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八零符娘小军嫂 120 寝室的鬼

时间:2018-03-21作者:小二园

    ..,

    袁铭染上了秀恩爱的恶习,这几乎已经引起了他们全班同学的不满,不顾袁铭的反对,定下了到袁铭家聚餐的事情,还有时间。谁让他们都看到了袁铭的全家福,还听了满耳朵的我家宝珠多温柔,多贤惠,多能干,多灵巧,还说他家的大儿子多聪明,他家的小儿子多漂亮可爱。他回家吃的喝的多美味。

    弄的袁铭不得不直接从军校打电话到胡同,让袁铭准备二十个人的饭菜,主食他们从食堂带回去,但是需要文桃做菜。此时幸好是在初秋,各种菜都不少,能凑不少菜品。文桃又买了不少的猪肉,买了四只烧鸡,两只烧鹅,加上四条大鲤鱼,再加上十斤的牛肉,这肉菜也就齐了。等人来了,发现多了两个人,也就是周毅和封为民。

    文桃的菜做的好,又有肖琴帮忙,很快就做好了,文桃这里有德国啤酒,还有新鲜的果汁,家里有两个孩子,这些果子是少不了的。文桃的空间当中,果树已经结果了。又大又甜又脆的改良水晶苹果,红蛇果苹果,还有水蜜桃和黄桃,另外还有雪梨和大枣等等,当然,最好的还是葡萄,不仅味道甜,而且个头也大。所以文桃的空间里去年酿了不少的葡萄酒,有汽酒,也有干红。为此,文桃还特意的买了不少的仪器和工具。不然她一个人,真是很难弄的过来。今年种植的粮食只有碧粳米和胭脂米,别的土地都种植了药材,新开的土地也种植了药材和花卉。只可惜茉莉花因为气候的关系,不是很成功。

    如今,文桃认识的很多袁铭的战友,虽然没有真正的坐在一起聊天,但是文桃可是个记忆力超群的有心人。偶尔让袁铭个这个战友带点继续的东西,比如看到谁的面相显现出的病症,或者是了解其家中的什么人需要什么东西,文桃都能及时的送上礼物,未必多贵重,但绝对有心,这可给袁铭拉了不少的人情分。

    至于周毅和封为民,两家的老爷子都是年纪大,年轻的时候过的太苦,如今什么病都找上来了,两个人跟袁铭的关系好,就是两家的老爷子,也是很喜欢袁铭的。而文桃想拉拢他们,怎么可能任凭他们两个主动来求呢?文桃也是下了大本钱了,从空间中拿了四粒培元丹,用玉石瓶子装上,加上两包药材,让他们回去自己泡制,不求他们做什么,因为有的时候,有身份的人,有一个态度,那对他们这对年轻的夫妻来说,就已经很管用了。

    周毅和封为民都是和袁铭在一个大院长大,家里的大人物不少,而和两家打好关系,又不会让人觉得是上杆子巴结,那对于文桃日后在婆家立足,让自己不会被非议,可有着重要意义的。

    文桃所在的医学院,是最新成立的,也就是在去年,这里集中了国内许多医学专家,他们有很多人都是曾经在国外留学,而且,他们年纪都不小了。比较来说,他们和自己的妈妈、舅舅差不多,外科的教授,都曾经留学国外,很开明,和妈妈舅舅他们一样,对于某些东西,还是很喜欢的,比如有人喜欢咖啡,有人喜欢洋酒,也有人喜欢西式的面包、牛排等,当然,也有人爱好更雅致一些,喜欢西洋画和音乐,但是十年浩劫过去,存下来的国外名曲,也就是各种唱片,都没有了。但是文桃却有,不仅有唱片,更有留声机,当这些东西放到了解剖室的时候,还是让教授们很惊喜。

