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99 压倒性胜利

时间:2018-02-01作者:小二园

    </br>等到他们发现了袁铭他们吃什么的时候,大家的火气终于爆发了,说军部的人特殊对待,看袁铭他们有肉吃,还有每天早上吃两个鸡蛋,这个时节还能吃木须柿子,黄瓜粉皮凉菜,酱牛肉,还有好酒喝,谁能干啊!这件事情直接惊动了军长,当军长知道,这些蔬菜是袁铭他们团里的军嫂贡献的,肉食是他们越野的时候顺便打的,谁都没话了。至于好酒,呵呵,不好意思,团里特别奖励的。</br>这番话让所有的队员感觉非常的难过,不是被批评难过,而是忍的难过,他们队长这话很有意思,谁是老?谁是幼?这说的就是其他队伍的领导了,弱小?那明显就是说别人不行,你不能欺负,一个又一个的‘啊?’这显然是没话说,那‘啊?’是用来延时的。</br>接下来的日子,桃就开始跟着嫂子们一起下地干活,不过很显然,桃想表现一下自己的勤劳都没有办法,在吃过嫂子们送来的那么多次蔬菜和鸡蛋的战士们,马上抢了四个女人的活儿,一百多人,种那几亩地,还不轻松吗?桃看着干的热火朝天的战士们,她怎么也得有所表示啊!桃在家里找了三十块钱和一些粮票,让佳慧赶紧到附近看看,有没有人家能卖他们几只鸡或者鸡蛋,佳慧这丫头也是主意正的,路上遇到了出发去县城办事的车,直接到县城去买菜了。不仅买回了难得的猪头肉,还有不少豆芽和鸡蛋。桃想了想,这么多人,粮食忙不过来啊!又去炊事班借人,桃则提供了半袋子的白面,再加上其他几家提供的白面,大棚菜如今还有,不过只有葱和小白菜了。</br>300人,装备显然不够用,此时袁铭又为桃领了一项任务,再买200套,而且其他的装备也是越多越好,夜视仪和护具、战靴尤其重要。另外,若是能够得到武器,那就更好了。为此,军长和军区的领导取得联系,说是会给桃送来她需要的东西,让桃去做这件事情。此时,桃觉得,越多人知道,自己越是危险,尤其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做这件事情。想来想去,自己没年都是要去南方的,此时儿子已经十个月了,这家伙壮实的很,已经不把妈妈的奶水当主食了,最多就是当饮料喝几口,浩子白白胖胖,特别的聪明,但就是不肯放弃吃奶,桃综合了一下眼前的情况,觉得就此机会,回一趟南方老家。一来是办部队交代下来的事情,二来顺便回去看看父母,三来给儿子断奶。桃把这个想法跟袁铭说了,没有想到袁铭的脸当时就沉了下来,说道,“你等一等,我跟你一起回去,让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桃想拒绝,但这样做的话,很容易引起怀疑,也就没有坚持。为难之际,上面来了命令,要准备演习了。袁铭和手下刚刚把人员定下来,还需要磨合,这次的演习,很可能直接关系到很多人去留的问题。因为裁军已经不是说说而已了。对于袁铭他们这种天生的军人,离开部队简直是不可想象的。而桃也知道袁铭另外一个不能离开部队的原因,那就是他爸爸的压制,若是袁铭离开部队,那么全家都会去支持他的异母弟弟,袁铭将永远失去和父亲站在平等位置的机会。说是任人宰割也不为过!</br>但是桃很聪明,一边让嫂子们把猪头处理了,然后卤猪头肉。这不就开始切土豆丝,和面,用开水,之后就是烙饼了,桃没有选择用油,而是选择了蒸饼,加上菜和鹿肉,那就是很好吃的卷饼啊!等中午战士们忙活完了,饭也做好了,色香味俱全,除了猪肉是自己花钱,其他的东西几乎都是大家分摊的,他们有的拿酱,有的拿了自己家的土豆,有的拿了自己家的泡菜和熏肉来。都付出了不少。等到做好的饭被几个战士帮忙送到地里的时候,大家都很惊讶,没有想到几个嫂子真的很能干。