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147 妈妈的故事

时间:2018-04-04作者:小二园

    ,精彩小说免费!

    周淑静回去专门问了丈夫关于财产的事情,得到的情况果然不乐观,且不说这些财产都给了文桃,就说来的那些文继先的子孙,他们都是有资格继承财产的,但是,在老人活着的时候给谁,这是谁也说不出什么来的,但这当中又有离婚的问题,这件事情,若是赵氏回过味儿来要她的那一份财产,那可就完了。

    那将会是无尽的麻烦,第二天早上,文桃还是没有去上学,家里正好有没课休息的文家人过来‘蹭吃蹭喝’,文桃也没有瞒着他们,这件事情如不说清楚,爸爸恐怕很容易受到人非议。文桃不在意别人如何看法,但是爸爸绝对是在意的。这件事情,也不是能藏得住的,家族人的支持,是很重要的。

    文家的人听得这个惊人的真相,可都气坏了,虽然如今的社会提倡妇女解放,但赵氏的行为可不是解放的问题,说白了,是无情无义,或者说是卸磨杀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的最佳解读。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无法赞同赵氏的所作所为的。而过去针对文继先的一些猜测,对于妈妈的猜测,则更是可以洗白了。

    周淑静的心情很不平静,有女儿陪着,她还是有很大的危机感。其实对于妈妈来说,爸爸在她眼里,如兄如父,更是知己,是精神支柱,对于已经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她来说,对于人生最大的怀疑就是不会再有好男人爱她了。可是文继先出现了,他不是一般的男人,有学识,有涵养,更是对她怜惜,宠爱。这么多年,他们彼此相互扶持,惺惺相惜。若是没有文继先,或者说,文继先变了,生活环境变了,对于一个受到过巨大心灵创伤的周淑静来说,那是绝对无法承受的。

    天气变化,小儿子又不舒服了,文桃给小儿子做点去火的甜水,周淑静就趁机过来了。文桃看到她,就先开口说道,“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生病了,想和糖水,妈妈就去山上给我采果子,熬糖水。还还记得,妈妈为了做的好吃,就守着炉子,你额头上的汗水那么多,当时不觉得有什么,如今我也做了妈妈,便能够理解做妈妈的心情了。妈妈爱我,超过世界上的任何人。当然,爸爸对于妈妈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人。妈妈一生所求,不就是有夫有子的普通家庭生活吗?没有别的女人,只有你和你生的孩子。”

    周淑静听了这话,说不震惊是假的,她从来都没有和女儿说过过往的事情,但是又一想,女儿向来聪明伶俐,从小到大,可能从弟弟妹妹的耳朵里听说过一些,加上女儿擅长占卜,又有预知的能力,有法眼,看到过去自己过的什么生活,知道自己心中所想,这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被自己的女儿说出来,方法过去所有的委屈和苦楚都放下了,呜呜的哭了起来。

    文桃也不打断她,只是搬来凳子,让妈妈坐下来。听着妈妈说起了年轻时候的事情。听起来,还真是让人唏嘘,周淑静的父亲,也就是文桃的外祖父,出身南方深山小村寨,少年时候就外出打拼,因为为人讲究诚信,精明睿智,雄才大略在乱世,倒是打拼出一番大事业来,他年少在外打拼,因为没有读过什么书,深以为憾,所以几个孩子都小小年纪送到国外读书。妈妈周淑静也是过的太顺了,回国之后,嫁给了上海一个实业家的公子,只可惜这个男人不仅风流,而且没有什么本事,徒有一张面皮,还有一些虚的,哄女人的本事。

    妈妈虽然在国外读书长大,但是骨子里却是再保守不过了,尤其对于家庭,非常的执着,整整十年,她勉力维持着婚姻家庭,但是最后还是受不了丈夫的背叛,其实,周淑静对于丈夫的背叛一直都心知肚明,但是她不愿意去面对,可是十年的时间,煎熬着,痛苦着,她仍然执着的守护着自己不幸的婚姻,直到有一天丈夫和她摊牌,在外的女人怀孕了,她必须得让出自己的位置,好给孩子的母亲名份。

