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九百一十五章 骆传勇的麻烦

时间:2018-01-31作者:老周小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仲文道:“我可是跟吴总说了开发区那几家企业因为环保没达标被勒令停工的事情了,吴总他也说了,这几家企业不像话,他绝对不会像他们那样的。”

    吴总道:“是啊,这崇津县的景色多好啊,山清水秀的,要是因为咱们这些企业的排放不达标,把环境弄得糟糕了,那太可惜了。”

    苏星晖笑道:“吴总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要是每个来投资的企业家都有你这样的觉悟,我们也就不用多费那么多口舌了。”

    吴总道:“相请不如偶遇,苏县长,既然我们今天遇上了,中午就请赏光一起吃顿饭吧?”

    苏星晖摆手道:“吴总不必客气,吃饭就不必了,我们县政府现在也有纪律,不允许我们这些政府干部接受投资商的宴请,这样吧,等你们确定了在这里建厂,我们县政府请吴总吃饭。”

    既然苏星晖这么说了,吴总也就不好强求了。

    苏星晖和李仲文又陪着他们在这里察看了一下这块地皮的情况,吴总对这块地皮非常满意,他基本上已经确定了在这里建厂。

    李仲文和苏星晖一起回到了管委会,苏星晖道:“仲文,不错啊,你现在很有一点领导的气度了。”

    李仲文不好意思的说:“县长,我跟您比,还差得远呢。”

    苏星晖道:“没事,慢慢来,有一天,你也能够真正培养出这样的气度来的。对了,你们从上俊县考察回来,我还没问你的感受呢,聂县长倒是说他们都很有收获。”

    前几天,干部考察团结束了对上俊县为期一周的参观考察,回到了崇津县,正如沈浩所说,他们一到上俊县,就被震撼了,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上俊县这么一个跟崇津县条件相似的内地县,居然能够建设得这么好。

    他们回来的那一天,聂鑫就兴奋的来到了苏星晖的办公室,跟他讲起了自己到上俊县参观考察的见闻和感想。

    他们去了猛虎岭,去了彭家湾,还在上俊县城各个单位转了转,上俊县的建设成果真的是让聂鑫大开眼界了。

    猛虎岭的大规模特种种植业,彭家湾镇的大规模蔬菜种植业,以及与此相关的一系列产业链,还有彭家湾镇的高速公路、长江大桥,以及电器厂、特钢厂等大型企业,上俊县城的繁华程度,都让聂鑫叹为观止。

    聂鑫说,在上俊县参观的这一周,比他过去几十年的见闻都要让他震撼,他现在对苏星晖真的是佩服到极点了。

    苏星晖倒不需要聂鑫佩服自己,但是干部考察团到上俊县的考察有了效果,才是最让他高兴的。

    今天他就想要听听李仲文的感受。

    李仲文兴奋的说:“县长,我去了上俊县,最大的感受就是您太牛了,你在几年时间里,就把原本跟崇津县的条件差不多的上俊县建设得那么繁华,那你在崇津县,也一定能够让崇津县发展起来。”

    苏星晖笑道:“这么看起来,你的信心很足啊!”

    李仲文道:“在您的领导下,我信心十足。”

    苏星晖道:“仲文,我是迟早要离开崇津县的,我不可能在崇津县呆一辈子,崇津县的未来,还是要靠你们啊,所以,你要多多锻炼自己的能力,争取早日能够独当一面。”

    李仲文点头道:“这一次我在上俊县是大开眼界,我也开阔了自己的眼界,在工作上也有了不少新思路,今后,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

    苏星晖道:“那好,看到你们都有了这么大的收获,我也就放心了。”

    李仲文道:“对了,县长,昨天长桥化工厂那个厂长陈长桥到管委会来闹了一通。”

    苏星晖道:“他到管委会来闹什么?”

