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26 鸡

时间:2019-06-02作者:小二园

    这一次到中英街,街上的人明显比上次多了,而且想宝珠这样来进货的人也明显多了,来的人都是大包小裹的。也许是给家人带东西,但是宝珠发现了许多深圳这边的人,他们不至于给亲朋好友捎回去那么多东西,看他们带的都是大包的布料和衣物,明显是进货。

    而宝珠和薛涛,还有老爸袁德福却都是手拎着大包,薛涛今天穿了便服,身后背着一个大背包,手里还各拎了两个大提包。抱着和爸爸也是一人两个大包。这是200多元,此时没有大面值的钱,只能用这样的办法带来了。

    他们最先去买的还是金饰品,宝珠到店里选择款式,也是纯金和14k的一起,然后才是去订货,选择布料、选择衣服,然后就是各种日用化学品、副食品,还有一些调料,此外,电子表、收录机、磁带,这一次还进了二十台电视机,都是彩色电视机,24寸的,也有21寸的。另外,照相机和胶卷也进了一些。宝珠也发现了,男人都喜欢这些东西。

    把钱都花光了,这才回去,等着第二天提货。然后再雇佣工人装车,一家人跟着同一辆火车回去。一切都很顺利,顺利的让薛涛都有的不适应了。不过,此时他也理解,为什么岳母非得让媳妇出面了,她的运气真是好。

    空闲的时间,宝珠和薛涛和父母轮流去中英街逛,虽然进货花了不少钱,但是宝珠留了2万块钱防身,其实等货物出手了,她的钱也会回流,但是,他们夫妻逛街,宝珠可不绝对那些便宜的衣物和布料会让自己感兴趣。而那个男人更是如此。

    珠宝首饰?这个在宝珠的空间中有好几个箱子的极品,她当然对于那些不上档次的珠宝没兴趣,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对手表情有独钟,不仅仅是国外进口的名表,对电子表甚至也感兴趣。此时的国外名表已经很先进了,比如夜视功能,比如防水。2万块钱,几乎都花在了手表上,薛涛一进饰品店,就不停的的在看手表。若不是宝珠也曾经在这家店里扫货,售货员怕是要撵人了。等他终于注意到自己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放下了手表,来看妻子。

    此时宝珠在看水晶饰品,这些水晶当中,有些是有灵气的,虽然不多,但也让宝珠很开心,想去看看水晶饰品的产地是不是能够找到灵气更多的晶石。而宝珠也明白,其实玉石也是有灵气的,尤其是天山羊脂玉,她现在的修为一直止步不前,她有点动心了。

    薛涛看到了一只翡翠手镯,虽然对玉石翡翠不了解,他也知道这些店里摆着的翡翠手镯不如自己给妻子的。可是当他看到这些手镯的价格之后,不淡定了。悄悄的对妻子说道,

    “如果是你的手镯在这里出售,可以卖多少钱?”

    宝珠的衣服都是长袖的,因此手镯也没有露出来,所以,没有人看到,但是薛涛却是知道的,自从他给她带上之后,她就从来没有摘下来过,宝珠也悄悄的趴到他耳边说道,

    “在港澳台地区,也就是华人的地方,翡翠是非常值钱的,我这对儿手镯,单独一只,就可以买下这整个店铺的东西。”

    薛涛非常的惊讶,当初看媳妇选原石可以说是轻而易举,但没有想到这么值钱。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说道,“如果你帮我去选一些原石,等做成手镯,用来帮助我的战友,你觉得这个办法如何?”

    宝珠皱眉,说道,“我上次在那个集市上,可以说是一鸣惊人,若是再去,恐有不测。如果去缅甸的话,倒是可以。只是,以你的身份,很难去,若是去边境黑市,怕是更不安全,而且黑市上也没有加工的人,如果我们带回去加工,要如何解释呢?就算这些不是问题,那么,你得到了那么多的钱,你打算怎么帮?如何帮?”

