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150 风起

时间:2018-04-04作者:小二园

    ,精彩小说免费!

    这天,家里来了几个小辈儿的,包括文颖的外孙女,今年比文桃还要大一岁的郭海燕,看她的装束就知道,她是个女兵,如今的女兵,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的,那是个让人羡慕,人人争抢的职业。梳着两条短辫子的郭海燕跟着文洋的外孙女蔡萱一同来的,蔡萱的年纪比郭海燕大了几个月。都是59年生的。

    郭海燕,之前来过,但是她没有见过文桃,光是听了一耳朵的姑婆的丰功伟绩了。她长得和文桃差不多高,但是比文桃要瘦一点,不过文桃现在大着肚子,这也是正常的。郭海燕的长相也属于正常,若是能够带着灿烂的笑容的话,能打个七分。

    蔡萱,这也是第一次来,她在上海上大学,这是端午节放假回来,这个姑娘颧骨不高,眼睛也是够大,嘴唇够薄,看着忠厚老实,却最是能扮猪吃虎的人。她的相貌不如郭海燕,怕也是因为这个,郭海燕这样狂傲的性格才能接受蔡萱做她的好姐妹。

    郭海燕是文桃外甥女顾亚凡的女儿,顾亚凡的丈夫郭建军在百货大楼当干部,在这个时候,是很吃相的行当。所以在这个时候,才能不去下乡,而是去了部队。看郭海燕的长相,也不是什么有才上进的。应该是文桃最不喜欢的那种‘勇于上进’的小护士或者通讯连的了。看她这走路的姿势,也不像是文工团的。

    到了文桃家里,先是嘴甜的哄着文继先,对周淑静也很礼貌,虽然他们对文桃也分别叫姑婆婆和姑奶奶,但文桃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两个人,怕是会给自己带来不少的麻烦。而且,文桃心里的不安感很重,这就说明,这两个人可能掀起的的风浪不会小。

    袁铭写信给妻子,告诉她自己回去的时间,还让文桃多准备点咸菜和辣酱之类的,若是能带上次的泡面就更好了。

    说起这泡面,文桃就上心了,这本来就不是什么为难的技术,直接让刘森在东北老家附近的市里建厂,从国外引进生产线,文桃提供调料配方,有红烧牛肉的,有三鲜的,也有海鲜的,还有酸辣的。另外还引进了火腿肠的生产线。不过现在不能那么快,所以文桃在空间定制了没有标识的方便面,准备的是辛拉面、红烧牛肉、海鲜、酸辣四个味道的方便面,用的都是一次性的纸盒。因为是定制的,里面的材料可是很丰盛的,防腐剂也不多。另外还定制了不少的火腿肠。

    袁铭他们训练很艰苦的,即使不训练,那文化课必然很重,所以经常到晚上,大家做完了作业,看完了书,就会肚子饿。这时候,他们最多能在厨房里偷点土豆。日子真是凄惨。看到信里说的这样凄惨,文桃也是很心疼的,跟烧鸡店定了五只烧鸡,五只烤鸭。定好了袁铭休假结束带回去。这个对于那些店家来说,还是可以做到的,因为端午节过了,他们就不会那么忙了,所以就有这个能力接受订单了。

    袁铭也写信告知文桃,孩子的事情让她不要担心,两个孩子的教育问题交给他。实际上,也就是教他们怎么做人而已。不过这也的确是文桃不擅长的。不过丈夫很久没有回来,文桃也是很抱歉的。

    最近郭海燕经常带着蔡萱过来,有的时候还帮着干活儿,他们有什么心思,文桃不知道,也不打算知道。

    袁铭要回来了,看来最近很是辛苦,文桃提前一天回家,先是去买了牛肉、豆豉、调料和花生、芝麻等物。另外为了给两个孩子做点心,糖果,又买了不少的冰糖、核桃,家里还有榛子、栗子,南方老家邮寄过来的糯米已经到了,所以,就不用别的东西。这才刘森也很是聪明,给文桃带来了不少好东西,有上等的巧克力、可可粉,国外的糖果,各种有趣的玩具两个大箱子。

