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六百二十七章 点石成金的魔力

时间:2018-01-31作者:老周小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天,邵德金在马头镇看了七八个村子,又看了一下昌峪公路的工地,苏星晖下午带着他们一行人去了昌山县城,准备让他们在县委招待所下榻,马头镇目前的环境还是不适合招待这样的客人。

    苏星晖已经提前给凌安国打了电话,凌安国已经安排好了一桌酒席,他和薛兴原都出席了这次接待酒宴。

    凌安国深深知道,这个屠宰基地对昌山县的经济发展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因此,他非常重视邵德金一行,尽力说服了薛兴原也出席这次酒宴。

    邵德金是投资商,他同时也是一个有行政级别的干部,他的级别是正厅级,这种级别的干部来了,如果昌山县委书记都不出面迎接的话,那一定会让邵德金有想法的,最终甚至有可能会决定最终的成败。

    薛兴原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他在犹豫之后,还是同意了出席酒宴。

    酒宴很丰盛,不过今天凌安国特意吩咐了招待所,不要上那些野味,把跟马头山羊有关的菜上了几个,什么羊肉火锅,红焖羊肉,葱爆羊肉,爆炒羊杂等等,这当然是为了让邵德金一行尝到马头山羊跟其它羊肉不同的美味。

    当苏星晖、马升几人领着邵德金一行人还有饶松年教授一起来到县委招待所的时候,薛兴原、凌安国热情的迎了上去,跟邵德金一行人分别握手致意,然后将他们带进了包厢,让他们坐了下来。

    邵德金道:“搞得这么丰盛,太客气了。”

    薛兴原笑道:“没什么好东西,都是我们本地特产,像这几盘菜都是马头山羊做的,邵董事长你得好好尝尝。”

    邵德金倒还真没尝过这马头山羊的肉,他对此也是很好奇,苏星晖、饶松年等人都对这种山羊赞不绝口,难道这羊肉真的那么好吃?

    薛兴原举起酒杯对邵德金等人道:“来,我敬各位贵客一杯,欢迎大家来到我们昌山县做客!”

    所有人都举起酒杯,喝了这杯酒,坐在邵德金身边的苏星晖道:“邵董事长,尝尝这马头山羊的肉,味道确实相当好。”

    邵德金便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火锅里的羊排,放进了嘴里,这羊肉一入口,他便点起了头,羊肉炖得酥烂,却又不柴,鲜美香嫩无比,他还没有尝到什么膻味,确是上等的羊肉。

    邵德金点头道:“嗯,这羊肉确实好吃。”

    跟他一起来的江城肉联集团的那些高层也都对这马头山羊赞不绝口,饶松年道:“老邵,我没有骗你吧?这马头山羊的肉好吃吧?你们在这里建个屠宰基地,绝对是正确的选择。”

    邵德金点头道:“嗯,羊肉确实是好羊肉。”

    邵德金只说了羊肉好,建屠宰基地的事情他并没有提,作为董事长,在没有把情况全部摸清楚之前,他自然不会胡乱开口。

    薛兴原道:“邵董事长,今天在马头镇看得怎么样?”

    邵德金点头道:“马头镇的畜牧业确实开展得很不错,潜力很大啊。”

    凌安国道:“那邵董事长对马头镇的情况很满意了?”

    邵德金道:“马头镇我还没看完,等看完之后才知道总体情况如何,另外,我还要在昌山县其它乡镇也看一看。”

    凌安国点头道:“邵董事长这种严谨认真的工作风格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行,从明天开始,我陪着邵董事长到处看看。”

    这天晚上,邵德金一行在县委招待所下榻,他让饶松年也住在了这里,到了晚上,他来到了饶松年的房间里,说是跟他好久没见了,要跟他做彻夜长谈。

    两人聊了几句闲话,邵德金便将话题引到了苏星晖身上,他问饶松年跟苏星晖是怎么认识的。

    饶松年道:“我认识他都快四年了,那个时候他还是大学刚刚毕业,被分到了他们上俊县最穷的一个乡,猛虎岭乡。”

    邵德金插口问道:“他为什么会去个最穷的乡呢?”

