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121 生气

时间:2018-03-21作者:小二园

    黄昏时候,天已经有些乌蒙蒙的,只留下一点夕阳的余晖,看着格外的温暖,文桃拿着书本,坐在大树下,微风吹过,很是凉爽,文桃的身边坐下一个老人,带着眼镜,看着文桃的书本,感慨的说道,

    “总算是迎来了这么一天啊!国家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姑娘,好好学习,将来好多为国家做贡献。”

    文桃没有抬头,回答道,“是人民,国家对于我而言,太大了,做好眼前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好。”

    对于文桃的回答,老头不以为忤,笑着说道,“你说的很对,难得你看的明白啊!只是我们落后了这么多,最好还是要出去看看。我知道你擅长的是中医中医,可你怎么学了脑外科呢?”

    “也许是因为,人的大脑,是最复杂,最神秘的部位,人类想要开发大脑,恐怕不比探测外星人更容易。可能要走很长的路呢!不过,现在的情况是,外科的手术,在治疗脑部疾病方面,似乎更显成效,我很乐意多探索一番。”

    “小姑娘口气不小,傲气太过了。”老头有点严肃的说道,

    文桃很不客气,侧头看他一眼,说道,“什么样的人会有傲气?自然是有资本的人,我不考家庭,不靠老师,我自己有这本事,为什么不能傲气一点。更何况,人若是没了傲气,也就没有了上进心,没有了紧迫感,更会失去了傲骨,我很珍视我的傲气。”

    老头半天不语,好一会儿,见文桃继续看书,完全没有受到自己的影响,直接说道,“你知道我们的一切,是吗?都是苦命人,他们也没有害过人,你能不能高抬贵手,给他们和我,一条生路。”

    “你们已经死了,此时不能投胎,也是机缘造化,若是两下相安,大家都各过各的日子,但丑话说在前头,我不愿意收鬼魂修炼,一来是不想管闲事,给自己找麻烦,二来也是因为因果循环,你们的情况特殊,我不想引火烧身,可如果你们犯了规,我是不会留情的。要知道,落在我的手里,我只会选择最简单最彻底的处理方法。”说完,又对那个满头是血的老头说道,

    “人鬼殊途,老人家也不像是一个领袖人物,倒像是个说客,来试探我的心意的。老人家,如今时代不同了,有些过去不允许的事情,以后都会改变。而有些事情,即使人们不说,不表示不相信。别给我捣乱,杀鸡儆猴的事情,我做起来不会有顾及。医学圣地,不容玷污。”

    老头脸色变了,显然被文桃给说桃继续说道,“老人家可认识一个长头发,上身白衣,裙角染红的女鬼?”

    老头有些犹豫,但还是说道,“她也是个苦命的,你多担待一点吧!”

    “事情怕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她已经起了害人的心思,若是犯到我手里,我一点都不介意有一个名正言顺吸收他人功力的机会,您帮我传个话吧!”

    文桃每天修炼,尤其是在寝室内打坐,灵气围绕,那些鬼怪自然有所感,而且文桃周身灵光护体,平常人是看不到的,但是对于这些鬼怪神魔来说,那是再明显不过了,不仅可以从周身的灵气判断出对方的修为,还能看出功力。修为多,不等于功力大,但若二者齐备,那些有些道行的,肯定是要避着的。因为吸了他们的功力,可以增进增进的功力,这是许多修行者会做的。但文桃看到的鬼魂,很多都是懵懵懂懂,没有什么意识的,还需要时日,一下怨气重的,自杀横死的,自然有这个本事,他们虽然看到文桃对鬼魂不管不问,但还是小心的派个老头来试探一下。