    这次还为文桃联系上了京城的累丝工艺大师,他们的厂子都快黄了,刘森直接签订了十年的合约,订购累丝工艺品,各种首饰的配件。这可是解决了文桃的大问题,文桃这里的珍珠都是上等的好珠子,就连海水珍珠都比不了。不仅够圆润,而且够大,而且那色泽别提多好了。最近文桃又得了珍珠优化和加工的方法,这让囤积在空间的珠子可以更大的发挥他们的价值,而不是直接放到平台上,让瑶瑶帮着做成珍珠粉。

    带着两个兜子的东西回到家里,听到妈妈和肖琴的笑声,还有郭海燕和蔡萱的笑声,然后是两个孩子。看到文桃回来,两个姑娘很是有眼色的来帮忙提东西。看到文桃买了菜和肉,还有水果,当然就是文桃从空间里顺出来的大量的草莓,两个姑娘的眼睛都亮了,他们是尝过文桃家的草莓的,不仅个头大,而且味道特别的好。看这么大一个小菜篮子,当然开心了。

    文桃到厨房忙活,两个姑娘也跟着帮忙,还美其名曰,跟着文桃学学厨艺。文桃很是无语,文家的菜,文家的姑娘、媳妇可以说,她们两个,可不算是文家人。

    文桃拿着调料腌制牛肉,之后就开始准备做点心。不过,都是准备工作,她们也学不到什么,而且,她们也志不在此。

    “姑婆,你爱人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听太姥爷说,他也在京城上学的。”郭海燕试探着问道,

    文桃答应了一声,没有打算多数,不过这一句话,也让文桃明白他们的用意了。蔡萱见文桃对他们都是淡淡的,但终究还是给了几分颜面的,所以继续追问道,

    “姑奶,您结婚这么多年了,一个人带孩子,听说还跟着随军,那地方可艰苦了,是吗?”

    文桃看着两个姑娘,问道,“你们到底想问什么?别跟我都圈子,我不是我爸妈那种会隐忍的人。”

    两个姑娘的脸都变了,不过蔡萱还是说道,“姑奶,你别生气,其实我们就是对部队生活很好奇。虽然海燕她是部队上的人,但也只是在军营里,不知道随军的军嫂们的生活。我也是好奇,她也想知道的。我们都想找个当兵的当对象,所以想了解。”

    这个谎,倒是说的过去,不过文桃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嘴角轻轻一勾,说道,“了解军嫂的生活?那等你们当军嫂之后自己体会吧!不是一个部队,不是一个地方,遇到的人不同。丈夫官职不同,你让我说,对你们能有什么帮助?再说了,只有做了军嫂,有了对象的人才应该考虑这件事情吧?你们这么问,难道是想知道,做了我丈夫的军嫂,怎么过日子吗?”

    两个女人的脸色马上就变了,郭海燕气呼呼的,想要发作,却被蔡萱掐了一下子,冷静了下来,蔡萱说道,“姑奶,你是不是想多了,我们可是见都没有见过袁团长啊!”

    若是没见过,怎么会这么说呢?文桃不打算跟她们啰嗦。看文桃不理会她们,就回到院子里,继续和文继先夫妇逗两个孩子玩儿去了。

    第二天,等袁铭回来,发现家里出现两个小姑娘,先是愣了一下,想到这两个外来的人,应该就是妻子所说的,同父异母兄弟的儿孙了。打了招呼,就和岳父岳母说了一会儿话,然后扶着文桃回屋里说话。过了一会儿,就开始给两个小儿子上课了。文桃避开了,这个时候,还是拦着父母别去干扰的好。不管袁铭是打是骂,总是有用的。

