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好消息?

时间:2018-01-31作者:老周小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彭克洪被开除之后,他住的宿舍就被空出来了,万兴安主动向乡里提出来,他搬到彭克洪的宿舍去。

    彭克洪原来是和傅波住一间宿舍的,他现在被开除了,那间宿舍就是傅波一个人住了,万兴安的这种做法就很有眼色了,苏星晖现在是副乡长,他的住宿条件好一点也是应该的嘛。

    苏星晖倒是觉得万兴安不必这样做,不过万兴安向乡里提出来之后,他便自己把东西都搬到傅波那间宿舍去了,把宿舍给苏星晖腾了出来。

    陈宏富也对苏星晖说,既然万兴安一片好心,就让苏星晖接受了吧,他现在是乡里的领导了,一个人住一间宿舍也算一种体面。

    他还笑着说,要是以后有投资商再来了,看到他一个副乡长还住集体宿舍,那猛虎岭乡政府也太没有面子了。

    苏星晖听陈宏富这样说了,也就接受了万兴安的好意。

    不过,万兴安搬出去之后,苏星晖觉得,一个人住一间宿舍确实还是舒服得多了,也自在得多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总有一些自己的隐私,两个人一间宿舍确实有一些不太方便。

    这天晚上,薛琴来到了苏星晖的宿舍,她是来向苏星晖问问题的,一到苏星晖的宿舍,她惊喜的问道:“你现在一个人住了?”

    苏星晖微笑道:“是啊,咱们乡政府空了一个宿舍出来了,万兴安搬去跟傅波一起住了,所以以后我都可以一个人住一间宿舍了。”

    薛琴开心的道:“这真是太好了!”

    她看了看这间宿舍,歪着头道:“男孩子就是男孩子,太粗心了。这间宿舍要好好装饰一下,装饰一下就漂亮了。”

    苏星晖道:“你也说了我是男人,男人住的宿舍要那么漂亮干什么?”

    薛琴摇头道:“那可不行,以后我还得经常来问你问题呢,我不能看得不舒服。”

    薛琴说干就干,她在苏星晖房间里找了一些报纸、画报、挂历,在墙上贴了一圈,这一下,就把墙上的斑点和掉了墙皮的地方都给遮上了,这一下,房间里确实看起来亮堂了许多。

    薛琴又跟苏星晖一起把书桌、衣柜的位置移了一下,然后把衣柜里的衣服帮着该叠的叠,该挂起来的挂起来,再把书桌上的东西移开,在书桌上用图钉钉上了几张去年的挂历,这下看上去顺眼了不少。

    薛琴再把书桌上的东西摆放整齐道:“你看,这样你以后画画都方便一些了。”

    最后,薛琴拿起扫帚把房间里刚才弄出来的打扫干净,又看了看整个房间,满意的道:“这就比原来要强多了,明天我再拿个花瓶来,摘点野花插在花瓶里,这房间就更漂亮了。”

    苏星晖看了一下房间,确实比原来要强多了,他不得不承认,女孩子在收拾房间上天生就要比男孩子强,他已经算是比较整洁的男人了,不过也只限于整洁而已,在布置房间上还是不能比。

    苏星晖点头道:“嗯,论这个,还是你们女孩子强。”

    薛琴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苏星晖打水给她洗了手,便开始给她讲解起那几个问题来。

    三月九号下午,猛虎岭乡政府接到了县政府的电话,说是第二天县政府要开一个全县经济工作会议,让猛虎岭乡政府相关的分管领导准时去参加。

    猛虎岭乡政府相关的分管领导当然就是苏星晖了,于是,董建树就安排苏星晖回县城开会去了,还让他这天下午就回去,这也是对他的一种照顾,他已经好久没回家了,可以在家住一个晚上。

    陈宏富安排姚学新开车把苏星晖送回了县城,回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苏星晖直接去了一趟县政府,去了张开山的办公室。

    由于第二天要开经济工作会议,因此张开山这天下午在办公室里准备发言材料,没有出去,看到苏星晖来了,他十分高兴的放下了笔道:“星晖来了啊,快坐。”

    苏星晖坐了下来道:“张叔叔,在准备材料呢?怎么不让秘书准备?”

