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见玫瑰 72.

时间:2021-11-12作者:今様

    www..,最快更新我见玫瑰 !

    72.

    这几年来,朋友们也陆陆续续有了自己的归属。

    再聚在一起,就会有种时光错乱的奇妙感觉,好像前一天还在附中艳阳高照的林荫下,咬着冰激凌说笑打闹,后一秒就各自有了家。

    明姒生完昭宝没多久,正好柯礼杰的第一个孩子出生。

    这人一贯打着“单身一时爽,一直单身一直爽”的旗号,平日里没少宣扬不娶老婆的好处。

    谁知出国旅游一趟,情场上的浪子终于遇到了命中的天敌,被收拾得服服帖帖,扯证结婚后没多久就生了宝宝。

    柯礼杰结婚之后,出去玩的频率显著下降,明姒跟梁现忙着一系列事情,只在宝宝出生那天去看过他和他老婆。

    那之后没多久,明姒接到了柯礼杰的视频通话。

    以往这种时候,柯礼杰即使没起床,也会把自己稍微收拾得精神一点,美其名曰“帅哥的自我修养”。

    而这次,他却毫无形象。

    手里抱了个宝宝正在用奶瓶喂奶,整个人蔫了吧唧又两眼无神。

    “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生二胎,”柯礼杰声线飘忽,眼睛下边黑眼圈清晰可见,甚至隐隐冒了点儿胡茬,“一个难道不够吗,丁克难道不香吗?”

    梁现拿了个枕头过来,示意明姒起身。

    他把枕头垫在她身后,顺带着朝屏幕里看了眼,问,“这谁?”

    无情的一刀。

    柯礼杰:“?”

    明姒笑出声来,抬头朝梁现配合道,“我也不认识呢,好奇怪一人,突然就打视频。”

    柯礼杰一听这夫妻俩一唱一和,好像有点想把他电话给挂了,赶紧道,“你俩不能这么不道德,哄孩子睡觉有什么妙招告诉我没?

    赶紧的。”

    这人还真能哪壶不开提哪壶,梁现轻嗤,“我们能有什么妙招?”

    灿宝当初爱哭,好歹晚上睡觉还比较乖。

    昭宝却跟个自带雷达的夜猫子似的,哄睡时一有风吹草动就睁开眼嗷嗷大哭,梁大少爷近年来修养出来的耐心几乎都快被磨没了。

    “那你们就彻夜彻夜不睡觉?”

    柯礼杰不可思议。

    明姒更不可思议,“最多哄一两个小时,也不要一夜啊,你怎么想的。”

    柯礼杰:“……”

    为什么他家这个就要一夜?

    停下来一刻都能立马转醒的那种!

    从他仿佛吃了馊饭的表情里,明姒看出了什么,得意地笑起来,悠悠道,“这就是报应啊,谁让你当初老喜欢来嘲笑梁现?”

    梁现初为人父那会儿,着实没什么经验,整个人从上到下都写满了被迫营业。

    所以看他带崽崽就特别有趣,给灿宝扎个辫子都能被几个人围观半天。

    “……”

    柯礼杰没想到自己讨教个育儿经验,还能被迫吃一嘴狗粮,当即一言不发地挂了电话。

    “这是替我出气呢?”

    梁现接过她递来的手机放到一边,在床沿坐下。

    明姒凑上去亲亲他,声线有点儿娇,“现在知道我有多好了吧。”

    梁现顺势扣住她后脑勺,低下头加深这个吻。

    难得周末的午后,灿宝和昭宝都还在午睡,亲完之后,两人又甜甜蜜蜜地窝在一起看了部电影。

    “不过,人果然要有比较才会有平衡。”

    明姒躺在他怀里,想到柯礼杰那精神萎靡的样子,又看看梁现。

    他今年已经快三十了,却依然英俊出挑,身材跟二十五岁那时几乎没有变化,眉眼间甚至还有些少年气在。

    “怎么了?”

    梁现也转过来看她。

    明姒捏捏他的脸,“跟柯礼杰家的比起来,我们昭宝可太乖了。”

    ——

    都说两三岁的小男孩是混世魔王,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过昭宝大概是在婴儿期就把“调皮”这俩字用完了,长大之后反而没想象中的闹腾。

    他长得跟灿宝很像,属于旁人一眼看去就知道是姐弟的那种,皮肤白白嫩嫩,头发乌黑柔软,很可爱。

    起初灿宝对这个弟弟喜欢得不行,走到哪儿都喜欢带着他,跟带条小尾巴似的。

    可随着昭宝开始牙牙学语,第一个词语叫的是“妈妈”,并且日渐成为明姒身后的小尾巴时,灿宝不乐意了。

    她常常“哼”地扭开头去。

    过了会儿,又挤到明姒身边。

    昭宝给明姒剥葡萄,她就给明姒贴心地捏捏肩,倒倒水。

    梁现在旁边就“啧”一声,有点儿懒洋洋的,“不给爸爸倒?”

    小孩子的思维,就是抢起来才有意思,昭宝又没有给梁现倒水,所以还是照顾妈妈好玩一点。

    灿宝看了眼梁现,颇为理直气壮道,“爸爸是男人,会自己倒!”

    “谁说的,爸爸也要你们倒,”梁现笑了声,往后一靠,挑眉示意,“不带性别歧视的啊。”

    灿宝虽然还听不懂“性别歧视”的意思,但并不妨碍她理解这句话,于是也乖乖给梁现倒了水。

    这场俩小孩之间幼稚的争宠,就以大人获利而告终。

    明姒摸了摸昭宝的头,又抱抱灿宝,夸奖道,“你们好乖呀!”

