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见玫瑰 10.

时间:2021-11-12作者:今様

    www..,最快更新我见玫瑰 !

    10.

    晚七时许,暮色四合,天空自淡青过度至深赭,像浮着一层朦胧黯淡的雾气。

    遥远的山间别墅灯火通明,加长版的宾利沿着倾斜的道路,缓缓开往坡上。

    明姒在路上才知道此行的目的。

    今晚是国内著名慈善家俞耀德的私人拍卖晚会。

    俞老先生早年做航运起家,乘着东风建立起了庞大的商业帝国,退居二线之后,便一心一意做起了慈善。

    但在搞慈善的同时,他还有个十分接地气的爱好——给人介绍对象。

    他老人家不知怎的就把主意打到了梁现身上,近段时间,旁敲侧击了不知多少次。

    偏偏联姻的消息此时还得按着,不能如实答复。

    梁现带她去,一来为了捧场,而也有婉拒之意。

    听完前因,明姒靠在宽大的座椅里,左手撑着右手手臂,托腮佯装思考,“要我演戏,总得有出场费吧。”

    梁现侧眸看她,挑了下眉,“要多少?”

    “那起码也得七位数往上。”

    她开价不小。

    反正只是路途无聊,随口扯淡。

    梁现上下打量她一眼,似乎在衡量她值不值这个价。

    明姒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手臂低低抱起,警告般地瞪了他一眼,“干什么?”

    如果她是一只猫的话,这会儿毛应该都微微炸起来了。

    从小到大就这样,一点儿也不经逗。

    梁现损人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他手指轻敲了下扶手盒,忽然笑了下,“号牌你拿着,看上什么了自己拍。”

    他说得轻松,眉目舒展,仿佛确实不是一件什么大事儿。

    路灯沿着车窗照进来,给他的侧脸镀了个淡淡的边。

    明姒收回视线,忽然有点兴致缺缺,“算了。”

    看得出来,刚才梁现是想要和她抬杠的,只是不知为何话锋一转,换了个台词。

    那一瞬间,明姒忽然冒出了个奇怪的想法。

    梁现还是像小时候那样,跟她针锋相对比较好。

    刚才那样的对话,让她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没了回应,很不适应。

    ——

    山间别墅的院子里,早已停满豪车。

    在院中共行的这一段路,无疑是社交的好时机。

    各界名流下了车,并不急于前行,一路谈笑风生。

    走至台阶,不知谁低声说了一句,“那是京弘的车。”

    众人闻言停下脚步,往院中望去。

    一辆黑色加长版的宾利慕尚刹在红毯前,两侧车灯明黄,亮得十分嚣张。

    守在别墅前院的车童立即上前,拉开了一侧的车门。

    车童的黑色制服一晃而过,先出现众人在视野里的,是一只踩着红色高跟鞋的脚。

    鞋跟触地的一霎那,白皙的脚背绷起了一瞬,而后众人不约而同地感到眼前一亮——

    黑色的细带晚礼裙,披散的乌黑长发,窈窕身段,杏红的唇。

    深沉的夜幕之下,她静静站立,就像是一副明亮的画。

    “那是……明姒!”

    有人低呼出声。

    话音刚落,又看见一名身形修长的男人自车后而来。

    他们的目光似是不经意碰上,随后,男人略微低了低手臂,明姒顺势轻挽,两人一道迈步走来。

    有人认出那男人,更是惊异不已,“梁家那位大少爷?

    他们怎么一起来了?”

    不容将疑问细细嚼碎咽下,早已有人迎上去攀谈。

    ——

    俞耀德虽然已年过六旬,不过身子骨依然硬朗,说起话来,声如洪钟。

    他看着梁现,半是遗憾,半是欣慰,“怪不得每次都推脱,原来你早已有心仪的对象。

    我这个媒人看来是当不成了。”

    梁现站在中庭,闻言低眸看了明姒一眼,抬起头来时笑了,“只是一起长大的玩伴。”

    话虽然这样说,但他语调刻意压得暧昧,刚才看过来那一眼,眼梢挂着的笑意简直快浪上天——反正不瞎都看得出他们俩有点什么。

    明姒端着甜美的微笑,心里却对梁现戏精学院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有了更确切的肯定。

    俞耀德只当是年轻人羞于承认,笑着摆了摆手。

    他细细端详着明姒,又摇头叹气,“你啊,眼光这么高,我估计介绍了你也看不上。”

    就在这时,有位夫人缓步走来。

    她耳朵上戴着祖母绿套银的耳环,项链与耳环相得益彰,很衬今晚的礼裙。

    因为保养得当,看不出确切年龄,身材已经有些发福,不过仪态依旧端庄优雅。

    “介绍一下,这是我夫人。”

    俞老先生对明姒道。

    “俞夫人好。”

    明姒笑得甜美。

    俞夫人笑着点头,眼角攀上些许细纹。

    她的视线在明姒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忽然问,“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明姒微微一怔,还来不及细细回忆,便听她惊喜道:“想起来了。

    去年在伦敦,珠宝专业的毕业个展。”

    cs的高级珠宝设计,本科加研究生也不过五年。

    明姒去年六月毕业,毕设作品被选入学校的优秀作品展,在会展中心展出。

    她记得当天来的人络绎不绝,有同校的学生,特意飞来捧场的小姐妹,递橄榄枝的珠宝公司……也有被热闹吸引进来的普通游客。

    俞夫人,大概是最后一种?

