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七百二十三章 我不想当那样的人

时间:2018-01-31作者:老周小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房青的手抚上了皮股长的头顶道:“我不怪你,说实话,我挺高兴的。”

    皮股长道:“你真的高兴吗?”

    房青道:“高兴啊,你能这样,我真的挺高兴的,这说明你是真爱我啊,你冒了这么大的风险来强jian,这才是真爱呢。”

    不得不说,有些女人的脑回路就是与众不同,房青跟一般女人就更加不同了,她现在还真觉得皮股长是真心爱她好多年了才会这样干的。

    看到皮股长的脸,还有他的动作,她好像看到了多年前那个风度翩翩的语文老师,他很会甜言蜜语,班上很多女同学都喜欢他,都给他写情书表白,她也喜欢他,不过她当时非常自卑,所以根本不敢表白。

    她自卑的原因也很奇葩,那就是她的xiong太大,她长得不算漂亮倒还在其次了,在中学时代,一个女生的xiong太大,确实是一个值得自卑的理由,别的女同学也给她起了一些不堪入耳的外号,这让她更加自卑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她不向语文老师表白,语文老师反而向她表白了,他把房青叫到自己的宿舍,说是给她补习,可是在补习的时候,他握住了房青的手,说他爱她,爱到发狂。

    就这样,房青在稀里糊涂的情况下,被语文老师骗上了床,语文老师极其沉溺她的xiong,他说就是喜欢她这对大xiong,这可能是绝大多数男人共同的爱好吧。

    也是从那个时候,房青发现了自己这对大xiong对男人的吸引力,单纯的她变得不再单纯了。

    特别是在语文老师因为诱jian女学生被打倒之后,房青就更不单纯了,因为她知道了,语文老师跟不下十个女学生上过床,他说的那些甜言蜜语都是假的,有几个女学生还怀了孕,他的丑事也就是这样被发现的。

    房青好歹没怀孕,但是她的人生观从此崩塌了,她再也不是那个单纯的女学生了,她把自己的身体当成了自己的武器,从此,她无往而不利,一直到如今当上了副县长。

    在她心里,这一切都是拜那个语文老师所赐,而这个语文老师虽然混蛋,可他却是房青这一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是她心里唯一一块柔软的地方,让她恨都恨不起来。

    前几年,她还去看过那个语文老师,他出狱之后,干上了苦力,房青远远的看着语文老师苍老的身影,看了很久,便决然离开了,在她看来,她将永远与过去告别了。

    可是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一个跟他长得如此相像的年轻人又爬上了她的床,她爱怜的抚摸着他的头发,任他动作。

    他太过于激动,动作大了一些,有些弄疼了她了,她的眉头皱了一下,皮股长马上感觉到了:“弄疼你了吗?”

    房青脸上露出了笑容,这笑容里居然有一些母性的光辉,这种光辉出现在此时此地,有一些违和感:“没事,你用力点。”

    皮股长加快了频率,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阵抽搐和低吼声中,两人一起登上了巅峰。

    房青温柔的搂住了这个年轻人,两人一起享受着余韵,许久之后,房青轻叹道:“你可真厉害,比赵岩刚那个老废物厉害多了。”

    皮股长不满的从房青的胸膛上抬起头道:“这个时候,你能不能不要提赵岩刚?”

    房青有些好笑,她抚摸了一下皮股长的头发道:“行行行,我以后不提他了。”

    经过这么长的时间,皮股长又有了反应,他又开始动作了起来,他一边动作一边对房青道:“要是你以后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再提其他男人,你看我怎么做。”

    皮股长的话让房青有一些恼了,你是我什么人?你别忘了,你今天可是强jian,你有什么资格管我?我老公都不管我,我那么多男人都不管我,你凭什么管我?

    她没好气的将皮股长从她的身上推了下去,一脚将他蹬下了床:“滚,你给我滚,你管得着我吗?”

    皮股长摔了个七荤八素,他有些茫然的站了起来,又爬上了床,他觉得自己说的没错啊,既然两人现在是真爱,那就应该彼此一心一意啊,在这个时候,他显然忘记了他的妻子。

    房青看着皮股长那副狼狈样,还有那兀自挺立的分shen,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一笑让皮股长再一次扑到了她的身上,再次开始动作起来。

    房青这一次没有再把皮股长推开,她曼声道:“一个赵岩刚算什么?跟我上过床的男人多了,你吃醋吃得过来吗?”

