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第十九章 他喜欢这个调调

时间:2018-01-31作者:小二园

    袁铭一放开自己,文桃就发现了,门外有人,说起来这袁铭也真是厉害,窗户和门都封的这么严实,他还能发现有人偷窥。

    文桃转身过来,就把皮包拿过来,这皮包足足有四十多公分高,厚也有三十多公分,里面放的东西肯定很重要,袁铭已经开始翻了起来。文桃温柔的看着他,自己去打开其他的包裹。这一次要住上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文桃带了三套衣服,还有给袁铭在交易平台上购买的羽绒棉袄棉裤,另外还有羽绒的背心,保暖露手指的羽绒手套,另外还有自己织的毛袜子,还有给丈夫的内衣、线衣,皮革包边的棉鞋也准备了一双。

    袁铭打开包裹就乐了,因为这里放的是封好了的酒坛子,看上面的封泥,明显是陈酿啊!两个小坛子,每一足有两斤,另外还有一个用很新的瓷罐,这个瓷罐很是漂亮,粉白粉白的,好像玉一样。这坛子也不大,另外还有一个锦盒,这个袁铭见过,是文桃放好东西的盒子,因为上面的布料,就足够让人惊艳了,在这个年代,可是非常难得的,而用来做盒子,可以想象里面的东西多金贵了。

    打开盒子,袁铭的眉头,说道,“你怎么带了人参来?是身体还没好吗?”这人参已经切片了,显然不是为了送礼的。

    文桃笑着说道,“冬日进补是最好的,我想着泡酒也可以。军中你的同僚,手下,若是可以用上,也是好事。”

    文桃本来在往外拿东西,可是,看到两个坛子之后,一下子就懵了,这个原本放在拎包当中,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是适合给男人喝的,对于那些能力不行的男人来说,可是愿意用千金来换的,她本来就是想拿点好酒做人情的,可那时候实在是因为吸收了宝珠里的功力,身体不适,她拿错了……呜呜,今天她真的很累,再说了,给一些在军营里的男人送这样的酒,不是坑人吗?若是给袁铭喝,坑的就是自己了。

    “这个酒是拿来送人的,我先帮你收起来。”文桃打算找个机会给换了。

    袁铭一把将文桃伸出的手给抓住,动作非常的迅速,眼中带笑,说道,“这酒,就是咱们结婚那天晚上,岳父给我喝的‘好酒’吧?”

    文桃的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突然想起了避火图在袁铭离开之后就消失了,肯定是他带走了,那书上还有好多没有尝试的姿势和……做法,文桃就算是经过这方面训练的,也不表示她乐意啊!再说今天真的很累啊!

    “今天也晚了,你别喝了,我给你准备洗漱吧!”

    袁铭没有回答,似笑非笑的看了文桃一眼,就把两坛子酒抱走了,直接出门去了。文桃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开门声刚响,就听见门外吵闹起来,看来这袁铭和同僚手下们相处还是很不错的,真以为他在外面也自家一样呢!不过文桃很高兴他走了,动作迅速的收拾东西,然后开始走到洗漱间,动作很迅速,铺好床,睡觉!

    开始,文桃还有些担心,怕袁铭杀回来,要知道他可是素了好几个月了,可过了很久都没有回来。文桃这一觉睡到天亮,一直到早上四点,没等生物钟叫醒自己,旁边的人就有动作了。

    文桃双手顶住对方的胸膛,愣了一下,清醒了,看清是自己的丈夫,马上偃旗息鼓,任凭对方为所欲为了。好在昨天睡得早,休息过来了,当然,也是她的身体足够好,昨天临睡之前,她还给自己吃了一粒做好的养元丹,这才算是舒坦了,但是,文桃迷糊的时候看了一下手表,早上三点半。

    其实文桃前世就知道这个道理,支持不住也得自己上,总比让丫头爬床好,当然,她也没有遇到自己受不了的时候。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他喝多了,文桃闻到酒味儿了。可这事儿时间长了,也不会舒服的,完了之后肯定一天都爬不起来,刚结婚的时候,那是在自己家里,天天不起来,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可这是在部队啊!

    文桃被翻过来压着,正好可以看表,不过她的动作怎么可能瞒得过一直关注她的男人呢?翻过来,手臂勾着两条白嫩嫩的腿这么一拽,连人带褥子都拉到了袁铭跟前,双手都被举过头顶,他的眼睛盯着自己,嘴角微微勾起,低声的说道,“你不喜欢?告诉我,哪里不喜欢?”

    那眼神,那嘴唇,那低沉的声音,让文桃全身都麻酥酥的,就好像陷入了幻境、梦境一般,迷迷糊糊的回答着,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反正最后她陷入沉睡,也不知道几点了。

    等清醒了,看看天,还黑着,还好还好,虽然浑身酸痛,不过还是早点起来给丈夫做饭吧!找啊找在,肚兜不见了,虽然有平台上换的内衣,但来见丈夫,又多少明白点他的那点喜好,自然就不能还穿整型内衣了。反正自己这身体年轻,暂时还不需要调整保护。因此她这一次来,带的内衣都是前世的装备。可翻了半天,才找到几条类似是自己肚兜和**的破布,若不是上面的东西都是自己绣的,真的很难辨认,

    “啊……这个败家爷们儿!”这一身要是在平台上,少说能换一件貂皮大衣啊!真没想到,看似很正经,很正派的男人,怎么喜欢这个调调?看看自己这一身伤,估计脸上都带伤,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被胖揍了一顿呢!

    “嘀咕什么呢?还不起来?都来了三波人看你了。”袁铭的声音格外的轻快,让文桃更气闷,不过眼下即使要发飙,也得穿上衣服啊!光着的话,再有理,那也说不出来啊!

    袁铭一进门,就看到拥着被子在炕上找衣服的小媳妇,那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露出的一点臂膀也白的好像瓷器,拉上窗帘,一把拉开了电灯。刷的一下子,屋里亮堂堂的,文桃就一个直接反应,赶紧把自己包裹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