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第九章 遭到围攻

时间:2018-01-31作者:小二园

    马上要走了,袁铭提前回到部队,等找到合适的房子,安顿好了,还不知道要多少时间呢!何况即使找到了合适的地方,也要准备行李,还得准备要带的东西,想到袁铭提出的问题,也就是保持艰苦朴素的要求,这而对于文桃来说,可是很大的问题,丈夫要走了,文桃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这是人之常情,十来天的接触下来,文桃也算是多少摸到了点这个男人的脾气。综合来说,自己的这个夫君是一个很不好糊弄的人,心思缜密,而且正直有责任感,非常的强势霸道,说一不二,自己若是对他的话提出异议,或者反驳,马上就能感觉到他的心情不美丽,就比如这次说要离开了,自己没有哭的肝肠寸断,他就很不高兴。

    不过正好有一个机会,那就是在袁铭提出要离开的时候,文桃给他这次出行起了一卦,于是在网上例行公事之后,也就是他最好说话,警惕性放松的时候提出,

    “袁铭,你……”

    袁铭的心情不错,今天文桃很是配合,也很放松,他很满意,这样使得他对这种事情更加期待了,心情好了,当然好说话,绝对此时的妻子最可爱,也很自信的认为,夫妻关系更加亲密了,“怎么了?”

    “能不能多留一天啊?”

    袁铭一下子笑了出来,这还是文桃第一次见袁铭笑呢!可惜天太黑了,又挂了窗帘,根本看不到,文桃气恼似得的垂了他一下。袁铭这才说道,

    “行,也不差那一天。”

    文桃知道,他脑补的答案肯定不正确。第二天,文桃就开始忙着做吃食,给丈夫做的衣服也带上了。另外还有给他爷爷的药酒,这药酒文桃也不多,丹药可是非常非常贵的。另外,还要准备给丈夫路上吃的东西。从这里坐车到火车站要大半天,上了火车到底京城少说要两天的时间,两天只能在车上解决三餐。文桃准备的就是在车上吃的东西。

    她很喜欢出门,尤其是几乎每年都要回到南方老家,所以外出经验丰富,准备的方便食品也是很值得期待的。

    袁铭走的那天,文桃还是一大早的就爬起来,尽管她昨天晚上被折腾一夜没睡。但结婚这么长时间,她都没有给丈夫做过早饭,实在太过意不去了,尽管是有原因的,但是,文桃的观念当中,侍奉夫君是她的义务,重生之后就跟着父母在山寨过着几乎是封闭的生活,因为这个时候的的各种运动太可怕了,不管是什么运动,他们家的三个人绝对是被打击的对象,也就是在南方老家,也就是在距离城镇较远的地方,才能躲过去。所以,不管是从外表的气质,还是从内在的思想来说,文桃都不是现代的人,她算是明、清、现在、未来的‘混血’。

    袁铭提着行李包,里面放了他的衣服和文桃准备的吃食和药酒。大门口已经有一辆马车了。今天凌晨三点就起来了,当时袁铭也没有睡,文桃心疼丈夫,偷着从空间里顺了一粒培元放到了准备好的冰糖雪梨水中,喝了之后,袁铭就睡了。等醒来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正好吃上了文桃给他包的饺子。

    “啊,袁大哥,没有想到又遇到你了。”

    袁铭刚把行李放到车上,就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文桃就站在边上,穿着一身很亲民的深蓝色裤子,粉色的条绒夹棉袄。转头一看出声的女人,一个穿着‘时髦’的军服的女知青,肩膀上还扛着铁锹。看到了袁铭,然后又用另外一种眼光看着文桃,

    “郭丽丽,你出工啊?”

    “袁大哥,你这是要回去啊?”郭丽丽不仅自己过来了,身边的几个女知青也来了,其中就有和文桃非常不和的郑红兵,还有她的坚定追随者们,

    袁铭看了文桃一眼,看她脸上一点不满的意思都没有,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从小到大被表白惯了,他很清楚这些女人的意思,

    “是,有事吗?”

    “哎呀,袁大哥,我都不知道你要回去,要是早知道,我就准备点东西让你帮忙给我家里捎回去了。你看……袁大哥,你能不能等我一下。”说的有点小心,但更多的是等着看好戏的意思。

    知青们当然可以带回家去一些东西了,因为这里靠近大山,山货在城里那是非常难得的。哪怕是粮食,都是稀缺的。

    没等袁铭开口,文桃说道,“如果你有东西要捎回去给家里,那我出钱帮你邮寄回去,袁铭急着赶火车,若是耽误了,火车票没有人给报销,耽误了正经事儿,可就不好了。”说完,文桃看着丈夫,笑着说道,

    “快上车吧!我带给你的吃食,等饿了再打开,省的凉了。到了给我发电报,路上小心,知道吗?对了,厚衣服我给你戴上了,可别扔在京城了,部队那里可比这边还要冷,一天一个样的。”

    “好了,我知道了,别啰嗦了。回去吧!昨天也没怎么睡。”说完了,绝对这话好像不该说,又转移了话题,说道,“你在家好好准备准备,我看看情况,若是那边太艰苦的话,就过了年再说,你可以申请探亲。”

    “好。”夫君说什么都是对的,说什么都好,但是不是照着办,怎么办,这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完全被忽视的女知青们看文桃的眼神都快出火了,等袁铭的马车一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几个女知青就都围住了文桃,

    “行啊!文桃,挺会勾搭啊!连袁大哥都被你糊弄到手了,你就是一个狐狸精,看你长得样儿,看你平时那做派,简直就是资本家家里养的大小姐。”郑红兵的嘴巴最厉害,说出来的话也最伤人。

    文桃看着几个人的样子,有人拿着铁锹,有人拿着竹筐,有人拿着铲子,这是要去捡牛粪,生产队里需要牛粪当肥料。这已经算是很轻的活儿了。而文桃呢!她和这些女知青不一样,和其他的村里的妇女也不一样,而是和单独的几个女人一起织布,风吹不着,雨淋不到,这么冷的天还在屋里,最重要的是,干的活儿不脏啊?屋里烤火,和在外头捡牛粪,对比太强烈了,不只是郑红兵,其他也受不了了。

    另外一个带着眼镜的女知青说道,“虽然队长说你身体不好,还说你手艺好,能供应大家用布,可咱们可是劳苦大众,哪里需要那么多的布料啊!就你们的速度,就是磨洋工。”

    “对,说的没错,文桃,你别太得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