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豪门绝宠之军少溺爱狂妻 第186章管吃管睡(三更)

时间:2018-02-01作者:爱在重逢时

    “那女人也配让我喊姨?一个害了我妈的人也配有这个称呼?如果再让那些姐啊妹啊姨啊的来污的我的耳朵的话,那么我不介意你们全都长长记性。”她声音中的狠意,很清晰的印在了文启明父女两人的心头之上,挥之不去。

    “还有,文董事长莫不是这些年只手遮天了,那警局法律该怎么审怎么判,那都是由法官来根据事实的真相,犯罪之人的罪刑程度来判刑的,它既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如果那女人真的涉嫌杀人,作为被害者的亲属,我是一定不会放过害我妈之人的。所以你还是别再犯蠢,说要我放人的话了。”

    别说她没有这个权利,就算是有她有这个权利,又怎么会饶过一个杀母的仇人呢?

    “我知道报警的人就是你,所以你可以去警局撤了把那案子撤了。我会好好的补偿你的。那白……白颜晴肚子里可是你的亲弟弟,和你是有血缘关系的。”文启明继续劝道。

    唐岸芷的眼底寒气早已结成寒冰,随即嘲弄道:“文董事长,别总是莫名的来套关系,我妈这一生就只生了我一个。还有白颜晴的儿子可不只肚子里一个,相信你会很快的见到她的另一个儿子。你可以去认来当亲生儿子,反正你们不是真爱吗?想来是不会介意的头上的这点绿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恨我妈也不要往她身上泼这种脏水。”文彤璎再也忍不住的高声说道,两眼更是怒瞪着唐岸芷。

    真恨不得上前去撕了她。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贱人那么恨她妈妈,又怎么会出手相救。

    唐岸芷对文彤璎那是连个眼角的余光也吝得给。

    她看了一眼满脸阴沉的文启明一眼之后,便要把门给关上。

    “等等,你先给我说明白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文启明阴沉着脸问道。

    唐岸芷挑了下眉梢,眼里全是嘲弄,“这还说的不够清楚吗?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你深爱,那么就我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深爱”到底是有深到什么程度,是不是连绿帽也有坦然的接受了。

    她倒要看看在这种情况下文启明会不会全力救那白颜晴。

    当房门要再次阖上的时候,文启明已经再次开口,“你要怎么才能同意救她。”

    唐岸芷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无悲无喜,“让她出来那不是我能做的范畴,但是我可以让人保住白颜晴肚子中的孩子生下来。条件就是我要我妈的遗物。”

    然后砰的一声门给关上了。

    随即嘴角冷笑了一声,白颜晴想要拿腹中的孩子当筹码,那行啊,这筹码你就拿着呗,但是别想着再出来。

    对于白颜晴怀孕的事情,她也挺意外的,那女人总是有那么几分运气傍身,这种老畔怀珠的事情居然在这当口出现了,真的厉害……

    “爸,你别信唐岸芷的话,她这是离间挑拨,我妈那么爱你,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文彤璎看着她爸爸的这个神色,估计是把那小贱人的话给听进去了。

    这次文启明没有理会文彤璎,而是直接黑着脸,甩袖离去。

    文彤璎见此连忙跟了上去……

    “把昨天那男人的资料给我。”皇甫峥一到部队就对着猴子说道。

    “好的,头。”猴子把资料袋递了过去,“那男人很有意思,居然是嗜老大的一个手下。”这算不算是意外之喜?

    他们最近有一个任务不就紧跟那嗜老大吗?本愁着那嗜老大太滑不溜了,无从下手。

    没想到这么快就给他们送来了这么个人,而且还已经抓住了。

    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人有了,这缺口还难搞吗?

    猴子想到这里满眼的兴奋之色。

    皇甫峥听后那接资料的手不由的顿了一下,倒有真意外。

    他拿出资料翻看了一下,资料上的男人叫唐硕,今年四十五岁,与那白颜晴在中学的时候就相恋,不过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两人分开了,后来白颜晴嫁给了文启明。

    现实版的狗血故事,这两人在白颜晴结婚没有多久又勾搭上了,并有了一个二十岁的儿子。

    可能是因为唐岸芷的母亲发现了两人的奸情,然后被合谋杀了。

    资料并没有多完全,看来王硕对嗜老大来说,还是一个重要的手下,不然这王硕的资料不会那么不完整,他十五以前简单的不得了,孤儿出身。

    皇甫峥看完资料就知道这事有猫腻,那唐家几乎灭门完全是王硕做的。

    合上资料,皇甫峥对着猴子说道:“通知白冰和狐狸让他们立即去马克那边接人去。你注意嗜老大的动向,随时汇报。”

