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一百一十三章 搞点副业

时间:2018-01-31作者:老周小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峪林地区所在的峪林市在上俊县的东南面,离上俊县城五十公里左右,而郭素华的老家宝塔乡在峪林市的北面,离上俊县四十公里左右,坐班车去,要先往东开二十公里左右,到上俊县的彭家湾镇,再往南开二十公里左右,就到了宝塔乡了。

    这段路的路况还不错,因此,大概一个小时左右,班车开到了宝塔乡,由于是大年初一,班车上也没多少人,苏星晖提上东西,几个人一起下了车。

    下车之后,还要走一两里路才到外公外婆住的村子,走了十来分钟,苏星晖便看到了外公外婆的家,这也是他小时候经常来的地方。

    外公外婆的家是一幢面积不小的大瓦房,当然,房龄比较长了,足有几十年了,还是在解放前建的房子,外公外婆和两个儿子都住在这幢老房子里。

    外公外婆的家门前贴着一幅对联:向阳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大门大开着,这是乡下人家的习惯,乡下有拜年的习俗,在春节期间,大开家门就是代表迎客的意思。

    门口一只黑色的土狗本来懒洋洋的在那里晒着雪后初晴的阳光,听到有人来了,它站起身来,警惕的看着苏星晖他们,吠叫了几声。

    苏星晖紧走了几步,进了家门,喊道:“外公,外婆,大舅,二舅!”

    一个老人听到了黑狗的吠叫,从后院出来,看到苏星云一家和苏星晖来了,他开心的道:“星云来了啊,星晖也来了,来来来,快坐。”

    看到老人跟来人的亲昵,那只黑狗又懒洋洋的趴下了。

    这位老人当然就是苏星云和苏星晖姐弟俩的外公,也就是郭素华的父亲,郭长庆。

    郭长庆看到谭伟胜这个重外孙,开心的从八仙桌上的一个小簸箕里捧起了一把糖果、花生之类的东西,塞到了谭伟胜手里,苏星云让谭伟胜喊老外公,谭伟胜便喊了一声,把个郭长庆喜得白胡子都在抖动着。

    说话间,苏星晖的外婆、大舅、二舅和舅妈们都出来了,他的表弟、表妹们也都出来喊起了表哥、表姐。

    郭素华在家里是老大,苏星晖的大舅和二舅也就是她的大弟弟和小弟弟,一个叫郭爱华,一个叫郭中华,他们都是憨厚的农民,看到外甥、外甥女和外甥女婿来了,他们都是憨憨的笑着。

    苏星晖把那些礼物分成了三份,分别给了外公、大舅和二舅,这让他们都很开心。

    二舅妈给几人沏了红糖水,让他们坐下喝茶,大舅妈便去张罗午饭去了,虽然现在还不到十点钟,可是宝塔乡的风俗也跟猛虎岭差不多,不吃早饭,午饭都吃得挺早的,现在已经是到了做午饭的时间了。

    大舅生的是两个儿子,二舅生了一儿一女,他们都只有十几岁,身上都穿着过年的新棉袄,谭伟胜吃了两颗糖,便吵着要去堆雪人,他们便一起带着谭伟胜出去堆雪人了。

    苏星晖姐弟还有谭明诚便坐在堂屋里陪着外公、外婆和两个舅舅说着话。

    苏星云问道:“外公,外婆,你们的身体还好吧?”

    郭长庆道:“身体还好着呢,一百斤的化肥扛起来就能跑。”

    谭明诚道:“外公您还是要注意身体啊!”

    苏星晖问道:“外公,去年家里的收入怎么样?”

    郭长庆摇了摇头道:“不行啊,收入没增加多少,提留统筹倒增加了不少,家里的日子不好过啊。”

    外婆嗔怪道:“你这个死老头子,外孙女和外孙子来了,你跟孩子哭什么穷?”

    郭长庆呵呵笑道:“是我老糊涂了,咱们别说这个了。你爸妈都还好吧?”

    苏星晖点头道:“都挺好的,我爸过年要值班,又怕我江城的几个表哥要到家里去拜年,所以没能来看您二老,您二老不要见怪啊!”

    外公外婆都摇头道:“不怪不怪,工作要紧嘛。”

    苏星晖又问道:“大舅二舅去年种了几亩田?”

    宝塔乡这里是一片平原,这里还有一条长江的支流宝塔河流过,所以这里基本上都是水田。

    郭爱华道:“我种了七八亩田,你二舅种了五六亩。”

    苏星晖皱眉道:“这么少啊,那收入真是不够用了。”

    郭爱华道:“靠种田能有几多收入?咱们都是靠打打零工赚点钱,要不一家人的生活都难得过。”

    苏星晖点头道:“光靠种田确实不行,没想着搞什么副业吗?”

