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第四十一章 乱坟岗

时间:2018-01-31作者:小二园

    文桃今晚有些睡不着,进了空间,开了电灯,给丈夫写了一封信,又在空间里忙着将酿酒的器具准备好,进行了一封清洗,粮食也备好,就等着明天开始酿酒了,至于眼下,文桃在空间里拿出一坛子自己酿的药酒,是虎骨酒,加入了平台上的仙丹,对于风寒很有疗效,无论是内服还是外敷,都极为管用。

    而文桃还意外的发现了有大型的猛兽想闯入结界的痕迹,看样子,应该是野猪,文桃有些想猎杀了,但想到此时正是春天,本就不该在这个季节狩猎,文桃还是忍住了,花了一百金币,买了平台上的据说纯天然的农家笨猪肉一百斤,三黄鸡二十只,四个大猪腿,还买了三十斤牛肉,另外还有一些香料,第二天,文桃就让人帮忙到村里收了十来只鸡,用的就是自己织的布料换的,猪肉和牛肉则是让人到县里买来的,东北的少数民族不少,其中就有不少的回族人,所以牛羊肉还是有出售的,只是很少,另外顺便还买了一些芝麻、花椒、大料等物,这些东西价值不菲,即使有粮票也花了不少钱,足足用了袁铭两个月的工资,但牛肉、猪肉等,即使有钱也买不到太多,猪肉还是文德友想办法从隔壁村的生产队直接收购的。

    除了猪大腿,猪头、下水什么也是好东西,文桃也让村里人都开了洋荤了。过了明路,收拾好这些东西泡了香料,就开始或煮或炸,村里的媳妇们帮着忙乎了两天。到了晚上,文桃还要在空间里继续做。

    头一批做好了,用两个大包裹给丈夫邮寄过去了,不仅有耐吃的肉干、肉粒,肉酱,熏鸡和火腿,还有文桃的高度粮食酒和药酒,随包裹还带了一封信,信中写明了药酒的功效和用法,其实,若是小心留意,有些老年的病痛是可以避免的,只是男人,尤其是年轻的、身体壮的人就是这样,对自己自信,对自己的身体太自信了。男人,就是这么幼稚。

    王金萍第二天就醒了,神志也彻底清醒了,看到过来照顾她,给她做法的大嫂,想到大哥做的事情,马上就坐不住了,对于文家、对于文松子儿更加愧疚,她经历了当时激烈的场面,她更知道大哥已经疯了,事情理智、良知了,现在谁拦着他,谁就是他记恨一辈子的仇人。人醒了,她实在没有脸待在嫂子的娘家,让嫂子侍候,看嫂子憔悴的样子,她更加愧疚了。

    文桃的安抚政策,不仅稳住了文松子儿,更是让文家的人也不会无所适从了,反而都配合这韩秋菊。等文桃这里忙活完了给丈夫准备的礼物,这一边,王金萍也回去了,但和来的时候不同,她的脸色好多了,而且身上也长肉了。王金萍回去,文松子儿和韩秋菊,另外有文德友和村里的几个干部都跟着,开着拖拉机回去的。这一次他们不仅仅是送王金萍回去,还有带着文松子儿和王金成到乡里去办理离婚手续,而且要将文松子儿的所有嫁妆都带回来,包括被婆婆软硬兼施弄走的金银首饰。当年虽然文家不是很有钱,但是文继忠和韩秋菊手里,都是有些老东西的,不管是不是鲜亮,但都是足金足银的,而且还有翡翠镯子和羊脂玉的吊坠、玉佩,都是非常值钱的。

    文松子儿和文家这么轻易的就同意离婚了,开始大家还觉得怕了,但想想,又觉得不对,反而觉得文家和文松子儿早就受够了这样的王家。是文家和文松子儿看不上他们,不是被休了。蔡淑琴很是不甘心,把到手的东西送出去,但是文家嫁闺女向来都是有传统的,文德友带着单子来的,一件都不能少,只有当时送给王金成和婆家的衣物没有收回去,就连被褥都是文家的陪嫁,都要带走的。

    松子儿今天的表现很好,这也和文桃的规劝有关系,难得的,王金成表现出了些许的愧疚,这足以让文松子儿有信心了。觉得姑奶奶说的很对,忍一时,日后就得圆满。

    当天夜里,文桃就出现在了文松子儿家的附近,村外还是有许多野兽的,距离良田还有一段距离,这里就是野兽出没的地方,也是乱葬岗,没有成年的人和没有家族的人,就会埋在这里。而横死的人,更是可能埋在这里。

    文桃站在夜色当中,连月亮都没有,一直快到半夜十二点,从村里走出一个人来,手里拿着手电,亮度不够,还不敢总开着,一直快撞上文桃了,这才发现了有人在,

    “啊……啊……”叫的很是惊恐,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也就是文桃让人调查的人,文桃也是让人打听了,就是这个叫邢文杰的女人,撞破了人家的好事,吵嚷这全村子的人都知道了。

    “叫什么?”文桃把手里的马灯点燃,让对方可以看清自己,

    “你……你是文桃?你怎么在这里?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黑灯瞎火的,你想干什么?”邢文杰刚刚有多害怕,此时就有多嚣张,非常的大声,

    文桃笑了,呵呵的笑声若是在平时听起来,是极为动听的,此时,却显得极为渗人。“说的好,你也知道黑灯瞎火的,我来这里为什么,有很多的理由,可你来做什么?”

    “你管我来做什么,我凭什么告诉你?”

    “嗯,有道理!”文桃闲庭信步一般的往前走,路过一个很新的坟头,这坟头很是特别,不是在顶端压着黄纸,也没有什么祭祀品在这里摆着,反而是反而是有大供,牛头、羊头、猪头,还有香案和一个八卦镜,一个桃木剑,文桃站在这里,停了下来,说道,“这里似乎没有纸钱、和香。我想,应该是被风吹走了,是谁在这里给一个横死的人,摆香案,上大供,这是要求鬼啊!求什么?不管有没有鬼,这都是迷信,你说是吗?”

    “你要干啥?啊?”邢文杰惊恐的看着文桃,不知道是害怕文桃揭穿她搞迷信,还怕文桃坏了她的好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