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三百零二章 营业外支出

时间:2018-01-31作者:老周小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星晖皱眉道:“刘大叔,这是你们家下蛋的母鸡吧?怎么杀了?我这受不起啊!”

    刘东田还是憨憨的笑着:“镇长是贵客,我们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杀只鸡算什么?”

    苏星晖知道,虽然桌上这一桌饭菜不算很好,却已经是刘家尽了最大的努力来招待自己,自己再说一些什么话就显得有些矫情了,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继续努力工作,让彭家湾的经济发展起来,让农民过上好日子。

    刘拥军的母亲给苏星晖盛了一大碗鸡汤,鸡汤上面浮着一层黄色的鸡油,喷香扑鼻,鸡汤里面有两条鸡腿,她把鸡腿全给苏星晖了。

    苏星晖拿起筷子,把两条鸡腿分别夹到了刘东田两口子碗里,刘东田道:“镇长,这怎么使得?”

    苏星晖笑道:“刘大叔,我真不太喜欢吃鸡肉,我就喝点鸡汤算了,你们自家菜园的新鲜蔬菜,肯定也好吃,我就喜欢吃这些东西。”

    刘东田知道,这是苏星晖的托辞,不过既然他已经把鸡腿夹过来了,倒也不好再夹回去了,他不安的说:“这怎么了得,这怎么了得?”

    苏星晖笑道:“没事的,刘大叔。”

    说完之后,苏星晖几口就喝完了那碗鸡汤,然后自己盛了一大碗饭,就着那些蔬菜香甜的吃了起来,他吃饭吃得很快,只不过几分钟,他就风卷残云一般,把一大碗饭吃得干干净净。

    苏星晖把碗往桌上一放道:“我吃好了,你们几位慢吃。”

    刘拥军连忙给苏星晖沏了一杯茶,苏星晖接过茶杯,谢了一声,踱步到门外转了一圈,刘家的邻居们也都在吃饭,有的人就蹲在门口,捧着个碗吃着饭,看到苏星晖,便向他点点头笑一下。

    苏星晖看到,他们的碗里基本上看不到肉星子,菜全是素菜,油水都不算多,这才是现在农村的普遍情况啊。

    一想到他在镇政府吃饭的时候,饭桌上的那些大鱼大肉,苏星晖心里就沉甸甸的,镇政府的那一顿饭,估计够普通农家一年的菜钱了吧。

    要是不能让这里的农民们过上好日子,那他这个镇长就算是严重失职了。

    不一会儿,刘家人和刘铁刚都吃完了,他们端了几把椅子出来,跟苏星晖一起坐在门前喝茶,刘家的邻居也都围了过来,小小的村子很少会来什么客人,看到苏星晖不像是一般人,他们当然想来问一下这是个什么人。

    当他们知道苏星晖是新来的镇长时,他们都好奇的问起一些问题来,问得最多的当然就是农民负担问题了,苏星晖告诉他们,镇里准备把县政府规定之外的提留统筹全部取消,这一下可让他们高兴坏了。

    农民的心思说复杂也复杂,说单纯也单纯,只要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他们就会拥护,别看这些取消的提留统筹平均到每人头上,最多也就几十块钱,可是对他们全家来说,就不是一笔小数目了,他们当然高兴了。

    当苏星晖说到会请专家来对彭家湾进行考察,看看这里适合搞一些什么特种种植的时候,农民就更高兴了,他们也不傻,当然看得到猛虎岭现在的变化,连猛虎岭那么一个自然环境远远不如彭家湾的地方都发家致富了,他们彭家湾为什么就不能致富呢?

    苏星晖在这里坐了两个多小时,他跟农民们说了很多,也听取了很多农民提出的意见,这些意见,刘拥军都一一记录在了他的笔记本上。

    两个多小时之后,苏星晖才和刘拥军一起回了镇政府。

    苏星晖花了两天时间,把镇里的十几个村子都跑了一遍,这些村子里的一些基本情况,他也做到了基本心中有数。

    这一天,酒厂厂长陈贤贵拿着他写的报告来向苏星晖汇报了,苏星晖给他沏了一杯茶,让他坐下,然后拿起他写的报告看了起来。

    陈贤贵写的酒厂的现状跟那天他去酒厂时听他说的差不多,他写的振兴酒厂的一些方案也算是比较有思路了,他写了一些如何提高工人的劳动生产率和节约成本的方法还是很有可取之处的,不过在营销上他的思路不是很多,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他本来就不是市场营销方面的专才。

    看完之后,苏星晖问道:“陈厂长,你这报告里面好像有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没写到啊。”

    陈贤贵不解的问道:“苏镇长,你指的是哪些方面?”

