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见玫瑰 73.

时间:2021-11-12作者:今様

    www..,最快更新我见玫瑰 !

    73.

    接下去的日子里,饶是灿宝和昭宝再怎么翘首以盼,也没能见证第三位游泳冠军的产生。

    “这小威也太笨了,怎么还找不到路呢。”

    有时候,昭宝会这样皱着眉感叹。

    他现在是家里最小的,动不动就被灿宝以姐姐的名义“欺压”,没人比他更想要一个小弟弟,好感受一下当哥哥的滋味。

    每每这时候,明姒和梁现就哭笑不得。

    再往下普及,就涉及未满十八岁不得观看的领域了。

    好在小孩子的注意力转移得很快,昭宝和灿宝互相埋怨了一下总是迷路的小威,也就没有像以往那样挂在嘴边了。

    转眼冬去春来,等观澜公馆院子里的鸢尾花开得最盛的时候,灿宝即将幼儿园毕业。

    她过完年之后稍稍有点儿开始长个子,不再像小时候那般软乎乎、圆乎乎的可爱,因为有专门的形体老师训练,所以脊背挺得直直的,从小就很有种模特气质。

    她白皙的皮肤随了妈妈,眼型像爸爸,笑起来眼尾一弯,别样甜美。

    这样好的外形条件,加上自信、不怯场的优点,不出意料地就被选为幼儿园毕业晚会的小主持人。

    这几天晚上,灿宝都在认认真真地背着老师给的主持词,连周末也不例外。

    明姒和梁现还有昭宝,被她一个一个地拉过去做观众。

    昭宝跟大多数的小男生一样喜欢玩乐高积木、飞机、小汽车,梁现去年给他买了辆儿童汽车,黑色的,外形很酷,昭宝就经常在家里庭院开,还会开到庭院门口给妈妈拿快递。

    听到灿宝的召唤,他露出一副“又来了”的表情,被迫停了车往别墅里走,跟明姒还有梁现在沙发上坐成一排。

    ——表面看着抗拒,行为上倒还挺乖。

    说来很多大人想起自己最深恶痛绝的童年经历,都会说“被逼在长辈面前表演节目”,但跟大多数同龄孩子的扭捏不同,灿宝却特别喜欢秀一手。

    而且人越多她越起劲。

    成昱他们几个来家里,都是要被拉去听她弹钢琴的,如果再捧场地吹两波彩虹屁,那她的小尾巴能美滋滋地翘上天。

    大概是从小就被大家这样哄着宠着,灿宝一直很自信。

    这会儿她站在那里,也是落落大方,毫不露怯的模样。

    幼儿园老师说,灿宝每天练习完,家长可以给指导一下。

    可明姒跟梁现看下来,居然难得的觉得有点儿羞愧——灿宝在主持这方面可以说颇有天赋,而他俩,倒是谁也没有相关经历。

    “一会儿你来说两句。”

    明姒毫不犹豫地推梁现出去。

    梁现原本靠着沙发,一只手搭在她身后的靠背上。

    他闻言一笑,懒洋洋地起身,靠过来,“凭什么啊?”

    “凭你是她爸爸,”明姒斜了他一眼,一根手指抵住他的肩,“还有你这是什么态度,这就担不起父亲的责任了吗?”

    什么时候父亲的责任还得包括给女儿点评主持词?

    梁现好笑,还没说话,明姒又很快补充,“那你爱不爱我?

    快回答。”

    知道这是个圈套,梁现还是道:“爱。”

    “爱我就要给灿宝点评。”

    明姒很得意,又问,“那你担不担得起父亲的责任?”

    梁现噎了片刻:“……担得起。”

    不用猜都知道她下一句是什么。

    “担得起就要点评!”

    明姒翘了下唇角,说的果然是这句,她又伸出两只手捧住他的脸,“乖乖老公。”

    他掀她一眼,哼一声。

    自从两个人结婚,斗嘴方面,梁现基本没赢过。

    不过他也乐意让着她。

    明姒跟梁现打情骂俏了一下子,很快就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灿宝这边。

    等灿宝背完主持词回来,明姒侧头看昭宝,发现昭宝眼睛一眨不眨地,像是刚刚才从灿宝的主持里回过神。

    这倒是难得。

    明姒以为昭宝受到了熏陶,也想朝小主持人迈进了,正准备给他立个小目标并鼓励鼓励。

    谁知下一秒这小孩却打了个呵欠,说,“当主持人好麻烦哦。”

    明姒:“……”

    你就这点儿感想?

