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第三十八章 缘由

时间:2018-01-31作者:小二园

    文桃也带着孩子们回家,让妈妈在自家收拾出一个房间来,文睿和文佳媛还有杜家兄弟都在,两个小的还不懂,但文睿和文佳媛还是有些想法的,文佳媛就问道,

    “姑奶奶,是松子儿姑姑要回来了吗?”

    文桃笑了笑,没有回答,反问文睿道,“睿儿,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收拾房间啊!”

    “我觉得,肯定不是给松子儿姑姑住的,若要是给松子儿姑姑住,那大奶奶那里不是有她没结婚之前的房间可以住吗?再说没错松子儿姑姑回娘家,不都是住那里吗?”

    文桃点头,说道,“有道理,那你可猜出是给谁住的?”

    文睿挠挠头,说道,“我要是有这本事,就和姑姑一样厉害了。”

    文桃笑了笑,安抚了妈妈几句,又留下几个孩子,打算自己去村头等着大嫂。文睿跟上文桃,说道,“姑奶奶,你就不想让叔叔他们为你出一口气吗?”

    显然那些闲话对文睿的影响还是不小的,文桃笑着说道,“寒山禅师问拾得禅师道: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我如何处置乎?拾得曰:你且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再看他。”

    文睿聪慧,听的入神,陷入沉思当中,这话足够他想一阵子了,文桃拍拍他的肩膀,“为人之道,莫求一朝一夕,更不要求一城一地,我已经成家,是大人了,未来走什么的样的路,自然有章法,想过什么样的生活,也要步步扎实。你还小,不知道将来想做什么事业,可你可以现在想想,要做什么样的人。”说完转身离去。

    村口已经有马车在等候了,文桃见到大嫂韩秋菊,看她一脸的着急,一见文桃,就伸出手来拉住,说话已经带着哭音,“宝珠,你看这可怎么办啊?你快跟我去一趟吧!”

    “大嫂放心,松子儿肯定没有怀孕,我上次见她距离现在不过十来天,她不可能怀孕,怕是大夫看差了,不过大嫂到了,可别拆穿,我上次就看松子儿的身体损伤的厉害,郁结于心,又有王金成的背叛,留在家里,怕会想不开,别的先不要和她婆家的人理论,带回松子是正理。”

    “啊?是这样吗?既然是你说的,那肯定不会错了,行,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韩秋菊年纪大了,一辈子孤苦,只有文松子儿这个从小养大的孩子,比亲生还要亲,替松子儿出头,不仅仅是文德友他们那些文家人想要为了文桃讨个说法,更是为了能够让韩秋菊这个大伯母为松子儿忧心,现在有把柄,有名正言顺的理由,还有谁能够阻拦文家人呢?

    文桃再一次嘱咐文修,务必不要动手,不然有理变成没理了。看文修赶着车急匆匆的走了,文桃也算是放心了,回去家里,先煮上一锅压惊的补汤,天气还是很亮的,这些去的人,情绪大起大落,若是没有教训成那些人,肯定是落了一肚子的,文桃就得给他们一点安慰,大老远的跑一趟,文桃得代表父母和自己,表达感谢,表达对于此事的赞同。

    果然,一个小时,他们就回来了,这些人都是文家的近亲,文德友带领着,松子儿回来了,直接被领了回了大嫂家里,同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自己的伴娘,王金萍,对于这件事情,韩秋菊先给文桃解释,说道,

    “宝珠啊!不管她娘咋样,这姑娘是好的,就是让鬼给缠上了,清醒的时候,劝着她妈,还挨了她妈的打,我想咱们家干净,兴许能躲过去,你看……”

    “她妈同意了?”

    “她爸做的主,她妈现在管着儿子的事儿,也没拦着。松子儿也是这个意思。”韩秋菊说道,显然也是怕文桃不答应,

    但文桃何等聪明,知道文松子儿的用意,且,她也早就料到此事了,说道,“你放心回去照顾松子儿吧,我一会儿过去看她。”

    得了文桃的话,韩秋菊这才放心回去照看松子儿。文桃则走到了正厅,坐到妈妈的下首,和文继忠坐对面,文桃先听文德友详细的说了这次的事情。

    王金成那个混蛋晚上说去弟弟家喝酒,但是没有想到半夜出去会情人,更没有想到,被人碰上了。这么一张扬,村里的人都被叫起来了,这就闹起来了。

    文松子儿再文雅,再端庄,再老实的人,也接受不了。大半夜,将近凌晨了就和对方打起来了。蔡淑琴和丈夫也赶来,打成一团。而吵吵嚷嚷几个小时,文松子儿肚子疼,又流了许多血,头也被打破了,自然请了大夫来,大夫不知道是医术不佳,还是有心相助,结束这场大战,但他得出松子儿要流产,而且身体大损的结论为松子儿占尽优势,但也只是暂时的。

    文继忠向来都是暴躁脾气,松子儿算是在他身边看着长大的,因为是大儿媳妇收养的,跟亲孙女没有区别,更因为她是孤儿,又算是已逝的大儿子的子嗣,想到大儿媳妇年少守寡,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孩子陪伴,那更是好上加好,如今被欺负,如何能忍?都不容别人说什么,嗷嗷的骂起来了。

    文继先夫妇也是很生气的,但想到生气终究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出轨,在文家人来看,那就是人品有暇,若是让松子儿继续这桩婚姻,对于文家人来说,那就是如鲠在喉。可此时女子离婚,和过去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比过去更不容易,对女人来说,一辈子就真的毁了,不仅被人看清,更要大大的降低择偶标准。

    “究竟是谁,大半夜的不睡觉,这么冷的天气,大晚上还到外面去,还能看到别家的情况,这个人是谁?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文桃提出这么一个疑问,

    文德友想了想说道,“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不过当时那么多人,倒是忘记问了,不过听姑姑这么说,倒是真的挺奇怪的,都后半夜了,她怎么发现的?”

    文德友看看周围的几个人,大家心里都在想一件事情,这个冒出来‘坏人好事’的人,或者说是仗义之士,不会是别人设下的圈套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