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22 薛涛回来

时间:2019-06-02作者:小二园

    宝珠对于人世间的生存法则实在是看的再通透不过了,第二天一早,就把孩子交给了公婆,然后到了表叔家的二儿子安铁家里。昨天发生的事情,别人不知道,但是程玉茹肯定知道的。对于宝珠的到来,安铁不明所以,而程玉茹知道即使程芳指正她,重要咬死说没说过,谁能如何。她倒是想看卡,这袁宝珠能把她怎么样。

    “二嫂,你怎么来了,快坐!”安铁看到宝珠来了,很是奇怪,本来要下地干活的,但此时也只能推迟了。

    宝珠没有说什么,而是进了屋。从里到外大量了一遍,坐下来之前,宝珠用手指摸了一下炕沿,一层灰。这一举动让安铁和程玉茹的脸色都变得不好看起来。

    宝珠没有坐下,回头看着夫妻两个,宝珠说道,“昨天程芳闯进我家,说我勾引他丈夫,二弟,你怎么看?”

    “什么?”安铁非常的奇怪,但随即想到这件事情如果传开之后的后果,脸就黑了。马上说道,“嫂子,这肯定是有人造谣,我大嫂肯定是受人蒙蔽了。”

    “是,的确是这样。程芳虽然可恨,但给更可恨是造谣的人,二弟,你说对吗?”

    “那是当然的,嫂子,你说,到底是谁,看我不把她家男人的屎打出来。”安铁觉得这是一个讨好表哥的好机会,上次的事情,不知道表哥回来会怎么说呢?

    “你说真的?”宝珠说道,

    安铁赶紧表面真心,说道,“对,那肯定的。”

    “有你这话就好办了!”宝珠说完,直接对着安铁就是一脚,还没等他问出什么来,就是铺天盖地的拳头。程玉茹大叫的着来拉,被宝珠一把甩到了一边。

    等打够了,宝珠理一理头发,整理一下衣服,对安铁说道,“二弟,惩罚的办法是你说的,我只能听着了,你这顿打不冤枉,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直接问你媳妇。”

    安铁一眼瞪过去,这心里的气,已经如滔滔江水了。程玉茹都看傻了。从来没有想到宝珠这么彪悍,竟然可以把一个男人就那么撂倒了。走到程玉茹的面前,说道,“以后少弄些歪门邪道的,小心生不出儿子。”

    “你!”

    宝珠也不理会她,直接回家去了,中秋很快过去了,天气也一天比一天冷了,等到下了头雪的时候,宝珠又去了一次山上,这次也是让娘家妈过来,然后才去打猎,因为宝珠就是奔着大猎物去的,所以宝珠让爸爸和小弟也来了。袁浩那小子现在可是风云人物,不仅学习成绩上去了,更是穿着不俗,手里拿的都是市里都不见得可以买到的东西。

    袁浩的学习好了,这还归功于宝珠给的一本学习笔记,上面有许多的类型题,之后袁家再出门的时候,也经常带回来一些习题和工具书。偶尔到姐姐这里来,宝珠就会指导他。现在他也跟宝珠学习书法和绘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修身养性的好办法。只是糟蹋不少好纸倒是真的。

    宝珠去打猎,但不需要爸爸和弟弟跟着,因为那样反而不方便,宝珠这一次打了一头很大的野猪,一头马鹿,八只野鸡,六只野兔,还有四只黑貂和五只白狐,这狐狸东北一般人都是不打的,宝珠却不怕,看到这几只没有修为的狐狸,当然不会放过,而家里的银鱼都吃的查不到了,正好打了好几大篓子,拿出一篓子在外,里面又放了几条鲤鱼和几天鲢鱼,个头都不小。拖着这么多的猎物,也不会交代,所以先带着爬犁将鱼放到爬犁上,然后将野猪、鹿和黑貂、狐狸都放在一棵大树下,她自己先回去,然后再领着爸爸和弟弟将其他的猎物分两次拉回去。

