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染指成瘾:饿狼总裁宠到底 第511章:衣服湿了

时间:2019-08-29作者:帮主好帅

    莫斯南的解释并没有换来任何实质的改变,相反地,夏望依旧没有停歇下心中的怒火。

    “之前李杰说你生病一直没好,我以为只是因为你太累了,可是现在……”

    “原来你一直都在抽烟!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糟蹋自己的(身shen)体?

    如果早知道这件事(情qing)的话,她一定不会还花费那么多心思,去给他煮冰糖炖雪梨!

    夏望气的攥紧了手指,便连原本雪白的皮肤都隐隐涨红,而她这些指责的话,莫斯南都清清楚楚地听在耳中。

    也许有些变态。

    他竟然非常开心,甚至便连唇角都忍不住地快要勾起来。

    可夏望越说越生气间,下一刻却要站起来直接离开,也就在这时,莫斯南很快地拉住了她的手腕;“我道歉,这件事(情qing)是我不对。”

    “……”夏望没有说话,只是一双眼睛中的怒火还是盛怒异常。

    莫斯南温柔了眼眸,直直地看向了她的眼眸:“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抽烟是我的错,我以后都不会再去抽烟,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从今天开始,我都听你的,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你能原谅我。”

    “……我不想你抽烟,是因为这个东西不好。”夏望微微顿了顿后,原本难看的态度也稍稍软化了一些。

    其实她刚刚的那些样子也不是真的在生莫斯南的气,更多的,她是心疼。

    毕竟莫斯南之前因为(身shen)体难受时的样子她都历历在目,而抽烟,只会叫这样的(情qing)况更加严重,也是因为如此,她才会一下控制不住(情qing)绪,想要离开山洞独自冷静一下。

    此时莫斯南已经将服软的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便是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不能继续生气下去。

    于是夏望有些别扭地轻声解释道,而莫斯南眼中的温柔却是越发缱绻,几乎要将人融化:“我明白你是为了我好。”

    “我很开心,原来,你并不是完全不在意我了。”

    夏望忍不住梗了一下:“……你,你不要乱说些跟这件事(情qing)没关系的东西。”

    “好,那我不说。”莫斯南十分顺从地点了点头。

    但脸上的笑意却一点点地((荡dang)dang)漾了开来。

    黑暗的夜色中,几乎是雨滴都会感觉到了莫斯南(身shen)上的喜悦,竟然减缓了不少密集的速度。

    天地间都像是被包裹在一团粉色的浪漫气氛中。

    夏望下意识地咬了咬唇角:“……你把打火机给我,我要生火了。”

    “可是我也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什么?”

    莫斯南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裤子口袋:“我不知道自己将打火机放在了哪个地方,现在我(身shen)上很难受,没什么力气去找……”

    “……”夏望沉默了下来。

    其实莫斯南话语中暗藏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他是想让夏望在他(身shen)上找到打火机,可是……现在他们两人的衣服都已经被淋湿,布料也都贴着皮肤,如果她真的将手这么伸进他的裤袋找打火机,那万一碰到一些什么东

    西……

    不是很尴尬吗?

    夏望下意识地红了脸颊,因为心中的联想,便连耳垂都因为害羞而变成了粉红色。

    夜色中,莫斯南的视力十分不错,自然将这些都看在了眼里,于是下一刻,他唇角的弧度便更加幽深了许多。

    “怎么了?望儿,你不方便过来吗?”莫斯南佯装不懂的开口问道。

    夏望更加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此时山洞窄小,不方便的地方就体现出来了。夏望直觉莫斯南是起了什么坏心思,可是却也没办法找出他的什么破绽,而刚刚,他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要是她再一直推诿,心怀不正的那个人好像就成了夏望

    自己。

    于是在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夏望到底还是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将伤(情qing)不算很严重的那只手伸进了莫斯南的裤子里——

    还好,整个过程都十分顺利。

    就像是莫斯南自己说的那样,在他的裤子口袋中,夏望很快便找到了打火机。因为不是很熟悉打火机的牌子,所以夏望说不上来这个自己拿在手里的东西到底贵不贵,但是隐隐约约中,夏望能十分明显地发现,这个打火机,应该是她见过最好看的

    打火机。

    所以不由自主地,她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手上的打火机上面,也因为如此,她错过了一旁莫斯南幽深的双眸。

    那儿就像是燃烧着一团可以将人烧成灰烬的火焰。

    在夜色中,也十分地明显,只是很快地,莫斯南便也已经收敛了神色,转而意味深长地勾起了一抹微笑。

    这一晚——

    哪怕是受伤,他的心中也是前所未有的快乐。

    如果可以的话,他多想时间能永远停留在现在,就让他们两个人能这样一直在一起,不再分开。

    莫斯南眉眼缱绻地想着,便连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不已的脸色,也稍稍恢复了一些。

    与此同时,在一旁的夏望也终于勉强生起了小火。

    温暖的光明很快便填满了整个山洞,温暖也驱散了雨夜的一些寒冷。

    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灰暗了下来,而雨势也渐渐地开始转小,夏望蹲在火堆边静了一小会儿的功夫,下一刻,她到底还是没忍住地将目光看向了一边的莫斯南。

    可就这么一眼,却被某人抓的正着。

    莫斯南眉目幽深地笑了笑:“为什么看我?”

    “……我只是想问问,你现在冷吗?”

    夏望斟酌着开口问道,随后也有些不自然地挪开了眼睛:“你要是冷的话,把(身shen)上的湿衣服脱下来吧,我生火也是为了你的伤口可以不要一直泡在湿衣服里。”

    毕竟莫斯南腿上的伤痕创面实在太大,一直这样裹着湿衣服的话,明天早上恐怕他的伤口就会感染。

    到时候要是发烧了,夏望真的不知道要去找谁求助。

    毕竟今天一下午的时间里,夏望都没看见一辆车子从这条山路上经过。

    而她说完这些话后,为了担心莫斯南想歪,还努力地补充了一句:“我不会看的,你可以放心。”

    “……那你呢?”

    “什么?”“你的衣服也湿了。”莫斯南一字一顿地开口说道:“一直穿在(身shen)上,你也会生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