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第85章 打哑谜

时间:2018-01-31作者:小二园

    家里和南方那边的来信都是让文桃很高兴的内容,家里父母身体都好,今年新种植的稻子获得了丰收,因为文继先可以算是劳苦功高,所以分到的稻米足够他们夫妻两个吃了,此外,村里念着是文桃帮忙获得的种子,所以连着文桃的那份口粮也分了。本来随军后就不会分家里的粮食的,所以这次是例外,别的文桃也吃不了,但是米、大米、白面,都是要的,要做月子,要喂养孩子,都需要补充营养,所以鸡肉和鸡蛋也是少不了的,但是这些东西又不是轻易可以买到的,所以还是得自己养着,文桃这里的二十只鸡为的就是这个。老家那里今年又帮着养了不少,是抽空会给她送来。

    南方老家那边,舅舅和姨一家都很好,尤其是姨,身体已经恢复了,大病了一场,在生死边缘走过那么一遭了,姨如今特别注意自己和家人的养生,不仅注意吃饭要讲究营养丰富,也加强了身体锻炼这件事情,把姥爷在世时候教给她的太极拳给翻了出来,全家一起练习。

    文松子儿在南方荀博达家住的也很不错,不仅学习织布,也跟着村里的女人一起干活,在那边争取到了公分,不仅学习织布、染布、绣花、制茶、酿酒,还会泡制药材了。挣的公分比在家的时候多,还有布料、有茶叶、好酒、各种山货换来生活用品,各种票子也换了不少,还给家里的二嫂邮寄了不少,算是孝敬了。这比她结婚的时候,手笔可是大的多。

    松子儿那边还为文桃肚子里的孩子准备了不少好料子,还做了许多被子、垫子、衣服,知道东北这边冷,怕潮湿,重保暖。所以她还准备了蚕丝被,新的棉花被子,各种衣服、棉袄,做了许多,都已经打包好了,会和茶叶一同邮寄过来。

    最让人烦心的是京城的来信,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但恰恰是没有什么特别,反而值得人玩味深究,老爷子劝袁铭上进,他没有办法依靠对他从来不关系的父亲,也不可能依靠外交官家的生母,只能依靠自己,还了他的继母如今忙着托关系,想让儿子留在城里,不去插队,想进部队,但是家里已经有一个儿子当兵了,这老二再去,就有点怕人闲话了,如果袁铭在部队干的不好,很可能会被父亲要求退役,让老二去部队。最最重要的是,让袁铭和父亲、继母改善关系,过去因为一直在老爷子身边长大,和他们接触的不多,虽然他们也确实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终究是长辈,让袁铭不要太固执了。

    文桃分析出了袁铭家里的情况,但让文桃疑惑的是,袁铭为什么把信给她看,难道是因为这个,袁铭心里纠结吗?困扰他了,需要她去开解?还是想要文桃出个主意,或者,法术……文桃不知道是哪一种,但是想来想去,她还是否定了最后一种可能,那就是法术,对于修炼、法术、符咒等等,袁铭只当是文桃的爱好。

    其实文桃还是不明白现代的夫妻模式,在这个时代,妻子在家族中的地位可比文桃的前世要高的多,若是文桃在遇到袁铭父母的时候,表现的软弱,或者是出于礼教想让,那对于袁铭来,是非常打脸的事情,也是非常不利的事情。但这不能明。好在文桃不是一般的重生者,否则还真是很难做到和公婆瞪眼对着干。其实袁铭知道文桃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失礼于人的,这才有了这么一出哑谜。

    文桃得知公公有意思想让丈夫转业回家,这可不是好事,以文桃对丈夫的了解,他喜欢军旅生活,热爱这个职业,而且,虽然文桃不能通过占卜准确的得知丈夫的事业如何,但是从文桃偶尔会有感知的画面出现在脑海里,她知道,只有做军人,才可以让丈夫开心,才会达到最大的辉煌,大丈夫求的自然是建功立业,文桃绝对不会让人毁掉丈夫的前程的。

    此时天气已经有些冷了,文桃白天忙着收拾菜园子,晚上就会绣花,给丈夫织毛衣,去年的毛衣今年当然要拆了,加上一些新的毛线,重新织一下才会更暖和。现在他们训练越来越紧迫,先是出汗,然后就得吹冷风,这样得感冒,患上风湿骨病是很常见的事情。别人倒还罢了,自己的丈夫可不能提前的消耗自己的健康。

    这天袁铭又是很晚都没有回来,晚上电灯绣花不好,文桃就拿着家里的糯米和干果,打算做点心。担心衣服脏了,就穿上了秋冬时候穿的长袍围裙,所以当薛涛和一个战士扶着袁铭下车,看到的就是一个穿着月白色长袍的女人,她背着灯光,周身都染上一圈光晕,那一刻,薛涛几乎就已经能够确认,这个女人就是他在树林里看到的女人。那个仙女……

    “对不住了,嫂子,我们副营长又喝多了。”战士已经不是第一次送袁铭回来了,

    文桃笑着道,“没事,我来就好,你们回去吧!”看到旁边的薛涛,文桃的心里咯噔一下,倒不是这个人出现在这里让她意外,也不是担心自己在树林的事情被他揭穿,因为文桃相信,这些人在当时没有抓住她,那么之后也没有证据,更何况文桃当时听他们话就已经确定了这些人是过客,是调查组的人,待不了多久就要离开了,所以文桃有恃无恐。

    但是,这个男人看自己的目光太不一样了,太热切了,这是一个男人对自己产生了强烈的想法才会如此。这对于一个已婚的女人来,实在不是好事,哪怕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可如果让人发现了,这个男人看上自己了,那对于文桃的名声影响也是非常大的。

    他的年纪显然不是战士,视而不见才是做贼心虚,因此问道,“这位是……”

    “哦,这位是……”

    “你好,是文桃对么?我叫薛涛,来这里工作的。”薛涛笑着抢了战士的话。

    文桃心里一阵翻腾,皱眉,这个男人不称‘弟妹’,不叫‘嫂子’,这可真的很明文桃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