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第四十章 英魂

时间:2018-01-31作者:小二园

    但凡成鬼而又没有去酆都鬼城的,那都是厉鬼冤魂,他们带着戾气、怨气、邪气等等阴气,多了,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越是强大,也越是好对付,因为阳克阴,专门克制的办法还是非常多的。但是有一种鬼,却是例外,那就是战场上的英魂,他们不仅带着强大的阴气,但同时也有阳刚之气,这样的鬼魂,一般都会有一个好的未来,也就是投胎都不错。但也有一些鬼魂是例外,这样的鬼魂,一般人是无法收服的,就算是有办法让他们魂飞魄散,但消灭掉一个英魂,罪责比杀人还大,修行者无不望而却步,但好在英魂一般来说,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这一次的王金萍,则是在野外采婆婆丁的时候,不巧被那样一个英魂发现了。这个英魂对王金萍非常的喜欢,一见钟情,非要拉着王金萍一起到阴间成婚,王金萍的事情太过棘手,而瞎婆婆又不敢管王家的事情,这样,王金萍也就被耽搁下来了。村里的几个孩子都没事,王金萍又说胡话,倒是让所有人都把怀疑转到其他方向,和文桃没有关系了。

    文家村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地方,不仅是玄妙的阵法,更有防护的左右,这里不仅是妖邪很难进入,哪怕是死了人,都难将魂魄留到头七,早早的被驱离了。不过,如果是进入了文家的祠堂,有了牌位,则又不同,可以选择在阴间进行鬼修,也可以因为子孙集福获得新生,但天地轮回,都是相生相互,因果循环的,得了文家的福报,投生之后也是利于文家的。更多的还是重新投胎,再为文家人。

    文桃见过了王金萍,就发现了她身上与众不同的阴气,文家就有英魂,但因为祖辈就有先例,或者被引领修行,或者投胎,修行的则很少参与凡间的一切,但对于文家的事情,还是很关心的,文家后代的香火,也是他们修行所必须的福报。

    文桃在得到宝珠之前,见过的鬼魂很多,文桃都是视而不见的,因为这些鬼魂还留在人间,必然是有牵挂的人或者事情,那就代表着麻烦,另外一些修行邪术的鬼修,对于有灵气和灵力的人,更是视同每餐,打架文桃不擅长。有了宝珠之后,所有鬼魅都是绕着她走的,因为宝珠的力量强大,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吸铁石,专门吸收他们这些能量的,而在鬼界,消息传播的很快,渐渐的都知道了文家村附近范围有危险了。

    所以说,当文桃在村外看到一个带着蓝黑色的鬼魂,就很是奇怪了,对于这样的英魂,宝珠没有得到文桃的指令,是不会主动攻击吸收的。

    “你能跟到这里来,我很是惊讶,难道就没有想过放弃吗?”

    “别以为你会点儿法术我就会怕你,我认定了她,就不会放弃。”那英魂脾气果然执拗,虽然不似恶鬼那般阴森,但也冰冷的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威胁,

    “虽然收了你,对我来说,有损阴德,可你害的一个姑娘平白丢了性命,就算是将来打官司,我也是有理的。你好好琢磨一下吧!你若是硬闯,或者用什么手段逼迫,我都不会看着不管,在我的地盘闹事,若是任凭你把人弄死,我的脸往哪儿放,日后岂不是麻烦不断?我劝你,在这件事情没有闹大之前,早早放手。免得两败俱伤。”文桃很冷静的分析道,一味打杀不是长久之道,阴沟里翻船的事情,可是屡见不鲜,文桃可不想日后整日和那些人斗法保命。

    “你能保住她多久,何况我们两情相悦,你就是想拆散我们,也得看她是不是乐意了。呵呵……”

    若不是被迷了心智,怎么可能跟鬼谈恋爱,但和一个死鬼辩论,看来真是行不通的,还是打道回府吧!

    大半夜的,文桃走在文家村却很是惬意,路上还碰到了巡查队的人,看见是文桃,也不惊讶,晚上散步,是姑奶奶的一大爱好之一,再说以姑奶奶的杀伤力,他们更担心别人。

    回到家里,文桃知道父母睡了,就直接去看王金萍了,小姑娘十八岁,正是好年纪,这两天没有阴魂缠着,死气不那么重了,文桃坐到她身边,手掌冒出强光,文桃将手掌照在王金萍的头部,有些法术的人,自然可以看到这奇异的现象,那缕缕黑气被文桃手中的强光吸收走了。

    文桃手中的强光,实际上就是那宝珠,文桃起名日月珠,这珠子不仅可以吸收白天的阳气,也可以吸收阴气,经过长时间转化可以被融合,修炼之人吸收没有任何不适,只是时间段,或者阴阳不能平衡,吸收就需要丹药辅助了。但文桃用它来吸收阴气,普通人身上的病气也是非常好用。

    不过片刻,阴气就吸收殆尽,王金萍也彻底的陷入了熟睡,这一次睡了,可就是在养精神,养身体了,而且,她身上被下的跟踪法术也一并解开了。现在,天涯海角,那英魂也别想找到她了,不过那阴魂不一般,能修为这么身后,生前也是极为厉害的角色,将来王金萍离开了文家村,能骗过鬼,却瞒不了人,这人若是无法隐瞒消息,那英魂自然也就会知道。现在比比耐心才更好,文桃将空间中一个辟邪的符咒打到王金萍的头上,一阵红光闪过,符咒隐藏起来,这符咒有时限,三年内若是那英魂还不放弃,文桃也不会再干涉了,因为那个时候就只能说是这丫头的命数了,自己帮了她一次,也算是全了她做自己伴娘的情分,再多,却是不会再干涉了。

    走到院子里,文桃看着头上的月亮,突然生出一丝愁绪来,执拗、执着,男女之情不外如是,可若是选错了对象,那就是大大的人间悲剧了。想到这里,不由得想起自己那个男人,不知道他好不好?上次让他帮忙问问种子的事情,有没有让他为难?文桃不善表达情感,但人家帮了这么大的忙,情还是要领的,索性把空间中的粮食和酒曲拿出来酿些好酒,尤其是药酒,这个对于经常训练的袁铭来说,很是需要,那地方冷暖不定,有些东西平衡阴阳,对他们的身体很有好处,免得年纪轻轻落下什么隐疾,中年之后,纵然不因这些病症而死,也会因此而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