    其实文桃如今的修为和自爆金丹之前比起来,差的太多了,但和那些怨鬼比起来说,却太足够用了,捏死蚊子一般容易。这么多的蚊子,有必要全灭吗?文桃没有这个任务,何况也没有必要冒险。文桃想到了可能有危险,心里想的也多了起来,最近不仅继续修炼,增进修为,另外一方面,也开始练功,修炼各种法术,练习各种符咒,尤其是一些威力巨大的符咒。有一种时空转移的法术,文桃觉得自己现在继续修炼成功。法术增进中,练成还需要一点时间,现在只练习到第二层,也就是转移三五米。

    周末回家,袁铭也回来了,文桃难得很下厨了,文佳慧,文松子儿,文睿等文家的人难得的聚在一起,文桃开心,袁铭也开心,看到家里要摆宴席的架势,和文桃说了一声,又去找了周毅和封为民,还有一起进了军校进修的好友。文桃做了许多菜。女人们都在厨房里帮忙。

    晚上的时候,袁铭喝酒了,就拉着文桃做坏事,夫妻难得见面,袁铭又年轻,身体又好,而且还喝了男人酒,可不就乐呵上了。第二天文桃懒床了,不过这已经是常态了,父母也早就习惯了,但凡袁铭回来,除非文桃不方便,否则文桃肯定早上起不来。文桃本身修炼就能增强体魄,修复身体各种损伤,达到最佳状态。就如同文桃生产过后损伤很大,这就大大的激发了文桃自身的修复能力,不仅修为增加多,连身体的修复也更加迅速,更加明显,所以,别看文桃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了,可是不只是肚皮上的疤痕几乎都看不见了,就连皮肤和肌肉都恢复到最佳时期。说白了,比大姑娘的手感还好,还要紧致。袁铭若不沉迷,简直就不科学。

    文桃前世就是当过一段时间的宠妾,对于男人这种生物,有着更深一层的理解,她很清楚,房中之事对于男女之间的关系,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当然,这不是爱情保鲜的关键,这一点文桃很清楚,前世不就是人老色衰,变得被男人遗弃的下场么!

    晚上折腾完了,袁铭也开始和文桃聊天,文桃也趁机给自己未来在这个男人心目中占据的地位加码,说起了跟着袁铭一起回来的一个好友,叫谢震强,她是第一次见谢震强,但却不止一次听丈夫说过他。

    “谢震强和你的关系很好吗?”文桃说道,

    袁铭本来就是在糊弄媳妇,他现在想睡了,可媳妇提起别的男人,这兴趣就来了,说道,“怎么了?你怎么提起他?”

    文桃温柔的声音传过来,好像有些困的迷糊了,要睡觉了,说道,“离他远一点吧!他的死期要到了,只有几个月的寿命了。”

    “你这叫什么话,给我说清楚。”袁铭侧着身,去摇文桃的肩膀,

    文桃当然是装的,平躺下来,说道,“我看他的面相了,他死期到了。怕你伤心,所以让你离他远一点。知道了吗?”

    这下子,袁铭听明白了,有点不信,但因为是自己的好友,自然走心了,所以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问媳妇,“那有办法让他不死吗?”

    “没有。”文桃回答的非常干脆,想起自己当初为了保住丈夫的命,连金丹都爆了,自己到现在,修为还在凝神期,虽然现在快要突破了,但也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突破的,自己可等于是舍弃了金丹大道,救了他的命啊!文桃现在可不会为了别的人,损耗修为,逆天造孽。

    袁铭辗转发侧,总是没有办法就这么放下了,后来,等文桃终于睡了,他也终于是忍不住了,开灯,把媳妇摇醒了,说道,

    “媳妇,你帮帮忙,他是我的好朋友,你不是也见过吗?而且他很聪明的,从来没有因为我们的婚事轻视我,而且这个人,聪明,有义气,将来说不准是我的好帮手呢!就连上次帮你顺利的上大学,也是他帮忙出主意,想办法,让我少走了许多的弯路。”

    文桃一脸不高兴,她都睡了,竟然还被叫醒了,不过袁铭的话倒是听进去了。说道,“既然对你有用,我就帮你一次,可是能不能成,还得看他自己,若是不行,那也没办法,阎王让你三更死,我就算是拼了,最多延迟到五更。明白吗?”

