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106 厉鬼

时间:2018-02-10作者:小二园

    ..,

    深秋萧瑟,此时的河水已经快要结冰了,在文桃家附近的山上,就有这么条河水,在上,虽然因为距离农田太远,无法利用,却也是很得文桃青睐的,这里是阴气聚集之地,这里也是灵气所在之地,此时月黑风高,一个穿着全红色的衣服,一双红鞋,披散着头发的女人,如同没有魂魄一般,一步一步的走在山路上,她很快的来到了河边,停下了脚步,从腰间抽出一个红色的腰带,虽然此时已经很流行那种背包带似的腰带,但是,更多的人都是买不起的。也不愿意花那个钱,因此这腰带都是将近一尺款,两三米长,这腰带宽了,不会勒着,够长,也是防止出现意外。

    等到这个女人,将裤腰带栓在了树上,堆好了石头,准备套上自己的脖子的时候,眼前突然一亮,

    “啊!鬼啊!”

    文桃举起自己拎着的马灯,这个时候,马灯比较贴地气,也适合隐蔽。不然手电上山,别人会来找,灯火在山中飘荡,大家会以为很正常,鬼火。看着面前的文小洁,文桃说道,

    “既然这么怕鬼,那今天这出是要干什么?晚上出来练嗓子,哦,不,是联系红色娘子军芭蕾舞。这鞋子不错,大冬天的,你就这么着急啊?竟然为了早死,做了单鞋穿!呵呵,真够急的。”

    看到是文桃,文小洁马上送来绳子手指指着文桃,大声的吼道,“你,就是你,是你害了我,让我失去了他。你不让我去上补习班,我拿不到到资料,他说我不爱他,他对我很失望,要不是你,也许……”

    “也许你还在梦里,在自己的梦里。也或者,就像你想的那样,上吊自杀,就在这特别的日子,在阴气极胜的地方,给别人做了每餐。出来吧!别等我动手。”

    “啊……”文小洁抱着头从石头上摔了下来,抱着头,痛呼出声,文桃一个符咒打过去,文小洁就昏了过去,而在她的身边,出现了一个红衣长发,指甲极长,舌头也极长的狰狞面孔,文桃摇头,说道

    “我说姐们儿,一看咱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别的,你要是想找替死鬼,在文家村附近,绝对不行,因为有我在。”

    “你敢坏我好事,不过就拼个魂飞魄散吗?我等了这一百多年了,也早就够了,如今,谁也别想拦住我。你是修仙的,也该知道,各人有各人的缘分,人走人路,鬼走鬼道,这也是天道。”厉鬼已经摆好了姿势,

    文桃说道,“没有收了你,是因为我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传出去说我心狠手辣,名声不好,可你也别逼我。”

    “费什么话……”

    女鬼的动作很快,但文桃也是早有准备,先给自己设置了结界,之后,手拈法诀,喃喃说道,“朱陵火府、炎炎微光、腾空三界、乌黑诛殃、烧精链铁、焚灭邪殃……急急如律令!”

    一道金光随即罩下,女鬼置身于火笼之内,熬好不已,

    “你还存在于这个时间,不是因为你有心愿未了,也不是因为你有多大的怨气和仇恨,而是因为你在修行。但吸食、控制别人的心智,让其发狂,你收渔人之利,这也一样是触犯天规的,没有出人命,是因为你谨慎,但是你现在越来越贪婪了,已经不满足寄生在其他的躯体上获得少量的能力,你开始杀人,开始制造厉鬼了,其心可诛!”

    女鬼无法摆脱文桃的控制,只能示敌以弱,说道,“大师,您行行好,我只是想投胎,真的,我前世活的很是凄苦,我命不好,父母卖了我,丈夫背叛了我,连孩子都不认我,我被世人所弃,如何不恨,如果能不恨?”说道这里,女鬼也哭了,从她发红的眼镜里流出了血泪。

    文桃也知道女人的苦,知道这她说的都是真话,也理解她的苦楚,文桃叹气,说道,“你已经无**回,又有意害人,我不除掉你,你也不能存在了。既然遇到了我,那就是缘法,天命如此,我亦无法违背。”说完,咒语又起,火笼迅速收缩,火焰爆燃,噗的一下子,灰飞烟灭了。

    文桃看着被文桃拘住的鬼魂,对其中一个鬼说到,“去找文小洁的娘,告诉她偷着带衣服来接人,不然这样回去,光是传言就可以让她再重新再死一次了。”

    小鬼入了文小洁妈妈的梦中,传达了文桃的话。文小洁也被家人偷偷的带回家里去了。等她醒过来,还是郁郁寡欢的。而就在当天中午,文桃出现在了文德轩家里,就在所有村里人都避着他们家的时候,当事人却来了。

    文小洁的父母都很惊讶,有些害怕,他们有点接受不了,都说文桃是本事的,但这一次,让鬼来传信,阻止了女人上吊,这本事,太吓人了。

    文桃绕过他们,对于他们的恐惧也不理会,只是看到炕上的文小洁,就在一边坐了下来。

    文小洁看到了她,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还是心存怨念,说道,“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你对于那个男人,也许并不如你想象的那样喜欢,在村外约会,正好遇到了那野鬼,让她利用了,她迷了你的心智,告诉你,你是爱他的,但她也是绝对不会让这段感情有结果的,因为她要看到你怨、你恨,你无能为力,你无处可逃,这样,你才能按照她的想法,去穿着红衣红鞋,披散头发,一个人在阴气极胜的日子,去河边寻思。这样,她就会拥有你身上的怨气,她就可以借着你的怨气提升法力,也可以因为有了替死鬼,重入轮回。不过,我想她已经被更有诱惑力的强大法力吸引了,她不想重新投胎了。”

    文小洁不想听这些,事情已经不能挽回,她的脸就算是没有上吊这件事情,也已经丢大了,就算是重新回去上课,怕是也没有那样的心情读书了。她如今,真是心如死灰。说道,“你不用跟我说这些,一切都已经不能挽回了,我活着,不仅自己没有路可以走了,也让我的家人没有路走了,都是你的错!”