    “当时我恰好在艺术大学拜访一位老朋友,听说有场高级珠宝的毕业展会,便兴冲冲地过去看了。”

    俞夫人始终笑眯眯的,“后来,我们在咖啡厅见了一面。”

    明姒想起来了。

    的确是有那么一位女士,看了她的作品之后,当天便联系到她,问她能否帮忙改一串项链,还开出了无比丰厚的报酬。

    虽说再多的钱在明姒眼里都不值一提,但报酬却不一样。

    她答应之后,那位女士便回了国。

    过了一个多月,项链送到她手中,之后两人一直通过邮件交流。

    原来就是俞夫人?

    明姒眼中一亮,笑意漫上来,“世界真小。”

    “是啊。”

    俞夫人也觉得缘分甚巧,笑容里满是称赞,“不瞒你说,那条项链我找了不知道多少位设计师,都改不出我想要的感觉。

    后来从伦敦回来,我乐得跟老俞说了三天——本来今晚要戴那条的,可惜前两天让我朋友借走拍杂志了。

    她磨了好多天。”

    俞夫人说着,语气变成了孩子气般的失落。

    她跟俞老先生相视一笑,又道:“明小姐年轻又有这样大好的才华,以后一定前途无量的。”

    俞老先生也用十分满意的眼光看着她。

    明姒压了压唇角,很浅又乖地笑了一下,“俞先生俞夫人过奖了。”

    仿佛并不因眼前的夸赞而自得。

    然而,告别俞老先生和俞夫人,一转身去拍卖厅,连梁现都感觉得出她心情大好——

    不仅挽上了他的手臂,步伐也比刚才轻快了许多,大有种“心情美丽不在意这种小细节”的大度。

    偶然间两人视线相对,他发现她的浅褐色眼珠比往日更亮,红唇轻轻挑着,好似抿住了笑意。

    特别像一只想找个地方开屏的小孔雀。

    ——

    明姒自认为不是个受到一点夸赞就爱炫耀的人,但从俞老先生和俞夫人口中听到,意义又不同——以他们的地位,跟谁都不必说场面话,何况她只是一个小辈。

    可惜放眼四周,没有一个人能充当听众,听她讲一讲改俞夫人那件首饰的时候有多么不容易——手指上被火燎了不知几个泡和伤口。

    明姒坐在红色靠椅里,心不在焉地翻了几页拍品名册。

    她抬起头来,单手撑着下巴,很不挑地跟对面说:“哎。”

    梁现眼尾一垂,看向她。

    明姒合上手里的拍品名册,手指在上面轻轻点了点,“有看中的么?”

    她今晚穿了条黑色的晚礼裙,露出的锁骨平直性感,微凹处如狭长浅泊,很是耐看。

    随着身体的前倾,一侧头发落下来,她抬手撩到耳后,却余下一缕,颤巍巍地勾住了左边的钻石长耳环。

    梁现的视线随着耳环轻晃片刻,收回,“我是捧场来的,该花的钱花出去就好。”

    言外之意,管他拍了个什么回家。

    思路倒是很清晰,叫人无法反驳。

    明姒又把拍品名册往自己这边移。

    他果然跟她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强行说话也是尬聊。

    谁知移到半路,梁现却伸手过来,摁住了它。

    明姒不解地看过去。

    梁现将她面前那份拍品名册展开,挑眉笑了,“听成昱说,你对珠宝很有研究。

    要么推荐一下?”

    小孔雀这么想开屏,不如就成全成全。

    他还是很善良的。

    ——

    俞耀德的藏品以字画和珠宝为主,这次拿出来拍了四幅画,其余都是珠宝玉器之类的。

    在明姒的推荐之下,梁现拍了一对镶鸽血红的印度猎鹰玉镯,成交价七百六十万;一幅19世纪的浪漫主义名画,两千六百万落槌。

    这样的私人慈善拍卖会,竞拍者大多意在捧场,最后的成交价格或多或少都高于市场价。

    梁现尽了散财的义务,便好整以暇地靠着椅背假寐。

    明姒倒是全程看得津津有味,不时对拍品发表评价。

    梁现昨晚连夜飞回平城,没怎么休息好,只做得到间或掀起眼皮,应答一两句。

    拍卖会接近尾声,周围的人围绕着一枚胸针竞相叫价,场面如火如荼。

    “那个也不错。

    红宝石的颜色是eepre,比鸽血红稍微次那么一点点,”明姒轻轻一抬下巴,“不过款式太单调老土,要拿回去改改才戴得出去。”

    综合来看,还是她的推荐最靠谱。

    毕竟梁现这种佛系买家,也不指望他能找个人把珠宝改得漂亮些。

    顺着她的话,梁现睁开眼,扫了眼台上。

    飞鸟造型的红宝石胸针,旁边点缀着绿松石珍珠和珐琅,四四方方,的确有些呆板过时。

    “你的出场费。”

    男人的声线漫不经意地响起,明姒怔了下,下意识转头。

    恰好看到他抬手举牌,依旧是散漫的模样。

    遥远的白灯映在他眉稍,快要与侧脸融成一片,“三百二十万。”

    这是今晚梁大少爷的第三次出价,直接在前人的基础上抬了一百万,看来是志在必得。

    大家不敢得罪,一时间无人出手争夺。

    “三百二十万一次!”

    “三百二十万两次!”

    拍卖官高声激昂重复,最后一锤定音:

    “成交!”

    直到这会儿,明姒还是有点没回神。

    出场费那事,纯粹是她随口胡诌。

    她没有穷疯到问梁现要钱,更不觉得他此时这种类似霸总附身的情况属于正常范畴。

    她特别认真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认识我是谁吗?”

    梁现瞥她一眼,大概是觉得她那晃来晃去的手有些干扰视线,抬手扣住她手腕按下,“不是说要七位数吗?

    拍回去给你改着玩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