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1 新生

时间:2019-05-05作者:小二园

    ,精彩小说免费!

    文桃消失的时候,正好是她随军之后的十年,修炼进展飞速,但是,却没有渡过天劫,文桃自己在空间上所有的金子,换来了一个月的寿命,安排好了后事。大儿子早早的去了科技大学,毕业后打算直接进军校,琰儿已经上了大学,没有想到,可能走歪路的他,竟然也要参军,不过他选择了火箭兵。至于刁蛮霸道的小女儿,小小年纪,就已经很有主张了,文桃见手下的企业交给她,先让她一边读书,一边熟悉公司业务。至于自己的丈夫袁铭,他也知道自己的妻子留不住了,一时间,苍老了十岁,文桃劝慰他,此生虽然不能共白头,但做夫妻这十几年,却是最幸福的时光,相濡以沫,水乳交融,将孩子托付给了他,留下了四个锦囊,那是对于丈夫和孩子的未来可能遇到危机的解决办法。

    也好在父母已经去世,让文桃少了些牵绊。如此就过完了这一生,文桃不舍,但也无可奈何,此时的人都是火葬的,但是袁铭不愿意相信,妻子就这样一去不返了,反而偷着将文桃送回了南方老家,在那里找了一个僻静、风水好的地方,将文桃土葬了,而且还将文桃日常用的东西,她喜欢的玩意、书籍、琴、棋等物放到了宽敞的墓室当中给文桃陪葬,还有文桃喜欢的衣物,搜集来的精致东西,衣食住行,无所不有,袁铭只留下文桃绣的东西,写的字,还有诸多的照片和录像陪在他身边。

    躺在炕上,文桃闭着眼睛,消化着这个身体留给自己的记忆,这个身体不过才十八岁,名叫袁宝珠,家里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这宝珠结婚也一年多了,丈夫是在部队里当连长的,名叫薛涛,今年也刚二十三。可是提起这薛涛,文桃可是有印象的,很是聪明的人,当时还比袁铭的官职高,而且非常的聪明,就有些阴郁,虽然看着和气,但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戾气过重。

    头脑中出现的记忆,是真正的袁宝珠的,原来,这袁宝珠原本喜欢村里的一个知青,两个人暧昧了一个阶段,但是家里反对,逼着她嫁给了薛涛。本来原主死了,后来的薛涛也是找了一个城里媳妇的。不过文桃可是记得,这个薛涛当时对自己可是很有心的。而原主会死,也是因为,怀上了薛涛的孩子,又听说知青要返城了,她还打算跟着原来的相好冲虚前院,打算从山坡上跳下去把孩子摔没了,可是没有想到,头冲下,磕死了。

    原主和文桃也有些相似的地方,比如都擅长织布、绣花,都会古文书法,原主的弟弟和她本来就是双生子,父母没有办法照顾两个孩子,她从小都是在南方奶奶身边长大的,等奶奶死了才回来。只是回到家里,对父母还存着很大的怨气。怪他们把自己抛弃了。

    此时门外就听见公婆和大夫在合计,儿媳妇怀孕了,这可是大好事,可是头磕破了,留了那么多的血,总是让人难免心里犯嘀咕,薛大成一个劲儿的抽眼袋,他媳妇方梅却是个冷静的,对大夫说道,

    “这肚子了的孩子还行吗?”

    大夫说道,“孩子没事,不过大人得好好的养几天。多吃点好的,有点瘦,身体若是不好,可留不下孩子。”

    方梅满口的答应着,等大夫走了,就问自己的丈夫,“老头子,你说她是不是故意的?上次老二回来,到现在都三个月了吧?她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吗?你说她是不是……”

    “别瞎咧咧,每天给她煮一个鸡蛋,明天再给她杀一只鸡,老大家的就生了两个丫头,这一胎要是留住了,咱们老薛家也算是留个后了。”

    方梅没有再说什么。之后就没有什么动静了。这边文桃,不,以后要叫袁宝珠了,心里的痛苦简直无以复加,再重生一回,就要和故去告别,和感情很深的丈夫,还有她心爱的孩子们分别了,文桃的痛苦,还有对薛涛的抗拒,简直比原主还要深。

