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2 败家媳妇

时间:2019-05-05作者:小二园

    ,精彩小说免费!

    前世在东北待了那么多年,对于东北的出马仙当然也是非常了解的,而且认识的人当中,也有这样的人,只是这出马仙大体上也分为两种,一种是纯粹的保家仙,也就是让家人平安,另外一种,却是依靠行善积德,获取功德帮助仙家修炼的。但是这堂口也分正规的和非正规的,宝珠看来,薛家的这座堂子,就是属于那种不正规的,四处乱窜的野仙妖灵,大鬼小鬼肆无忌惮的出入宅邸,这对家里人都不好。

    以宝珠现在的情况,身体虚弱,又有孩子,是最受不住这些阴气和邪气的。所以宝珠赶紧回来了。不过临走之前还是没有忘记在一边的篮子里抓了三个鸡蛋出来。等出来了,看到方梅已经从屋里出来了,也没说什么就接过了她拿来的篮子。想了想,又从兜里拿出十块钱和五斤的粮票,说道,

    “妈,什么时候能有方便车,我要去镇上一趟。”

    这么平和的说话,让方梅也是一愣,但是想到她刚收了伤,还有孩子,就说道,“你要什么,我帮你买回来就行了。你去干什么,牛车那么慢,去一趟少说也要两个小时。你又怀孕,也不方便。”想了想,又说道,“过几天,镇上也有集市,到时候一起买也行。”

    要是放在以前,宝珠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反而会怀疑方面贪了她的钱,不过现在的宝珠可没有这心思,因为她虽然功力不在了,可是这看相的本事可是在的。于是说道,

    “我回去写个单子,一会过来。”说完,拎着篮子加上三个鸡蛋回去了,等一下拿了单子,再带着篮子过来摘菜。

    回到自己的屋里,把篮子里的东西放到灶台上,先是一小包的味精,这东西可真是精贵,所以看上去,也就耗子药那么大的小包,另外还有一包拳头大的白糖,一包一斤的红糖,另外还有一点点的花椒粉,此外还有一些芸豆,一点红豆,除此之外,也就没有什么了。只是她这里没有装的东西,空间里的陪葬品当中倒是有许多精美的瓷器,可现在拿出来,也没什么说法,反而引人怀疑。

    只是这些东西,想做的好吃,可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想到这里,马上回到房间找纸笔,幸好,原主自诩是个文化人,也就是高中毕业的,所以不仅有毛笔,也有钢笔和纸张,宝珠就开始列单子,不管怎么说,也不能亏了自己的嘴。宝珠要了香油、酱油、米醋、花椒粉、大料粉、鸡蛋、冰糖,大蒜、织布用的丝线。

    列了这么一大单子,当然不能不拿钱,宝珠不仅拿了二十块钱,还拿了五斤粮票和六尺布票。这些绝对够了,剩下的她也不打算要回来。

    方面接了单子,看上面的这么大堆的东西,很是惊讶,又问道,“你要织布?可咱们家没有织布机。”

    “我会画,妈顺便找了木匠来,我出料子钱工钱。眼看天热了,孩子也要出生了,总得准备点软和的布料,外头买的都太硬了,在不也是不透气的,不如细棉布的好。”

    一说到孩子,方梅倒是没有话说了,这些东西也不是难买,只是平常人家很少买,想着老头还让她杀一只鸡,她本来心里不舒服的,可看到宝珠把钱和粮票、布票都拿来了,而且买这些东西绰绰有余,她的心气也算是顺了,心里想着,有了孩子,这个儿媳妇算是能安心过日子了。也就没说别的,答应了。还说晚上给她杀鸡吃。

    吃鸡?这宝珠倒是没有拒绝,不过对于别人的厨艺,她可是信不过的,只是说道,“我闻不了血腥味,妈,你帮我收拾了,我自己做好了,等做得了,再给你们端过来。”

    方梅有点发愣,想了想,自己这个二儿媳妇可是从来没有做过饭给他们呢!看来是心思变了。不过既然她想做,也没什么,都说了会给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多想的,就算是孕妇,也没有吃独食的道理,这年头又几家人能不年不节的吃鸡。既然她说了,那就听了就是。