    文桃没有在意她的反应,继续说道,“想想在没有那个男人出现在你的生活当中的时候,你对我,会如此的轻视吗?一点礼数都不讲了。说这些也没有意思,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件事情。自杀的鬼,是没有办**回的,只能找一个替死鬼来代替你,但这样如果容易的话,那个女鬼也不会等了一百多年,才有这样一个机会。你想利用你的死,想要重新开始生活,想要家人不受自己的拖累。可是,如果你真是自杀死了,那么你的痛苦将会永远存在,你已经死了,你怎么结束一个鬼的死,那个时候,你也没有办法完全的控制自己,看着家人因为你的拖累郁郁寡欢,甚至改变命运,可你那个时候,无能为力。”

    “不会的,不是这样的,”说道这里,文小洁突然想到了其他没有投胎的鬼,来给妈妈报信的,不就是村里一个早夭的孩子吗?他不也没有投胎吗?马上反驳道,“那其他的鬼呢?不是说,人死了,就会投胎入地府了吗?为什么来找我妈的鬼,不是自杀的,你在骗我。”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人家不投胎,是因为有没有放下的事情,也有的是时机不到,他们不会影响人的正常生活。不过,如果你真的是穿着红色的衣服去死了,也就是说你在昨天那个‘大吉大利’的日子死了,到时候即使不被人吃了,也会祸害人的,最可能遭殃的是你的亲人,因为有许多鬼,他们的想法是错乱的,等明白过来,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后了,不过,即使你不记得了,但是有一点要记住了,你的痛苦,不会消散一分一毫。死还是不死,看着办吧!若是你真的想死,也可以找我,当祭品好了。”

    文小洁一下子坐了起来,对文桃大声的吼道,“你不是也寻过死吗?你现在和我说的这些话,我会信吗?你不过是不想将来有人说你把我逼死罢了。”

    “就算是你死了,要怪的人,也是那个男人,而不是我。至于我寻死,那是因为,我知道我本来就是不该存在的,我也能确定,我死了之后,我的家人会把我完全忘记,因为我有这个能力。我不满意那时候出现的意外毁掉我的生活。所以我自杀,但是当我发现对方的心意变了,我也改变了初衷。你没有我的本事,就别学我。”

    文桃说完了,就打算离开了,刚走到门口,文小洁就忙问道,“那我现在改怎么办?我……我就算是低声下气的求你,他们也会笑话我的。”

    文桃没有回头,说道,“你今年考上的希望也不大,下一次吧!那个时候,即使有什么留言,也都不重要了。”

    之后文桃就把注意力转移回正轨了,有了文桃去文小洁的事情,村里人也都明白,文桃这算是原谅他们了,文小洁在家里继续读书,说是明年考,还说是文桃的指示,这样,村里人也就不再多议论了。

    倒是那个潘维明,文桃见到过一次,一个长相白净,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人,不过那份儿野心却让人很难忽视,心狠手辣的人,而且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自私自利而有一点的愧疚的,这样的人,不会留在农村,但也绝对不会有太大的成就。简而言之,卑鄙小人而已。

    应付现代的高考,据说,也就是瑶瑶说,没有别的捷径,最好的办法就是题海战术,而对于让文桃最头痛的作文题,也只能是多看多写,再背一下经典的语句,只要文法通顺,行文流畅,加上点睛之笔,立意符合三观,还是很容易的。

    高考的第一天了,这天可是很冷了,文桃已经穿上了棉袄,还带了露出手指的毛手套,这一反常规,过去高考据说都是在夏天举行的,文桃的肚子已经遮不住了,对于这次的高考,文桃的态度就是早死早超生,她还忙着养胎生孩子呢!大儿子也快造反了,她急于结束战斗。

    她男人的信也及时的到了,这一次一反常态,说的不是让她如何好好保重,如果照顾好孩子,而是说了自己和家里的具体情况。袁铭从小就生活在一个非常热闹的家庭里,父母都是高干子弟,经常吵架,不到三岁,父母就离婚了。之后父母再婚,他就成人人嫌弃的存在,恨不得他从来不曾出生,好像他的存在,就是证明了父母当初犯了错误。

    等到异母弟弟洋洋不如自己,袁铭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亲手母亲生的女儿一直跟他们在国外,见到他几次,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亲生母亲的厌恶更是明显。等他大了,亲生父母才发现了他这个存在一般,都想掌握他的生活。而袁铭和文桃结婚,是他第一次表示反抗,这对父母和他的爷爷、外祖父母一家,都是无法接受的。现在眼看着自己有出息了,他们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让袁铭安装他们的安排结一个符合他们利益的婚姻。

    袁铭很抱歉,但也表示,不管如何,都不会放弃他们母子。袁铭最后一句说的是,“我们过我们的日子,谁也不能干涉我们的幸福生活。他们越是这样无所无不用其及,更让他坚定了守护你们母子的决心。”这句话才是最关键的,但这之前的介绍,也起了很大的左右,至少文桃被安抚住了。

    至少知道了这些,文桃心里有些压力,袁铭什么都跟自己说了,没有隐瞒什么,那么是不是他也希望自己交代清楚呢!文桃很犹豫,很担心,人的心,有多么的容易被诱惑,有多么的可怕,她这两辈子可是看到过太多了,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文桃也绝对了,不能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