    李仲文道:“还不是他的那个化工厂屡次检查都不过关,现在已经被勒令关停了,他到管委会来闹,说是当初管委会招商引资把他骗到这里来投资,他投资了几百万上千万,现在却不让他开工,他要求管委会赔偿他的损失。”

    苏星晖道:“他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李仲文道:“谁说不是呢,他自己的排放不达标,不符合国家规定,他的厂子被关停,是按照国家政策来的,他找我们闹,那就叫无理取闹。不过呢,这事还是挺麻烦的,他投资了几百万上千万,如果真的给他彻底关停了,他肯定不会善罢干休。”

    苏星晖沉吟起来,陈长桥投资这么多建化工厂,现在投资还没收回,要是彻底给他关停了,他确实不会善罢干休。

    其实依照苏星晖的性子,他是真不想管这个陈长桥,这个陈长桥为了赚钱,把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污水肆意排放到湖水里,对湖水造成了严重的污染,破坏了那片小湖的生态环境,这也是他应得的惩罚。

    不过呢,这种污染的现状,也不是陈长桥一个人造成的,这还要怪骆传勇当初没有监管好,而且当时的大环境如此,绝大多数的地方对环保都不太重视,所以完全不管陈长桥的死活,也不行。

    再说了,现在苏星晖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搞得节外生枝,他现在没有太多精力去扯这样的皮。

    因此,苏星晖想着,还是得给陈长桥想个办法,帮他挽回一些损失,至少让他把投资收回来一部分,加上他这几年赚的钱,顶多算是他这几年白干了吧。

    陈长桥的那个化工厂肯定是不能再开了,不过他的那块地皮和上面的建筑物倒还是值点钱,苏星晖打算帮着他把这些东西给卖了,虽然不能挽回全部投资,可是也算是不错了。

    现在经济开发区的经济发展形势向好,所以这里的地皮也在涨价,算上涨价因素,陈长桥的这些东西还是能卖一些钱的。

    苏星晖道:“仲文,那他后来是怎么走的?”

    李仲文道:“他在这里胡搅蛮缠,我给他讲了很多道理,后来唐所长说他如果再无理取闹,就要把他给拘留了,他这才离开了。”

    苏星晖道:“这样吧,仲文,他如果下一次再到这里来找你,你就让他去找我吧。”

    李仲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县长,我太没用了,解决不了问题,又要找您了。”

    苏星晖道:“仲文,这也不怪你,这件事情也不是小事,你解决不了是很正常的,以后就好了。”

    李仲文道:“谢谢您了,县长。”

    苏星晖摆了摆手道:“不用客气,对了,仲文,经济开发区原来的几个厂子,凡是在排放、卫生等等方面不能达到标准的,该关停的就坚决关停,但是他们如果来找你,你还是客客气气的接待,然后把他们推到我那里去吧。”

    李仲文点头答应了。

    苏星晖想帮着陈长桥挽回一些损失,可是没想到,陈长桥自己倒是惹出了大事,他约上了另外一家化工厂,还有那家水泥厂和那家木器厂的老板,一起去找了骆传勇。

    那家食品厂的问题不算大,他们整改一番,还可以继续生产,所以他们没蹚这趟浑水。

    陈长桥他们当初在这里投资,都是骆传勇引进的,骆传勇给了他们许多承诺,包括能够随便排放,也是骆传勇承诺过的,为此,他们每年没少孝敬骆传勇,这几年下来,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像骆传勇原来开的那辆车,都是陈长桥借给他开的,名义上是借,可是只要骆传勇当一天管委会主任,陈长桥就一天不会找他要,实际上就是送给了他,而且加油、维修都是陈长桥负责。

    现在管委会要关停陈长桥的化工厂,陈长桥到管委会去找了管委会的人,他也知道,管委会现在是由苏星晖直接领导,不过他不敢找苏星晖,他只找了现在管委会官职最高的李仲文,跟李仲文扯了一通皮,也不得要领,还被唐朝信一顿吓唬,给吓走了。

    陈长桥这个憋屈啊,当初他可没少请唐朝信吃饭,给他买香烟送酒什么的也不少逢年过节还会包个红包,可是这当警察的真是属狗的,说翻脸就翻脸,看着唐朝信手上晃悠着的手铐,陈长桥还真不敢跟他炸刺,只能走了。

    陈长桥当然不会善罢干休,他便约上了另外几个老板,一起去找了骆传勇。

    骆传勇现在调到了桃岭乡,不过他当然不会老老实实的天天呆在桃岭乡,他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一个星期至少有五天都是呆在县城,他虽然遭贬了,可是毕竟他还曾经是袁义福的通讯员,桃岭乡的领导也不敢管他。

    反正他是临时安排到桃岭乡的,所以桃岭乡也没什么工作需要他分管,就由他去吧。

    苏星晖也没管他,他不愿意为了这么点小事再去逼迫骆传勇,让人误认为他是想要借题发挥,想要针对袁义福。

    这一天,骆传勇又在县城喝得醉醺醺的,正走在大街上,就被陈长桥几人迎面截住了,陈长桥叫了一声:“骆主任,你好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