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两百一十五章 了不得

时间:2018-01-31作者:老周小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侯达礼一边喝酒,一边说着自己的故事,虽然苏星晖每次都给他少倒点酒,着意控制,可是到最后,侯达礼还是有了七八分酒意,苏星晖叫来了他的老伴和侯文勇,把他扶到床上睡了,然后便告辞了。

    回到家里,苏星晖把那个集邮册和那些铜钱银元拿出来,放到了自己的樟木箱子里,然后把箱子锁好了,有了这些东西,他的心里可以踏实了,以后不管他怎么折腾,家里总算是有一份丰厚的财产打底了。

    第二天,苏星晖回了猛虎岭,又投入到了繁忙的工作当中,现在的猛虎岭,事务真的是非常繁忙,也幸好苏星晖人年轻,身体好,所以还能盯得住,始终用充沛的精力来面对工作。

    他每天白天工作,晚上画画,有时候指点一下万兴安看书,只不过薛琴这段时间都没来他的宿舍找他问问题了,不过苏星晖现在挺忙的,也没放在心上。

    这段时间,他画了一幅状元巷的画,画面是从状元巷巷口的那座汉白玉牌坊望进去,那条幽深悠长的小巷,天上还下着小雨,那条青石板路泛着水光,上面还走着一个打着伞的长发女孩子。

    这幅画的意境和灵感当然来自于那首著名的《雨巷》,不过,苏星晖这幅画的主色调还是很明亮的,不像原诗那么哀怨,忧伤,美丽的长发女孩子的背影走在长长的青石板路上,充满了一种活泼的生机和希望,青春靓丽的年轻女孩与历史悠久的古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却又有着一种奇妙的和谐。

    苏星晖对自己这幅画还是比较满意的,他认为这幅画算是自己重生以来比较好的一幅作品了。

    八月底,全济制药厂的厂房工程竣工了,县里和乡里的主要领导都来参加了他们的竣工典礼,全济制药厂也正式开工了。

    全济制药厂开工之后,野猪沟村的村民们收入又多了一个稳定的来源,他们采集野生中药材卖给制药厂,而制药厂在当地招聘了大部分的工人,也让被招聘的村民们能够按月领到一笔不菲的工资。

    现在野猪沟的村民们几乎没有闲人了,他们有的在特种养殖场工作,有的在竹编厂工作,有的在种植中药材,有的在制药厂工作,因此,野猪沟村目前成为了整个猛虎岭乡人均收入最高的一个村子。

    而且,野猪沟村的人均收入还有很大的潜力,因为特种养殖场和竹编厂的产量还在不断增长,这两家企业是全村的人都有股份的,还有药田的药还没有成熟,在它们成熟之后,野猪沟村民们的收入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增长。

    另外,还有他们的杜仲保护林,面积也在不断的增长,这片保护林也在不断的为村民们带来收入,十几年后,这片杜仲保护林将会成为他们长期的收入来源。

    野猪沟村目前的状态就是苏星晖觉得比较理想的农业产业化的雏形,猛虎岭乡其它的村子也将随着一些外来投资企业的建成,慢慢进入这种状态,随着种植基地和这些企业进入成熟期,猛虎岭乡农业产业化的链条也将慢慢完整,进入最理想的状态。

    九月初的一天,苏星晖接到了瞿子卿的电话,瞿子卿告诉他,国庆节期间省画院将会再举行一次书画展,他问苏星晖最近有没有新作参展。

    苏星晖知道,这是瞿子卿的一番好意,他便对瞿子卿说,最近确实有一幅新作,他自己还比较满意。

    瞿子卿便让苏星晖把这幅画寄给他,他帮着去给苏星晖报名,他还告诉苏星晖,只要苏星晖参加三次省里举办的画展,就可以加入省美术家协会了。

    苏星晖这才明白为什么瞿子卿这么热心的让他参加画展,原来是为了这个啊,他如果能够加入省美术家协会,那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头衔了,至少以后他的画卖的价都有可能更高一些了。

    苏星晖对瞿子卿的好意也是十分感动,他想了想,自己也很久没去江城了,上次给陆小雅打电话,她还问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去江城找她玩呢,那就干脆把画送到江城去,趁此机会,去见一见陆小雅吧,想必她会很开心的。