    昭宝仰起脑袋,认真而稚气道,“因为爸爸说,妈妈是公主,要用来疼的。”

    明姒下意识往梁现那边看,他似乎早有预感,视线也瞥过来,居功般地扬了扬眉梢。

    她“哼”了一声,最终还是忍不住对他笑。

    ——

    昭宝进入小班的时候,灿宝刚好读毕业班。

    两个宝宝同一所幼儿园,每天都一起上学,放学回家。

    明姒本来以为会出现那种姐弟相互照顾的温馨场面,没料开学才第一天,灿宝跟昭宝回家了就气咻咻的。

    根据保姆的说法,还“冷战”了一下午。

    明姒跟梁现交换了个眼神,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的某天,朋友聚会上的一句玩笑话——

    “你别说,他俩万一以后有了孩子,还真有可能打起来。”

    而现在他们俩的孩子正在楼上冷战。

    ……难道气场不合这种东西也有遗传的吗?

    无论如何,还是先上楼看看情况。

    上去才知道,这俩小孩为了表示势不两立,一个把绘本室的门关得严严实实的,一个坐在积木搭成的城堡里,谁也没回他俩共同的儿童房。

    吵架还吵得挺有仪式感。

    这种时候得各个击破,明姒负责昭宝,梁现则去看看灿宝。

    进门之前,这俩大人还颇为幼稚地打了个赌,看谁能先达成目标。

    昭宝其实早就看到明姒过来了,脑袋凑到城堡的窗户里。

    他头发前不久修过,又长长了些,像个萌萌的苹果头。

    明姒走近了,坐在他的城堡门口,心血来潮般地敲了敲门,“梁以昭小朋友,你在吗?”

    昭宝听到前边那句话就乐了,从门里挪出来,跑了一步扎进她怀里,“妈妈!”

    母子俩玩了一会儿,明姒便切入正题,“昭宝怎么没跟灿宝一起玩呀?”

    ——

    跟昭宝这种沉得住气的性格不同,那边梁现刚进房门,灿宝就以一种“我好生气昭宝怎么可以这样!”

    的语气,滴滴叭叭地告了状。

    弄清原委,梁现往床边一坐,顺口道,“就这点事儿?”

    灿宝顿时用一种气咻咻的眼神看着他——那眼神梁现可太熟悉了,明姒每回不顺意的时候,就是这种炸毛般的状态。

    他轻轻“啧”了声,还没说什么,灿宝就原地一跺脚,蹬蹬蹬地跑出去找明姒了。

    梁现:“……”

    刚好不用他哄,他毕生所学哄哄明姒就已经很头疼了。

    于是大少爷心安理得地迈开长腿跟着出去,最后一家四口坐在一块儿解决问题。

    事情的起因是路上两个宝宝聊天,灿宝为了展示自己作为姐姐的“博学”,告诉昭宝,他是从一个叫医院的地方生出来的,出生的时候光溜溜,只有一点点头发,还皱巴巴的。

    昭宝问,“那你呢?”

    灿宝得意洋洋,睁眼说瞎话,“我生下来就很漂亮呀。”

    “不对。”

    昭宝说。

    俩宝宝就因为这个事拌嘴个不停,这会儿在明姒和梁现面前提起来,又隐隐有种要吵架的趋势。

    灿宝坚决不肯承认自己曾经也光秃秃地丑过,甚至结合自己看的绘本故事书,编出了一个十分玛丽苏的出生过程。

    明姒和梁现在旁边听着,忍笑忍得很辛苦,却又从这俩小孩你来我往的争执里品到了一点坐山观虎斗的乐趣,于是也心很大地没阻拦。

    到最后,灿宝终于忍不住说,“那你说,我是从哪里来的!”

    昭宝淡定道,“从妈妈肚子里生出来的。”

    明姒微微讶异,想不到昭宝还挺懂科学?

    “爸爸有小威,跑得最快的小威钻到妈妈肚子里,就有了我们。”

    昭宝继续一本正经。

    明姒开始隐隐觉得不对劲。

    小威是个什么东西?

    “小威。”

    灿宝念着这个名字,疑惑道,“那它现在在哪里呀?”

    昭宝指了指梁现,笃定道,“在爸爸的肚子里。”

    灿宝又好奇地看着梁现。

    饶是平日里散漫不羁,也不代表梁现能经得住小朋友这种目光的打量,而明姒早就已经绷不住淡定的表情,脸颊都有点儿泛红。

    ——

    根据昭宝的说法,他所有关于宝宝的知识,都是从幼儿园一本《小威向前冲》的有声绘本里听到的。

    里边说,小威是一颗x子,住在某某先生的身体里,它最擅长游泳了。

    某天,当某某先生和某某太太在一起,就意味着游泳比赛的开始……

    起初看到这绘本,明姒觉得又有趣又不好意思,但两人窝在一块儿想了想,还是觉得必要的性教育这块儿得跟上。

    于是隔天就让专人采购了一批性教育绘本,每个月给两个宝宝讲一些。

    灿宝跟昭宝接触了很多绘本,不同的人物、动物,知道身上有哪些部位,陌生人绝对不可以碰。

    但却依然对“小威”念念不忘。

    甚至某天,昭宝还认真地问,“为什么这么久了,下一个游泳冠军小威还没有产生呢?”

    明姒跟梁现对视一眼,用眼神催促他回答。

    梁现略微思索,轻咳了声,“因为它迷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