    “是,头。”猴子连忙应声。

    随即一溜烟的跑走了。这跨国提人可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还要预防嗜老大截人。

    怪不得老大要让狐狸和白冰去接人了。

    一个狡猾一些,一个武力值高一些。这两人再合适不过了。

    皇甫峥把资料锁进了抽屉中,随即拿起电话,“宋羌恒,你把十七年年唐家那卷宗给我调出来。”

    宋羌垣一时有愣住,不由问了一句:“老大,哪个唐家?”还查到了十七年前的,这有什么问题?

    “十七年前的纵火案,唐家死了四个人的那案子。”皇甫峥淡淡的开口口说道。

    宋羌垣这下听明白了,有这个就好查多了,“好的,没问题,老大。对了,等会资料要给你送过去吗?”

    “不用,我自己来。”皇甫峥沉声拒绝。

    “那好。”宋羌垣挂上电话之后,便起身向资料室那边走去。

    看到看资料的人看到宋羌垣进来,便连忙起身,“宋警官,要查什么吗?”

    宋羌垣看了他一眼,便笑着说道:“老邓,你十七年前唐家四口的纵火案卷宗给我拿一下。”

    “好的,宋警官您坐这一会,我马上给您找来。”老邓连忙站了起来。

    他们的档案资料室,全都有逐年有编码的,找起来并不费事……

    皇甫峥到的时,宋羌垣已经把卷宗给调了出来,“老大,这份就是你要的。十七年前,唐家半夜起的大火,一共烧死了四个人。两个老人还有一对年轻的夫妻。纵火犯当场被抓,且认罪,系仇杀。纵火犯被判入狱之后,这案子便结了。”

    说起这件事情,宋羌垣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表里不一的女人,还真没有想到她是那么的惨的。父母又亡,怪不得这性子有些强且不吃亏。

    像她这般这要是不强一些的,确实会比较吃吃亏。

    好吧,下次如果再碰到那女人的话,就算她无理取闹,他也不跟她计较了。

    反正他一个大老爷让一下女人也是没什么的。

    皇甫峥翻阅了一下,从卷宗上面看,确实看不出有什么疑点来。

    而且那唐家也算不得名望,当时案子一结,便没有什么声响了。

    修长的手指不断的敲击着桌面。

    “老大,这有问题?”宋羌垣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案子都结了那么多年了,怎么又给翻出来。

    难不成是为了嫂子?

    他也是在看了这份卷宗之后,这才知道原来那个唐家就是唐岸芷外公一家。

    也是那唐泌的亲爷亲爸。

    不过这案子当时并没有什么问题的啊?

    皇甫峥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而是直接拿着这卷宗走人了。

    这让宋羌垣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不明其义……

    唐岸芷没想到皇甫峥大中午的还回来了,“你不是去部队了?”

    “不忙,回来了,中午陪你一起吃饭。”忙这个事情不好说,他想忙自然会有做不完的事情。

    他想不忙,那么就无事一身轻。最重要的是他中午回来就是陪自个老婆一起吃饭的。

    在时间可调节的情况下,他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一下她。

    唐岸芷“哦”了一声,便没再说什么了,人家中午都赶回来陪她一起吃饭了,这份心意足以让她心中生起甜蜜的了。

    少将同志现在把男朋友这个角色是做的越来越好了。

    皇甫峥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白的有些发光的脸蛋,带了一点点红晕,仿佛那散发着香气的桃子一般诱人,让人忍不住想去啃一口。

    而他的脑海这样想,这动作也是这般的做的,低头亲了一了下那脸蛋,“想一下要吃些什么,哥带你去吃。”

    然后直起身脱去身上的少将军装,然后直接走到衣帽间拿了一套休闲装给换上。

    一下子从那铁血的冷酷军官,变成了一位名门贵公子,举手投足间,如那行云流水,均是一片优雅。

    双手插袋,站到子唐岸芷的面前,“想好吃什么了吗?”

    唐岸芷看了人他一眼,一丝狡黠从那眼底闪过,“这个选择权给男朋友行使。”

    皇甫峥一听,这眉梢一挑,男朋友这三个字听着挺舒心的,当然如果换成老公这两个字的话,那么更加让人舒坦了。

    低头在那唇上亲了一下,随即便离开,并未深吻,神情得意看着唐岸芷,“走吧,跟哥一起,包管你吃好睡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