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7 双胎

时间:2019-05-17作者:小二园

    生猪收购的价格和收拾干净的猪肉价格是不同的,因为天气热,这野猪又已经死了,朴凤兰就过来一趟,跟宝珠商量着,能不能把猪收拾了卖净肉。这样的话,猪肉就不会馊了。猪头肉和内脏什么的,也可以留下来,做了打牙祭,如是送大镇子上卖也行,就是价格不高。

    宝珠觉得这样很好,只是她本来就爱干净,不沾污秽,就拿了一些调料,用家里的纱布包了一下,跟朴凤兰说道,

    “嫂子,猪大肠用粗盐和碱水好好的洗干净。猪头肉和大肠要分开来炖。用这些调料,再放点酱油就可以了。”

    朴凤兰听了这话,又看了看手里的纱布包,这让她想起了晚上的时候,闺女端过来的野鸡汤,据说是补药熬成的,味道也不错,但就是感觉那味道有些怪。到底还是普通的炖小鸡好吃。不过,据说是药膳,大补的东西。她也就喝了,还喝了不少。可是如果猪内脏和猪头肉弄成那个味儿,那可真没发吃了。

    看到她犹豫,宝珠也不多说,反正她也不喜欢吃猪头肉和内脏。看朴凤兰犹豫的样子,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只是跟她说了,明天卖肉的时候,顺便问一下布料的事情,若是有收的,好到市里去买织布用的丝线。而且,过一阵子要去市里检查身体。让嫂子陪着她一起去。朴凤兰听了,很是开心。她这么这么大,还没有去过市里呢!

    第二天,一大早上,薛大成就带着大儿子薛海去卖猪肉了。等到中午的时候就回来了,这一头野猪一共出了净肉95斤,换了三十块钱和二十斤粮票。带过去的布料让供销社的人看了,他们这里会织布的人几乎没有,也没有这个先例,但是因为不用布票,颜色也好,倒是可以收,不过价格不高,2毛一尺,这几乎是土布的价格了。但是购买丝线没花多少钱。耗费的也就是人工了。可是,这价格实在让人高兴不起来。宝珠拿了钱和两匹,也就不说卖布料的事情了。

    又过了几天,宝珠的肚子越来越明显了,大家都觉得奇怪,所有人都知道,上次薛涛回来是在四个月前,可是如今宝珠的肚子怎么看着有五六个月大了呢?此时她说要去城里检查,还让大嫂陪着,薛大成和方梅倒是说不出什么来。只是心里多少也会想着,是不是儿媳妇偷入了。

    宝珠怀孕的事情,薛大成当然写信告诉儿子了。可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回信,家里人也知道,薛涛不是很喜欢写信,因此也就没有当回事儿。长途汽车也是经过他们这里的,不过要在路口等着,宝珠选的这天,自然是出行大吉的好日子。上了车,车上还有空座位。一路到了市里,找招待所住下,也很顺利。

    朴凤兰到了城里眼睛就不够用的,看到这么多的车,都不会走路了,紧紧的抓着宝珠的胳膊,深怕走丢了。第二天,宝珠先是让嫂子帮忙排队,自己说要去把带来的药材卖掉,朴凤兰对此也没有怀疑,反正排队的队伍很长,可有的等呢!

    宝珠直接去了中医科,在领药的地方询问了收购药材的事情,说自己有贵重的药材,问他们要不要。这年代,人参鹿茸等珍贵药材都是国有企业的,别人若是去采摘,那就是犯法了。可要是出了那那片地域,或者是有积存多年的老东西,还是可以有的。

    没多久,就来了一个戴眼镜的老头,看年纪也有五十多岁了,不过,看面相,他可不只是五十岁,怎么说也有七十了。看来他真是医术不错,保养的极好。

    “这位同志,听说你有贵重的药材出售,可是真的?”

    老头一面引着宝珠往前走,一边问道,宝珠看他年纪,多岁放心了一些,若是冥顽不化的,自己怕是很难有满意的收获。宝珠说道,“有倒是有,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给我个白菜价啊!”