    苏星晖便对瞿子卿说,他把画送到江城去算了,瞿子卿听了十分高兴,便说在江城等苏星晖。

    苏星晖便问闵同,跟不跟他一起回江城,闵同一听便说要跟苏星晖一起回江城一趟。

    陆小雅说过要给闵同介绍女朋友呢,不过最近几个月正逢盛夏,闵同负责仙人泉矿泉水的市场销售,忙得不可开交,也没时间去考虑这事,现在盛夏已过,倒是把这事提上日程的时候了。

    苏星晖向董建树请了两天假,他便在九月四号星期六这天一大早和闵同一起带着画去了江城。

    他们坐的是闵同开的一辆桑塔纳,如今上猛公路大部分都已经修好了,路况相当不错,因此只花了两个小时左右,车就开到了江城。

    到了江城,苏星晖让闵同把他送到了省画院,就让闵同先回家了,闵同也挺久没回家的了,他跟闵同约好了,晚上把陆小雅约出来一起吃饭,当然,他也会让陆小雅把那个陈晓萌约出来的。

    闵同高兴的回了家,他也得好好打扮一下,晚上要见心仪的女生,他得打扮得帅一点嘛。

    苏星晖进了省画院,龙康荣和易明达都在这里工作,苏星晖跟瞿子卿约好了在这里见面的,他跟传达室的老大爷说找龙康荣,老大爷给龙康荣打了个电话确认了一下,便让苏星晖上去了。

    苏星晖找到龙康荣的办公室,瞿子卿和易明达都在他的办公室里,三人正谈笑风生呢,苏星晖进去之后笑道:“龙老师好,瞿老师好,易老师好!”

    龙康荣看到苏星晖,笑道:“小苏来了啊!”

    苏星晖点头道:“瞿老师让我来,我敢不来吗?”

    易明达道:“老瞿可真是为了你好,你参加三次省级画展,就可以加入省美术家协会了,到时候你可就是名正言顺的画家了。”

    苏星晖道:“我知道,所以我得谢谢几位老师了!”

    瞿子卿道:“先别谢我们,你得把你的画拿出来看看,参加这次画展也是有门槛的,水平足够才能入选呢。”

    苏星晖便把自己画的那幅状元巷的画从包里拿了出来,三人把画打开,放到桌子上,观看起来。

    这一看,就看了十几分钟,龙康荣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道:“画得好,技法很成熟,很老到,画面构图也很有意境。”

    易明达点头道:“星晖应该算是咱们湖东省青年画家中的佼佼者了。”

    瞿子卿道:“这幅画应该有资格入选这一次的画展了吧?”

    易明达道:“以我的眼光是没有问题的,当然,还是要评委们认可,不过我觉得评委们没有任何理由不把这幅画选进来。”

    瞿子卿看着画上的汉白玉牌坊道:“状元门第,这是哪里的一条巷子?”

    苏星晖道:“这是我们上俊县的一条巷子,名叫状元巷。”

    “状元巷?”龙康荣道:“这里出过状元吗?”

    苏星晖道:“对,这里明朝晚期的时候,出过一位状元,名叫侯崇国。”

    苏星晖的话让瞿子卿几人都来了兴趣,瞿子卿道:“真出过状元啊?那可了不得。”

    封建时代的状元可跟现在的高考状元不一样,现在的高考状元每年每个省都有几个,而古代的状元一般三年才有一个,而且是真正的全国才有一个,据统计,自有科举以来的一千多年间,仅仅产生了五百多位状元。

    这个数字就可以看出,状元的产生是多么艰难,这也决定了,封建时代的每一位状元,都是真正的牛人。

    有的人可能会认为,状元也不过如此,他们不过是写写八股文罢了,可是能从全国数十万士子中脱颖而出,岂是那么简单的?

    状元要经过多年寒窗,乡试、省试、殿试到最后夺魁,他的记忆力、诗文、辞赋、策论、书法都得是上上之选,甚至还要相貌堂堂,因为最终的夺魁是需要皇帝钦点的,历史上就曾多次出现因为长相丑陋而被皇帝勾掉的例子。

    试想,能够在这么严苛、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人,怎么可能是凡夫俗子?也许有些状元后来没有太高的成就,可是这并不能否定他们的出色,他们在中状元的那一刻就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出类拔萃了。

    事实上,一个人中状元,在古代会是一个县,甚至一个府所有人的荣耀,状元的地位之高,是一般人很难想象的。

    瞿子卿几人都是知识分子,对这些也有研究,他们当然知道一个地方出一个状元有多么难,因此,瞿子卿才会说状元巷了不得,而龙康荣和易明达也是点头表示赞同。

    龙康荣道:“这条状元巷还保存到了今天吗?这可真不容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