    郭长庆道:“家里去年养了两头猪,一头猪杀了过年了,一头猪卖了些钱,准备今年开春了再捉几只猪仔养了卖,再养点鸡鸭什么的。”

    苏星晖道:“我觉得你们还可以搞一些其它的副业啊,比如挖鱼塘养鱼,或者在水田里种藕、种莲子,这应该都比种田要挣钱一些,可以留大部分田种谷,用一小部分来搞这些副业,到时候挣的钱都会比全部种谷要高得多。”

    郭长庆有些惊讶的问道:“星晖啊,你怎么懂得这些东西的?”

    苏星云笑道:“外公您还不知道吧?星晖他现在就在农村工作呢。”

    郭长庆道:“是吗?我还真不晓得呢,我只听素华说星晖回了上俊工作,倒不晓得他去了乡里。”

    苏星晖道:“外公,我就在我们县的猛虎岭乡工作,去年我们乡里帮着农民搞了不少副业,农民的收入增加很快,所以我觉得你们想致富,也要搞副业。”

    郭爱华和郭中华兄弟俩对视了一眼,他们的眼神里有一些犹豫,他们都是很传统的那种农民,觉得种田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最多养养猪,养养鸡,再搞其它副业他们心里没底。

    郭爱华道:“可是每年咱们还要向国家交公粮呢,我跟你二舅加起来每年要交三四千斤,还要留足一家人吃的口粮,要是种田少了怕不够呢。”

    这倒是个问题,这个年代,农村的农民们是要交公粮的,也就是完成每年的粮食收购任务,这年头的水田产量又不高,不像二十年后亩产可以达到一千多斤,这年头亩产能有五百斤算不错了。

    这样一算,三四千斤公粮就是七八亩田的产量,而他们一大家子十口人,一年的口粮总也得两千斤左右,他们家种的水田也就堪堪能够满足这两项需要。

    苏星晖想了想之后道:“你们可以留一部分水田,把公粮种出来,另外一部分用来搞副业,挣了钱之后去买口粮啊,这样也比全种水田要强。”

    “买口粮?”两兄弟又对视了一眼之后,郭爱华还是摇头道:“我心里还是不落底,再说了,咱们是种田的,吃的口粮还要找别人买,那像个什么样子?”

    看到两个舅舅的思想还是有点顽固,苏星晖在心里摇了摇头,不过这年头的农民就是这样的,不像后来政府不但不收农业税,还给种粮补贴,都没有多少人愿意种粮了。

    苏星晖道:“这样吧,你们可以把大部分田都用来种粮,只用一亩田种藕试试,种藕的话,一亩田最少可以收一两千斤,一斤藕可以卖一块多钱,种一亩田的藕,收入顶得上十亩田的谷啊!”

    听到外甥算的藕的收入,两个舅舅有些动心了,他们根本都没有算过种这东西的收入这么高呢。

    苏星晖又道:“其实在藕田里还可以养点鱼,比如鲫鱼、鲤鱼之类的,这又是一笔收入啊。”

    郭爱华道:“可是如何种藕,我们又没有技术啊,万一种失败了怎么办?”

    苏星晖道:“这个简单,我们猛虎岭乡搞副业,就是请了江城农业大学的专家来教的技术,如果你们真想搞,我可以帮你们问一下专家,顺便还可以让他们推荐一些良种。”

    这一下两个舅舅有些动心了,郭爱华道:“行,那就麻烦你帮我们去问一下。”

    苏星晖笑道:“大舅,您这么客气干什么?您可是我舅舅,我帮你问一下这个算什么,我也希望你们能够致富啊!”

    郭长庆笑道:“爱华,你们听星晖的准没错,他学问可大。”

    郭爱华道:“嗯,星晖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嘛,我那两个小子要也能考上个大学就好了。”

    苏星云问道:“他们现在读中学了吧?成绩怎么样?”

    郭爱华道:“那两个小子一个读高一,一个读高二,成绩在乡高中还算不错吧,不过想考个大学够呛,能够考个中专就算不错了。”

    郭中华一提起这事也直摇头,他的女儿和儿子都在读初中,成绩也很一般,毕竟是乡里的中学,教学质量跟城里的没法比,不过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对这事,苏星晖也没什么好办法,毕竟离得太远,他不可能给这几个表弟、表妹初习功课,他也只能等以后找机会再来帮帮他们了,毕竟人生的路有很多条,也不一定就非要考大学。

    说话间,两个舅妈出来说饭做好了,众人便一起进厨房把菜端出来,准备吃饭了。
小说推荐