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六百二十二章 你不要着急

时间:2018-01-31作者:老周小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吃完午饭,苏星晖和陆小雅在于若秋的私房菜馆呆了一会儿,便跟着于锐志和于若秋一起去给于老拜年了。

    在路上,苏星晖问于锐志道:“于哥,于爷爷于奶奶两位老人家身体还好吧?”

    于锐志点头道:“星晖啊,说起这个来,我们全家人都得感谢你啊,你教我爷爷的五禽戏,我爷爷练了之后效果非常好,身体比前几年都要强得多,他又教给了我奶奶,让我奶奶也练,我奶奶练了之后,身体也是大有好转啊。”

    于锐志说得一点儿也不夸张,于家确实应该全家人都感谢苏星晖,要知道一个红色家族是不是能一直兴旺下去,固然跟后辈子弟的发展有很大的关系,可是最重要的还是老爷子能不能长寿。

    只要老爷子还在世,就算家族里的后辈都是不肖子弟,至少也能保个平安,可是如果老爷子过世了,家族里如果没有特别出色的子弟,这个红色家族最终也会沦为二流甚至三流,就此沉沦下去也不是没有可能。

    现在于家虽然有几个后辈发展得不错,可是他们毕竟还没有走到最高层的领导岗位,还需要老爷子给他们保驾护航呢,可以说,老爷子就是他们一家人的顶梁柱。

    苏星晖教的五禽戏能够让老爷子身体健康,他们一家人可不是都得感谢苏星晖吗?

    其实,老爷子有专门的保健医生,他的身体有什么小病小灾的,马上就能检查出来,及时治疗,不过身体机能的自然老化,是医生也解决不了的。

    而苏星晖教的五禽戏就能够直接调理人体的自然机能,让身体机能逐渐好转,是可以有延年益寿的效果的,这比什么药都好。

    苏星晖点头道:“老人家的身体好,那比什么都好啊。”

    于若秋道:“是啊,我爷爷奶奶的身体健康,是我们全家人的头等大事,今年过年,大家回来看到爷爷奶奶身体好,大家都不知道多么高兴呢。”

    几人在车上说着话,不一会儿,车便开到了于老家,几人在门口下车,步行进去,苏星晖将自己带来的礼品放到了堂屋里,于锐志看了看时间,于老应该已经过了午睡的时间了,他就让于若秋到于老的房里去叫一下他。

    在于家的儿孙里,最得于老老两口欢心的,就是于若秋了,平时对外人冷若冰霜的于若秋,在于老老两口面前却不知道多么娇憨可爱。

    于若秋进了里间片刻,便和于老老两口一起出来了,于老虽然年过八旬,可是却依然身轻体健,气色比苏星晖上一次来的时候要好得多了,而于老的老伴同样也是鹤发童颜,气色看起来颇佳,他们看上去至少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了十几岁。

    于老呵呵笑着说:“星晖,小雅,你们来了啊,欢迎欢迎!”

    苏星晖和陆小雅都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爷爷奶奶,又说了新年好,于老和老伴坐在了堂屋当间的太师椅上,做了个手势道:“你们坐,不要这么拘谨,你们又不算外人了。”

    苏星晖和陆小雅便又坐了下来,不过他们还是正襟危坐,于锐志同样坐得很端正,只有于若秋搬了张椅子在奶奶身边坐下,坐姿稍稍放松一些。

    毕竟于老的身份非同小可,谁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于老随意的问道:“星晖,我听锐志他们说,你现在换了一个地方工作,到什么地方去了?”

    苏星晖道:“还是我们峪林市,现在是在昌山县马头镇,担任党委书记。”

    于老若有所思的说:“昌山县啊?那我也去过一次,就是那一次路过你们峪林市,经过了昌山、峪林、上俊几个地方。昌山县好像全是山区吧?”

    苏星晖点头道:“对,昌山县的平均海拔差不多有上千米呢,全境都是山区,最高峰达到一千七八百米,是我们那一带最高的山峰呢。”

    于老道:“那是不是很穷呢?”