    薛涛明白了,还是自己的媳妇想到更加周全,自己有心无力。看来只能依靠自己的工资和妻子的资助了。

    宝珠继续说道,“如果你太有钱了,会不会让人觉得,你的付出是应该的呢?战友之前,同袍之意,怕是会变味儿了。”

    薛涛想了想,说道,“也许你的对的。不过,就像你说的,以后会好的。我也觉得,对于那些牺牲战友的家人,帮的多了,也不好。”

    宝珠回头,他似乎是隐瞒了什么,如此想着,却没有问。有些时候,能管住自己的嘴,也是一件维持夫妻关系的做法。

    薛涛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因为她知道媳妇是一个不多话的人。回头,趁着薛涛想心事的时候,宝珠花了将近两万块钱,把所有丈夫看上的手表都给买了下来。等薛涛看到这么一大堆的盒子,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他媳妇,真有钱!看来,自己不用给妻子钱了,她怎么也不会缺钱的,自己只能去求‘权’了,争气点,好好表现,好好努力,让媳妇开心,不后悔嫁给他。

    回去的路上,薛涛又看大宝珠买了许多的补品,燕窝、鱼翅、蜂王浆,还有许多的果干和水果,果汁、奶酪、沙拉酱、番茄酱和海产品等等等,还有给孩子没的玩具和书籍。昨天还定了许多东西,列了一个单子,让金店的老板帮着在买,今天领了一包东西,薛涛看了,都是给孩子用的。联想到自己在车上同意儿子们吃那些东西,还真是没办法比。

    眼看要过年了,宝珠在市里下车之后,就坐上娘家的客货车,把两个孩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回家了,路上还买了许多东西放到车上,其中就包括一些点心、烧鸡、烧鹅、香肠、卤肉等等,还买了许多牛肉和羊肉。另外还有一个火锅炉子和芝麻酱、竹炭。

    薛涛一看就非常赞同,他还是上次路过北京的时候,战友领着他吃过一次火锅呢!味道真是好的不得了。另外还有卖大虾和鱼的。牛肉和羊肉都没少买,宝珠说了,等招待他战友的时候,就用这火锅。

    他们家的猪已经够大了,这次也打算杀了,宝珠说了,今年的猪肉就不卖了,自己家请客吃饭,她要补身体,给娘家也要送。这一年,娘家都在做买卖,家里可是什么家禽家畜都没有了。

    其实打猎虽然好,但如果总是吃的话,也会觉得腻歪,觉得有异味。这可就不能忍了,还是吃猪肉舒坦,什么时候都不会吃够,那感觉就是家常菜和异国风味,吃的新鲜也就算了,但吃多了可就不对味儿了。家养的鸡鸭也是如此。

    一路上,薛涛和开车的舅舅聊的很开心,舅舅果然不负众望,和省城的百货大楼签了十天的租约,而宝珠他们带回来的最新款式的金饰品更是可以让他大展拳脚了。

    另外,他还跟百货大楼服饰组的人谈好了声音,批发给他们一些布料和成衣,都是中英街那里最好的料子。全都是此时能穿的厚实料子,说是批发,看实际上,价格可是一点都没让,不过外面没有这样的货品,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无奸不商,对此,宝珠对舅舅可是竖了大拇指的。

    等到了宝珠家里,就开始卸货,吃的喝的,宝珠自己买的,娘家父母送的,舅舅从省城里弄来的烟酒和吃食,都快把小客货车的车厢装满了。宝珠回家,先是开了家里的仓库和主卧室,看到仓库里的东西还在,自己的住处也没有被动过,这才放心。不过看到自己养的鸡少了五只,猪也瘦了,也没有自己在的时候收拾的那样干净,更让宝珠不开心的是,她的住处和仓房的锁头,明显有被人撬过的痕迹,若不是自己事先用符咒封住了,怕是早就没有什么了。

    别的不说,薛涛在家,宝珠必然要拿出一部分金饰品在明面上,否则没有办法接受娘家来拿货的事情,还有上次得了那么贵重的翡翠手镯,也不一只两只,都得放出来。幸好这次是打算多出去一些日子,做了完全的准备,若是只像平时那样,财帛动人心,会出什么事情,还真不好说。