不仅仅是能干,还考虑的特别周全,辣椒酱、南方人喜欢的甜面酱和豆豉酱都有,可以自己选,卷饼也是都加工好的,自己拿着大葱蘸了酱插到卷饼里就好了。也由此引发了战士们对于炊事班手艺的不满,还得炊事班也成了不能混日子的地方,这就是后话了。桃轻省了很多,所以空间的田地就有时间收拾了。不仅种植了草药,还试着种植果树,也不知道能不能长的好。</br>散漫的日子没过多久,上面就下来了命令,要组建军属侦查营,由袁铭任营长,赵建设为指导员,何卫宁为副营长,这对于桃来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即使袁铭才27岁就当上了营长,在桃看来,已经算是大器晚成了。组建侦察营,不仅允许使用那些装备,还可以在全军选拔尖子兵,在那之后的日子里,袁铭、赵建设、何卫宁都不着家,四处选兵去了。选回来之后,还要筛选一次,先是体能,然后是战术、绘图等军事专业训练。这当中,那些识字的人就有了优势。学习起来更容易。300人的名额,现在有500人了,原来的队员被团长非常无耻的抢走了一半,所以还要筛选出去一些人。小子都被挑走了,让桃觉得很不方便。</br>比赛的第一天,体能,袁铭的队伍以压倒性优势获胜。五公里负重越野,当其他部队的优秀队员终于吭哧吭哧的回到起点的时候,那些很傲很横而且装b的家伙们,已经坐在一边打扑克了。跨障碍跑,那更是干净利索,考核的评委甚至想着,是不是科目设施太简单了。袁铭的连队成绩最差的都比别人强。在其他部队和一些领导心里则是认为,这是一只从团里拥有最好的身体素质的战士选拔上来的。等到考核动脑项目的时候,差距更大,他们也彻底了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排雷、驾驶、绘图等等科目都很快很准确的完成了,最气人的是,即使体能科目考核结束了,这些家伙仍然每天早上负重越野跑十公里,然后才回来吃饭。在摔跤和格斗等项目上,更是对方输的很难看,眨眼睛就结束了战斗。在见识到比赛期间,这些家伙还是坚持训练,大家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输的那么惨,原来这些家伙每天都是负重25公斤十公里越野跑啊!</br>这让队员们觉得,训练艰苦一点,难一点也是正常的,尤其是后来的十个人,看到这样的伙食,队员训练的艰苦也就没话说了。当然,他们还不知道奖励的事情。</br>在袁铭搞这个特种侦察连之初,他就已经考虑到了伙食问题,因为高强度的训练,如果还吃不好的话,那就不是训练,而是虐待了,之后桃提出山上有猎物的事情之后,袁铭带着队员们上山,也就是一边训练,一边打猎,在山里野炊,各种肉食都不难弄到。而在袁铭有钱了之后,就直接给了团里的采购员,让他到地方上去想办法,给战士们弄到猪肉、牛肉、羊肉、鸡蛋等等高能量高蛋白的食物。在参加比赛前的一个月,所有的队员每顿饭都能吃到肉,每天早上都能吃到鸡蛋,一天三顿饭,都是管够吃,吃的还是大米白面等精粮。</br>这可真是吓出袁铭一身冷汗啊!若是这个小战士死在了比赛途中,那自己别说挣得荣誉了,怕是还得接受调查,承担责任,即使没有死在比赛途中,那自己也难逃罪责。在平静下来之后,袁铭开始了沉思,桃是看出这个小战士的脸色不对了吧!她的医术那么好,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不相信媳妇的看相说法和符咒法术之类的解释。但不管怎么说,媳妇是他的贵人,这件事情没有人死,他也不会背上任何的责任。尤其是,他的部队几乎是吊打其他侦查连队,这让团长的脸上都开了花。回到了连队,袁铭先是大手一挥,一人一盒烟,晚上吃肉,这个月,每个人多发十块钱的奖金。只有最后拉的十个人表现出异常兴奋,其他人则是早有预料一般的一样,商量着十块钱做点什么,或者是抢几个不抽烟战士分的烟。