    之后,宝珠就会自己的小家去了,一边熬粥,一边打扫房间,看着屋里的摆设,原主所穿的衣物,真是样样都不和心意,只能拿出放在空间当中的真丝素面缎子出来,给自己赶制内衣和外衣,因为布料是水绿色的,除了做内衣,倒是可以做一件衬衫,至于裤子,却不好选这样素的料子,就冲着这屋里的灰尘,还有今后一段时间要打扫卫生,怕是有一段时间,不能穿什么干净衣服了。空间里的料子都是三十三米一卷的,除了她喜欢的素色,也有其他的颜色,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匹近似墨绿色的,算是可以用得上,反正让他穿着原主的衣服,她就是不舒服。

    洗澡也是问题,暂时只能拿热水擦一下,换上内衣,外衣还没有成,等到方面带着东西过来的时候,宝珠也才完成了衬衫,东西都送来了,暂时没有什么东西装,等有机会再买。方梅放下东西,就说要去杀鸡,宝珠也放下了手里的针线活儿。突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于是赶紧进入空间,画了一张驱邪符直接贴在自己的房门口,屋里也贴了一张,虽然很显眼,但是现在正是拨乱反正的时期,如今这些事情,倒是没有什么人来管,除了自己的婆婆,也没有人进她的屋里,倒是不怕。

    出来之后,就开始烧水,又去打了几桶水放到水缸里。然后就继续收拾房间。烧火灰大,宝珠寻思着,等到晚上自己可是要好好的洗洗头发了。身上还得好好洗一洗。

    做鸡汤,这是宝珠极为擅长的,加上空间里的党参,倒是可以好好的补一补,党参给孕妇补身体也是可以的,尤其是这个身体还这么虚弱,营养不良,为了孩子也得吃。只是放了党参,不知道公婆能不能接受这样的味道,不过他们能吃也是对身体有益的。担心自己和公婆的身体都不好,一时间不适合大补,宝珠也不敢多放。只是光放党参,没有枸杞和红枣什么,倒是可惜,但现在没有办法,买也是买不到的。

    先是把鸡用水焯了一遍,然后大火烧开,再用小火慢炖。这焯水只有一只锅,污水要换出来,这可就费功夫了。鸡汤整整顿了两个小时,鸡肉都脱骨了,最后只剩下不到五碗汤,自己留下三碗,留下一点鸡胸肉,剩余的都用瓷盆给公婆端过去了。

    看见宝珠端着盆子进来,还没有吃完饭的公婆都有些惊讶,其实方梅说起来的时候,薛大成还有些不相信的,可是如今人来了,还带着鸡肉,那么一大盆,可见自己没有吃,也没有留下多少的。

    薛大成示意还在愣神的方梅去接过盆子,自己则对儿媳妇说道,“你受了伤,还有身孕,就好好养着,这鸡本来就是给你补身体的,不用给我们送。”

    “我一个人也不了这么多的,而且这里面放了我陪嫁的党参,最是补身体的,爸妈多吃点。”看公婆的样子,宝珠忍不住感叹,这原主对公婆到底有多差啊!可见真是没把自己当成薛家的人。

    双方都很尴尬,宝珠也就没有说什么,直接走了。天不算晚,又去菜园子摘了黄瓜和西红柿来,这些东西对身体还是很好的,天气快热起来了,也应该多吃一些。

    回到房间,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转而又一想,怕是即使这里富丽堂皇,自己也是要嫌弃的。想到这里,也就安下心来,吃了饭,将剩下的鸡汤和鸡肉放起来,好在此时的天气还不算太热,放一个晚上也是可以的,吃完了饭,在院子里散步,看看月亮,一直到肚子舒服了,这才回到房间,点上蜡烛,画上完整的织布机的图纸,不仅有组装后的成品图纸,还有每个部件的图纸和尺寸,她要做的织布机精细,等有机会还要织真丝布料的,做工要求自然高一些。

