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寒门美食赘婿 037 孟飞的姐姐

时间:2020-08-14作者:优柔的兔子

    金宝珠最终还是没有难为他,将剑从他脖子上移开。

    但是脖子上没有搁把剑的宁不屈,倒是觉得脖子不凉了,反倒是有些空虚。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喜欢上了别人将剑搁在他脖子上的感觉。

    也许,他天生就喜欢受虐?

    不,他觉得不是这样,突然内心这样可怕的感觉,吓了他一跳。

    他喜欢女人将剑搁在他脖子上的感觉,这样会让他有充实感。

    也许,他真的有些贱吧。

    “我想听一下你的故事。”金宝珠说道。

    “我的故事?”宁不屈不理解她说这话的意义。

    “一个寒门书生,虽然先祖出身华国的忠臣良将,但是落到你这一代算是非常落魄了吧,村里的人都以书呆子的称号来形容你,可是有一天……”

    “有一天怎么了?”

    “一个平素看起来不怎么样的书呆子,却突然变得不像书呆子了,而且还精通一手非常厉害的厨艺和施毒,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金宝珠说道。

    他知道对方一定会对他进行一番调查,这并不稀奇。

    毕竟,自己曾经想当知府的上门女婿。

    宁不屈只好说道:“每一个人都有秘密。”

    “连我也不能说?”金宝珠露出一脸委屈的表情。

    “恕不能相告。”宁不屈认真的说道。

    金宝珠却话锋一转,说道:“我今天已经让我爹去派人打听到底是什么人花一万两银子取我性命了。”

    “打听清楚了吗?”宁不屈说道。

    “已经有一些眉目了,明日或许就有答案。”金宝珠说道。

    听到金宝珠这么一说,宁不屈突然对知府大人的神通广大感到心惊。

    这种事情,居然两天就能打听清楚,他对这知府的能量也感到心惊。

    “那就好。”宁不屈说道。

    “你不想知道我的一些故事吧?”金宝珠说道。

    “如果姑娘愿说,这长夜漫漫,也可以当成本书生的睡前小故事。”宁不屈说道。

    “江湖中有正派和邪派之分,在邪派中有一个门派唤作日月神教,在那日月神教当中有一位圣女,有一次,她让天魔教的少主看上了,那天魔教的少主非要娶她过门,结果她宁死不从,那天魔教的少主就对她的门派进行了侵略,作为一个邪派当中的小门派,怎么能敌得过天魔教那种大门派,结果教中死伤惨重,然后日月神教的人为了存活,只好离开了他们原本的地方,然后流落到了中原各地。”

    听那金宝珠缓缓讲了一个江湖恩怨的故事,宁不屈脑海中有满肚子的疑问。

    但他没有说,她知道金宝珠接下来讲的,恐怕就会让他满肚子的疑问得到解答。

    “她作为日月神教的圣女,只想着找那天魔教复仇,重新恢复日月神教的神威,然后她一路仓惶而逃,最终逃到了沙城,她在逃命的时候,遇上了一位善良的姑娘相助,那姑娘长得与她十分相像,然后她就住进了她的府中一年,可惜,府中任何人都不知道她的存在,连她的父亲也不知道。可惜,那姑娘死了,得了一场重病,临死前没有告诉任何人,她让那姑娘来代替她,好好在这世间活着。”金宝珠说道。

    “那姑娘莫非?”宁不屈深深的看向金宝珠。

    “没错,取而代之那姑娘身份的正是本姑娘。”金宝珠说道。

    宁不屈更加傻眼了,这其中的剧情居然会有如此曲折?

    简直比唱戏的拽文还要拽得离奇。

    “你是日月神教的圣女?”宁不屈说道。

    “嗯。”金宝珠轻声说道。

    “那你以前叫什么?”宁不屈说道。

    “我叫金宝珠,以前叫金宝珠,以后还叫金宝珠。日月神教的圣女只是一个代号,我现在还是以金宝珠活着。”金宝珠说道。

    “为什么要将这些事情告诉我?”宁不屈说道。

    “因为你要娶我啊,当金知府的上门女婿。”金宝珠说道。

    “可是我不是比试输了吗?”宁不屈说道。

    他的蛋炒饭输给了那名高君笑,他才是赢家,他才是最终要娶金宝珠的男人。

    “嫁不嫁,嫁给谁,那是本姑娘说了算,本姑娘现在看你顺眼,所以,改了。”金宝珠说道。

    “这种婚姻大事,你说改就改?”宁不屈更加傻眼。

    “本姑娘身为日月神教的圣女,难道还任性不得?”金宝珠说道。

    不知为何,宁不屈却以为这金宝珠又在耍他。

    玩笑开四回,那就不叫悲剧了。

    不叫悲剧叫什么?