袁铭交代一番之后,就赶紧带着人去看还在住院的小战士。虽然是非战斗减员,但作为领导,是必须看看的。等晚上回来了,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桃失望了,袁铭累坏了,他直接睡觉了。看他的样子桃就知道,让自己给说中了,而看袁铭的脸色,印堂发红,这是要升官了,当然是没什么事了。穷寇莫追,桃也不打算多说,反正他早晚会明白的。第二天,桃醒来的时候,袁铭已经不见了,不过她看到了放在书桌上的信,走的时候可能匆忙,墨条只来得及粗略的研磨了几下,所以写出的字颜色有些淡,一张上好的宣纸就写了四个字,‘晚上等我’,桃有点想哭,难道这个男人就不会用别的方式来表达善意吗?</br>其他队伍的领导和战士也是气的够呛,连告状的几个队伍的领导都气的红了脸。一场批判大会,在复杂的尴尬的情况下结束了。最后比赛的科目是对抗,因为有人数的限制,所以不是所有的队员都参加,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袁铭没有让那个桃说的小战士上去,按理说,他是袁铭费了很大的劲儿挖过来的,是战术学的最好的,思想最灵活的,不派他去,大家都很奇怪。其实袁铭也就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br>之后,比赛外和比赛时候,经常有冲突发生,终于,惊动了领导,所有人集合,讲讲纪律,各个参赛队的领导也对自己的战士进行批评教育。等轮到袁铭这边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都希望袁铭这个当领导的,捆住手下人,或者,惩处打仗的战士。袁铭站好,对着眼前的队伍大声吼道,“你们怎么搞的,啊?我平时是怎么教育你们的,要尊老爱幼!啊?不能欺负弱小,你们呢?是怎么做的,啊?怎么可以这样不友爱呢?啊?”</br>比赛直接关系着最终的成绩,也关系到整个团的脸面,正在大家都关注着比赛的时候,这个小战士脸色越来越白,袁铭还是看到了,直接问他是怎么了,可没想到小战士死活不说。一再强调自己没事,但袁铭此时已经确定了,媳妇的乌鸦嘴给说中了,马上派了自己的吉普车,将人送的卫生队,送去的人过了很久才回来,原来,小战士是突然阑尾炎发作了。若不是送的及时,就死了。</br>当一个人的能力足以压倒身边的所有人,身上就难免有了傲气。而这些武力值和专业能力超群的人,也被他们的队长有意的激发了内心深处的血气。这时间长了,自然就与众不同了。他们的训练由于资金充足,弄来的各种训练工具也是不会打折扣了,各种地雷,枪械、车辆,甚至还借来来的坦克,画图也进行了专业的学习,他们甚至还学习了电台知识,队员们因为大多来自东北,有一部分少数民族,而袁铭就选择了其中的满语作为训练术语,各种手势也与众不同,随着训练磨合,几乎一个眼神,大家都能确定对方想要干什么了。在外人看来,最引人注目的还不是他们比别人黑,而是他们比别人都高,都壮实。而且都够横,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有些还有长个的空间,所有这段时间的锻炼加上营养餐,使得整个队伍当中,个头最矮的也有一米七五,高的一米八十多,和瘦弱单薄的年轻兵不同,他们的体质真的非常好。</br>既然没有从正规渠道整到他们,就有人单个挑衅了。第一次,袁铭的队伍里一个战士被人打了,因为纪律严格,所以没还手,吃了亏,被袁铭知道了,狠狠的说了一句话,“你个怂货!”袁铭拉长的脸已经很难看了,这已经是很重的一句话了。之后,大家也知道了,以后遇到挑衅的,不输就没事。</br>八零符娘小军嫂 (wa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