    如今天气冷,这些肉也不怕坏了。宝珠会剥皮,所以这件事情都由宝珠来做,其他的则是交给了父母和弟弟。

    这次打的猎物都不错,尤其是白狐和黑貂,宝珠想着,多积攒一点毛皮,等凑够了,就能做一件大衣了。陪葬的物品当中也有难得的裘皮,但是宝珠觉得自己积攒也挺好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感觉就是不一样。鹿皮也是好东西,处理衣服,做一件风衣也是可以的。还可以给两个儿子做小靴子。现在两个小霸王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意穿戴,等长大了,肯定不行。自己肯定是没有机会生女儿了,那么,把两个儿子打扮一下,照张像,那也是不错的。想着就做。等第二天父母和弟弟把肉都分好了,宝珠给他们带去不少,剩下的时间来,宝珠不缺肉食了,就开始琢磨着给两个儿子做一身大红色的棉袄。夏天穿穿裙子。

    高平和广渊两个小家伙本来就长得极为漂亮可爱,如今穿着一身大红色的真丝缎子绣花袄,让人喜欢的不得了。今天正好家里包冻饺子,宝珠和大嫂朴凤兰一起包饺子,两个小子就被他们爷爷奶奶抱出去显摆了。这两个人精,人家给点好东西,就笑的直眯眼,搂脖子、亲脸,那更是轻车熟路,他们可不计较别人是不是有异味,有好处就行。真是没底线。

    宝珠的礼物可是在村里和隔壁村子出了发风头了,就连薛家老两口都觉得咋舌,尤其是那月饼,这样的好东西,一般人可是买不到的就是在城里,那都是极好的东西。不过已经有老二媳妇珠玉在前,他们把月饼当礼物送出去,也不太好,只能拿出来给孙女吃。至于为什么不给宝贝大孙子,那是因为,他们的大孙子早就在家吃够了。

    宝珠趁着孩子睡觉,在空间里熬制药丸,虽然没有给丈夫把脉,但她前世却是治疗过不少这样的人,尤其是当时袁铭也是在边境驻守不断的时间,自然轻车就熟。现在是冬天,家里各种吃食齐全,只是没有什么青菜。不过宝珠早就把东厢房的暖气开了,在里面种植了不少的青菜,有蒜苗、韭菜、小白菜。数量不算多,但足够冬天吃了。前提是不给别人。

    冬天到了,家里开始包豆包了,自己家里也将大锅点上,准备蒸豆包。刚把豆包放到锅里,自己的腰就被人猛地抱住了,宝珠先是一惊,下意识的就要反击,但马上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回头瞪着‘登徒子’,道,“吓死我了。还不放开,让人看见了。”

    “怕什么,咱们是正经的两口子,还怕人说?”

    “看你这急吼吼的样子,不被人笑话?你不怕,我还怕人说我想男人想的没了分寸呢!”宝珠一边说,一边把薛涛的手拉开

    这番话可是对了薛涛的口味,虽然送开了,却笑着说道,“看来你的真想我了。乖乖的,等晚上给你。”

    宝珠有多少年没听过这样的话了,就算是第一辈子给人当妾,但王爷可是高高的端着,有什么不入流的事情,也是熄灯之后的事,更别说上辈子袁铭本来就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即使说什么,也不会这么大张旗鼓,一下子,宝珠的脸红的不行。心里更是绝对这个薛涛就是来刻她的。可不能多思多想,省的又吐血了。

    薛涛回来了,这可是家里的大事,所有人都高兴起来。薛涛带了两个大提包回来。都放在宝珠屋子里了。之后又去父母那里,宝珠忙活完了,这才看到两个大提包和放在炕上的衣服,一路回来,从头到脚都是灰尘,如今这些脏衣服都在炕上了,反倒是放在衣柜里给薛涛准备的衣服被拿走了一套。

    薛涛回来就看到了衣柜,心里暗赞媳妇手巧的同时,也很是好奇。打开衣柜,就看到挂在衣柜里整整齐齐的冬季衣物,有呢子大衣、羽绒服,还有外套。另外一个柜子放的都是衣服,第三个柜子放的是毛衣和棉衣。最后一个柜子是孩子们的。这大人的衣柜虽然女式衣服居多,但是男式的衣服也不少。薛涛头一眼看见,就知道这是给自己准备的衣服。随即选了成套的衣服出来,等穿上了,这才发现,她媳妇还真是心灵手巧,做的衣服尺寸,竟然这么合身。

