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第九十三章 袁铭的心思

时间:2018-01-31作者:小二园

    在前世,就有火耗银子和冰敬、炭敬的说法,作为上官,给予手下一定物质上的奖励和支持,这是大家习以为常的事情,也是为了让大家更好的办差。这套御下方法,放到什么时候都不过时,但是,不能太明显,否则让人嫉妒,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会得罪同僚,所以这件事情就要好好的想想。

    这本是袁铭私下里的想法,也在心里犯难,这天等袁铭终于折腾完了媳妇,因为担心媳妇没有痊愈,只能克制了,但是和媳妇说什么呢?虽然文桃给自己生了儿子,炕上也很和谐,但总觉得少了什么,袁铭想了很久,他们之间似乎缺乏沟通,但袁铭也很纠结,他想表达的事情,比如自己的家里,他只给了点提示,文桃就已经心领神会了。媳妇琴棋书画皆通,但袁铭却完全不懂,他每天只关心训练,战术战略等军事知识,他们之间还真是没有什么共同语言,所以两个人的呼吸平稳之后,反倒陷入了尴尬的寂静。

    文桃也自然是发现了这一点,但她说什么好呢?说孩子?现在浩子除了吃就是睡,能说几句?说种菜,袁铭也参与了,鸡毛蒜皮,家长里短,这都没话题,但文桃向来是一个不服输的人,学识见识远比寻常人高的多,找话题,倒也不是完全没有,眼下就有一个,

    “你最近还是带着手下的人进山吗?”

    这个话题果然是袁铭感兴趣的,翻过身,侧躺看着媳妇,问道,“是啊,怎么了,你有什么想法?”

    “我只是觉得,你这个当领导的,有点不体恤手下的人,”文桃有点用话激起袁铭斗志的意思,

    铭果然有了兴趣,虽然只有窗外的月光透过来,但文桃还是能看清楚他的脸色,袁铭说话的口气也不善,说道,“什么意思,你倒是说说。”..

    文桃扯过自己的衣服,摸索着正反面,一边穿一边说道,“我发现底下的士兵,甚至是干部,生活都挺困难的,当兵的那点津贴够干什么的,就算是在部队,也不是吃的多好,至少和我们村里的人比不了。各个连队都有养猪,但也只能是逢年过节让大家尝点肉星,你们经常到山上去训练,就没有想着带点什么回来?不是说野外生存训练吗?你们吃什么?或者说,什么能吃,你们都不知道吗?唉!入宝山空手而回,也是够木的!”

    一听这话,袁铭不乐意了,说道,“你知道什么,这大冬天的,打猎哪里有那么容易。再说就算是有,最多也就是让大家吃几口肉,还能有什么?”

    “往深山里走,毒蛇猛兽多,但我想既然你们是要训练,总不会是说说吧!总要去亲自体验艰苦的丛林生活啊!此时打猎,不说动物身上的肉多难得,就是得了皮毛,那也是很值钱的,打个比方说,若是打了一头熊,够你们一百多人一人分到十来块钱的,若是打到了老虎,每个人至少分一百。若是打了鹿,也能得给十几二十块的。现在一盒烟才几毛钱,十块钱能做很多事了,要是打的更多,这变相的奖金,足够让所有人挤破了脑袋来你的队伍,而你此时手下的兵,会更有干劲儿。”文桃总算是穿完了衣服了,刚躺下,就发现袁铭扑过来,从上往下看着他,眼神晦暗莫测,

    “你是说打猎得的猎物卖到收购站去?”

    桃笑了,说道,“送到收购站可是亏大了,我认识县城收购站的人,他们会把山货运送到大城市,可以卖个好价钱,毛皮、药材、肉食,到了城市那就是几倍的价格,就比如说野鹿,可以买鹿血、鹿肉、鹿茸、鹿皮,你去卖,最多给你肉前,毛皮肯定不会给多少钱。”

    袁铭翻身躺回去,半天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说,“真能多给钱?”

    “嗯,能,你可以放心。”文桃去过收购站,只要她想,什么人拿不下来呢?

    袁铭动心了,但还是问道,“多了也能收,不会说别的吗?”

    “只要你有,绝对不愁卖,如果你打了熊、鹿、老虎,也可以直接卖给我,我会给钱的,我会自己泡制药材,这样的话,价格可以翻几十倍,想想吧!”文桃说完,就准备睡觉了,不过听了文桃的话,袁铭却真的睡不着了,怎么能让这件事情办成了,怎么能让让整个部队都收益。媳妇的提议虽然好,但是他们这个小部队吃独食,那显然是行不通的。

    第二天,袁铭回来的很早,拉着岳父打听打猎的事情,尤其是冬季狩猎,又问了什么东西是最值钱的。最重要的,还是在山里如何生存,寻找水源,解决毒虫、瘴气等等更加详细的问题,这些不只是当前的山中的情况,因为北方的山林,最大的麻烦可能是迷路,是遇到猛兽,但是如果是南方的山林,那问题更多,到山上打猎采药可能还好,若是在这样的地方生活几天,十几天,那就是大问题了。

    和往常一样,今天的饭菜也特别的丰盛,袁铭和岳父一起喝酒,今天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使劲儿的灌酒,文桃觉得,父亲不是糊涂的,这样做,肯定有目的。果然,饭桌上,文继先就说了,

    “女婿,可别小看这酒,你想知道什么,想不被人套话,想拉近朋友间的距离,这酒量是非常重要的,得练练啊!”

    袁铭看看媳妇,她的脸上一点异样都没有,不去阻拦父亲的灌酒,也不会埋怨的看着他,袁铭想起他听过的媳妇同别人说的话,这个时候就有点感叹了,这份信任和理解,让人心里很是温暖,他也庆幸自己的幸运。

    吃过饭之后,媳妇果然给他准备了醒酒药,水果汁,两个人也开始聊天,文桃给孩子喂奶,袁铭躺在炕上醒酒,酒喝多了,也不是都会昏睡,就像现在,袁铭虽然有些头昏昏,但思路清晰,也能放下心防,可以说一些往常说不出的话来,从父母对他的无视,到爷爷的严苛的管教,还说了十五岁就参军之后,隐藏身份,读过艰难的新兵训练,交了许多的好朋友。

    之后又对文桃说道,“他们若是对你不客气,你也不用理会他们。”

    文桃笑了笑,把吃饱的孩子放下来,说道,“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不会给你丢脸的。”

    铭沉默了半天,心里想的却不是家里的事,文桃这话却没有得到袁铭的回应,他问了文桃一句,

    “你的那些打猎的工具,还能做出来一些不?”

    文桃的脸都黑了,显然这个男人心里想的都是这些‘正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