    来到意识海,却发现自己已经只有修为,却无太多法力,意识海强大,但最多也就是符咒毕竟灵验。文桃不打算进行更深一层的修炼,此时修为因为功力不足,已经被封印,若想突破,不知道这身体的一生能不能做到,但是突破了前世一直无法突破的瓶颈,也让她明白了,修为增进,也需要大彻大悟,锻造灵魂,方能功成。

    意识海空间,除了存在一些书籍和高等的功法之外,并没有平台和外界联系,但是也有一个空间,那空间就是一座坟墓,应该就是袁铭给自己修的坟墓,里面有许多自己常用的东西,有许多自己的心爱之物。还有一座棺材,但是这棺材里却只剩下衣服和被褥,还有下葬的时候佩戴的珍藏级别的首饰,没有尸体。另外还有一些吃食,补品和珍贵的药材。这些东西对于前世的文桃来说,再平常不过了,但是对于现在的这个袁宝珠来说,怕是一辈子也不会拥有。此时还有她常用的朱砂、黄纸、文房四宝和自己的绣架、织布机。坟墓当中布置的,就好像自己生前的卧室一般,只是多了一些东西,床变成了棺材。

    大悲之后,修炼只会更加容易精进,但要想修人仙,必须要做的就是过了这个情关,若是自己还是放不下袁铭和前世的孩子,那么自己怕真的要灰飞烟灭了。想到这里,又整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这个袁宝珠,还真是够狠、够蠢,过去的日子,一个字就可以形容了,那就是‘作’,不仅和娘家不亲近,就是跟婆家那也是仇人一般。对待丈夫,更真是应了那句话,那就是冤家,薛涛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明知道这个媳妇不愿意嫁给他,可每次回来,还有折腾她,撩拨她,一肚子的怨气和恨意,但晚上全化成另外一种羞辱和折磨。那么高超的技术,让人不禁感叹,这货要不是天上擅长观察和揣摩女人,那么就是惊艳丰富。

    此后她就要变成袁宝珠了,从炕上起身,看看屋里,皱了眉头,土房子,炕上有一个炕橱,上层放被褥,下层放衣服,下层的炕橱还带了锁头,屋门对着的一排四个柜子,下层用木头架子支起来,柜子上方放了两个大镜子,还有他们夫妻两个的合影。看着照片里的两个人,内心很是纠结。薛涛长得很是阴柔,但无疑也是个帅哥,照片里的他,笑的很是真诚,是真心的开心的。而袁宝珠,一点笑容都没有,长得瓜子脸,丹凤眼,小嘴,看上去有些我见犹怜的味道,和前世的自己,竟然有个七八分相似。也怪不得薛涛当时对文桃有意思了,原来是有这个原因在,他见到文桃的时候,原主已经死了好几年了。

    这个身体实在是饿了,宝珠从炕上起身,就听见骨头嘎嘎作响,实在烦人,好像跟僵尸一样,不过好在她是见过世面的,知道这是躺的久了。等到脑子迷糊劲儿过来,这才下炕找鞋子。

    出了房间就是灶房,一口大锅,斜对面是一个架子,放着一些做饭的家伙,但也不够干净,架子旁边有一扇门,那里应该是放粮食和杂物的地方,走进去,只看到一小袋子,不到三斤的大米,半袋子小米和一小口袋,不过十来斤的粗面,另外有一麻袋的玉米,却是没怎么动。除了这些,架子上有点荤油,一小罐子盐巴,其余竟然什么都没有。这日子怎么过的。

    正发怔的时候,方梅端着一碗鸡蛋糕和一个窝头进来,看到宝珠起来了,也没说什么,只是把东西放在灶台上,那窝头就放在那么脏的灶台上,看的宝珠皱眉。

    方梅看宝珠的脸色,也早习惯了,嗫嚅道,“你吃点儿吧!晚上我再把饭给你送来,你就别做了。你现在肚子里有孩子,可是得小心。”