    等妈妈说完了,文桃想了想,问道,“妈妈,你还会想起那个人吗?您曾经嫁过的那个人。”

    周淑静叹了一口气,说道,“平时不会像,不过偶尔做梦会梦到,毕竟他曾经给过我一个女孩子最美好的梦想,也是他亲手毁了我的一生,又曾经在一起生活了十年,即使不去刻意的想,也不会完全忘记。不过,对于我来说,也只是个故人而已,或者说是一个今生今世都不想见的故人。”

    文桃听了,没有回话,她偶尔也会想起前世的丈夫,他是王爷,他的后院三妻四妾,他也曾经给过自己让人羡慕的盛宠,但也给过她最沉重的伤痛,她修行也是因为想逃避,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年老色衰,轻视了人心。人心不可量,有点时候,亲情的维系,还是的依靠自身的实力和手段。也就是说,自己的爸爸若是想要和哥哥姐姐重塑亲情,怕是得用钱来吊着了。为了爸爸,文桃还真不在意那点小钱。其实从爸爸那天穿的格外郑重这一点上来看,文桃就已经明白了爸爸心思。

    爸爸比妈妈年纪大三十岁,可是爸爸的身体一直很好,现在安上去也不过五十多岁的样子,和妈妈的实际年龄差不多。他们夫妻之间的相处,在文桃看来,再和谐不过了。只是不知道妈妈能不能适应这继子女们,她不想跟妈妈说什么,自己的话,妈妈一定会听,那反而是一种束缚,妈妈怎么做,随她喜欢。

    “宝珠,你画一个家庭和谐的符咒吧!”周淑静有些担忧的脸,让文桃有些心疼,这件事情,似乎对于妈妈的影响很大,笑着说道,

    “妈,恐怕家庭和谐的符咒没有用,不是一家人,怎么和谐?”

    听了女儿的话,周淑静一愣,随即也就明白了,他们不是一家人,这让周淑静一下子明白了很多,对丈夫的前子女也多了一份宽容,虽然自己无心的,可事实毕竟是自己和他们的爸爸成为一家人,丈夫对自己的温柔,对宝珠的疼爱,还有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丈夫所说的话,他的眼神,所有的一切都表明了,对于找来的子女,只当是客人,或者是分家出去的孩子回来。但是宝珠却是给他们养老的孩子,这个几乎没有什么好争议的。文继先对于小女儿的疼爱一点也不亚于妻子。老来女,衣钵传人,性格品行,父女感情,都不是别人可以比的,掌上明珠,就是这个意思了。不仅是周淑静离不开女儿,就是文继先离不开。

    回到自己的房间,文桃就准备处理她的公司问题了,最近和香港那边传递消息更加频繁了,不过可没有一点不耐烦,很是开心,因为她挣钱了,而且算是发了横财了。

    从去年开始,国际黄金市场出现了买方力量大有不管任何人抛出多少黄金就吃下多少黄金的气势,迫于强大的市场购买力的压迫,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被迫压缩了原定的黄金拍卖计划,不久就彻底放弃了这项计划。

    去年上半年黄金价格引人注目地涨过了360美元/盎司,但随后的超越众人想象力的黄金暴涨令世人目瞪口呆。去年夏季,世界通货膨胀情况迅速恶化,美国政府的债务也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去年下半年,黄金价格不断刷新一个个百元整数单位,400美元/盎司、500美元/盎司、600美元/盎司、700美元/盎司,一个个令人眩目的、以前市场各方都不敢想象的价格被市场力量迅速创造着……。

    1980年1月,当前苏联入侵阿富汗的事件发生后,黄金价格被推上了有史以来的历史最高价:852美元/盎司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文桃觉得,金价不会再涨了,所以开始大量的抛售黄金,抛出几乎所有,之后又用这些抛售黄金的钱去追加对石油期货的投资。这也将为自己来的不菲的收入。至少现在看来,自己可以买的起任何空间中的丹药了。她的修行之路也算是有了保障。