    张开山摇头道:“综合科那些秘书笔杆子还可以,不过对这经济工作不熟悉,或者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让他们写我还得改半天,用得不顺手啊,还不如我自己写算了。”

    苏星晖听了忍俊不禁,不过张开山说的也是实情,在这年头,综合科的秘书们基本没有学经济或者搞过经济工作的,写写官面文章还可以,写这种专业性比较强的材料就差得远了。

    不过前世的他在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他是学中文的,同样也是不懂经济工作,如果不是重生,他也不可能有这么多见识。

    苏星晖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县政府的秘书什么时候搞过经济工作啊?”

    张开山道:“什么时候在县委党校办一个经济学习班,让县里的年轻干部都来学习学习就好。”

    苏星晖点头道:“这个办法好,如果真要办的话,我到江城去帮着找这方面的教授过来讲课。”

    张开山点头道:“那敢情好,县委党校的老师还真讲不了这个。”

    苏星晖自己提起开水瓶,先给张开山的杯子里续了水,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道:“回来的路上一直没喝水,倒有点渴了。”

    张开山微笑着点了点头,他问道:“陶彥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苏星晖点头道:“当然知道啊,这么大的事情,刚刚发生就有人打电话到了猛虎岭。”

    张开山叹息道:“其实我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苏星晖当然能够明白张开山的心情,他默默的点了点头道:“是啊,谁都不愿意看到我党的干部是这个样子的,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身上的一部分股体腐烂了,该割掉的就得割掉啊!”

    张开山点头道:“对,这也是我党自我净化的机制,不过我还是希望以后能够防患于未然,不给这些人堕落的机会啊!”

    苏星晖心道,这个可就难了,不过他当然不会说这种话,他笑着说:“张叔叔,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张开山一听说有好消息就笑了起来:“说说吧,什么好消息?”

    苏星晖道:“我有一个同学的父亲帮我们乡找来了一个投资商,很有可能在我们那里投资建厂呢。”

    张开山大喜道:“你说的是真的?他是从事什么行业的?”

    苏星晖道:“他是从事饮料制造行业的,我们那里不是正在种植水果吗?这正是他最重要的原料,另外,我们那里还有几处泉水,这个投资商也有意向上一条矿泉水生产线,因此,他如果在我们那里建厂的话,是非常合适的。”

    张开山又问道:“那他准备投资多少?”

    苏星晖道:“他的初步投资意向应该超过一千万人民币,如果确定投资的话,后续还将追加投资。”

    “一千万?”张开山更加兴奋了,这个数字在现在的上俊县,已经是一笔大投资了,更别说还要追加投资了。

    苏星晖点头道:“对,就是一千万。”

    张开山道:“那他准备什么时候投资建厂呢?”

    苏星晖道:“他们已经取了我们那里的水样和土样拿回去检测,如果检测合格的话,他们会尽快投资建厂的。”

    张开山高兴的点头道:“那太好了,在谈判方面需不需要县政府给予什么支持?”

    苏星晖道:“我这次来找您就是为的这件事情,我希望县政府能够在税收上给他们一些优惠政策,当然,在就业上,我们会向他们提出条件,让他们大部分工人都在我们当地招,这一点,在谈判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坚持的。”

    张开山点头道:“这个条件没问题,县里只要是外来投资的企业,我们都会有优惠政策的。”

    苏星晖道:“那就行了,不需要其它的什么条件了,我一定会在谈判中保证咱们地方的利益的,请张叔叔放心。”

    说实话,本来张开山还是有点担心的,虽然苏星晖天纵其才,可是毕竟还年轻,他有些担心苏星晖能不能在谈判中坚持立场,甚至能不能保证不犯错误都让张开山心里有些没底。

    现在听了苏星晖的话,张开山突然放下心来了,没别的,苏星晖这大半年来的表现已经足够优秀了,就算是现在的张开山,都不敢保证比苏星晖做得还好,那他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

    张开山微笑着点头道:“那就行了,我很放心。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我要提醒你。”

    苏星晖道:“您有什么要提醒我的,就尽管说吧。”

    张开山笑道:“你干起工作来也不要太不要命了,好像从年后你就有好几个星期天都没回过家了吧,还是要经常回家看一下父母的。”

    苏星晖摸着脑袋道:“我回得也不算少吧,回来办事的时候挺多的。”

    张开山点头道:“反正你注意劳逸结合就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