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第67章 炸酱面

时间:2018-01-31作者:小二园

    无视人间烦扰的情感当中首要任务的文桃,如今整天盯着他的菜园子,他们家的麦地,让袁铭有点不适应,尤其是看到媳妇带着斗笠除草的场面,感觉自己这个丈夫很不合格,一有空,就搬来家里的躺椅,让媳妇坐到树下乘凉,顺便喝点花茶或者奶粉加上饼干,再加上核桃、大枣等,如今新摘下来的瓜果也有,都是从附近的农户家里收购来的,或者是部队的车进城买物资的时候,顺便捎回来的,如今都知道袁副营长的媳妇身怀有孕,而且身体还不好。

    已经是让许多人不高兴了,就比如经常到他们家菜园子打秋风的三营副营长赵建设的媳妇肖桂荣,还有一个就是三营指导员何卫宁的妻子谢小燕。这肖桂荣来自小县城,也是当过老师的,算是文化人,可是这文化人竟然也是爱占便宜的,何卫宁的媳妇谢小燕本来就是农村妇女,脾气暴躁,长得壮实,带着一个五岁的儿子何文兵是这军营里的另外一个呆霸王,当然,这个呆,只是因为年纪小,家长的教育不太合理。

    家人都是在自己的田里种植了麦子,菜园子里种植了许多的甜杆儿和菇娘,这都是给孩子吃的,可以理解,但占了不少的地方,这菜,可不就不够了吗?所以当文桃没有来的时候,他们倒是跟袁铭打过招呼的,可如今文桃来了,也是要做饭开火的,这不就不够了么!

    文桃刚给园子里的蔬菜都浇水了,就来了摘菜的人,还理直气壮的很。文桃是谁啊?绝对不会正面冲突。

    文桃啊!还没做饭哪?你看你,这肚子也不是很大,咋就这么娇气呢?我们农村出来的,可没有这样的。”谢小燕当了出头鸟,

    文桃笑着说道,“我娇气?不知道嫂子从哪里看出来的?都是当军嫂的,住的这样近,嫂子有话就直说。只是,嫂子,你怎么摘我家的菜啊?”

    肖桂荣就出面了,说道,“哎呀,文桃,你不知道,这也是你家袁铭说的,反正也是吃不了。怎么,他没跟你说?”

    这是家里的事情,男人应该管外头的事,我没来,自然他说了算,我来了,有些规矩就得改。不过既然袁铭都说了,那嫂子随便摘,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说漂亮话谁不会啊?

    谢小燕本来就是头脑简单的,听见文桃说话好像没有带刺,也就不针锋相对了,数落了一番,顺便摘够了菜,还是那种破坏性的采摘,肖桂荣更夸张,好像一下子要摘够一个星期的数量才够。显然她这是放着文桃以后用什么法子,不让他们摘菜了。

    等他们离开了,文桃就到仓房翻箱倒柜,把家里带来的金华火腿,腊肉、熏鸡、绿豆还有需要的调料都找了出来。顺便又去拿了一坛子酒。中午吃的是手擀面,文桃做什么都要精致,要求个好才行,这做的手擀面不仅是用了上好的白面,还用了牛肉粒的五香酱,然后又加上黄瓜丝、酸萝卜丝、小白菜,那面也是又揉又扯,费了两个小时的公分,等袁铭回来,还没进院子,老远就闻到了香味儿,都不用猜,能作出这样香味饭菜的只会是自己的媳妇。别人没那手艺,也没那材料。

    手擀面在此时也是很难得的,而且,用的还是上好的白面,劲道,够白,杂质少,只是,单吃面条,怕袁铭会饿,下午他可能会很辛苦,文桃这是有一种预感,所以今天的饭桌上还加了茶叶蛋。另外还有从家里带来的酱菜,芥菜丝、八宝菜、豇豆,用香油或者调料油拌一下,加上一点蒜末和葱末,少许的香菜,味道真是简直了。

    “快坐吧!别忙活了。”袁铭看着老婆的肚子,就很是心软,总是很担心,接过她手里的托盘,放到桌子上,让她坐下,还把她的围裙罩衣给脱下了,看到托盘和饭桌上的碗筷碟子,心里暗叹,媳妇这什么都要个好,上菜用托盘,这东西怕是有些人家都没见过,面条用大瓷盆,里面放了水,然后是面碗,够大,没有什么彩绘,但是轻薄粉嫩,一看就不是凡品,放茶叶蛋的盘着,也是切好了茶叶蛋,摆出个花样来,更别说配菜和奖惩,也太赏心悦目了。穷讲究,不,是太讲究了。

    文桃自然看出了他的不满,可这是内宅事物,本来就是她说了算,军营里的大老粗的行为准则,放家里怎么可以?

    文桃给丈夫捞面条,然后询问他要什么配菜,放好了肉酱,放到他跟前,被媳妇如此照顾,虽然不太好,可这心里就是很受用。也拿起碗要给媳妇弄,文桃也高兴的收了。告诉他多放香菜,再来点酸萝卜,两个人刚把面条拌好了,就听院子里有人喊道,

    “报告,副营长在吗?”

    “小文子啊,进来!”两个人的对话都铿锵有力,文桃有点怕怕的感觉,又觉得很是威严,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丈夫,好帅!

    文子见过文桃好几次了,这一次见,他们的副营长爱人胖了一点点,也可亲了些,只是很快的,就被香味勾的有点心不在焉,看到饭桌上的食物,更是走神。

    袁铭结果小文子拿来的文件开始看,文桃这里也机灵,直接将自己的那碗面放了两个茶叶蛋,也就是一个鸡蛋粉了四瓣,文桃夹了八块,速度很快,然后直接塞到小文子的手里,说道,

    “你先吃,他还得看一会儿呢!”

    看,多自然,一点也不见外,不会让人尴尬,也不会虚头巴脑的客套衣服,这样倒是拉近了和小文子的关系。他们也确实算得上是熟人了,而且小文这家伙别看长得粗狂豪放,心思可是很细腻的,不然哪能让袁铭调到身边呢!

    这碗面,也就是两分钟的公分,就全进了小文子的肚子里,他吃的干干净净,还没吃够,没吃饱,实际上他是吃过午饭才来的,不过显然人家两口子的饭也不多,实在不好意思再要,意思意思就算了。

    袁铭这里也早就看完了,见小文子叶吃了一碗,对于妻子礼贤下士的行为很是满意,象征似的埋怨道,“怎么给一碗,他可大胃王,再来一碗。”

    “好,我这就……”

    “不用,不用,我吃过饭来的,嫂子的厨艺真是没话说,我估计下次有这样的机会,肯定有人跟我抢了,呵呵!”

    袁铭也笑了,说道,“我都知道了,签字了,你拿回去吧!”

    文子高兴的跑了,这是好差事,开玩笑,他可不会去宣传,否则下次真有这样的机会,真会有人抢的。副营长嫂子就是不一样,认亲,而且还温柔,长得又好,最让人佩服多久是她对丈夫的深情,这是最让他们认同的,也是最羡慕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