    “明白,你说,成不成,我的心意到了就是了。这样我才能安心。”

    文桃叹了口气,说道,“人的寿命都是定数,唯一能够延长寿命的办法,就是积累功德,救人一命之类的。若是他可以救很多的人,说不准,还可以和阎王打个商量。”

    袁铭听进去了,想啊想啊,可哪里有那么容易啊!就算是能做到,恐怕也是很危险的事情,也许会搭上自己的仕途,也许根本救不了。又去摇文桃的肩膀,问道,“那怎么救人啊?”

    文桃躺回去,翻身,说道,“看机缘呗,若是没有救人的机会,那就是没缘分,我没有办法。再说了,也许谢震强就打算舍身成仁呢!求仁得仁,你急什么?”

    袁铭也急了,对妻子这种忽视人命的行为,很是不满,说道,“那要是我要死了,你是不是先买纸钱等着啊!”

    一听这话,文桃腾的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眼睛狠狠的盯着袁铭,说道,“不要开这种玩笑,若是你真是死了,我事先知道了,除了父母和孩子的命,我都能舍了去换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这世界上有一种事,叫言灵,就是说,说出的话来,很可能造了嘴孽,嘴上造孽,弄不好会成真的,你是不是想自己涉险,然后让我拼死救你,你好去娶个新的?”

    “你这说什么话呢!我是那种人吗?好了,好了,睡觉吧!我心里就只有你一个,唉,真是的,就你这么一个小妖精都够我受的,我还想换个,再找新的麻烦,我真是傻透了。”

    “什么?”文桃真是生气了,头一次,和袁铭说话语气升高,这是气的,这个没良心的,男人果然都是有了旧的,就想换新的。

    袁铭一把将文桃抱过来,搬过大腿,让文桃跨坐在自己身上,然后啃她的耳垂,一把吸吮,一边说道,“你这么一个小妖精都快把我迷死了,迷得闲下来,整天脑子里都是你,我哪里有那个心思想别人。你就是我的大麻烦,让我不理智的大麻烦,像大烟鬼,我就是你的大烟鬼!”

    “呵呵别闹,好痒”文桃这下子不生气了,这么久的夫妻,他还真是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样可心的话呢!这个家伙真是不说则已,说起来,让人甜的要命。

    大烟鬼,就是抽大烟,说的文艺一点,就是上瘾的意思,他的意思,自己就是让他上瘾,戒不掉的毒品。这情话说的,直白,却让人更记住一辈子。

    “你这说什么话呢!我是那种人吗?好了,好了,睡觉吧!我心里就只有你一个,唉,真是的,就你这么一个小妖精都够我受的,我还想换个,再找新的麻烦,我真是傻透了。”

    “什么?”文桃真是生气了,头一次,和袁铭说话语气升高,这是气的,这个没良心的,男人果然都是有了旧的,就想换新的。

    袁铭一把将文桃抱过来,搬过大腿,让文桃跨坐在自己身上,然后啃她的耳垂,一把吸吮,一边说道,“你这么一个小妖精都快把我迷死了,迷得闲下来,整天脑子里都是你,我哪里有那个心思想别人。你就是我的大麻烦,让我不理智的大麻烦,像大烟鬼,我就是你的大烟鬼!”

    “呵呵别闹,好痒”文桃这下子不生气了,这么久的夫妻,他还真是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样可心的话呢!这个家伙真是不说则已,说起来,让人甜的要命。

    大烟鬼,就是抽大烟,说的文艺一点,就是上瘾的意思,他的意思,自己就是让他上瘾,戒不掉的毒品。这情话说的,直白,却让人更记住一辈子。想起来,心里就觉得暖暖的,不由自主的笑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