    现在的文桃,算是文松子儿的学妹了,不过因为特殊的原因,他们现在是一起上课的,估计也会一起毕业。文桃就住在学校,因为要看书,也因为家里的两个孩子实在是太粘人了,文桃回家之后,根本没有什么时间看书,就更别说什么学习看书了。而且外科,对于文桃来说,还是很陌生的,所以这一次,她是很认真的在学习。

    说道这个,就不得不提一下小儿子琰儿了,文桃怀孕就不太平,而且生下来就没有奶水,小儿子的年纪小,也很是可怜,因为从生下起,就没有吃过妈妈的奶,文桃没有奶水,也许是身体太虚弱,也许医院有些特别的影响,反正就是吃了药,喝了汤,但就是没有奶。对此,文桃觉得很是对不住小儿子。袁铭如今似乎也是转过弯儿来了,也觉得小儿子可怜。

    也因为没有奶水,文桃才能去香港,也因为她这个当娘的作用不大,所以根本没有人会反对她住校。学校的宿舍很是紧张,文桃需要一个人的私密空间,就给自己挂上了一个深紫色的纱帘。文桃也不怕热,这个颜色正好可以遮挡人们的视线。

    知道文桃又回来了,原来宿舍里的舒络、林嘉他们都来了,不过,韩楚楚没有来,对此,文桃开始还不知道是为什么,后来还是舒络忍不住,这才跟文桃说了实话。文桃恍然大悟,过去还有些奇怪,为什么大家对她这样好奇,而且还带着探究的,复杂的眼神,如今却有些明白了。

    这天上完了课,文桃正打算钻进自己的床铺打坐,当然,是到空间里打坐,可刚钻进去,就有人来敲门了,听到声音,文桃就从上铺下来了。屋里的其他人还奇怪,可是等有人去开门的时候,正好看见了来找人的,就是文松子儿,她来找的人,当然就是文桃了。可是,文桃怎么知道来找人是谁呢?寝室每天都很热闹,来找文桃的人可不多,因为文桃身边的亲朋好友都没有她的辈分高,所以来找文桃,那也是拜见,不会让文桃从上铺下来,有时候问什么文桃,那也只是随便几句话,或者写一些字,不用爬上爬下的,除非需要文桃跟着出去。

    文桃也不等文松子儿说话,就跟着她一起出去了。来到走廊,文松子儿甚至还听到了文桃的寝室内,有人开门来听他们说什么,不过文桃一直往前走,显然没打算开口。

    文松子儿一件姑奶奶如此,当然不会多说什么了,就直接跟着姑奶奶来到了宿舍楼不远处的一片树林边上,这树林子不大,但都是古树,稀稀落落的大树,倒是一处风景。如今不过下午五点多,夕阳的余晖映衬下,让文桃心里不免想到,自己也许错过了不少好风景。

    选了个地方坐下来,文桃开口说道,“我看你身边阴煞之气缠绕,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文松子儿听了这话,脸都绿了,急忙坐到文桃的身边,“姑奶奶,你去我们宿舍看看吧!我们那个楼里有问题,我昨天晚上半夜起来去厕所,去的时候,就感觉有人跟着我,我回去的时候,走啊走啊,走了好久也没找到我们宿舍的门,后来我突然想起我奶念的心经,这才找到宿舍的门,我还看到一个穿着一条晕染的红裙子,就是上身是白色的,然后渐变成红色。头发也挺长的,我记得我是出去的时候见到她的背影了。我那个时候心里还想着,她的头发可真长,快和姑奶奶你的头发比了。我后来回去的时候想着,若不是我念着心经,恐怕就要遭殃了。”

    文桃听了她的话,皱了眉头,又问道,你最近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或者是和死人有关的事情,遇到过办丧事什么的?

    文松子儿摇头,想了一下,仿佛灵光乍现,说道,“我昨天正好是上了解剖课,这个算吗?”