    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反正宁不屈不知道。

    “你不想娶本姑娘?”金宝珠说道。

    宁不屈说道:“我只想娶一个小家碧玉,琴棋书画,温文而雅,不要整天耍剑弄刀的女人。”

    “你这种寒门书生,要求还挺高。”金宝珠说道。

    “不要瞧不起寒门书生,凭我的制作美食手艺,我很快就能成为整个江湖,不,整个天下最耀眼的存在。”宁不屈高声说道。

    “呵呵。”金宝珠发出了一声清朗的笑声。

    “呵呵,又是何意?”

    金宝珠叹气说道:“井底之蛙。”

    “我制作的美食,难道没有令姑娘感到满意?”宁不屈说道。

    金宝珠却道:“你制作美食的确有一手,但是天下之大,会制作美食的高手层出不穷,而且想要制作出令一流,后天,先天高手满意的食物,他本人也必须是同样实力的高手,因为只有用这样的武功,才能将食材发挥到极致,你现在什么实力?”

    “不入流,我一点都不会武功。”宁不屈说道。

    “那么,你现在制作的美食,也只有令令二流三流的江湖中人感到满意,想要令一流的高手感到满意,你必须自己也要成为一流高手。但想成为一流高手,没有数十年的修炼,没有数十年的明师传授,那是绝然不成的。”金宝珠说道。

    “可是,这江湖二流三流那么多的江湖中人,我只需要令他们满意,我就可以财源滚滚了。我为何需要令一流啦,后天啦,先天高手满意,没有必要啊。”宁不屈说道。

    金宝珠却沉默了一会,笑道:“可是,你的目的可不仅仅只是让自己财源滚滚,你还要令本姑娘重振日月神教,向那天魔教的少主报仇。”

    一不小心,金宝珠将他牵涉进江湖当中,让他好生不自在,他只好讨饶道:“为何是我?”

    “因为,你要娶本小姐啊。”

    金宝珠一脸笑意盈盈的看着他说道。

    “这不是朝本书生开第五回玩笑了吧?”

    金宝珠却幽幽的说道:“你要将这当成玩笑也可以,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

    “你真的不是开玩笑?”宁不屈心却突然猛的跳了几下。

    “你觉得本姑娘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这可是本姑娘的终身大事啊。”金宝珠一脸郑重的说道。

    宁不屈很想说一句,姑娘,你一直拿你的终身大事在耍乐子啊。

    “你觉得你真的输给了那高君笑?”金宝珠说道。

    “人家一份蛋炒饭炒了十几年,这份功力,再下也只能甘拜下风。”宁不屈说道。

    “那高君笑和高知县想要娶本姑娘,本身就是一场阴谋。”金宝珠说道。

    “什么阴谋?”宁不屈也并不吃惊,因为他曾经听到那高君笑说过什么任务,也许这任务就是阴谋的一部份。

    “真正的高君笑恐怕已经死了。”金宝珠又说了一句令宁不屈震惊的话。

    “那我见到的高君笑又是谁?”宁不屈感觉自己脑子似乎不够用了。

    “你见到的高君笑是千面郎君。”金宝珠说道。

    “听这千面郎君,难道他有一千张面?”宁不屈问道。

    “他没有一千张面,他有一万张面,甚至十万张面,只要他见过一次的人,他就能将自己变成对方。”金宝珠说道。

    “哦,原来他是一个易容高手。”宁不屈说道。

    “宁公子不愧是江湖顶顶有名的夺命书生,我这么一说居然你就通透了。”金宝珠赞叹道。

    “嘿嘿。”

    宁不屈心道,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撒野吗?自己那方武侠小说和电视剧曾经称霸了好几十年,这千面郎君一听就是一个易容高手。

    “高君笑莫非就是这千面郎君杀的?”宁不屈说道。

    “没错,宁公子你猜得对极了。”金宝珠说道。

    “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太丑,然后就易容成高君笑的模样,想成为金知府的乘龙快婿?”宁不屈说道。

    “你想得过于复杂了,宁公子。”金宝珠说道。

    “那是什么原因?”宁不屈追问道。

    “因为那千面郎君是天魔教的人。”金宝珠说道。

    天魔教!

    “天魔教发现了你的存在?”宁不屈发现自己说话也有些冷意。

    “他们恐怕偶然发现与我长得很像日月神教的圣女,这次上门就是想试探。”金宝珠说道。

    “江湖好复杂,我现在只想回家当一个家里蹲。”宁不屈说道。

    “那不行,你必须成为本姑娘的乘龙快婿。”金宝珠说道。

    宁不屈沉默了一会,又说道:“听说,华国的太子也想让你成为太子妃?”

