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123 安慰

时间:2018-03-21作者:小二园

    文桃到袁铭这里,就是找安慰的,也没怎么在乎别的,而到袁铭家里,见过文桃的人不少,不过还是有没见过的,等袁铭带着媳妇到家属宿舍的时候,一路之上,可是见到不少的人,袁铭在军校来说,那就是学霸,从各地来的军官没有不认识他的,尤其是袁铭的论文有四五篇都是当成范文给大家做讲解的。而还有许多和袁铭一起长大的部队大院的,都是有背景的,肯定都是打算做职业军人的。在这里相逢,当然再正常不过了,而且,他们对袁铭拒婚娶一个农村媳妇的事情最清楚,当时这件事情,在这个京城的大院子弟当中,可是很轰动的,因为很少有一个人能够反抗家里,不爱江山爱美人,所以,他们对这个美人实在是太好奇了。

    袁铭先是领着文桃到自己的宿舍,此时其他人还在训练,没有结束,等宿舍申请下来了,袁铭就带着文桃到宿舍去,一路上,距离不算远,几乎穿过半个学区,而且袁铭发现,这一路上到处都是盯着他媳妇看的人,这几率未免也太高了。袁铭马上就猜到了其中的缘由,不过他不怕,也不绝对有什么,看就看,那就让他们看看,所为的愚蠢,到底是不是值得。

    文桃的情绪松懈下来,就觉得浑身无力了,一晚上的折腾,又用了些法术,心里也收到冲击,很担心袁铭,此时看上去显得有些虚弱,外人看来,倒是生出一些我见犹怜的韵味来,加上她的精致容貌,举止优雅,所以见过的人都得出一个结论,袁铭就是被迷住了,这才放弃了晋升的机会,得罪从小就认识的长辈,不顾家人的反对和晋升的机会。

    今天的文桃,穿着一件橘黄色的雪纺连衣裙,裙子很长,腰间有一条腰带。显得身段极为窈窕,今天文桃的头发盘起来,用黑丝发网固定,带了一个珍珠发梳,插在脑后发髻上固定。一双白色的皮凉鞋很是漂亮,没有露出脚趾。脸色不施脂粉,更显清丽,袁铭看媳妇在这样的天气脸都没发红,显然情况真的不好,上次媳妇生孩子又是伤了身体,他听说了当时的情况,到现在想起来,还后怕呢!他总觉得媳妇似乎生一次孩子,身体就差了几分。哎呀,心疼!

    文桃到了住的地方,很幸运的分到了一间有双人床的房间,文桃累了,也不觉得饿,脱了鞋子,就和袁铭躺在床上聊天。袁铭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说了没几句,文桃就睡着了。袁铭也不敢吵她,陪着她一起睡着了,等醒过来,都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袁铭也没有忍心叫文桃起来,自己收拾一下,轻手轻脚的下床,出去给媳妇打饭去了。

    部队的饭菜不用花钱,而且他们因为训练量加大,学校伙食还是不错的。袁铭去打饭的时候,遇到不少人,大家很是羡慕,倒是不敢说袁铭的媳妇漂亮有福气,反而说了他有家属来探亲,表现出了由衷的羡慕嫉妒恨,这个袁铭完全可以接受了,呵呵,大家都是男人,可以理解的。

    袁铭这幅春风得意的样子,实在让人看不惯,文桃却很享受被丈夫照顾的滋味。不吃这个,不吃那个,又是要喝水,没有茶叶不高兴,袁铭又赶紧回自己的宿舍,找文桃喜欢的茶叶,他平时对茶叶没有什么讲究,后来受文桃的影响,跟着一起和茉莉花茶,如今被养的口味也刁了,喝的都是文桃弄来的最顶级的新茶,平时别人要,他也给,但最好的,还是自己留着喝,因为那些糙汉子,你给他们,他们也分不出来最好的和差一等的。

    喝上了喜欢的茶,文桃的眼睛眯着,很是开心,看到媳妇开心,袁铭也算是没白忙乎。这种侍候人的滋味其实也不错,想想,过去回家,都是媳妇侍候他,端茶倒水,好酒好菜,还给他准备洗澡水,干净的衣服,自从结婚,他从来不会因为没有衣服凉到或者是热到了。自己要是训练的多了,回家还有药浴和按摩,当然,平时少不了,就是上炕暖被窝的事了,他觉得媳妇这件事情上,最得他的心。今天他也打算顺顺媳妇的心。安心的,乖乖的当个知心人,安抚一下媳妇。

    天都黑了,也该睡了,可奇怪的是,两个人都躺下了,文桃也探查了一下周围,没有什么盯梢的,可是怎么身边的人没有动静呢?好像睡着的样子,是不是……身体出什么问题了?看身边的人好像睡着了,文桃把手伸过去,去摸袁铭的手腕,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你在干什么?”

    “哎呦,你吓我一跳。”文桃以为他谁了,冷不丁的人突然说话了,而且一点睡意都听不到,能不吓一跳吗?

    袁铭此时也明白过来了,直接一招饿虎扑羊,文桃发现自己被动了,人家躺着准备去睡,自己主动伸手去撩,虽然她的本应不是这个,但在袁铭看,肯定是以为自己欲求不满,她真没这意思,文桃想哀嚎……

    看文桃的动作,身体那么僵硬,显然她不想要,袁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忍住了,他打算乖乖的。忍着,大男人没有这点儿意志力还行了?

    不要了?文桃开始发蒙了,干脆直接伸手过去,嘴里还喃喃的说道,“我还是给你看看吧!你今天见好奇怪,哪里不舒服吗?”摸了脉搏,没问题啊!想到了别的可能,问道,“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心里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啊!就算是我不能帮忙,也能当个倾听者啊!”