    苏星晖道:“我看过你们前几年的财务报表,你们的财务报表上每年都有至少一二十万的营业外支出,这是怎么回事?”

    一说到这个,陈贤贵就有一些犹豫了,这些营业外支出,基本上都是镇政府和镇里的一些单位在他们酒厂里报销的一些费用什么的,比如镇里招待上级领导的费用,财政上不够支出了,就找他们报销。

    问题是,这些事情是只能做不能说的,一说出来会得罪不少人,而且把真相告诉苏星晖又如何?苏星晖虽然是镇长,也变不出钱来,到时候要是镇里有什么费用报不了了,还不是得到酒厂来报,反正酒厂也是镇里的企业嘛。

    苏星晖笑道:“陈厂长,有什么话就说嘛,你们的营业外支出这么高,怎么可能有利润?”

    陈贤贵想起陈贤义跟自己说过,这位苏镇长,他是要绝对支持的,于是,他一咬牙道:“苏镇长,这营业外支出就是镇政府和镇里的一些单位到厂里报销的一些费用。”

    苏星晖一点儿也不奇怪,他知道这种事情,现在只不过是亲口让陈贤贵证实一下罢了。苏星晖道:“那今年的营业外支出有多少了?”

    陈贤贵道:“差不多也有十来万了。”

    苏星晖道:“那这样吧,从今天开始算,以前的营业外支出就算了,从今天以后,这样的费用再也不许再发生一笔,再发生一笔我就算你贪污!”

    陈贤贵不禁愕然,算他贪污?镇里的领导找他报销费用?他顶得住吗?这不是让他背锅吗?这苏镇长靠不靠谱啊?要是这样,这个厂长他趁早还是别干了吧。

    看到陈贤贵的脸色,苏星晖微微一笑:“陈厂长,这样吧,不管是谁找你报销费用,你都推到我头上,就说是我不准报销的,他们如果想报销,就让他们来找我。你说得严重一点,就说你如果报销了,我就要撤你的职。”

    陈贤贵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苏星晖这等于是把责任全都揽了过去,这样陈贤贵当然愿意,他作为酒厂的厂长,当然也不愿意报销一些莫名其妙的费用,他点头道:“我知道了,镇长。”

    苏星晖点了点头道:“陈厂长,你这些提高工人劳动生产率和降低成本的办法还是不错的,不过在市场营销上我看你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主要就是降低价格。”

    陈贤贵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是管生产出身的,搞市场没什么思路,我就知道一个便宜三个爱嘛。”

    苏星晖道:“降价当然是一个思路,可是你降价别人也跟着降价怎么办?降到低于你的成本,卖一瓶亏一瓶怎么办?到那时候还卖不出去怎么办?”

    陈贤贵只能摸脑袋了。

    苏星晖道:“我们既要打开市场,也要获得正常的利润,要不然的话,企业就不可能发展,甚至不可能生存。我看了你们的酒的定价,相对于品质来说,这酒的定价其实已经偏低了,一瓶酒才两块多的出厂价,我觉得,你们的产品还可以提价。”

    “提价?”陈贤贵道:“就现在这价都没多少人肯要,再提价,卖得出去吗?”

    苏星晖道:“陈厂长,你在酒厂这么多年了,你们彭家湾的酒品质怎么样?比那些卖十几块钱一瓶的名酒差吗?”

    陈贤贵摇头道:“绝对不比他们差,那些酒厂哪酿得出那么多酒?一年几万吨,好多还不是找小酒厂买的酒,再加酒精、香精勾兑,那种勾兑酒,绝对比不上我们这种粮食酿出来的酒,可是他们出名了有什么办法?去年江城一家酒厂就到我们厂来,想用很低的价格买走我们那些酒海里的酒,回去一包装就成他们的酒了,被我拒绝了。”

    苏星晖点头道:“陈厂长,你拒绝得好,如果我们那样做的话,彭家湾酒厂就彻底完了,那酒海里的酒,是价值巨大的财富,你想想,他们能够重新包装,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重新包装呢?”

    陈贤贵道:“我们也想过重新包装的这个问题,不过彭湾大曲这个名字已经好几十年了,上俊县和周边的一些老百姓都知道这个名字了,要是我们重新包装的话,只怕他们都不认得了。”

    苏星晖道:“可是你们一直用彭湾大曲这个名字,现在的销量是不是也一直在下降呢?其实彭湾大曲这个名字也行,就是你们这个包装有些太不起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