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8 冰释

时间:2019-05-17作者:小二园

    宝珠要盖房子,这费用少说也要五百,这是三间房的预算价格,如果是三家连起来,加上暖气,到是可以省一点。只是要让宝珠把家底全透出来,还是算了。

    回家之后,宝珠看了看信上写的东西,心里就免不了来气,什么叫‘随她心意出嫁,别人不得阻拦。’还把自己的肚子里的孩子全部交给他哥哥,把她当什么了?她的孩子,怎么可能给别人。

    一气之下,不,也不能说是一气之下,而应该是深思熟虑过的,反正这薛涛也死不了,也没有什么大事,不过,想想还是不放心,她的出现本来就是一个异数,索性做了一个腰带,这腰带用的是深绿色的绸子面,不带珠光,却非常的细密,上面绣了简单的主子。但是腰带里面摸着是皮子的,但另有乾坤,除非把腰带拆了,否则不会知道这里面的内情。

    在回信当中,宝珠也明确的恢复丈夫,告诉她,“抚恤金如果真的有,她会直接给他的父母和亲人。肚子里的孩子虽然姓薛,是他的儿子,但既然是从她肚子里生出来的,就万万没有给人的道理。她自然养的活。另外就是提醒薛涛,她此生只能做寡妇,绝对可能做弃妇。”

    等薛涛收到来信的时候,他没有和大家一样,急于打开,看到邮包和上面的字迹,那么娟秀,肯定是媳妇的,那信,肯定是父母家人的。带着包裹和信,薛涛回到自己的寝室。先是打开了家人的信。

    进门的指导员看到连长笑着,实在惊讶,这么由衷的笑容,在连长的身上可是太少见了,

    “连长,有什么好事吗?”

    “哦,我我媳妇怀孕了,是双胞胎,爸妈都很高兴。还和我商量,若是生了两个儿子,能不能过继一个给我大哥。”

    指导员一天,一拳垂在薛涛的肩膀上,说道,“行啊!老薛,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有个后了。”

    薛涛笑了,他也是这样想,可是他却不敢肯定,若是有了孩子,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会不会原因给他生下来。若不是看过她的日记,知道他跟那个男人没有什么苟且之事,若不是新婚之夜她是完璧之身,他也不会这么放不下。父母写信说她的胎儿不稳定,整个人都瘦了,就只有肚子大。这让薛涛忍不住又开始担心起来。

    打开那个鞋盒子大小的包裹,他有点紧张,上次邮寄过来的内衣,被几个战友哄抢,他最后也只保住了内裤,其他的都被人抢了。那内裤还是他说了,是自己媳妇亲手做的,这才没用被抢走,不过他穿着,确实很受用。这次她会说什么?

    剪开包裹,小箱子里放了一条腰带,比正经的军用皮带软,又有立体感,拿在手里看了,这才发现,是绸子包裹这软和的皮子。腰带扣子很简单,一扣就扣上了,但这腰带扣有火柴盒大小,看着有些门道的样子。先放在一边,再去看里面的那封信。

    头一遍看,气的牙痒痒,这个女人,自己都要上战场了,竟然一点温情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是火气很冲,听那意思,自己死活跟她都没关系一般。

    薛涛拿着信生气,作为老搭档的曲明对于他的家事也是很熟悉的,薛涛这个人聪明一世,没有想到处理感情方面的事情却实在笨拙,或者说他笨都是轻的,一把抢过了信,就看了起来。薛涛一愣,到底没有阻拦。

    这曲明拿了信就感叹道,“哇!这字写的,就是咱们军部里的干事都比不上啊!”被薛涛瞪了一眼,然后,曲明就开始琢磨了,想了想,一下子明白了,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薛涛要暴起了,赶紧说道,

    “你这媳妇行啊!这意思就不是,不会改嫁么!哦,对了,这要是仔细琢磨的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如果你牺牲,要是将来看上了别的女人,她会选择当寡妇,不当弃妇,呵呵呵那意思不就是,你要是看上了别人,就弄死吗?哈哈我真服了你们两口子了,这情话说的,真是费脑子,我要是有这么个媳妇,也糟心,唉!”说完,看着愣愣的薛涛,继续说道,“没说什么关心的话,那给你做腰带干什么,虽然不是红腰带,可我看腰带,好像是一点点绣上的,做工这么精致,这花样也不寻常,肯定是有含义的。和平安符差不多吧!要不是这样,大老远的,送你腰带干什么?有些女人就是这样,心里有,嘴上没有。这总比嘴上有你,心里没有你强多了吧!”