    宝珠没有说话,方梅显然也是习惯了,就直接走了,这个媳妇闹腾起来实在让人受不了。她也不愿意见她。可她肚子金贵,自然不能就这么不管。等她走了,宝珠叹气,没有想到,失去空间的她,没有了强大法力的她,会落到如今的地步,竟然连一碗鸡蛋糕都要别人施舍。想到这里,也没有了吃的心思,回到房间,拿出炕席下的钥匙,打开橱柜,开始翻找家当。

    找来找去,总算是在最里面的衣服下面找到一个手帕,里面有二百多块钱,还有不少的粮票、布票。仔细回想一下,原来,原主这些钱和粮票,都是丈夫给她邮寄回来的,就是想让她过的好。可惜原主没有拿出一分一毫来贴补家里或者用在改善生活上,反而是一心想着积攒下钱财,好跟着那个知青一道私奔呢!真够蠢的。反正在她看来,女人贴补男人,那就是蠢,一个需要女人养的废物,值得喜欢吗?

    不过,即使有钱,在这个小村子也没有地方花,除非赶集,或者到镇子上去,但是这个身体太虚弱了,不行。好在空间里有燕窝,拿出来泡上,然后又去吃了鸡蛋糕,那窝头却没吃。即使现在情况不允许,她也不会让自己委屈吃那窝头。想到自己院子里还有四只鸡,索性拿出去喂鸡。

    这原主也够懒得,鸡都瘦成排骨了,一副散养的状态,吃了点东西,天也渐渐的黑了下来,想到过去种种,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苦,什么叫身不由己,什么叫生死别离,什么叫求而不得,此种种煎熬,一夕之间,都尝遍了。爱我的人,我爱的人,都不再属于我,这修行之路,竟然如此艰难,她多希望,自己能回到前世,可她也明白,回不去了,摸着肚子,已经有一个小包了,这是一条命啊!

    月亮升起来了,满院寂寥,只有一个女人如泣如诉的歌声,断断续的传来,闻着伤心,内中苦楚,能向谁言?前世文桃因为袁铭的家人不容,也是心存怨恨的,对于丈夫时常不在身边,也是有埋怨的,对于照顾儿女的辛苦,也是有抱怨的。如今想来,即使那样,也是幸福的,至少,她有爱她的父母,亲近她的儿女,包容怜爱她的丈夫,如今连温饱都不能,更有那么多的情感纠葛,苦,不堪言!

    情绪起伏过大,宝珠不敢修炼,既然知道,这人生经历也是她修行的一部分,就只能接受了。过去种种,都该忘记,放下。

    第二天,宝珠就发现不对劲儿了,因为自己的法力如今可是一点不剩了,最多也就是能用一点符咒,而且还是那种用朱砂画出来的显形符咒。仔细思量,也就明白了。昨天自己哭了,泪水,亦是精气所化,留的多了,功力法力也就随之流失了。宝珠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也算是明白了,今生今世,与袁铭以及孩子们,算是彻底无缘了,不仅不能再见,更是要避免再见,否则情绪波动,灵气外溢,那个时候,可就不仅仅是法力和功力流失,很可能走火入魔,万劫不复!

    明白了,也就收拾了情绪,开始琢磨着如何生存下去。仓房里放的粮食,却没有别的,隔壁就是婆婆家,菜园子也在那边,她如今虽然有燕窝,却没有冰糖,吃着也不是味道。原主平时就是跟着婆婆家吃饭的,偶尔也自己开火,但一般都是给自己加餐,鼓起勇气,向隔壁走去,就算是不能从婆婆家要来所需的东西,摘些菜回来也行。

    走到隔壁的院子,就看到方梅拿着簸箕从仓房出来,看到她,就问了一句,宝珠直接说自己想要些调料和蔬菜,方梅也没说什么,只是让她到仓房去拿鸡蛋,调味的东西,她去帮着拿。

    走进仓房,一股妖气和阴气就铺面而来,让宝珠差点被撞了出去,放眼望去,竟然看到了祭台,那是东北马家的堂子,而更加意外的是,她竟然看到了前世收的拿过法力强大的八卦镜,宝珠似乎明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