    “呵呵,这位同志可真是……来来,请进,放心,一分钱一分货,你这里放心就好了。”

    办公室不大,但书架上有不少的医书,而且看样子,这大夫也是心思活络的。把一个锦盒拿上来,退给老大夫看。

    老大夫一打开盒子,就问道了土和植物特有的香气,这么新鲜的人参,他可没见过,而且全须全尾,又拿了放大镜,从头看到脚,一点也不放过。看了好半天,笑容也渐渐大了,对宝珠说道,

    “这人参应该有百年了,已经很难得了,价格么!按理说,我一个人做不了主,不过这样的好东西实在难得,就给你200块怎么样?”

    200块?宝珠笑了笑,直接要去拿盒子,老头急了,说道,“400,400可不少了。再要真的为难我了。”

    宝珠看着他,说道,“百年的野山参,向来都是有价无市的。别说四百,就是四千,若是有人需要,那也是能出的。更何况,这人参泡制之后,可以切片,可以泡酒,就算是分着卖,那一片也是价值惊人,这东西,关键时刻,可是能吊着人一口气的。你的价格不实在,我不买了,回家自己留着用,也是极好的。”城里人的工资,四十多是正常,用一年的工资换一根百年人参,亏他说的出口。

    想到这里,老大夫也看出来了,对方是行家,说道,“一口价,1000,再给你一张自行车票,怎么样?”

    想了想,宝珠也就答应了。五百年的人参和其他的,都没有卖,因为这一千块钱,已经足够用了。五百年的人参,对于她来说也是难得的。

    解决了这件事情,打发了想要探听人参来源的老头,就去找大嫂会和了。正好,等宝珠回来,也轮到他们看病了。

    带着白色帽子的女大夫看来宝珠一眼,又为了最后一次来月经的日子,这让宝珠很是不舒服,若是她,即使没有法术,一切脉不久都知道了吗?还问这些?之后又问了宝珠的身体状况,这倒是宝珠需要的。

    “我绝对腰酸,绝对很累,肚子饿可是又吃不下东西。”

    女大夫在纸上写着什么,然后让宝珠去做b超。做b超,这可是很新奇的,朴凤兰跟着宝珠一起进了b超室内,等听到做b超的人说怀的是双胎,就更新奇了,按着屏幕那黑乎乎的样子,实在想不出和可爱的孩子有什么区别。

    拿了单子,朴凤兰还在惊讶的状态下没有反应过来。宝珠只能拉着她一起回去找大夫。这里的大夫开了几盒保胎丸,出了医院的门,朴凤兰才反应过来,这下子反过来了,不再抱着宝珠的胳膊走,而是搀扶着走了。刚才大夫的话她听明白了,弟妹的身体状况不好,要补充营养,不能劳累,而且孩子可能会早产。双胞胎的孩子很可能因为体弱养不活。而朴凤兰更是清楚,她的小女儿就是早产生的,那时候她也是和宝珠一样的症状,觉得累,不舒服,当时也不觉得如何,等孩子生下来,才三斤多,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才把孩子养大的。

    小圆就是因为早产,总是会咳嗽,弄个不好就发高烧,大夫说是肺炎,而且说是因为早产,孩子还没长好就出生了,这胎带的毛病,是补不好的。想到这个,朴凤兰就忍不住开始唠叨起来,跟宝珠说她家小圆有多难养。

    虽然很是唠叨,但也是一种关心。本来上午看完了病,宝珠还想着说去逛街,可是朴凤兰马上拒绝了,肚子里的胎儿都不稳当呢!还折腾什么啊!只好回到招待所养着。朴凤兰还问了宝珠,上次来市里住在哪里?