    两个小子被爸爸教训了一顿,出了房间都是蔫蔫的,倒是很有出息,没跟外公外婆告状。而袁铭的神色也很正常。快要吃饭了,文桃也终于注意到了两个年轻女孩子对自己丈夫的痴迷眼光。对文桃,似乎毫不忌讳。想方设法的跟袁铭说话。

    对于一个熟练拒绝求爱示好的人,袁铭做的既不会让文继先没面子,也没有让两个女孩子觉得有机可乘。不过显然,文桃的预感是对的。

    这天文桃在上学的时候,就来了部队的人,把文桃直接从课堂上提到了教导处。文桃大着肚子,但是掩不住一身优雅的气质。尤其是她容貌美,即使怀孕了,又因为是怀了女儿,气色反而更好,皮肤白里透红,让人很难移开视线。一身白色的短袖衫,轻薄而不透,同色的裤子,皮凉鞋。一头秀发盘起来。身上虽然没有任何的首饰,却仿佛散发着珍珠的珠光。

    面前的两个人都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们的身上并没有什么标志可以显示他们身份的,但这个年纪了,肯定官职比袁铭大。看到文桃,两个人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笑着让文桃坐下。而学校的校长就坐带一边,文桃在这三个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一个头发稀疏,有点小肚子的男人,浓眉大眼,看面相,是个正派的人,另外一个比较瘦,而且戴着眼镜,眼睛浑浊,面相却极为刚硬,虽然不曾上战场,但也是个有能力的人。这两个人,都是强硬派。

    头发稀疏的男人尽量让自己的深情看起来轻松一些,对文桃说道,

    “是文桃吧?我们是袁铭一个学校的。听说你怀孕了,所以我们来看看你。”

    另外一个人用手抬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自己的校长却很严肃,一句话不说,但他的紧张是谁都看的出来的。文桃有点后悔了,让学校里的鬼不要出现在教学楼的主楼里,看来错了。文桃微微一笑,说道,“两位肯定不是因为我怀孕的来看看的,有什么事情,咱们不妨开门见山。我想以我的身份,也就是这所大学的学生,还是成绩不错的学生身份,加上袁铭在战场上立的功,他现在的职位。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也不可能因为我的一面之词来定。例行询问,咱们还是节省一点时间吧!过多的打扰我的教授和校长,我也过意不去。”

    两个人都被文桃的话给噎住了。真的小看了这个女人,不过也是,能够让袁铭那么一个精明跟猴儿一样的家伙,放弃晋升机会,留下让人诟病一辈子的抛妻事件,就不难想象,这个女人绝对有极为厉害的过人之处,果然,这个女人不只是长得美,能生,而且,还这么的聪明。

    带着眼镜的男人说道,“你的两个儿子的出生日期是什么时候?”

    文桃一一说了,不过两个人都皱了眉头,他们也是到文桃老家调查过的,有人记得,尤其是在医院的记录,这个可比文桃精准,但文桃为什么说的日子和他们的调查结果不同呢?差的也就一两天,但做母亲的,是绝对不会记错的,而又不是农历日期,戴眼镜的男人说道,

    “我们调查的结果可不是这个日子,你记错了?不会吧?”

    文桃皱眉,对方肯定已经到了自己的东北老家去调查过了,那么,在南方老家是不是也调查了呢?问孩子的出生日期,这完全没有什么坏的影响,也不违法,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文桃脑袋灵光一现,难道是自己的年龄问题?想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子,说道,“如果调查过我和我的家人,应该知道,我爸爸和我对于易经风水方面,是很有兴趣的。而且我们过去生活在南方,那里有那里的风俗,说白了,那就是,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有的时候会多说,有的时候会少说,不仅生辰八字,就是头发、血液、指甲,那都不可能给任何人的。”

    文桃这样说,两个人算是明白了,这个理由显然是可以说服他们的。不过,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头发少的男人此时也一脸严肃,说道,“你在入学资料上写的出生年月日,也是改动过的吧?那么你……”说道这里,他想到了,刚才文桃就已经把话给说死了,不会告诉任何人,自己真正的生辰八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