责赌局的的管亥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曲阿:“显摆是吧?还两坛!只能下注一坛,多了不接受!”

    看着牛逼哄哄的管亥,曲阿无奈,只好服软道:“一坛就一坛,押马超!”

    “亲卫营主将曲阿,神仙酿一坛,押马超赢!”管亥一边记录一边唱喝道。

    听到管亥这该死的声音,吴顺的脸更黑了。一旁的曹操和袁绍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让本初,孟德两位兄长见笑了……”

    吴顺无奈啊,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益州一群大将公然聚赌,还拉了曹操和袁绍的大将。这脸都丢出益州了。

    “哈哈,子轩麾下之将乃真性情!”

    曹操分明在硬憋着,最终还是憋不住笑。吴顺无可奈何的样子,看着蛮让人开心的。

    “哈哈哈,对对对,孟德此话在理!”

    袁绍拍着大腿,也是爽朗大笑。引得其他诸侯纷纷往他们这边看。

    擂台上两人打得精彩纷呈不假,但袁绍和曹操为何大笑?吴顺为何愁眉苦脸?他们身后的将领们为何勾肩搭背,聚作一团?

    擂台上,马超进攻狂猛,但是黄忠一直稳如泰山。任凭马超如何疾风骤雨,他自岿然不动!

    最终,马超力竭,黄忠转守为攻,马超落败!

    “哈哈哈哈,本将果然独具慧眼,一眼就看出黄将军英雄无敌!现在果然赢了!真痛快!黄忠将军,好样的。”

    赌赢的人,比黄忠自己都高兴!还自发地为黄忠加油呐喊。

    “唉,马超你傻啊,一直进攻干什么?终究是太年轻……我的神仙酿啊!”

    不过有人得意就有人失意。赌输的人如丧考妣,一时间觉得生无可恋。

    神仙酿啊,益州的将军一个月才有一坛而已。平常都舍不得喝,都是在自己家挖地窖珍藏的。现在就这么输了一坛!

    “主公,末将赢了。”

    赌赢后,曲阿又回到了吴顺身后,护卫吴顺的安全!

    “这一坛归我,算是对你擅离职守的惩罚!”

    吴顺笑嘻嘻地说道。神仙酿他多的是,但就是想恶心一下曲阿。亲卫大将居然跑去参赌……

    “哦……孝敬主公也是应该。”

    曲阿的心情是瞬间从天堂掉落地狱。还好练武之人意志坚定,不然曲阿得哭!

    “一会儿再赢一些回来,我告诉你押谁!”吴顺突然说道。要曲阿的酒,只是开玩笑,自己极品神仙酿都喝不完,还能贪墨曲阿的酒?

    “真的?主公,你可要小声点!”

    曲阿心情大好,吴顺看人一向神准。有吴顺提示,他能大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