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邬主任

时间:2018-01-31作者:老周小王

    苏星晖打算在学了手艺之后,自己回家去修补那些旧家具,他并不想把这些旧家具拿出来找人去修补,因为俗话说财不露白,像那两张黄花梨的香几,算得上珍贵了,如果拿出来被有心人盯上的话,总是一个隐患。

    另外,他在家里修补这些旧家具,也算得上一种休闲,一种修身养性的方式,跟画画、写字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找了几家木器厂之后,苏星晖终于找到了一些满意的木料,他把这些木料买了下来,带回了家,准备把家里的旧家具都给修补一下,多的木料,可以自己做一些手串什么的,自己用来把玩一下,有多余的还可以送给朋友。

    这些木料价值不菲,不过也在苏星晖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而且,有于锐志陪着他,这些木器厂的老板也不敢骗他,所以,他也没有还价,直接把这些木料给拉回了家。

    另外,他还买了一整套木工工具,包括切割机、砂轮等打磨机械都买回了家,反正家里的房子多,他就专门在后院腾出了一间房子,作为他做木工的工作间。

    陆小雅看他忙得不亦乐乎,她问道:“你还真打算做木工啊?你会做吗?”

    苏星晖道:“我小的时候,在我姑爹家里,我姑爹教我做过木工,不过有十来年没做过了,这两天,我在几个木器厂又跟那些师傅学了点,我想把家里那堆旧家具给修复一下。”

    陆小雅有些奇怪的问道:“家里那堆旧家具还有价值吗?”

    苏星晖道:“你可别小看了那堆旧家具,里面有两张香几,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实际上是黄花梨的,很有可能是明清家具,如果修复完成了,弄不好可以卖上百万呢。”

    陆小雅不由得咋舌:“上百万?那不是比咱们家这个院子还贵?那个原来的主人岂不是亏大了?”

    苏星晖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自己走了眼嘛,不过这两张香几估计在动乱时期被折腾得不轻,没被劈柴烧了就已经是幸运了,他看走眼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也是看了好久才能确定是黄花梨的。”

    陆小雅虽然有一些惊讶,不过呢,她天性并不贪财,而且家里的钱也不少了,她觉得够用就行,所以这两张香几虽然值钱,但是她也没太当回事。

    她倒是对苏星晖会木工活很感兴趣,她还从来没见过人做木工活呢,她便把牛牛牵着,看着苏星晖做起木工活来。

    苏星晖最开始当然不会去修补那两张香几,那两张香几太珍贵了,他现在手艺还不怎么熟练,当然不可能拿这两样东西来练手,他便找了一张民国时期的椅子,用来当做练手的东西了。

    这张椅子缺了条腿,椅面上的皮面也破损了,苏星晖打算重新做条腿给安上去,再重新刷一道清漆,然后把皮面给换掉,里面填上海绵,就成了一张新椅子。

    这椅子的样式还是挺不错的,很气派,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气象,而那堆旧家具里,这一套的椅子正好有十把,等到全部修复之后,再打一张样式差不多的餐桌,以后有重要的客人来的时候,就可以在这套餐桌椅上吃饭了。

    苏星晖先弄了些寻常的木料来练手,那些硬木木料太昂贵了,就那么一堆,几千块呢,用来练手的话太可惜了。

    苏星晖很久没有做过木工活了,这一重新拾起来,还确实有一些手生,一条椅子腿做出来,有一些歪,他自己看了看,都不太满意的摇了摇头。

    陆小雅在旁边抿着嘴笑,苏星晖道:“想笑就笑出来吧,确实太久没做了,手生了,不过也是慢慢找到了一点感觉了。”

    陆小雅道:“没事,你慢慢做,我相信你能够做好的,你能画出那么好的画,写那么好的字,章也刻得好,做这木工活还做不来?”

    陆小雅说得没错,画画、写字、刻章都是手上的功夫,手越稳,就做得越好,苏星晖的手已经足够稳了,他想把木工活做好,那也只是时间问题。

    苏星晖点了点头,又做起了第二根椅子腿,这一次他就做得比第一次强得多了。

    苏星晖做的第三根椅子腿就已经相当像模像样了,跟那张椅子的其它三根椅子腿已经差不离了,只不过这条椅子腿用的材质跟其它椅子腿不一样,所以不能直接安上去。

    苏星晖便在买回来的木料当中找到了跟那把椅子相同的木材,做了一条椅子腿,用砂纸打磨光滑之后,把这条椅子腿给安了上去,一把完整的椅子就出现在了他们一家人的面前。

    牛牛拍着手笑道:“爸爸真厉害!”