    薛涛是穿着一条深棕色的裤子和一件黑色休闲棉袄出去的。里面还穿博棉裤和厚实的毛衣,里面的内衣也换了。很是舒服。到了隔壁,所有人都盯着他看,大家心里都清楚,这肯定是宝珠的手艺。丈夫虽然不在家,可是不仅给丈夫不断的邮寄四季衣服,就连家里都准备的妥帖了。照顾丈夫和孩子这方面,就是方梅也说不出什么来。她自己自认都不会做的比老二媳妇更好。

    今天薛涛回来了,自认要一家人做好吃的了,正好新出锅的豆包就很和薛涛的心意。宝珠让大嫂杀了一只鸡,又拿出蘑菇来,做了小鸡炖蘑菇,自己的西厢房的小白菜、蒜苗也拿来了,又拿了鸡蛋,还有她自制的熏牛肉和自家做的香肠出来,给丈夫加菜。

    当然,好酒也是必须的,这不,家里的好菜有了,人自然就不只是家里人了,表叔一家也来了,宝珠拿出了一瓶茅台,多了没给,六个男人和一斤白酒,已经不错了。喝多了,自己可照顾不过来。

    安家和领着两个儿子坐在炕上,陪着的就是薛大成领着两个儿子喝着小酒,而薛高平和薛广渊两个臭小子,一个坐在爷爷怀里,一个坐在爸爸怀里,高兴的不行。坐在地下桌子的就是女人们了,气氛可不如炕上热烈。喝的开心,吃的开心,不过这点酒可不够,薛大成喝开心了,叫自己的老婆子去拿酒,等拿来了西凤酒,却又嫌弃不够力度。宝珠见此,就要去回家拿酒,还是薛涛开口了,说道,

    “爸,我今天有点累了,改天再继续吧!况且今天包豆包,大家都挺累的。还是算了。”

    既然儿子都这么说了,也就算了,开始上豆包,吃主食。别人也就算了,宝珠给自己男人盛饭的时候,却是一碗和孩子们一样的大米饭,加上两个豆包。薛涛赶紧说道,

    “别给我吃米粉了,我吃豆包就好,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次赶上蒸豆包,可得好好吃一顿。”

    方梅一听就心疼了,说道,“那你就多吃点。老二家的,你当大米饭是好东西,可这豆包才是他心里念着的家乡味。”

    其他人也跟着帮腔,宝珠很坚定的说道,“他在南边边境驻守,吃的喝的都不好,肠胃早就坏了,这豆包太硬了,他的肠胃根本消化不了,何苦还喝了这么多酒。豆包你就别想了,回家这段时间,先把你的胃病调理过来才是正经。”

    方梅一听就坐不住了,忙问儿子,“你胃肠不好?怎么没听你说啊?你倒是跟你媳妇叨咕了。”

    薛涛可是很冤枉的,他怎么可能会说呢?宝珠此时说道,“妈,你没听广播说么?猫耳洞多艰苦,胃肠能好才怪呢!他向来报喜不报忧,这些若不是我听广播,也是想不到的。”

    哎呀,媳妇说的真对,薛涛一下子收到了来自各方的心疼的目光,还有就是对他的佩服。男子汉大丈夫,这些事情都不说。薛涛没有拆台,何况他也没办法拆台,因为媳妇说的都是事实,胃病有,皮肤病更严重,大腿里一片一片的溃烂面,好了又坏,坏了又好,都留下疤痕了,他还担心媳妇会嫌弃呢!

    不过还是有人不厚道的指出薛涛的心思,于是,大家都了然了,就连薛大成都不闹了。

    晚上回到自己的小家,宝珠忙着把暖气里的热水放到浴缸里,将泡好的药材用开水煮上半个小时,然后倒处汤药汁,把薛涛直接推到浴室去,顺便又拿了一套新的内衣给他。告诉薛涛,这药必须要泡半个小时,尤其是大腿。

    等宝珠收拾好了厨房,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赶紧去叫人,这家伙竟然在浴室里睡着了。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