    说完就走了,一边走一边还念叨费脑子。此时的薛涛心里也不平静,自己已经被迷了眼,此时才是最能考验人的时候,他还听说过有人知道丈夫要上战场打了胎,宝珠没有这样,已经够他感激了。

    薛涛是一个很精明的人,也很有人缘,但即使是他的铁哥们有几个,兄弟更是不少,而在临战之前,所有的事情都在变,尤其是战友们之间,他们相互拥抱着,搂着对方的脖子——托孤!我若是死了,家里交给你照顾了。

    而他们谈起家人的时候也多了起来,以往这些事情,薛涛从来都不说话的,这一次,轮到他了,大家也觉得,他不会说,大家似乎都知道自己和媳妇感情不好,甚至连信都不写。可是这一次,他却开口了,他说,

    “我家那个糟心的婆娘”这是自从上次曲明说了之后,他就一直这么称他媳妇的,不管是人前还是在心里。他继续说道,

    “我媳妇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长得好,性格却很安静,家里家教好。相亲的时候,我都不敢说话。可等结婚了,才知道她不太喜欢我。本来觉得她不爱说话挺好的,可她不是哑巴,说出的话来能把你噎死。可我气的发疯,还是下不去手揍她。这次,她怀孕了,我还以为,她肯定不会要孩子,肯定偷着打了。哪怕我不是上战场,她也不会愿意给我生孩子的。可是她没有打,还怀了双胞胎,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两个处不来,也不全是她的错,可现在,我就算是想弥补,也怕没机会了。”

    其他的几个兄弟也喝高了,都开始指责薛涛,“上次人家给你邮了那么多衣服,被给了,幸好分给我们了,我看那内裤你也分了吧!反正你也不领情。”

    也有人说,“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这面要想好吃,就得揉,这媳妇要想听话,就得揍。”

    边上有人吐槽道,“别吹牛,好像你揍过似的,别人的媳妇就得揍,你先回家揍你媳妇先。”

    大家七嘴八舌,此时对薛涛的糟心媳妇,也有了不同的看法,曲明虽然也喝了不少酒,但也知道,薛涛的想法终于扭过来了。当然,若不是这次的事情,恐怕也不会如此,这就是命啊!

    家里的宝珠却难得的情景,婆婆忙着给家里的保家仙上供烧香,公公忙着田地里的活儿,往年宝珠多少也要帮着做饭的,但是她现在怀孕五个多月,却比别人七个月都大,顿顿饭吃的都很吓人,以前她吃饭跟猫一样,一碗饭都吃不完,更是不能吃辣、不能吃粗粮,现在可完全不一样了,大米饭可以吃四碗,还得有四个鸡蛋,加上不少的青菜。家里的粗粮也能吃,因为如果不吃的话,她根本饿的受不了。就是方梅有心劝着,怕她不好生,可看她只长肚子不长肉,也没别的法子。

    宝珠更是无肉不欢,看着鸡的眼睛都能发亮,宝珠有一天吃了大号碗的大碴粥之后,叹气说道,“这孩子是不是饿死鬼投胎,还是有什么缘故,怎么这么能吃啊!”

    “哎呦,可别瞎说,呸呸,好的不灵坏的灵,啊!不对,坏的不灵,好的灵。拉着宝珠冲着西边拜!”