    “你怕了?”

    金宝珠托着自己那张好看的脸蛋看着他。

    宁不屈看着这张好看的脸蛋,突然感觉自己的心智被迷惑了一样,说了一句:“不怕。”

    但说完他就后悔了。

    因为,只要娶了这姑娘,他就很快成为华国太子爷的情敌。

    然后,天魔教又是邪派第一大教,知道什么是邪派第一大教吗?

    他又成了天魔教少主的情敌。

    而且,好好的江湖中人不去做,非要成为日月神教圣女的老公,一旦让别的正派中人知道,恐怕会持刀将他一顿乱砍。

    邪派中人,人人得而诛之。

    这可是他常听江湖中人常讲的一句话。

    他一旦当上这知府的乘龙快婿,恐怕除了能得到这么一位美娇娘,什么都落不下。

    而且,还会赔上自己的小命。

    整天活得不如一条野狗,还要担惊受怕。

    图啥呢?

    他突然感觉这买卖不行,他想退出。

    可是看到金宝珠在明月下擦试剑的举动,再摸摸自己温热的脖子,他就觉得自己的脖子完全抵挡不了那冷剑的锋芒。

    自己如果不答应金宝珠要娶她的话,恐怕不等华国的太子爷,还有天魔教少主上门来寻他的晦气,他恐怕会立即死在这金宝珠的剑下。

    这个女人很可怕,表面笑嘻嘻,内心……

    为了多活几日,他也只好无奈的答应了娶金宝珠。

    他一连在府中呆了四日,这四日也是老老实实,该让他在房里呆着,他就呆着,该让他去制作麻婆豆腐,他就去制作麻婆豆腐。

    听话的像一条狗一样。

    这一天,孟飞又来了。

    他是从墙上嗖的一声跳过来的。

    会点轻功的人就是好,可以随时在墙上跳来跳去。

    当时,宁不屈在制作美食,一旁有金宝珠看着,他就那么旁若无人的跳了进来,扭头看了一眼金宝珠,脆生生的喊了一声姐。

    这家伙嘴什么时候这么甜了?

    不对,为什么金宝珠看他的眼神也有点亲切?

    难道说他们两人真是亲姐弟?

    不对吧?

    “你们二人不会早就认识吧?”宁不屈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好眼力。”孟飞赞道。

    “不愧是奴家看上的夫君,这份机智,天下也没谁了。”金宝珠说道。

    这就称奴家了吗?

    本书生虽然答应娶你了,但你还没有过门呢。

    不过,突然反应过来的宁不屈,望着二人,尤其是孟飞,怒道:“你们真的早就相识了?”

    孟飞点点头,脸上一副笑嘻嘻的说道:“当然,我是宝珠姐姐带大的。”

    “你不是邀月十二楼的一名楼主吗?”宁不屈说道。

    他怎么又和邪派的日月神教扯上关系了?

    “能者多劳啊,谁规定日月神教的人就不能去邀月十二楼当一个小小的卧底?”孟飞说道。

    “你们难道真的是亲姐弟?”宁不屈又问道。

    “不是亲姐弟,但胜似亲姐弟。”金宝珠说道。

    “那我头一回在路上见你,你是故意将陈默言的剑送到我手中的?”宁不屈似乎开始整理整件事的过程。

    “当时我奉上阿姐的命,的确是找你去的,但是没想到在半路碰上了,恰好你推着一牛车的美食去沙城,然后我就借故没银子,将陈默言那柄剑放在你的牛车当中。”孟飞居然将这件事原原本本都告诉他了。

    “你们为什么要找我?”宁不屈就不懂了。

    “因为附近传言,只有你这么一个书生,而且生性非常愚笨,人又很善良,本姑娘不想嫁华国的太子,不找你找谁啊?”金宝珠说道。

    宁不屈这才有点绕过弯来,这从一开始人家就在算计他。

    “对不起,本来就是想将你送进牢中,然后让你受点小罪,我再想办法救你出来,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一场意外。”孟飞说道。

    宁不屈简直想要哭了,无端碰上这个孟飞,又无端的入狱,又受了东蛮和尚差点将自己带到东蛮的一场风波,来到了金知府的家中,比试失败之后,又碰上这个家伙,又是受到他的蛊惑,自己才又落到他们的手中。

    宁不屈已经气得脸色发白,浑身颤抖,指着二人说不出话来。

    金宝珠这才面有愧色的朝他一施礼说道:“夫君,对不起了。”

    说对不起有用的话,要官差做什么啊?

    你们日月神教的人,简直也太阴险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