    袁铭一把将文桃的手给抓住,摁在出问题的地方,说道,“你说呢?”,文桃嗖的一下子就把手抽回来了,拉上辈子,打算睡觉,脸肯定红了,心里有点小窃喜,难得啊!太难得了。

    就这样,在袁铭强大的意志力的帮助下,文桃睡了一个好觉,什么都没有发生,早上起来,心情好的不得了,吃了袁铭打来了饭菜,也挺好的,吃了不少,然后,袁铭送她到车站,看着文桃上车离开,袁铭心里发苦,心里想着,下次媳妇心情不好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换一个安慰的方式,他应该想个办法,让媳妇把那件事情当成安慰才行,要不,回去翻翻结婚的时候,岳家给的那本册子?或者……跟好哥们打听打听他们遇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算了,不能问,若真是问了,他好色的名声可真就坐实了。

    其实袁铭真是想的太多了,他好色的本性早就坐实了,还用什么证明,看到文桃就能证明了。

    文桃算是满血复活了,等到了学校,就赶紧回宿舍换衣服,然后抱着书本上学去了,心情好了,精神也好了。没过两天,又出了事,还是和文桃有关的事情,文松子儿那儿遇到事儿了。因为文桃曾经给过文松子儿符咒,所以文松子儿过的很好,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别人就不同了,大家慢慢的发现了文松子的不同,也都凑到她身边。可是时间长了,就有人发现了文松子儿的符咒,一次他们一起去洗澡的时候,就有人把他的符咒给偷了。文松子儿也没发现,可是当天晚上,文松子儿一会宿舍就出事了,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当时就晕过去了,而且,头也破了,胳膊骨折了,还吓到了,都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文桃直接去了医院,去看文松子儿,看到她就知道,符咒没有了,文桃一问,这才知道她可能是什么时候丢的符咒。和文松子儿一起去的有好几个人,她实在是不知道,是谁偷了,甚至怀疑可能是别人拿的。

    文桃生气了,很生气,当着文松子儿的面,就闭眼念咒,文松子儿等她睁开眼睛,就问道,

    “姑奶奶,你怎么了?你做了什么?”

    “当然是把那个符咒给毁了,等你听说谁身上着火了,那就是谁偷了符咒。”文桃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此时文松子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几个女生等文松子儿应声了,这才进来,她们一进来,文桃就闻到了烧焦的味道,眼光扫过几个人,来了四个女生,但是显然的,她们对文桃都有点畏惧,在她们的心里,都觉得文桃是她们仰望的人物,而且,文桃的目光显然有些不善。

    文桃让开身子,退后几步,四个女生都围着文松子儿坐下来,文桃坐到对面的床上,而四个女生都挨着文松子儿坐。本来四个病床的房间,如今只有文松子儿一个人,因为他的情况有点特殊,一点声音都会让她紧张,更是怕吓,所以才这样安排的。

    其中一个穿着白底蓝花的女生,对文松子儿说道,“我们刚在走廊上,小于撞到护士推的车子,竟然让衣服着火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说,咱们寝室这是怎么了?”

    文松子儿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对文桃说道,“穿绿色衬衫的就是小于,于丽丽,是南方人,平时最和气了,和谁的关系都好。”

    文桃一眼扫过去,于丽丽马上笑着对文桃说道,“你就是文桃吧?我们经常听文松子儿说起你,说你很聪明,很和善,你长得可真漂亮。我们都是文松子儿的好朋友,以后有麻烦你的地方,可别介意啊!”

    眉棱骨现,未讲先笑,这样的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人,有淫恶之相,文桃也没客气,没有理会她的话,反而看向最先和文松子儿说话的那个穿着白底蓝花衬衫的女人,这个女人,相貌中等,但面色红黑,倒不算是个可结交的人,对她问道,

    “你就是柯兰香吧?我听文松子儿说过你,说你是一个很仗义,很热心的人,而且对于她很是关照。松子儿平时也多麻烦你照顾了,我这个做姑奶奶的,理应先跟你道谢。”

    柯兰香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文桃不给于丽丽面子,但文桃这话说的漂亮,所以她还是马上接口道,“哪儿啊!是松子儿照顾我很多,经常给我们带好吃的,平时对我也很关心,我平时做事大大咧咧,做笔记也经常马虎,多亏了松子儿了。你跟说谢谢,我可担不起,实在是我该道谢才对,而且,这次文松子儿出事,也是因为我,要是我不让她帮我打水,她也不会一个人出去。”

    文桃笑了笑,说道,“闹鬼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不过,这个……于丽丽,你没有什么想对我,或者是对文松子儿说的吗?”

    “说什么?道谢吗?那是一定的,不过我觉得,说的再多,也不如行动上有表示,我会好好照顾松子儿的。姑奶奶也别担心,我们都是松子儿的同学,理应相互照应的。而且文松子儿对我们真都很好,我们胆子小,都想要她陪着出门,她也不会拒绝我们,实在是很和善的人。”

    “是啊!她就是太和善了,明知道自己身上的符咒对于你们的保护作用,还无私的提供保护,可不就是太和善了吗?可一个人太和善了,就容易被人欺负。你不想说说,偷她符咒的事情吗?”文桃直接说了出来,

    于丽丽的脸色也变了,马上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文桃,别以为文松子儿叫你姑奶奶,我们就一样是你的晚辈,你年纪小,不懂事,还不明白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什么闹鬼,什么符咒,你知道这话如果让教授和学校的领导们知道,会怎么处理你吗?再说了,你说的什么符咒,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这样说,是不是太过分了,我虽然脾气好,可也不能让你这么诬赖的。”

    文桃的动作很迅速,一个健步就冲了过去,一只手掐住了于丽丽的脖子,一下子,所有的人都吓到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