    饶松年道:“他是向学校提出申请,主动回到县里去的,到了县里,他又主动提出申请,到最穷最落后的地方去,其实他在江城大学是品学兼优的高材生,他想留在江城毫无问题,他的老师秦劼教授也想留他做自己的研究生的,可是他都拒绝了。”

    饶松年的话让邵德金有些动容,苏星晖去猛虎岭乡背后原来有着这样的内幕啊。

    “他去了猛虎岭乡不到一个月,就想到了让老百姓脱贫致富的办法,那就是搞特种养殖和特种种植,他也想到了找农业专家给他们指导,于是,他的老师秦劼教授向他推荐了我,他就去找了我,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

    饶教授向邵德金说着他跟苏星晖认识的经过,以及这几年来他知道的苏星晖的一些事迹,让邵德金对苏星晖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

    饶教授说完之后,邵德金问道:“我听说,苏星晖的女朋友是陆副省长的女儿?”

    饶教授点头道:“对,他的女朋友名叫陆小雅,他们是在学校认识的,不过我认识他的时候,他们两个还没确定男女朋友的关系,但是那时候我就看出这两个年轻人肯定有戏。对了,那时候陆副省长好像还不是省委领导。”

    这个邵德金当然知道,陆正弘在四年前还是省党史办的主任呢。

    邵德金正色道:“饶教授,你说我们这个屠宰基地建在马头镇到底行不行?咱们俩是老朋友了,你给我个准话。”

    两人确实是老朋友了,当年邵德金还没当上肉联一厂的厂长时,就经常为工作上的事情跟农大打交道,跟饶松年打的交道是最多了。

    饶松年不假思索的说:“当然行了,我这些年还没见过比苏星晖还厉害的搞经济的天才呢,你在这里建厂,绝对不会是个错误的选择。”

    邵德金道:“苏星晖确实很不错,只不过我就怕昌山县其它乡镇的畜牧业发展不起来,更怕旁边几个县的畜牧业发展不起来,到时候牲畜供应不足,我这笔投资不是打水飘了吗?我要为公司负责啊。”

    饶松年道:“这个你大可以放心,苏星晖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他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能做成,我还从来没见过他说过的话却没有做成的呢。”

    邵德金道:“有这么邪乎?”

    饶松年问道:“你这个项目打算投资多少?”

    邵德金道:“如果达到年屠宰量百万头牛羊的目标,最少也要投资四五亿吧。”

    饶松年道:“你知道苏星晖在当彭家湾镇镇长的时候引进的一家特钢厂投资多少?两亿美金!”

    邵德金都不禁吃了一惊,两亿美金,这样的巨额投资居然投资在了一个镇上。

    饶松年道:“这家特钢厂是中外合资的,合资方分别是法国最大的诺特联合钢铁公司和江钢,这样的项目都被他做成了,你说他还有什么做不成?”

    这两个公司的名字,邵德金当然都听说过,哪一家都是远远要比他的江城肉联集团要庞大得多的巨型企业,苏星晖能够让这么一家合资企业落户在一个小镇上,手段当真了得。

    而且像诺特联合钢铁公司这样的外国巨型企业,也不是陆正弘能够影响到的,这么巨额的投资,当然也不可能受其它因素影响,是否能盈利,才是决定性的因素。

    这个年轻人的身上,莫非真有一种点石成金的魔力?

    饶松年又道:“还有彭家湾镇的长江大桥和高速公路项目,也都是苏星晖在彭家湾镇镇长任上跑下来的,原先省里根本没考虑彭家湾镇的,是他硬生生改变了省里的想法。苏星晖在彭家湾镇只呆了一年多,可是却给彭家湾镇奠定了未来几十年的经济基础啊!”

    邵德金若有所思的点头,作为一位出色的企业家,他当然知道苏星晖做的这一切对彭家湾镇的意义,这确实是奠定了彭家湾镇未来几十年的发展潜力。

    有了这座长江大桥和这条高速公路,还有那个巨型的特钢厂,就算苏星晖不在彭家湾镇了,以后投资商自己找都会找上门去,主动向彭家湾镇投资,稍有眼光的企业家都能看得出,这是一块风水宝地。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谁又敢说,这昌山县在苏星晖的手里,不能变成又一块风水宝地呢?

    今天邵德金已经看到了昌峪公路的工地了,他也知道,这是苏星晖上任之后引进投资修建的,他既然开始修建第一条公路了,第二条第三条自然也不会等得太久,到时候,昌山县也将变得四通八达。

    再想到苏星晖的年龄和他背后的陆正弘、顾山民等人,邵德金断定,这个年轻人前途无量。

    邵德金点头道:“饶教授,既然你把他说得这么好,看来我得在昌山县多呆几天,好好看看这里的投资环境了。”

    饶松年点头笑道:“这就对了,相信你在这里看了之后,肯定会觉得在这里投资是一个最好的选择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