    东西归置好了,宝珠就给舅舅做饭,顺便叫了公婆和大哥一家吃饭,虽然心里不舒服,但面子上还要过的去。薛涛虽然什么都没问,但他比宝珠还要细心,锁头被撬,他可是看到了。若是说撬仓房是为了家畜,那撬他们的住处是为了什么?上次的事情,宝珠写信跟他告状,他当时还不觉得有什么。无聊的时候和战友们说起来,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过分。

    薛大成夫妇带着大儿子一家来吃饭了,饭没做好,就开始和裴威聊天。袁家现在做生意,都做到市里去了,虽然现在大家都看不起个体户,但人家个体户有钱是真的。

    裴威是什么人啊!那可是见过世面的,跟老油条打过交道的,在村里县里都过的如鱼得水的人物,怎么可能被人套了话。说了生意不错,收益么!只说比种地强。顺便还透露了,全家都要搬走的事情,在城里买了房子。这都从侧门证明了,袁家的生意,绝对比他们想象中更好。

    吃饭的时候,薛家的人都有些蔫蔫的,方梅倒是问起了二儿媳妇,说道,“你娘家都在做生意,你也下不了地,不如想着做点买卖,让你娘家帮忙,总比现在强。”

    宝珠淡淡的说道,“再说吧!反正娘家起来了,也不会忘记我这个出嫁女的。”

    不过,这话当着裴威的面说出来,总让人觉得不舒服。此时的薛涛更难得的拉下了脸。他算是看出来了,媳妇打的预防针绝对是必要的,父母就是打算劫富济贫,也就是他们家钱多了,那肯定要拿出钱来,让他们帮着大哥家。事是这么个事,理却不是这个理。

    等吃过了饭,舅舅也开车走了,薛涛才对媳妇说道,“以后你还是夹着尾巴过日子吧!财不露白,省的将来一堆儿事。如果将来超生罚款找你要钱,你就跟我说。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宝珠点头,没有反驳。藏拙是必须的。而且她现在想去随军了。和部队的军嫂们相处的话,不喜欢就可以不理会,不对盘可以吧交往,但是这亲戚,就让人束手束脚了。实在郁闷。

    家里损失了五只鸡,宝珠没有提,但薛涛饿没有提,这让他很觉得对不起媳妇,当初媳妇可就这一个要求,如今都不能做到,偏偏还不能说出来。昨天吃饭的时候,薛涛感觉到了大嫂,甚至是大哥都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架势,真是男孩儿?吃饭的时候,说是太油腻了,想吃鸡汤面,这鸡汤面过去宝珠做过,如今就被惦记上了,这就是明面的指使媳妇做饭。

    宝珠倒是没有说什么,做了一碗鸡丝面,也不知道是宝珠的手艺好,还是大嫂的心情好,竟然吃了不少。大哥还说大嫂很久没有吃这么多了。薛涛可是了解自己媳妇的脾气的,这么听话就去做了,不像他的作风啊!宝珠却回答,自己怀孕的时候,大嫂也给她做过饭,因此算是还了人情。听了这话,薛涛的心情反倒不好了,真担心父母和大哥一家,把过去积攒的那点情分耗尽了。

    宝珠见薛涛为家里的事情烦心,很过意不去,作为妻子,不应该让丈夫陷入家庭的勾心斗角当中,是她失职。不过显然薛涛还是有些不太明白这些的,对宝珠说道,

    “你说大嫂怎么就跟鸡干上了呢?就想吃鸡。爸妈养的鸡都吃光了,这才把咱们家的鸡也吃了。对了,媳妇,我跟你说件事情,你可别生气啊!”

    “什么事?”

    “上次咱们去打猎,不是得了一根人参吗?大哥跟我要了,我就给他了,他说大嫂这胎不容易,他也是为了孩子才这样的。”

    “你给了?”宝珠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薛涛以为她生气了,赶紧说道,“没有,我还没给呢!你要是同样的话,我明天送去。”

    “你要是想让大嫂流产,你就送去。”薛涛愕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