    宝珠可没拜,就她现在的修为,已经算是修士了,就算是功力没有多少,可身份摆在哪儿的,上头挂了号的,就婆婆仓房里的小小保家仙,可不敢受她的礼。宝珠出去散步的时候,偶尔也听村里的人透出过口风,这家里的保家仙可不消停,过去没少折腾婆婆。不过自从宝珠来了,他们倒是消停了不少。

    这天,宝珠坐在织布机钱织布,这次都是两次款的布料,细棉布已经织了蓝色和白色的,这次用的是八成的真丝和两成的棉线,就变成了白色和黄色间隔的条纹了。这个打算给孩子们做被子的。..

    “姐!”

    宝珠一愣,回头一看,心里一阵翻腾,是原主的弟弟,看他穿着自己做的衬衫和西裤,很是帅气,就露出了微笑。

    袁浩看着瘦弱不堪的姐姐,再看姐姐憔悴的样子,还有从来都没有过的温柔,心里马上明白了,这不是好兆头,想到这里,眼睛就红了,拉着宝珠站起来,上下打量,说道,

    “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袁浩显然觉得姐姐快死了,

    宝珠拉着他在炕沿上坐下来,说道,“因为怀的是双胞胎,所以格外辛苦,好在公婆和大哥一家还算照顾。没什么大事。”

    当初宝珠话说的狠,袁浩当时也气的够呛,但是看到姐姐现在的模样,也不免后悔起来,也许姐姐当初反对是对的,看看姐姐的样子,就算丈夫再怎么优秀,可不是等于守活寡,而且怀孕了,还在织布,拉着宝珠的手说道,

    “姐,你是不是没钱了?不然的话,怎么把这个捡起来了。奶奶没了,你不是说再也不碰这个了吗?”

    宝珠站了起来,拿着暖壶给弟弟泡花茶,这暖壶是宝珠用了符咒的,倒出来的开水正合适泡茶,茉莉花的香味,很快就让屋里都充满了香气,香味,是可以让人安静下来的。杯子是真正的茶碗,正宗的白瓷,这个袁浩看不出来,但也觉得很好,接过茶杯,心里想的是,姐姐还是那么娇气,或者说,她活得还是那么认真。心里觉得心疼,也觉得无奈,姐姐的性格就是这样,但既然已经给自己和家人送了衣物,就说明已经是软化了。

    “这次我来,爸妈不知道,你还是抽空回家”看着宝珠的肚子,想了想,还是说道,“算了,我回去和他们说吧!爸妈虽然生气,可心里也是念着你的。你拿回去的衣服,爸妈没动,可我常常看到爸妈叹气,你能想开,就好了。我回去说他们。”

    宝珠只是笑了笑,心里想着,怕是还是得自己回去一次,否则他们肯定拉不下脸来,说道,“我回去吧!最近家里有点忙,生产队也没有方便车。对了,你还在县里上学吗?住校也不好,吃的不会好。哦,我想起来了。”说完,就去开柜门,拿出一个手帕来,里面放了十张五块钱的票子,一张自行车票。交给了弟弟。

    袁浩看到手里的东西睁大了眼睛,说道,“这是哪里来的?是姐夫”

    宝珠可不想暴露人参的事情,也就没说什么,袁浩当然想要自行车了,可家里就是有钱,也没有自行车票,票子要求人才能弄到,

    宝珠让他赶紧收起来,说道,“留下来吃饭,我给你做好吃的,正好借着你来了,我也可以解解馋。”

    袁浩的脸黑了,说道,“他们对你不好吗?”

    “那倒也不是,只是我怀孕了,总是馋肉,可现在是谁家没事总买肉啊!我就是有钱有票子,也怕人家说啊!不过鸡蛋天天有,我这院子里也养猪了,长得不错,不过两三个月,长的很大了。估计等我生了,也就能杀猪了。喂猪都是公平和大哥一家帮忙的,我真是没吃什么苦头,只是对我再好,那也不是亲妈亲爹。爸妈再生我的气,我也放不下他们。”

    说完,就好像放下了似的,让袁浩坐,自己去隔壁通知婆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