    文桃皱眉,说道,“可能有关系,但绝对不会是因为你上解剖课招鬼,因为上课的大楼风水不错。你再想想。”

    “哦,我昨天和看寝室的大妈一起去仓库搬东西,她的样子挺奇怪的,就是一个单人桌,非得让我和她一起去。”文松子儿想到去的那个仓库,可就是和她们一个楼层的。想到这里,就更加好奇了,但想想昨天晚上的经历,就不这样想了。

    文桃所在的寝室原来是空楼,据说过去是仓库,做仓库之前,是图书馆,有了新的,这里就基本上废弃了。不过因为有了新楼,图书馆搬家,又因为学生太多了,这里重新刷一刷,就成了寝室。比起文松子儿他们住的那个寝室,这里更可怕。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给你的符咒,你以后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文松子儿非常惊讶的看着姑奶奶,很是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自己最崇敬的姑奶奶说的。犹豫了一下,文桃已经把符咒叠起来,交给她了。而且正准备要离开。

    文松子儿赶紧拉住她,说道,“姑奶奶,你不去看看吗?”

    “你不会看到它了,这不就行了吗?”文桃说道,

    文松子儿急了,说道,“姑奶奶,你这么有本事,肯定有办法把鬼给除了,是不是?”

    “我为什么要去除了她?”

    “可她害人啊!

    文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很显然,她不太乐意跟人解释这种无法说清楚的事情,但因为是自己的好友而且是亲戚,这才说道,“你遇到鬼,因为你有心魔,人人都有心魔,有的人自己无法抑制,就会被鬼魅诱惑。有些人则是因为身体不好,阳气不盛,也有人是因为命理由此一劫,你让我去管,她又没有伤害到你,也没有伤害到我,我去除了它,后患无穷。”

    文松子儿生长在文家,对于因果孽报这样的事情,她是能够理解的,但还有疑问,于是一边想,一边问道,“姑奶奶,是不是说,他们只有惹到你了,你才会出手?”

    “有两种情况,我会出手,一种是因为和我有关系,另外一种,是造成了无法容得下的杀孽,但这样两种情况,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可以打败他们。若是我都无法自保,怎么除妖降魔。你也知道,我生产的时候,身体大损,其实不只是身体,为了保住琰儿,我用了不少自己的修为。这样的情况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样说,文松子儿就理解了,也开始关心起文桃的身体,文桃有些发蔫,当然,这是因为文桃现在学习真的很繁重。另外也是因为她忙了一天了。文松子儿送文桃回去,文桃告诉她,这符咒若是贴在寝室内,那效力就有限,若是带在身上,那不只是不会被鬼所害,更不会看到各种无法理解的事情。文松子儿听了这话,马上就打消了一切为人民的打算。

    到了自己寝室的楼下,文桃告诉文松子儿,以后有事打电话到楼下大妈那里。或者直接到她家里去。另外还叮嘱了文松子儿一声,告诉她,她现在犯桃花,文松子儿听了,脸都红了,不过文桃又说了一句,她的脸马上就白了,文桃说了,犯桃花,不是走桃花运,而是桃花劫,烂桃花。让文松子儿守住本心,别被人骗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今年都没她的什么好事。

    走回自己的寝室楼,真是凉爽啊!文桃上楼就看到了四处爬门看女生换衣服的色鬼,还看到了不少摔死的、吊死的、打死的怨鬼,文桃就当没看见,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真是不敢想象,过去的十年里,在这学校里发生了什么,或者还可以住宿到清朝的时候。真是……文桃想着,等时机到了,自己想办法清理清理吧!估计此时的鬼差也忙着整顿呢!

    文桃心里想着,这些鬼在这里,必然寄托在什么物品上,可这幢楼已经被重新翻新过了,以前放的东西,肯定都弄走了,到底是什么原因,会有这么多的鬼,还都是横死的鬼,到底它们寄托在何物上,这幢楼里过去到底有什么特别的。仓库而已,难道是停尸房吗?也许是解剖课上那些捐献遗体的人暂放的地方吗?对于死后愿意捐献遗体的人,文桃可是由衷的敬佩,下定决心,把这个事,当成正经事儿办!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