    房青说了好些个名字,都是皮股长听过的名字,大都是原来的县市领导,现在有的都已经退休了,而当皮股长听到任贵胜的名字的时候,他更是震惊了。

    其实,房青也知道,这样的话对皮股长说有一些不合适,这些话要是传了出去,那绝对是峪林市政坛的爆炸性新闻,可是房青就是忍不住,她最大的癖好就是在这种时候对她身上的男人说这种事情。

    说了这些名字,房青又说起了她跟那些领导在一起的时候的事情,一些细节说得十分详细,在说这个的时候,她感觉到皮股长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她也感觉到越来越充实,她知道,皮股长也觉得刺激,她便说得越来越露骨了。

    最后,伴着一阵抽搐,两人再次达到了巅峰,房青今天是真的满足了,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满足过,毕竟她以前找的那些男人大都是五十岁以上的老男人,在体力上跟这种小年轻是没法比了。

    看着喘着粗气趴在自己身上的皮股长,房青爱怜的抚摸着他的头发道:“小皮,我跟你说,虽然你现在成了我的男人,可是我的男人绝对不止你一个,你要想当好这个男人,你就不能吃醋,我想跟谁在一起,你都别管我,要不然以后咱们就不要再见面了。”

    皮股长这样的小年轻,虽然猥琐,虽然无数次的yy过,可是他真正的女人也就他的妻子一个人,哪尝过这样的风情?房青的功夫让他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女人,现在,他是真的陷了进去。

    再加上房青的年龄和她的身份,让皮股长对她敬畏有加,这一切交织在一起,就成了一种极其畸形的情感。

    他再也不敢表现出自己的醋意,虽然他的心里还是酸溜溜的,可是他还是点头道:“行,我听你的,以后再也不管你了,不过你不能扔下我不管。”

    房青点了点头,柔声道:“我的小男人,我怎么会扔下你不管呢?这样吧,我给你买个呼机,以后我用这个号码呼你,你就过来吧。”

    皮股长点头道:“好的。”

    房青又正色道:“我告诉你,如果我不呼你的话,你不要去找我,不能给我打电话。”

    房青的强势让皮股长心里又升起了一丝不快,他也是读过一些书的,房青这样子,要是在古代,那不就是武则天一流的人物了吗?那他呢?他成了什么人了?张易之?他可不想当那样的人,他不想当面首。

    不过现在在房青面前,他当然不敢说出这样的话,他点了点头,表现得很温顺。

    看到他这样子,房青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

    ……

    两天之后,季文范从江城赶回了昌山县,他将洗出来的样片交给了苏星晖和陆小雅,两人认真的挑选,从这些样片里面挑出了他们最满意的那一批,交给了季文范,让他制作相册。

    至于那张季文范抓拍的苏星晖背着陆小雅从台阶上往下走的照片,是苏星晖和陆小雅最满意的,他们决定就把这张照片制作成大幅照片,挂在他们的新房里。

    在这张照片上,衣冠楚楚的苏星晖,背着一身盛装的陆小雅,正迈步往下走,他回头对着陆小雅微笑着,而陆小雅也深情的微笑着,抬起了右手帮苏星晖擦汗。

    季文范的摄影功底果然了得,虽然这张是抓拍的,可是他的对焦、调光都把握得非常到位,画面上两个人头顶上就是夕阳,夕阳被拍得非常美,两人的脸部光线被拍得非常柔和、唯美,两人眼神里那浓得化不开的柔情也被完美的表达了出来。

    与之相比,后来季文范给他们摆拍的那几张照片就差多了,虽然也能算得上精品,可是这张抓拍的照片被季文范称之为绝品,他说自己有可能再也拍不出这样的一张照片了。

    如果不是苏星晖不同意,季文范都准备把这张照片送去参展了。

    季文范对苏星晖和陆小雅的眼光也是赞不绝口,他说两人挑出了这里面最好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一定能够成为两人这一生最美好的回忆的。

    季文范带走了两人挑出来的那些样片,回了江城,他说最迟这个周末他就能够把大幅照片和相册都给制作完毕,然后再送回昌山来。

    苏星晖算了一下,到下个周末,那套婚纱和朱裁缝制作的那几套衣服估计也都能够做好了,那他们的婚礼也就准备得差不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