    这期间,刘森那里和美国那边经常过来请示文桃的意见,很显然的,文桃的眼光和直觉从来没有出错,在这最高点上抛售了所以的黄金期货。这更是惊人,钱不是问题了,现在政策放宽了,文桃则让刘森开始了对国内的投资,从深圳那边建立工厂,到进军大西北收购羊脂玉,另外,对缅甸的翡翠市场,也有了足够干预的本钱,刘森可以直接从老矿挑选最好的翡翠。从内地聘请老师傅到深圳,提供食宿,提供家人工作,并且给予每个月500月月薪的高额工资,而且还有分成。

    至于到内地的投资项目,很简单的选择,纺织、电子、日用化学品、而文桃要求的垄断西北羊脂玉市场的任务也在密切的洽谈当中。文桃是打算,等到暑假的时候过去一趟,那个时候,应该差不多已经生了,到时候多请一段时间的假,还是可以的,这次袁铭和父母应该说什么都不会让自己再一次退学了。

    文桃这次怀孕比以往都辛苦,也许是因为,这次有些逆天的成分,也或者是因为,这个孩子太过金贵了,文桃也又一次的暂停到了修炼,将吸收的灵气都供给给了自己肚子里的小公主。

    天气一天比一天好转,春天来了,各种疾病也就来了,第二天,父母一起不舒服了。情绪大起大落之后,很容易生病的,父母的年纪不小了,这让文桃很担心,其实以父母的命数来说,他们早就过了,是文桃用了巨大的代价换了他们的寿命,但也因此,他们的寿命不是定数,也就是说,最多一百一十岁,在这个框架内,随便哪一年都可能没了。文桃给父母用了中药,另外,还弄来了大彩电,录像机,放录像给他们看,有早些年的京剧,也有南方戏曲和国外的经典电影。

    这样做,也是为了弥补不能见到两个亲亲外孙的遗憾。其实文桃也可以彩衣娱亲的,唱戏什么的对于她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可惜现在怀孕了,底气不足,也怕闪了腰。可得小心着。

    父母生病了,文桃不仅煎药,还亲自做父母的饭菜,不用说也知道,主要还是吃点泻火的东西,春天本来就容易有火气,而最近发生的这么多事情,想不上火都难。

    在文伟他们来过的第三天,他们有来了,这一次来的都是儿子女儿,没有外人,三个人倒是让文桃不绝对那么吵闹了。开门之后见到他们,就开口叫了一声,‘大哥、二哥、大姐,请进!’

    文伟和文洋有些尴尬的样子,被这么小的人,尤其是差不多和孙子一般大的人叫哥哥,实在有些不适应。而文颖虽然有些不甘,有些气愤和嫉妒,但也没有多说什么,从小到大,爹是最讲规矩的,若是自己再一次出言不逊,怕是过去的那点情分也就不剩下多少了。宝珠,宝珠,父母的掌上明珠,听听这小名,谁不明白什么意思啊?这个小妹妹可是一直跟着爹生活的,他们叫爹,可是这个掌上明珠叫的可是爸爸,这远近亲疏,不言自明。不过眼下不是计较的时候,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这次三兄妹来,周淑静没有出来,说是病了,而且自己的爹也病了,他们来了,老人下了床,在院子里的躺椅上见他们,此时春日暖阳正好,很舒适,两张摇椅,中间一个小几,三个人来了,就坐到了一边石桌围着的石凳上,石凳上不多不少的放了三个厚实垫子,那垫子都是织锦缎包着的棉垫,做工好,质地更好。文桃进屋,不久端了几杯茶出来,放在石桌上三杯茶,父亲面前一杯,自己又搬了一个小凳子,就坐在文继先身边的小几后,显然是当秘书的角色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