    等画好了,宝珠摸摸头上的伤口,看来洗头的愿望是不成了,简单的洗漱过后,就打算睡觉了。可是还像昨天那样,用原主的背着,她实在别扭,找来抹布,将炕席擦干净,这才从空间的棺材里找出被褥,又拿了毛巾,将她的羽毛枕头盖上一层,担心头发把绣花丝绸枕套弄脏了。

    棺材里的被褥不少,不仅有薄有厚,还有蚕丝被、棉被和羽绒被,一边的陪葬品当中还有毛毯。不过毛毯此时用不到,只是拿了两床褥子和蚕丝被。好好的睡了一觉。第二天还怕人发现了,藏到了空间当中。

    早上吃了鸡汤面,刚收拾完,方面就带着人来了,是村里的木匠,他们还带着木料。昨天方梅就去找了木匠,至于木材,附近的山上就有,坎来两棵也没有什么。宝珠笑着让人进来,把图纸拿出来让他们看。众人一看着图纸如此精细,这织布机如此复杂,都对宝珠投以惊讶的目光。

    宝珠有些犹疑的问道,“做不了吗?”

    其中一个年级较大的人笑着说道,“能做,就是有点麻烦。”

    “我知道,那就麻烦几位大哥了,工钱好说。嗯……做好了,我还想把机器上了清油,不然的话,木头容易坏掉。就是不知道镇上的供销社,有没有卖的。”

    那个年级大的师傅果然很开心,说道,“没问题,就包在我们身上了,肯定给你做的妥妥的。清油的事也交给我吧!有熟人到县里捎回来就行,我看看最近有谁去县里,不行的我,和跟长途车的司机也熟悉,不是难事儿。”

    宝珠笑着答应了。这边宝珠进屋给师傅们烧水,方梅就跟了进来,把一叠钱和一些剩下的粮票给宝珠。宝珠笑着说道,“剩下的给爸妈用吧!不用跟我这么见外。”

    方梅一听这话果然很高兴,她本来是不想还的,自从儿子娶了她,钱就全都给她了,他们老两口可没得过一块钱。而且,这儿媳妇吃他们的喝他们的,可从来不见突出一块钱。昨天还吃了一只鸡,不过老伴儿坚持,也只能拿来,见到宝珠不要,觉得这儿媳妇果然转性了。笑着说道,

    “行,我就先收着。对了,那几个师傅给多少钱,你心里有数没?”

    宝珠想了想,说道,“我同他们不熟,这织布机又很繁琐,给的少了,怕是他们也不开心,而且咱们家也没有办法供饭,妈,你看给他们多少合适,对了,还有清油的钱。”

    给多少钱,宝珠并不知道,心里也没数,不过这婆婆肯定是知道的,方梅想了想,一咬牙,一跺脚,说道,“给十五块钱吧!”

    宝珠一听,明白了,说道,“若是普通的家具,应该可以,可是我的这个织布机,比他们平时做是箱子柜子,要复杂十倍不止,还有清油的钱,让人帮着买东西,人家怕是也要欠人情,他们来了,也多少都是看着爸妈的面子来的,又帮着砍了树,这也替我省了一笔。与其欠他们人情,不如把钱给足了,省的爸妈还得欠了他们的人情,若是欠了,咱们也是要还的。”宝珠知道,这十五块钱,肯定只是一般做家具的价格,最多比旁人多两三块,但是来了三个人,一共十五块钱,怕是少,关键问题是,宝珠很清楚,自己的织布机又多复杂,而若是做工的稍微有些不满,做出来的东西很可能就不好用了,不如给足了,大家都满意。

    方梅想了想,也是这么回事,说道,“可给的多了,怕别人会埋怨咱们家抬高了价格,反倒是老埋怨。”

    宝珠心里暗赞了婆婆一句,笑着说道,“这织布机复杂,而且我的要求也高,很费事,我想,要做织布机的人毕竟少,没有比较,也就谈不上抬价了。”

    方梅点头,问道,“你说多少钱合适?”

    “这么费功夫的活,三个人做的话,也得一个多星期,不说别的,就是这上油漆都有说法,给三十块钱,绝对值得。”

    方梅听到三十块钱,心里咯噔一下,这媳妇是不是太能败家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