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七百八十五章 王柳的临行礼物

时间:2018-01-31作者:老周小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1996年的十二月,对昌山县乃至峪林市的官场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多事之秋了,在这一个月里,发生了太多惊爆看客眼球的事情了。

    首先就是副县长苏星晖被调查,苏星晖是什么人?他是这一年来昌山县风头最劲的人物,又是副省长陆正弘的女婿,居然因为一封匿名信被调查?这明显就是想整他嘛,整他的人是谁,大家也都猜得到。

    调查组在昌山县调查了好些天,什么结果也没调查出来,接着就发生了调查组的组长姜仲平非礼昌山电视台的女播音员的大事件,几乎没有人能够理解姜仲平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没过几天,副县长房青跟比她小了十多岁的情人幽会被当场捉奸,这已经够劲爆了,可是谁知道她那个情人爆出来的料更劲爆,房青这么多年来跟十几位曾经的和现任的县市领导曾经上过床,这是赤裸裸的权色交易啊,房青之所以能够当上副县长,原来是通过这种不光彩的手段。

    最劲爆的是,这十几位县市领导的名单里,居然有现任峪林市市长任贵胜,这是什么概念?这可是峪林市政坛的二号人物,一位位高权重的高级干部,平日里道貌岸然,现在也爆出了这样的丑闻。

    不过,再阴谋论的人也不会把这件事情扯到苏星晖的反击上去,因为这件事情是从房青这里爆出来的,平时房青跟苏星晖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谁也不知道苏星晖被调查的背后,有着房青的影子。

    大家只认为,这是任贵胜运气不好,正好孟岚去捉奸,又正好房青的那个小情人胆子小,把内情都给说出来,牵扯到了任贵胜。

    而之后省里和市里的一系列行动,让大家都知道,任贵胜完了,他的政治生命基本上结束了。

    市纪委约谈了房青和赵岩刚,随后便对他们进行了停职调查,而省纪委约谈了任贵胜,虽然暂时还没有处理意见出来,可是他手头上分管的工作已经交给了其他副市长,事实上也处于了停职状态。

    跟房青有染的那十余人的名单,他们的家里也都闹翻了天,这样的丑事,如果没爆出来,就算他们的家人知道这件事情,也可以心照不宣,但是这件事情爆发出来之后,他们之前积压的矛盾就集中爆发了。

    现在这些当事人一个个都是内外交困,就算是已经退休的人,现在也都被约谈或者申斥,再加上家里人的吵闹,他们个个都是心力交瘁。

    有一位在名单上的退休副市长,今年已经快七十岁了,在这件事情爆发出来之后,他也被纪委约谈,回家之后,跟他老伴发生了剧烈的争吵,结果中风偏瘫了。

    这些事情,还有皮股长当时爆出来的那些房青跟那些市县领导发生关系的细节,成为了整个昌山县乃至峪林市官场中人津津乐道的话题,这些天每个人跟别人见面,都会问一句:“听说了吗?”

    接着便是互相把这些细节再描述一遍,如果听说了一些自己没听说过的细节,他们都是兴奋不已。

    这些平时高高在上,道貌岸然的领导,现在以这样的方式赤裸裸的呈现在他们面前,这真是太有趣了。

    也有那春江水暖先知道的鸭子们,敏锐的感觉到峪林市和昌山县的官场要有巨大的变动了,至少任贵胜的市长位置,还有房青和赵岩刚的副县长位置是保不住了,这就空出了三个重量级的位置,更别说还有可能受他们牵连,还有其他的人也有可能倒下呢。

    于是,从现在开始,就有不少人削尖了脑袋想往上钻了,跑官的人从现在开始就往省里市里跑了,可想而知,这将会是又一轮血雨腥风的厮杀。

    峪林市的调查组很快就拿出了对苏星晖的调查结果,调查结果是举报信上举报的几件事情都是查无实据的,苏星晖同志是一位忠诚于党,清正廉洁,德才兼备的优秀干部。

    这样的结论出来之后,支持苏星晖的人松了一口气,而那些在调查的时候落井下石的人,一下子就把心提了起来,苏星晖躲过了这一劫,那会不会跟他们来一个秋后算账呢?

    苏星晖倒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他从来就不觉得这种程度的攻击能够打倒他,至于是不是秋后算账,他也觉得没什么必要,喜欢落井下石的人太多了,他要是跟每个人都秋后算账,那他还有精力去做别的事情吗?

