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第77章 人赃俱获

时间:2018-01-31作者:小二园

    外面这么吵闹,屋里怎么可能就没听到呢?可实际上,席迎新和闫玲玲就真的没听到,不只是没有听到,还生出了贪心来,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往自己身上揣东西。最先冲进来的谢小燕和陈华,二话不说就打,而袁铭和文桃跟着进来,看到自己家里跟遭了贼一样,也都气的不行。但袁铭最先想到的还是别让媳妇生气,再说这打的这般混乱,他可怕媳妇被碰到,赶紧扶着文桃先出去,到院子外的椅子上坐着,这椅子也是从文家带来的摇椅,很结实,不怕晒,此时正好安顿文桃。

    屋里这边好不容易劝住了,而肖桂荣带着保卫处的人,和遇到的干部战士一起来捉贼。袁铭刚安抚完妻子,就看到自家呼呼啦啦来了一群人。文桃安心的坐在院子外头听里面吵嚷,实际上,也就是被打的乱七八糟的两个姑娘又哭又叫的解释他们不是贼。但越解释越不对劲,袁铭赶紧清场,只留下几个脱不了身的干部和几个家属,顺便让人去找团长来。

    文桃见人少了,也站了起来,走到袁铭的身体,袁铭看着文桃,好半天才小声的问道,“你是不是咋就算出了这件事情?是你设计了这出戏?”

    文桃倒是没有生气,若是袁铭连这个都看不出来,文桃才该失望了,小声的说道,“席团长爱人的孩子,是保不住的,我不走,不管如何,我都是一身的不是。可我却完全没有料到,即使我走了,席团长竟然还能作出这样的事情来,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这可不是我设计的。我更不可能让自己的陪嫁让这两个肮脏的女人碰,可既然他们已经碰了,就得付出代价,都是我心爱的东西,我还觉得我吃了大亏呢!”文桃在外面已经听清楚了,这两个臭丫头是借着来文桃这里‘拿’药,才出于‘好奇’祸害她的东西的。

    袁铭更是生气,他袁铭就是这么好拿捏的吗?救你是人情,不救你,那无可指摘。可不问主人,擅自闯到人家家里,拿了药之后不走,反而祸害人家的东西,这不是小偷是什么?文桃先看了西屋,再看东屋,气的不行,看到屋里两个梗着脖子狡辩的席迎新,文桃的气愤达到了顶点,见她还在振振有词,显然是看到人少了,屋里都是她爸爸的手下,有恃无恐了。

    文桃是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有人作出这么无礼、无耻、荒诞的事情,更没有想到两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家,竟然可以如此愚蠢的到别人的家里玩儿家家酒,也幸亏她这次带出来的东西都是一般的,首饰也都是选择了非金银累的玉石、水晶、蜜蜡和珊瑚之类的,但即使不算是文桃手里最好的,那也是极为值钱的。一对儿水头这么好的翡翠镯子,价值黄金千两,就是血玉手镯、珊瑚镯子,那也是极为珍贵的。还有那对儿羊脂玉的贵妃镯,是文桃的最爱。

    想了想,文桃还是先把镯子‘平安’的拿回来就好,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戴着玩儿,上次我还想跟这位妹子道歉来着,这件事情,大家也别当个事。两位妹妹,你你们说呢?”

    “我就是看看,既然你也这么说,那你们……”席迎新指着那几个干部说道,“还给我伤感上线不?”说完,还摸着手镯,得意的看,

    文桃的脸马上变了,指着手镯说道,“哎呦,这个镯子好像裂了,我看看……”

    “啊?哪儿裂了?”席迎新仔细看,

    文桃冲了过去,一把将她右手的手镯摘了下来,因为手镯本来就圈口小,这么一用力,可把席迎新疼坏了。文桃二话不说,把她另外一只手的镯子也摘了下来。听着席迎新的惨叫,大家这才明白,文桃的目的就是手镯。

    闫玲玲可是吃过文桃的亏的,马上摘了镯子就要往地上摔,文桃一瞪眼,闫玲玲整个人都僵住了,文桃从她的手里顺利的取下了自己的珊瑚手镯。这才收了符咒。让她可以动弹。

    文桃收回了最怕摔碎的首饰,看到席迎新摸着手腕想要冲过来,可是又顾及袁铭,只能大吼道,“文桃,你这个卑鄙的小人,你就是骗我摘手镯,你根本就是想整我。”

    陈华心里明白,但刚才自己可是动了手的,已经是得罪了人,肖桂荣也是如此,她去找人来抓了个现行,如果不把这贼名落实了,如果不趁机把席团长搬到了,那么,自己和家里的男人都没有好果子吃。至于谢小燕,早就听了肖桂荣的话,事到如今,必须如此了。

    等席清带着护士长和文桃的药瓶子回来了。看到了文桃,第一句说的是,“弟妹,你回来了,可真是太好了,昨天你嫂子肚子疼,又见了红,我也是太着急了,今天这才让人来找你,你没在家,事急从权,只能私自动了你的药箱子了。实在是抱歉啊!”

    一进来就道歉,文桃若是说,这事急从权不对,那就是自己的不是了,有人自然说这样不应该,但也会有人认为,席清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毕竟那是两条人命。

    文桃急忙说道,“事急从权没错,可你们拿的药不可能对,保胎丸就一粒,上次我已经给了,我的箱子里根本没有保胎药了。”

    一句话,让席清的脸色变了,问道,“那是什么药?”回头又一把抢过护士长手里的药瓶子,都给文桃。文桃也没有打开,皱着眉头问道,

    “嫂子现在怎么样了?”

    “挺好的,吃了你的药,现在血也止住了。已经睡着了,脸色也好多了。”护士长说道,

    文桃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说道,“这三个瓶子里,这个粉红色的原来放的是保胎药,但因为只有一粒,当时也给出去了,我后来就用来放普通的感冒药了。这个玫红色的,放的是产后止恶露,防止血崩的药。另外这个颜色深一点的,放的人参补气丸,用的是有年份的人参,生产的时候用的。就怕遇到难产,拿这个提气的。如果你们把这三种药吃了,还止住了血,没有出人命,那只能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嫂子肚子里的孩子,早就没了。吃的药这才对症的!”

    席清一听这话,震惊的看着文桃,然后蔫了,一屁股坐到了一边的凳子上,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护士长董亚贤也一脸的震惊,急急地的说道,“怎么会呢?不能吧?那文桃通知,你是说早就没了,不是吃了药材没的?”

    “别的药不说,单说这人参,若是孕妇吃了,肯定出事,可现在没有出事,那就是说,在吃药之前几个小时,孩子就已经没了。这药很少,我只有两粒,你们都拿走了?给我留了吧?”

    董亚贤没有说话,只是回头看了席清一眼,说道,“因为怕有事,所以刚才回来之前,药都留下了。”

    “赶紧给我拿回来,我还指着这些要顺利生孩子保命呢!再说了,谁同意的?你当着药是大白菜吗?幸好是人没事,若是有事,算谁的。我的药你们就给做主了,谁给你们的权利。席团长,你不经过我和袁铭的同意,就让人闯进我家里,拿走我保命的药丸,还让你闺女在我家祸害东西。这都戴上了。衣服也都穿上了,你看看,从西屋到东屋,都乱成什么样子了,你这是抄家吗?我们做了什么,团长你就让人抄家?还有你们,还不把我的东西都交出来,当不成贼,要当强盗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