    苏星晖神色有些凝重的说:“确实很穷,比以前我跟您说过的猛虎岭还要穷得多,现在是冬天,好多人都还穿不起棉衣。”

    于老道:“唉,解放了这么多年,有些地方却还是这么穷。”

    苏星晖道:“是啊,不发展经济是行不通的,那这些地方的老百姓永远都不能翻身。”

    于老道:“去年你跟我说的农村的情况,我向中央领导反映了,中央也派了一些调查组到各省的农村进行了调查,情况确实像你说的一样,农村太穷了,农民太苦了,农业太危险了,中央领导现在也正在做部署,看看如何能够尽快发展农村的经济,减轻农民的负担,增加农民的收入。”

    苏星晖高兴的说:“是吗?那太好了。”

    于老道:“中央领导确实有这样的打算,不过这件事情也急不来,毕竟我们国家有着广阔的农村,有着八亿农民,涉及面太广,要出台什么政策,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也别着急。”

    苏星晖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确实不能着急,农村问题在现阶段来说,就是中国最大的问题,农村的矛盾,就是中国最大的矛盾,这个命题太大了,就算是中央领导,也不可能马上就作出决定,出台政策。

    要想出台政策,必须要广泛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反复研究、论证之后,才能形成决议,然后还需要试行之后,才能最终全面推行,总得要几年时间。

    在苏星晖的前世,中央意识到三农问题,还是在新世纪的2000年,一位乡党委书记向中央领导上书,说农村真穷,农民真苦,农业真危险,这才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最终在经过几年的反复论证、试验之后,在2006年全面取消了农业税,大大减轻了农民的负担。

    在这一世,苏星晖提前了几年向中央领导进言,不过要想真正让中央出台全面取消农业税的政策,估计也得几年之后了,但是,能够比前世提前几年取消,苏星晖已经感到很欣慰了。

    苏星晖道:“于爷爷,我不着急,我知道凡事都有一个过程,何况是这样的大事呢?”

    于老道:“你在上俊县的两个乡镇做的一些有益的工作和尝试,中央领导也很关注,他们也希望能够把你发展经济的模式推广到全国。现在你在昌山县,如果也能有出色的表现的话,中央领导是会看在眼里的。”

    于老的话让于锐志、于若秋和陆小雅都为苏星晖高兴,于老说的中央领导,那肯定不会是一般人,那肯定是中央的主要领导了,能够被他们所关注,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和机缘啊。

    放在封建时代,这就等于是简在帝心了,只要他有了政绩,就不会被埋没掉,他想升迁,那肯定比一般的干部要容易得多了。

    苏星晖恭恭敬敬的对于老道:“谢谢您,于爷爷。”

    虽然苏星晖在于老面前并不如何紧张,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在于老面前就会很随便,于老越是对他亲切,他就越是对这位可敬的老人恭敬,于老能够把他的名字说给中央领导听,这对他就已经是一种极大的提携了,他当然要感谢于老了。

    于老哈哈一笑道:“你叫我一声爷爷,那还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

    苏星晖赧然一笑。

    于老道:“那你去了昌山县已经一个多月了吧?现在有没有什么工作思路了?”

    于若秋道:“爷爷,星晖岂止是有了工作思路,他这一个多月可没闲着,已经有了不小的工作成绩了,他这些成绩啊,换个人几年都未必做得完。”

    于老惊讶的说:“是吗?有这么厉害?那你说说,他都做出了哪些工作成绩了?”

    于若秋便把苏星晖修公路、拉投资、发展畜牧业、规划产业链的一系列工作都讲给了于老听,于老听得频频点头,眼神中满是激赏之意。

    于锐志道:“还有呢,星晖一去,就把他们县领导开的一家采石场给关停了,最后,他们县领导只能把采石场卖给他们镇政府了。”

    于老讶道:“这又是为什么呢?”

    于老看向了苏星晖,苏星晖只能把他关停白云山采石场的全经过告诉了于老,于老拍了一下太师椅的扶手道:“有魄力,关得好,这种草菅人命的县领导和采石场老板,就不要给他们面子,我说啊,这些人都应该撤职查办才对,当官不想着怎么造福一方,整天想着升官发财,这还是共产党的干部吗?”

    苏星晖道:“现在这种情况已经算是不错了,现在在下面工作,有的时候也不是想怎样就怎样,那可是县领导,是我的上级呢。”

    于老对这种官场倾轧当然也不陌生,他也知道,苏星晖有他的难处,如果在工作中一味用强,那最终的结果只会是举世皆敌,最好的工作风格就是刚柔相济,他点头道:“我明白你的难处,你现在最紧要的任务还是发展经济,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