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染指成瘾:饿狼总裁宠到底 第397章忍一忍

时间:2019-07-10作者:帮主好帅

    很显然,对她脚上的情况,莫斯南知晓地一清二楚。

    夏望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此时也有些不知道要怎么说话才好,于是下意识地,她就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媳妇那样,只能垂着头缄默不语。

    而看着她的这个样子,莫斯南心头的情绪却是越发浓重。

    他是在方才开完国际会议后,才知晓的这个消息。

    从今天早晨开始,他就一直深陷在忙碌的工作中,无法抽身,也是因为如此,下午时,莫斯南才会吩咐手下去将夏望妥善地接回家,可是刚开完会,李杰就小心翼翼地告诉了他今天夏望在片场外面遇到的纠缠。

    于是接下来的工作立刻都暂停处理。

    莫斯南用最快的速度飙车回家,而刚一走进别墅,不知所云的佣人们便都说夏望自己一个人回了房间,并且谁也不知道夏望的脚不舒服的这件事情。

    这明显便是她刻意隐瞒,想要一个人自己处理。

    于是无法控制的情绪在莫斯南的胸腔中蒸腾,下一秒,他便已经大步上了楼,进了夏望的房间,此时看着眼前低眉顺眼的小人,莫斯南的脸色不但没有好转半分,反而更加地漆黑铁青:“为什么要刻意瞒着?”

    “我,我只是觉得我自己能处理……”

    夏望有些纠结地抿了抿唇角,此时也明白莫斯南之所以如此着急都是为了自己,所以她也软下了语气:“我这次受伤真的不严重,也就是走路的时候有些别扭……”

    “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夏望语气温和地商量着。

    而莫斯南却是深深地闭了闭眼睛:“你应该知道,我不是生气,我是心疼。”

    光是想象夏望被人纠缠,受伤后又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擦药,还小心翼翼地不想叫他担心,莫斯南的心便像是被拧碎了一般地难受。

    他刚刚面色之所以那么凝重,也是因为这个。

    而听着这些话,夏望的脸也克制不住地红了起来:“我,我没事的,你不要担心。”

    “……给我看看伤处。”莫斯南却没有将夏望的话听进去,而是很快便下达了命令。

    明显便是要用双眼亲自确定夏望的伤情,这才能完全放心。

    而这么一听,夏望也没有多加犹豫地点了点头,下一刻,她便小心地伸出脚想要给莫斯南看看,可就在这时,熟悉的大手已经环上了她的腰际——

    在夏望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以前,她已经被莫斯南打横抱起,放到了床上,而还没等她喘口气的功夫。

    莫斯南便又向她伸来了大手,想要掀开她的裙子!

    “等,等等——”夏望连忙大声喊道。

    她今天穿的是一条可以盖到脚面的长裙,而伤处是在脚踝,其实要看的话,只要撩起来一点点就行,根本没必要整个掀开。

    可明显莫斯南却不是这么打算的。

    夏望刚反应过来时就已经看见他的手抓上了自己的裙摆,而后还没等她将阻止的话语说完,她的裙子便被推到了腰际——

    光洁细腻的大腿很快便暴露在了两人的眼中。

    夏望羞愤欲死地捂上了脸颊,而莫斯南也看见了夏望微微发红的脚踝。

    “你已经擦过药酒了?”他沉声开口问道,语气专注而认真。

    而这样一来,夏望要是扭扭捏捏反而显得很奇怪起来,于是下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秒,在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复杂的心情后,夏望如实地点了点头:“对……我已经上过药了。”

    “你用的是哪里弄来的药酒?”

    “请,请工作人员帮我买的。”

    “……”莫斯南微微沉默了一会儿,与此同时,空气中的低压又更明显了一些。

    夏望忍不住开口解释道:“那,那个药酒其实也挺好的。”

    毕竟为了能快点痊愈,之前请工作人员帮她买药酒时,夏望还特别嘱咐过要买最贵最好的。

    方才她将这东西擦上以后,虽然还没什么太过明显的感觉,可是……

    在自我催眠之下,夏望隐约觉得自己的脚好像好了一些。

    只是很明显,莫斯南相当地不满意,甚至还轻轻蹙了蹙眉,于是这样一来,夏望原本还想要辩解的话也不知要怎么说出口了。

    她心虚地咳了咳,而就在这时,门口却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咚咚”两下,声响并不算很重。

    只是……

    这时候是谁突然来了?

    该不会是莫梵洛吧?

    夏望有些紧张地想着,下一刻便连忙拨了裙子重新盖住了自己暴露的双腿,而莫斯南也出奇地没有阻止她,只是就在敲门声响起时,他却忽然站了起来,径直向着门口走去——

    明显就是准备开门。

    夏望吓得瞪大了眼睛,就在准备亲自下床阻止时,莫斯南已经打开了她的大门,可是还好虚惊一场——

    门口站在的不是莫梵洛,也不是莫父,而是李杰。

    此时他的手中明显拿着什么东西,看见莫斯南来开门,他立刻规矩地低下了脑袋,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而后很快地,房门又被再次关上。

    莫斯南重新回到了她的身边,只是这次,他的手上已经拿上了一只新的药酒。

    夏望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但这时莫斯南已经再次掀开了她的裙子,将药酒倒在了手上:“可能有点酸,不要动。”

    “其,其实真的不用再上一次药的!”夏望这时也反应了过来。

    她连忙将脚往后面缩,想要躲避莫斯南的动作,可是还没等她离开多远,某个男人便又再次把她抓了回来,而这次,莫斯南更是不听她的拒绝,直接将搓热了的手按到了她的脚踝上——

    一阵叫人蹙眉的酸胀很快就从伤处飞快传来!

    只是与之前夏望自己给自己处理时的疼痛相比,莫斯南的上药明显结合了许多按摩的手法。

    夏望疼的脸都有些发白:“啊,好疼!”

    “忍一忍,揉开了就好了,这样才能好的快。”莫斯南不容抗拒地说着,只是话语间,他的脸色也依旧难看地可以。

    仿佛此时遭受着疼痛的是他一般。

    而就像是他说的那样,渐渐地,在最开始的那阵疼痛过去后,很快地,夏望便感觉到了舒服。

    只是在肌肤和肌肤直接的相触下,夏望还是忍不住红透了脸颊:“你,你其实不用这样的,我的伤并不严重。”

    毕竟这样的小问题,就是放着不管疼几天也都能痊愈,可是……

    “不行。”莫斯南目光锐利地摇了摇头:“只要是你身上出现的小问题,我都不放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