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染指成瘾:饿狼总裁宠到底 第431章:让她心疼

时间:2019-07-23作者:帮主好帅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世界上对莫斯南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自己和夏望吵架,更来得让他痛苦不已。

    就像是前面这段时间,每一分钟,对他来说都像是地狱一般。

    夏望也不想和莫斯南吵架,她同样也不好受。

    方才她怒气冲冲地说出那句“我要回去了,我不想看见你了”的话,其实也不是真心,更像是一句气话,现在,要说她原本心中还有十分的火气,那么此时已经只剩下了最后两分。

    没有一个女孩子都离开自己心爱的人不管。

    夏望便是这样。

    她转身作势要走的脚步微微凝滞下来,下一刻再回头时,她通红着眼睛,眼泪汪汪地看向了莫斯南,眼中满是怒气:“你是故意地!”

    这个男人一定是故意说这些话,叫她听见,让她心疼!

    夏望在心中“愤愤”地想着,而看着她的这幅样子,莫斯南也轻轻地笑了出来,只是还没等夏望再多说什么气话,他便已经直接将眼前的小人拉回了自己的怀中——

    下一瞬,炙热的侵略便已经攻陷了夏望的所有感官。

    莫斯南急切而热烈地覆住了夏望的唇瓣,因为久久没有尝过对方的味道,所以这一刻,两人都有些失控。

    莫斯南滚烫的大手紧紧地搂着夏望腰际,灼热地就像是要将她从中间彻底熔断。

    而恍惚中,就在莫斯南即将将大手埋进她衣服底下时,夏望也难得清醒了过来,找回了残存的一些理智:“等,等等——”

    “……怎么了?”现在夏望要是说想停下来的话,莫斯南恐怕真的会假装没听见。

    可是夏望却还是说了:“我,我们现在先不要这样,我得给你上药。”

    哪怕是现在,莫斯南肚子上的那个可怕伤痕也依旧盘旋在夏望的脑海中。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夏望怎么还能和莫斯南做什么别的激烈的事情?想想她都觉得不安心。

    只是莫斯南却并不是很在意这个:“没事,放着不管会好的。”

    现在当务之急的情况,明显便是他身上的别的部位!

    莫斯南深沉了眼眸,在心中邪恶地补充着,可是夏望却也是真的着了急,听着莫斯南这么说,这次她根本就不选择顺从,下一刻,她便强硬地从莫斯南的怀中挣扎了出来:“不行!”

    “你让李杰把伤药拿来,不然我就自己出去药店买。”

    反正今天,不亲手给莫斯南上药,夏望就不会真的安心。

    而这么说着,夏望也确实准备转身出去买药,于是这样的情况下,莫斯南就是想做点什么别的事情,也已经完全成了不可能——

    “好了好了,我现在就让李杰过来!”莫斯南咬着牙低声说道。

    因为没得到适当地抒发,所以现在,他的心情相当糟糕,可是偏偏,夏望又是为了他的伤情,所以才拒绝了他下一步的亲密……

    于是在这样纠结的感情下,莫斯南只能将怒气全部发到了李杰的身上。

    当躲在办公室外面的李杰接到莫斯南阴气满满的电话时,简直都快要吓死了。

    他诚惶诚恐地立刻拿了活血化瘀的药酒送到了办公室中,而在接过了药酒后,莫斯南也很快关上了门。

    前后飞快的速度,简直差点将门拍到李杰的脸上。

    而夏望自然也明白莫斯南现在“不开心”的原因,只是她的注意力此时都放在了手上的药酒和莫斯南的身上,所以对于某人的心情,她就十分理所应当地选择了忽视的态度。

    在安静的办公室中,莫斯南的衬衫扣子被一个个解开。

    很快地,完整的伤痕便也全部暴露在了夏望的眼前。

    其实除去方才夏望看见的那一大片瘀伤,莫斯南的身上其他地方,还有许多别的不同的伤痕,只是那些都是旧伤,明显就不是莫梵洛的手笔。

    而两人之前关系亲密时,这样的伤疤其实夏望也已经看过了好几遍。

    只是那时的心情,和现在的心情截然不同。

    夏望没忍住地酸了酸眼睛,平复了好一会儿自己的心情后,她才将药酒倒在了手上,慢慢搓热。

    毕竟之前她也受过好几次跌倒损伤,那会儿莫斯南便是每天都给她进行无微不至地按摩。

    久病成良医,虽然夏望知道自己没办法像是莫斯南那样手法专业,可至少她也能保证自己不会按到什么错误的地方。

    于是接下来的整个过程中,夏望都在小心翼翼地给莫斯南按摩腹部的淤血。

    小小的手就像是两团绵软的白雪,当肌肤相触时,莫斯南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忍不住开始震荡。

    他一直将专注的目光放在夏望的身上,而随着按摩的越发深入,他的视线也越发炙热。

    因为用了许多的力气,所以渐渐地,夏望的额角也出了一层薄汗,便连呼吸都忍不住因为吃力而微微急促。

    莫斯南无法控制地深沉了脸色:“休息一下?”

    “不用,我没事的。”夏望摇了摇头,不是很在意地认真说道。

    下一刻,她便更加用力地加重了力道,毕竟……

    莫斯南的身上哪里都是肌肉,哪里都是硬邦邦的一片,所以想要去按摩淤血,她也得稍微用点力才行。

    只是……

    夏望不知道的是,她现在这样的行为,对莫斯南来说无疑是一种甜蜜的折磨。

    很快地,莫斯南的呼吸便全乱了:“……休息一下吧!”

    “不用,我没事的,你的伤……”

    “现在重要的不是我的伤!”这次不等夏望将话说完,莫斯南便已经直接打断了他。

    与此同时,他的声音也实在沙哑地厉害。

    而夏望后知后觉地也反应了过来,她下意识地看着莫斯南眨了眨眼睛,可还不等她羞红了脸颊去再说点什么,莫斯南便已经将她按在了沙发上——

    最后的事实证明,有些时候,夏望也就是莫斯南的补药。

    之前几天两人都在变相地冷战,所以也没什么过多的接触,于是这一晚,莫斯南便有些没完没了。

    夏望最后哭的连声音都快要发不出来,这才终于被某个狠心的坏人勉强放过。

    但是舒畅之后的莫斯南,却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关节都像是被打通了一下,别说是病痛,简直是舒爽地每个毛孔都会仿佛张开了一样。

    等将两人清洗干净,莫斯南便将夏望重新抱回了内间的大床上,只是却依旧是亲亲摸摸个没完。夏望困得根本一点力气也没有,可就在欲哭无泪的时候,莫斯南却又抵着她的唇,慢慢地说出了一句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