    灿宝和昭宝虽然是一个妈生的,但性格却大相径庭。

    比如灿宝,她就不能理解为什么有很多宝宝会哭着喊着不上幼儿园。

    在她眼里,幼儿园是有很多小伙伴的地方,大家可以开开心心一起玩耍。

    她也会拥有很多表现的机会,可以做最耀眼的那颗小星星,高兴还来不及。

    但昭宝,他就是“哭着喊着不上幼儿园”的典型了。

    刚去报道那几天还好,大概进入了一个陌生新鲜的环境,处处都有新奇好玩的东西,昭宝也没表示对幼儿园的反感。

    但随着他对幼儿园的环境越来越熟悉,闭着眼都能说出羊圈里有几只小羊、植物园里有哪些植物的时候,他开始不乐意了。

    有段时间,每天上学都是梁现直接从床上拎起来塞上车的。

    幼儿园的老师也说昭宝,“聪明是聪明,但就是有点儿懒。”

    幼儿园有些课程是混龄教学,数学活动的时候,昭宝甚至能比大班的小朋友更快说出答案,可得出答案之后,他就意兴阑珊地玩起了桌上的小教具,为此没少扣小积分。

    老师无可奈何,但又发现,扣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昭宝就会开始乖乖听课,比谁都守规矩。

    她看出了原委,哭笑不得。

    “班里的积分卡片是一周清算一次,每一档都有相应的兑换奖品,”幼儿园老师说着说着没忍住笑了出来,又摇摇头,“以昭每次都卡那个分数点,分数不够就使劲攒,够了就开始挥霍,居然一分都不浪费!”

    明姒从办公室出来,也是好气又好笑。

    她终于知道昭宝每周给她送的小礼物来自于哪里,但与此同时又很发愁——照这个趋势,以后昭宝岂不是做什么事都随心所欲,规矩想守就守,不守就不守了吗?

    回到家,明姒甚至还迁怒到了梁现。

    “你读高中的时候也是,明明可以考第一,居然因为懒得计算就放弃了,儿子和你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她窝在他怀里,生气了就捶他的手掌,“你说现在怎么办!”

    梁现摊开手掌,接住她的手,顺手拉住,笑着问,“打一顿?”

    明姒一下子起身,用一种“你是人吗”的表情看着他。

    梁现亲她一口,“我开玩笑的。”

    最后这件事,还是以梁现跟昭宝进行了一场“男人之间的对话”而告终。

    不过这父子俩到底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方向不知怎的越聊越偏,最后甚至达成了“有些规矩就是很麻烦,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适度调整,随心所欲一点”的共识,被过来视察情况的明姒逮了个正着,差点挨打。

    如今,昭宝这个有点儿散漫的性格,依旧是明姒偶尔头疼的方面。

    就比如现在,她听见昭宝说上台主持很麻烦,就有点儿想往积极方向引导一下。

    谁知灿宝却先开口了,振振有词道,“才不麻烦呢!”

    明姒心里一喜,心说生两个宝宝的好处就体现在这了,都不用她出马的,灿宝就能把昭宝给收拾了。

    灿宝脆生生地补充,“而且和我一起主持的贺思危可帅了!”

    明姒:“?”

    贺思危是谁?

    不光她,连梁现也略微坐直了点儿,问道,“贺思危是谁?”

    灿宝还没察觉到危险的来临,当即跳下沙发,“我和你们说过的!就是那个和我一起主持的男孩子呀!”

    “哦,”梁现应得冷淡,视线瞥过来,“他有你爸爸帅么?”

    灿宝看了他一眼,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下,“那还是爸爸帅!”

    梁现有点满意地坐回去,搂着明姒,不讲道理地说,“那你以后离贺思危远点儿。”

    明姒拍了他一下,小声说,“有你这么教小孩的吗?”

    “干嘛要离他远点?

    贺思危也很厉害呀,iss giroux最喜欢他了,经常夸他的英语很棒。”

    饶是嘴上承认了爸爸更帅,灿宝还是丝毫不掩饰对那个贺思危的崇拜,并且对梁现蛮不讲理的要求表示反驳,“而且,贺思危是班里最受欢迎的男孩子!”

    听她这话,都快把贺思危吹出一朵花儿来了。

    梁现轻嗤了声。

    明姒忽然想起了什么,“贺思危,就是上次邀请你参加生日会的那个?”

    听到这话,梁现又坐了起来。

    明姒知道,大概是成昱一语成谶了。

    梁现如今已经迈过了《我泡奶粉那些年》、《我给闺女扎头发那些年》,正式迈入了《有猪拱我家白菜怎么办》的阶段。

    只是俩人谁也没想到,这阶段居然来得这么快。

    她忍着笑,捏了捏梁现的手指表示安慰。

    “生日会?”

    灿宝想了一下,“哦!那个是赞赞,赞赞也长得很帅啦,不过现在班里的女孩子好多都要和贺思危结婚!”

    怎么又来了个赞赞?

    明姒没看出灿宝小小年纪居然还有点儿海王潜质,故意问,“那你呢?”

    “我才不要和贺思危结婚。”

    灿宝答得不假思索。

    听到这,梁现才略微平静了点,懒洋洋地靠回了沙发背,“你们现在想这些有的没的,的确太早,小学还指不定在哪儿读呢。”

    明姒充分怀疑,要不是她拦着,这人能当场人模狗样地说出“现在你们的目标就是好好学习,异地恋是没有好下场的”。

    “我长大以后,要和小岛哥哥结婚的。”

    灿宝声音小小的,脸颊还泛起了一点点红。

    梁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