    苏星晖道:“这还没完呢,还得刷漆,还得换椅子的皮面,到时候啊,全部做好之后,就更漂亮了。”

    陆小雅点头道:“你确实很厉害,这椅子腿做得,跟原来的椅子腿一模一样。”

    苏星晖道:“慢慢来吧,这东西,熟能生巧,做得越多,就做得越好。”

    这天晚上,苏星晖也就只修了一把椅子,这东西确实急不来,要慢慢来,反正他现在时间也很充足,不用着急。

    没两天,他的任命下来了,他被任命为国家计委政策研究室的副主任了,他也正式成为了一名副司级干部。

    任命下来之后,苏星晖把那辆奥迪车交到了经济体制改革司的办公室,然后去了一趟阎显华的办公室。

    苏星晖一进门,阎显华便起身给他沏了一杯茶,然后笑着跟苏星晖在两张并排的待客沙发上坐了下来,他对苏星晖道:“苏副主任,恭喜恭喜!”

    苏星晖微笑着点头道:“还要谢谢阎司给我的关照呢。”

    阎显华摆手道:“别客气,这都是应该的,又不是我个人给你的关照,这是组织上安排的嘛。”

    苏星晖微微一笑,便端起茶杯喝起茶来。

    说起来,他跟阎显华的关系很是微妙,阎显华的妻子跟苏星晖算是有仇,不过要说有多深也说不上,主要是阎显华的岳母蒋英慧对苏星晖恨之入骨,这让阎显华在明面上不能跟苏星晖太过亲近。

    不过呢,阎显华跟苏星晖并没有什么利害冲突,相反,他们在许多地方还有合作的余地,所以阎显华对苏星晖一直还是挺友善,挺关照的。

    苏星晖也不愿意结下这样一个仇人,能够跟阎显华把关系搞好,他还是挺愿意的。

    阎显华道:“政研室是个好地方啊!”

    政研室当然是个好地方,在这里,可以直达天听,虽然主要是务虚,在这里干长了的话,在履历上没有什么优势,但是能够让中央主要领导都对你有印象的话,想要飞黄腾达再容易不过了。

    苏星晖道:“嗯,确实还不错。”

    阎显华道:“政研室主任老邬跟我关系不错,你去了那里,他会关照你的。”

    政研室主任名叫邬建民,他跟阎显华的关系确实不错,两人都在计委工作多年,只要不是有什么严重的利益冲突,同事之间的关系总还可以的。

    苏星晖点头道:“行,那就谢谢阎司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苏星晖便离开了经济体制改革司,去政研室报到了。

    在政研室,苏星晖办了报到手续,便去见了邬建民,邬建民是一位年近五旬的中年人,身材高大,有一些富态,脸圆圆的,像一位富家翁多过于像一位学者,这跟苏星晖想象中的有一些不一样。

    不过呢,邬建民见人一脸笑,看上去很和蔼,还是很有亲和力的,他一见苏星晖,便热情的上来跟他握手道:“苏星晖同志,欢迎欢迎,早就盼着你来了,听说你是江城大学的研究生,理论功底很深,实践经验也很丰富,我们政研室,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

    苏星晖在江城大学读的秦教授的研究生,已经毕业了,拿到了学位证书,虽然他去江城大学上课不多,不过呢,他的国学功底本来就很深厚,又有秦教授关照,拿个研究生的学位证书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现在苏星晖也是堂堂正正的硕士研究生学历了,现在他不管在哪里工作,学历上都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苏星晖跟邬建民握了手道:“邬主任言重了,政研室都是专家,我初来乍到,是来学习的,以后还希望邬主任多多指教!”

    苏星晖的话,让邬建民还是很受用的,这位年轻的苏副主任,还是比较谦虚的嘛。

    邬建民既然是在计委政研室工作,自然也是南总理的亲信之人了,他知道苏星晖深得南总理看重,不过呢,就算这样,他总是心里还有一些不舒服,这当然是因为苏星晖太年轻了。

    邬建民今年下半年就要满五十岁了,他五十岁才是一个政研室的主任,可是这位苏星晖,足足比他小了二十多岁,却已经是政研室的副主任了,这让这些为了这个级别奔波了一辈子的老机关情何以堪?风流青云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