    宝珠就指给她看,说是丈夫是军人,到哪里混了一宿,花的钱不多,就是登记什么的,实在麻烦。第二天,两个人还是在副食品商店买了一些东西,比如冰糖,大枣、核桃等农村没有的。遇到了卖苹果的,也买了一些,甚至还看到了卖香蕉的,虽然吃多了不好。但很久没有尝过了,也算是开开荤。

    水果是必须吃的,苹果、鸭梨、橙子、水蜜桃。宝珠支开大嫂,偷着买了不少,都直接放到空间当中。那出来的只是意思意思。这次还买了一些日用品,别的也就算了,但是蜡烛、火柴、毛巾等物都要准备。而且,她现在要给孩子织布了,不然等孩子生下来,不仅要穿别人的旧衣服,还可能用很不好的尿布。自己两个孩子,这衣服和尿布可少不了。做小褥子,小被子,还有,她那四处透风的房子,可得想想办法好好保温,否则对孩子可不好。

    等回到镇子上,就看到大哥薛海已经等在车站了,看到她们回来,很是开心,一边问自己的妻子,

    “弟妹没事吧?”大哥和兄弟媳妇,总是要避着点的,

    朴凤兰一听,马上来了兴致,跟丈夫说起了兄弟媳妇的肚子,怀了双胞胎,她还看到b超了,她看到孩子动了。不过大夫也说了,弟妹的身体不好,要好好养着。

    等回到家里,薛大成夫妇看到宝珠回来了,都显得异常高兴,而且对于宝珠的肚子更是紧张,一个劲儿的问他们此行的细节。尤其是孩子,当他们听说宝珠怀的双胞胎,可是开心的不行,方面还说,

    “两个孩子,总有一个会是儿子吧?”

    话音一落,薛大成就拉了她一下,宝珠向来不多话,买了东西,就拿着给孩子们分一些。倒是朴凤兰详细的跟大家叙述了大夫的话。

    宝珠带着朴凤兰,就为了避嫌,有婆家人跟着,省的谣言伤人。而自己怀了双胞胎,这也就推翻了有人说她的孩子来路不明的事情。大夫也说了,双胞胎的孩子很可能会早产,这也省了宝珠许多话。

    等宝珠把水果什么都分好了,自己的那份也送回去了,再回来,就发现屋里的气氛很不对劲儿,宝珠问道,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薛大成也没有看宝珠,一直低着头,等宝珠问了,他才从衣兜里提出一封信来。宝珠接过来,看到信封是封着的。那么也就是说,给自己的信,和给家人的信,是分开邮寄的。宝珠当着大家的面打开了信,大概的扫了一眼,就明白了。

    这是‘遗书’加遗嘱了,薛涛说了自己要上战场,若是死了,让宝珠改嫁,抚恤金要分给宝珠一半做嫁妆,若是自己死了,宝珠肚子里的孩子就交给大哥大嫂抚养了。一个信息,他要上战场了。

    宝珠将信叠了起来,说道,“妈,没事多给仙家上点香。我总觉得,我家男人不会有事的。什么抚恤金,什么让大哥大嫂养孩子的话,都不要提了。你们也别太担心了,上战场的人都会写这么一封信。爸妈也别被下坏了。再有,我的孩子,自然要跟着他们的爸爸姓薛的,我的孩子,也不会交给别人抚养。爸妈也别太担心。我虽然不讨人喜欢,可本分二字,还是做得到的。”

    薛大成也没有看宝珠,一直低着头,等宝珠问了,他才从衣兜里提出一封信来。宝珠接过来,看到信封是封着的。那么也就是说,给自己的信,和给家人的信,是分开邮寄的。宝珠当着大家的面打开了信,大概的扫了一眼,就明白了。

    这是‘遗书’加遗嘱了,薛涛说了自己要上战场,若是死了,让宝珠改嫁,抚恤金要分给宝珠一半做嫁妆,若是自己死了,宝珠肚子里的孩子就交给大哥大嫂抚养了。一个信息,他要上战场了。

    宝珠将信叠了起来,说道,“妈,没事多给仙家上点香。我总觉得,我家男人不会有事的。什么抚恤金,什么让大哥大嫂养孩子的话,都不要提了。你们也别太担心了,上战场的人都会写这么一封信。爸妈也别被下坏了。再有,我的孩子,自然要跟着他们的爸爸姓薛的,我的孩子,也不会交给别人抚养。爸妈也别太担心。我虽然不讨人喜欢,可本分二字,还是做得到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