    这天晚上,他跟陆小雅像往常一样通了一次电话,这些天陆奶奶的身体早就没问题了,陆小雅本来想回昌山,不过陆正弘说马上就是元旦了,干脆就在江城过完了元旦再回去。

    苏星晖也是这个意见,虽然现在昌山县的风波已经尘埃落定,可是毕竟还有一些余波在激荡,苏星晖不希望陆小雅受到影响,她还怀着孩子呢。

    苏星晖笑着说:“小雅,过几天就是元旦了,元旦的时候我到江城去看你,顺便把你接回来。”

    陆小雅道:“好的,那我就在江城等你了。”

    让苏星晖感到欣慰的是,调查组的事情结束之后,他终于可以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到工作上去了,而且赵岩刚和房青这两个副县长的位置空出来之后,可以把更有能力的人推上来,到时候县政府里拖他后腿的人就少了,而能够做事的人就更多了。

    关于这两个人选的问题,薛兴原和凌安国一起主动征求过苏星晖的意见,因为市委已经要求昌山县委推荐接替这两个副县长的人选,而薛兴原和凌安国现在最重视的意见当然是苏星晖的。

    苏星晖也向他们推荐了自己看好的人选,薛兴原和凌安国自然也都说一定会对他推荐的人选认真考虑的。

    月底的一天,苏星晖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伏案工作,他的门被敲响了,苏星晖说了一声“请进”,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人让苏星晖有些愕然,她是王柳。

    苏星晖也只是稍稍一愣,便微笑着站了起来道:“王柳,坐吧。”

    王柳向他点了点头,并没有关门,她就让门那样半开着,在一张待客沙发上坐了下来。

    苏星晖亲手给她沏了一杯茶,放到了她面前,自己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他打量着王柳,王柳还是那么美丽,只不过她的脸上似乎比十多天前多了一些成熟,多了一些沧桑。

    当然,这些沧桑并无损于她的美丽,反而让她更多了一些忧郁,多了一些吸引力,经历了这样的沉淀,她现在真正的成了一位颠倒众生的美人。

    王柳看到苏星晖看着她,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我脸上的淤青消了没有?是不是变丑了?”

    苏星晖道:“淤青早就消了,你比原来更加漂亮了。”

    王柳笑道:“谢谢,虽然知道你说的是假话,可是我还是很开心!”

    经历了这么多事,王柳也没有原来的拘谨了,她变得更加洒脱,这样的洒脱让她更多了一种独特的魅力。

    苏星晖认真的摇头道:“不,我没说假话,我说的是真心话。”

    王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沉默了一下,轻声说道:“要是能够早几年听到你说这样的话该多好?”

    苏星晖也沉默了。

    王柳抬起头来,她笑着对苏星晖道:“苏县长,我今天是来跟你告别的。”

    苏星晖愕然道:“你怎么了?”

    王柳道:“我今天已经跟我丈夫离婚了,我也向台里打了辞职报告,我准备离开昌山县了。”

    如此突然的消息,让苏星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王柳接着说:“离婚是我丈夫提出来的,我也同意了,财产的分割也没有什么异议,女儿由我带,我也不想再呆在昌山县了。”

    苏星晖道:“那你准备去哪里呢?”

    王柳道:“我准备去羊城,我有一位好朋友在那里,她说能够帮我找一份工作。”

    羊城是粤南省的省会城市,那里也是目前中国最开放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以王柳的能力,她去了那里当然能够找到不错的机会,可是苏星晖还是很担心,毕竟她是一个女人,还要一个人带着女儿,这太艰难了。

    苏星晖道:“你非要去那里不可吗?”

    王柳凄然一笑道:“我还留在昌山干什么呢?”

    苏星晖顿时无话可说了。

    王柳随即展颜道:“你别想多了,我去那里跟你无关,我就是觉得在羊城发展前景更好。”

    苏星晖道:“需要我帮你找个工作吗?”

    王柳摇头道:“不用了,我相信自己的能力。不过,如果真的混不下去了,我还是会找你的,那时候希望你不要拒绝哦。”

    苏星晖摇头道:“不会的。”

    王柳站起身来,从包里拿出了一盘录像带,放到了苏星晖的面前道:“这是那天录制节目的录像带,不过没有机会播出了,留给你做个纪念吧。”

    苏星晖站起身来道:“一路顺风!”

    王柳向他挥了挥手,十分洒脱的走出了苏星晖的办公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